Lord Helanza Chapter 79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海逸小猪

  第791章 780.战马   远处的多丹镇沉浸在夜色中,远远地只能看到北city wall 上箭楼上悬挂的马灯。

  就连棘刺mountain range 都隐藏在夜幕之下,草地上只留下一条延伸向远方的土路,一排thunder 犀迈着沉重的步伐,moved towards 普兰托斯镇进发。

  柔软的草地上留下一排深深地巨型脚印。

  thunder 犀偶尔会发出‘gu lu lu ’的低沉声音,那种吼声极具oppression 。

  商队沿着土路前行,没多久就有两只thunder 犀脱离了队伍,停在草坡上,那两头thunder 犀发出冗长的低鸣。

  约尔格主管连忙让自己座驾的这头thunder 犀赶到前面去。

  两名驭者已经站在一只thunder 犀的前腿旁边查看情况,身后有两名助手提着马灯,几人正在窃窃私语。

  约尔格主管和军需官汉德尔从爬梯下来,快步过去,那两位驭者连忙对约尔格主管低声lightly said 几句,然后又带着他在thunder 犀两条前腿处转了一圈。

  没多久,约尔格主管也frowned 走回来,脸色有些难看地对军需官说:

  “汉德尔大人,我们有两只thunder 犀出现脚趾溃烂的问题,应该是上次遭遇鬼纹红蚁蚁群的时候被红蚁咬到了。”

  汉德尔took a deep breath ,既然约德尔主管主动过来说这件事,就说明出现了一点情况,他便问道:“很麻烦吗?”

  约尔格主管nodded ,说:“我们已经处理了伤口,只是溃烂一直都没有得到根治,现在情况加重了。”

  “需要找一名Potion Master ?”军需官汉德尔问道。

  约尔格主管shook the head ,说道:“暂时不用!我们已经给威尔克斯城那边传递了口信,会有专门的驯兽师和healer 赶过来。”

  “能坚持普兰托斯镇吗?”军需官汉德尔frowned ,又看了看这片一片漆黑的草地问道。

  约尔格主管有些担心的说:“脚趾的伤会让thunder 犀变得很暴躁,可能会出现问题。”

  军需官汉德尔想了一下,才说:“那就将这两只thunder 犀身上的货物装到其他thunder 犀身上,带上它们俩返回多丹镇,其他的thunder 犀继续前往普兰托斯镇。”

  “是,汉德尔大人。”约尔格主管sighed slightly in relief ,暗讨这位军部的后勤主管还真是很好沟通。

  作为thunder 犀商队最年轻的主管,这次他带队来威尔克斯Northern Part of City 方诸镇,其实还是蛮有压力的,这趟运输任务做好了,以后他在thunder 犀商队里主管的位置便稳了,如果做不好的话,恐怕还要灰溜溜地滚回其他商队做副手。

  这两头thunder 犀因为有伤在身,身上的货物原本就不算多。

  约尔格主管让两名驭者返回多丹镇,等待从威尔克斯城赶来的驯兽师和healer 。

  商队还需要继续赶路。

  临行前,军需官汉德尔拿出一张parchment 的信笺递给约尔格主管,对他说:“我与多丹镇驻军指挥官关系还不错,这是我写给Surdak 指挥官写了一封信,让你的人返回多丹镇的时候,将这封信交给他,相信他会关照你的人。”

  约尔格连忙道谢:“真是太感谢了您了,汉德尔大人。”

  没多久,这两名驭者便带着信笺,赶着两头thunder 犀掉头返了回多丹镇,其他thunder 犀继续moved towards 普兰托斯镇进发。

  ……

  安德鲁很晚才带着骑兵营里一队骑兵,从多丹峡谷返回军营驻地。

  骑兵身上几乎都沾染了一些酸腐液,返回驻地之后,一群骑兵穿着全覆式重装甲冲到浴墙下面冲洗身上的酸液,又大呼小叫地将身上铠甲脱下来,Knight 身上几乎被酸腐液腐蚀得通红一片,很多皮肤都出现了严重的溃烂。

  那些战马聚集在马厩旁边不断嘶鸣,显然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军营里的原住牧民连忙从跑出宿舍,接管这些战马,按照以往的惯例,先是将战马身上厚重的披挂甲卸掉,然后再给战马刮马汗,饮水,喂草料,最后牵入马厩。

  不过这次,这些原住牧民却是跑到安德鲁身边,就在浴墙旁边对精赤着上身的安德鲁说了好久。

  这次战斗回来,这些战马都出现了体力透支的情况,就算能将它们身上的internal injury 养好,恐怕也无法在战场上冲锋了。

  尽管已经数次减重,但这些古博来马依然承受不住骑兵和全套铠甲的重量。

  几次冲锋,这些古博来马的腿筋都有了损伤,现在就算修养,也未必能恢复以前的状态。

  安德鲁也didn’t expect 事情会这么严重,之前虽然知道这些战马不是重骑兵们的首选,但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这件事会这么严重,二十金一匹的战马,以后恐怕就只能用来拉车,这还真是有点接受不了。

  正在洗澡的骑兵也纷纷聚拢过来,大家听到原住牧民的抱怨,才都有些傻眼。

  一想到自己毕竟没有接受正规的Knight 训练,又不怎么精通正规骑术,一次出城战斗就让战马都成了残废,以后弄不好就会骑兵转成步兵,when the time comes 才是真的丢脸。

  Surdak 还在小楼这边,准备用Holy Light Technique 给这些从多丹峡谷里归来的Knight 们治疗一下,他远远地就看到很多Knight 身上都被酸液腐蚀大片皮肤溃烂。

  看到骑兵们围在马厩旁边,便走过去,发现一群老实本分的原住牧民都发了飚,仔细听了一会才知道,安德鲁这次在峡谷作战有点太贪功了,以至于这些战马体力承受不了高强度冲锋。

  ogre 听说这件事,跑到马厩旁边,此刻他looked towards 那些战马的目光变凶残多了,也毫不掩饰心里面旺盛的食欲,就像只草原徘徊的狮子。

  原住牧民们看到Surdak 和半精灵弓手萨弥拉走过来,纷纷迎了上去,向Surdak 表达出心里面的想法,希望骑兵营里的骑兵们最好能穿硬leather armor 作战,另外战马身上沉重的披挂甲也都丢弃,这样战马才能跑的起来。

  Surdak 不想自己的重骑兵营一下子变成了轻骑兵,Grimm 帝国优势最大的兵种是构装Knight 团,其次就重骑兵团,轻骑兵都不如重甲步兵团,在战场上能有什么用?

  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到马厩那边看看,那些战马是否还有治愈的机会。

  这时候一队四轮carriage 驶入军营驻地,这些carriage 上满载一些鬼纹雄蚁和巨型兵蚁的尸体,普通兵蚁都已经丢进了地坑进行硬甲皮的初步软化,一辆辆四轮carriage 停在小楼前的空场上,镇上原住民从carriage 上跳下来,七手八脚地开始卸下货物。

  didn’t expect 安德鲁居然率领骑兵跑到峡谷中段,将那里的蚁群驱赶开,又从镇上雇佣了一群原住民将埋在乱石流下的鬼纹雄蚁都统统挖了出来。

  基本上算是将战斗所获全部运回驻军营地,但是这些收获很可能就比这些古博来战马要值钱。

  Surdak 只能安慰这些原住牧民,那些跑废了的战马还可以编入后勤团,白林位面到处是一些大牧场,想要购买一些战马很容易。

  唯一的问题就是新买回来的古博来马依然承载不了重骑兵们,而且新战马还要和骑兵们重新培养起来亲密的伙伴关系。

  entire group 走到马厩旁,Surdak 忽然看到了自己那匹Old Partner ,这匹古博来马是他从汉达纳尔郡带回来的,当初Surdak 成为Knight 之后,它也是面临无法负担Surdak 体重的问题。

  这可能是所有重骑兵团需要面对的问题,除非能买到更加强壮的青鳞马,否则就要想法面对更普及的古博来马。

  Surdak 站在马厩前面,伸手轻轻抚摸着Old Partner 柔顺的鬃毛,原住牧民将它照顾得很好,最近毛色都有了光泽。

  那匹古博来马看到Surdak ,很温顺地用湿乎乎的舌头舔着Surdak 的手心。

  Surdak 想起了自己不正是从费迪南德scholar 手里获得了一张强化卷轴,才让自己这匹战马身体有了足够的承载力吗?   现在自己手里虽然没有强化卷轴,但是从巨型鬼纹兵蚁身上获得的生命魔纹‘力量与tenacious ’可是多到封魔箱都快装不下了。

  骑兵营里的老兵们几乎只要达到一转,就植入了这种魔纹。

  可能够成功晋升一转的老兵毕竟只有几十个,剩下那些生命魔纹又不能公开售卖出去,这东西一旦被魔法工会注意到,搞不好自己会被当做异端处理掉。

  现在要是能植入这些古博来马的身体里,也许承载力不足的问题就能解决掉了。

  Surdak 虽然想要尝试一下,不过却没急着马上做。

  他先吩咐安德鲁检查一下骑兵们伤势,伤势严重要优先进行治疗,伤势轻的骑兵就先去食堂解决晚餐,然后再回来接受治疗。

  ……

  当地盛产一种椭圆厚叶的野草,虽然不是魔法medicinal herb ,但是对鬼纹红蚁酸腐液的灼烧伤有很独特的疗效。

  最近军营里受伤酸液灼烧的骑兵越来越多,尼卡从当地原住民那里听说这种野草很有效果,就带着一些原住民child 到野外采了一些回来,随后有用石磨碾碎成了一种绿色汁水,存在一只陶罐儿里。

  现在这群骑兵跑来疗伤,只要是身上被酸腐液烧伤的,皮肤清洗干净后就直接涂抹这种绿草汁,据说还是很有效果的。

  赛琳娜虽然一副大病初愈的憔悴样子,还要在军营里清点缴获的物资。

  她抱着一本羊皮账册,正在掩着口鼻,带人清点小楼前面空场上的鬼纹雄蚁。

  没办法,军营里能做物资统计的人实在太少了。

  希格娜就蹲在厨房里烧开水,将止血绷带重新煮煮还能继续用,Surdak 专心的给受伤骑兵治疗。

  送走最后一个伤兵,Surdak 靠在屋前的栏杆前,看着不远处藏在夜色里的北city wall ,端着一杯金苹果酒喝了一口,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第四只蚁后带着峡谷里的蚁群退出多丹峡谷,驻军营地可以轻松一些。

  正打算通过Void Portal 返回脓包山看看红龙伊瑟尔,就见到亚当斯和加勒庭从宿舍那边走过来。

  “Surdak 指挥官!”亚当斯穿着镀秘银的铠甲,系着一条大红的cloak ,挺着胸膛走到Surdak 面前,显得uncommon martial heroism 。

  看到两人脸上的神情,Surdak 就猜出他们心里所想。

  “怎么?是不是明天想尝试一下到城外清理鬼纹红蚁?”Surdak 笑着问道。

  “是有这个打算,明天白天不需要我和加勒庭轮值守在city wall 上,所以我们申请到峡谷里清理那些鬼纹红蚁!”亚当斯说道。

  Surdak 随口答应下来:“可以,明天我会安排萨弥拉白天守在北city wall 上,不过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太过深入……”

  见Surdak 答应了,亚当斯和加勒庭便心满意足的离开小楼。

  Surdak 刚放下手里的酒杯,营地门口的卫兵就跑进来,对他汇报道:“指挥官,thunder 犀商队的两位驭者送过来一封信。”

  Surdak frowned ,将信纸接到手里,就看到上面写着:

  ‘Surdak Baron :   很抱歉这时候还要打扰你!

  看到这信的时候商队已经离开了多丹镇,正在赶往普兰托斯镇的路上,不过我们在启程的时候发现两只thunder 犀有一点点小伤,暂时需要留在您这里修养,我们已经派人返回威尔克斯城请驯兽师支援,再驯兽师赶来之前,拜托您照看一下。

  您的朋友汉德尔’

  Surdak 将信笺重新折起来,收进怀里,然后才询问:“那两个thunder 犀驭者呢?还在门口吗?”

  “是的,指挥官!”营地门口的卫兵回答道。

  Surdak nodded ,说道:“好吧,你请他们俩进来,这件事我来安排……”

  本想请两位驭者在军营里住下来,didn’t expect 这两位驭者居然可以直接住在thunder 犀背上的wood house 里,他们只是希望在多丹镇这段期间,可以获得Surdak Baron 的庇护。

  ‘只要你们不触犯多丹镇任何法律,就没有人能对你们怎么样!’Surdak 说道。

  两名驭者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军营。

  其实Surdak 原本还想询问一下,thunder 犀受了什么样的伤。

  可惜那两位驭者走得太快,他都没来得及问……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