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7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海逸小猪

  第793章 782.Helanza 城那边的消息

  Surdak 踏过Void Portal ,走进温暖而干燥的熔岩矿洞里。

  岩洞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硫磺气息,让他立刻将呼吸放缓,他没有理会坐在熔岩池边的阿芙洛狄,先跑到红水晶簇旁边敲下几条红水晶装进口袋里,准备等会带给伊瑟尔。

  阿芙洛狄穿着一条black 丝绸长裙,优雅的躺在一张藤椅上,感觉就像是在海滩上晒太阳。

  让Surdak 有种这里simply 不是酷热难闻的熔岩矿洞,而是一片充满了阳光、沙滩、大海的热带岛屿。

  旁边有蹲着两只穿着粗糙亚麻布筒裙的狗头人女奴,从面孔上很难分辨出狗头人的性别,不过雌性狗头人胸.前有一对很夸张的粮袋,走路的时候胯骨摇摆得非常夸张。

  狗头人女奴的腿很短,萝卜形的罗圈腿。

  她们不擅长裁剪布料,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用杂粮口袋改造的,只需要在杂粮口袋的底部剪出三个窟窿,反过来套在身上就成为了一条筒裙。

  一位狗头人女奴蹲在藤椅前面,正在给阿芙洛狄捏腿。

  它蹲在那里,因为有长裙遮挡,不仔细分辨的话,simply 看不出来究竟是蹲着还是站着,实在太矮了。

  另一只狗头人女奴则是在硫磺池边,那里搭建了一个烤肉架,架子上摆了一排工蚁腿,油脂沿着硬甲皮留下来,滴在了下面的熔岩池中,顿时炸出一团火花来。

  狗头人女奴simply 不怕烫,很娴熟的将蚁腿翻转一下,力求受热均匀。

  食物的香味让两个狗头人女奴口水直流,时不时地就将长舌头伸出来舔一下鼻子和毛脸,看上去有点滑稽……

  阿芙洛狄看到Surdak 从Void Portal 里走出来,便从藤椅上坐起来,指着烤熟的香脆蚁腿说:“要不要尝尝?”

  Surdak 在战场上杀了太多的鬼纹红蚁,每次都是酸腐的臭气充斥着战场,那种令人作呕的气味很考验人的忍受力。

  现在只要一看见这类硬壳类食物,就会觉得all around 有种腐臭味,哪里还吃得下去。

  “我吃过晚餐了,这东西在多丹镇可不稀奇,看起来你的状态还不错。”Surdak 走到熔岩池旁边,对心情很不错的魅魔说道。

  阿芙洛狄从藤椅上站起来,双手轻提裙摆,在Surdak 的面前转个圈,一脸得意地说道:“是啊,那只蚁后的馈赠让我获益良多,感觉就像身后长出了一只翅膀,什么时候有空了,可以把这里也植入一幅魔纹吗?”

  Surdak 一脸愕然,要知道同时植入两幅生命魔纹的话,对于人类来说至少要达到二转。

  “还想要蚁后头上那种?你的承载力没问题?”Surdak 问道。

  魅魔阿芙洛狄瞟了一眼Surdak ,毫不隐藏自己的实力,说道:“当然,我只是翅膀被砍掉了,导致失去了身体的力量之源,又不是自身实力不够,再纹一幅这种魔纹也没有任何问题。”

  Surdak 对于魅魔了解得很有限,不过阿芙洛狄既然这样说,他觉得没理由拒绝。

  与其犹犹豫豫地最后被迫答应,倒不如痛快答应下来。

  “好吧,也不用下次了,刚好我这里还有两张,原本担心这种high level 魔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就算藏在封魔箱里,魔力也会消散,现在能用上最好,这里也足够安静,那么现在就开始?”Surdak 爽快地问道。

  阿芙洛狄用纤细修长的手指遮住性.感嘴唇,一双带有暗purple 的眼眸盯着Surdak ,惊喜地确认道:“你这是答应我了?”

  她如同小鸟如林那样一下子扑上来,给Surdak 一个大大的拥抱。

  Surdak 虽然与阿芙洛狄算是契约伙伴,但是没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感觉脸有些烫,只好比较绅士的扶着阿芙洛狄滑腻的肩膀,对她小声说:“你总得让我把那幅生命魔纹拿出来,而且还要准备一下献祭祭坛才行啊!”

  阿芙洛狄张开双臂,开心地扑到藤椅上,吩咐狗头人女奴取过来一个抱枕,就这么躺在那看着Surdak 在熔岩池边忙碌。

  ……

  熔岩池中冒出一个气泡,发出波的一声。

  随着祭坛之上的双面四臂Demon God 在holy light 中渐渐消散,Surdak 这才长出一口气,将双手伸进水盆里洗了洗。

  然后才patted 浑身都燃烧出橘色.魔纹的阿芙洛狄,焰型魔纹仿佛带着Annihilation Power ,烫得Surdak 将手连忙缩了回去。

  阿芙洛狄趴在藤椅上,舒展着身体,嘴唇微微张开,眼神仿佛还游离在某种精神world 里,浑然不知这边已经successfully accomplished 。

  2nd ‘精神’生命魔纹做得还蛮对称的,仿佛两Dao Idol 对微微弯曲的‘T’,从后颈处沿着肩胛骨边缘向下,将背部斩断了肉翅留下的伤疤完全覆盖,又没有损伤到她身体上其他天然魔纹,只是植入魔纹的颜色为暗绿,与阿芙洛狄身体其他魔纹的颜色格格不入。

  阿芙洛狄lightly sigh ,这才清醒过来。

  她再次接受了鬼纹蚁后的魔纹植入,所承受的魔法载荷暴涨数倍,对于她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阿芙洛狄将长裙的吊带拉上去,这才龇牙咧嘴地从藤椅上爬起来,丝毫没有了第一次植入魔纹的轻松感,可随着她站直身体,双手在胸前挥出一幅淡淡的魔纹array ,在她的身后居然出现了完整一对翅膀的illusory shadow ,瞬间激发‘势’的潜能,她那双purple 的眼眸里充斥着魔力,居然就像是两颗蓄满了魔力的Moonstone 。

  她身体上烧起一团黑火,随着她将面前魔纹抹去,才慢慢恢复正常。

  两只狗头人女奴躲在墙边,被阿芙洛狄展现出来的力量scared to the point of shivering 。

  看到阿芙洛狄重新站起来,立刻匍匐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Surdak 将封魔箱重新盖好,放回魔法腰包里,又将Water Condensation Technique rune 板从墙壁上取下来,将水盆里的清水倒掉。

  “对了,赛琳娜还让我must 代她向你表示感谢,上次如果不是你帮忙,也许就会变得很糟糕。”Surdak 一边整理着自己的item ,一边说道:“其实我该考虑得更多一点。”

  阿芙洛狄有些疑惑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身材。

  她扭了扭腰肢,感觉自己的身段没有任何瑕疵,目光落在Surdak 忙碌着的silhouette 背后,忍不住嘟起性感的嘴唇,悄无声息地做了个鬼脸,眼中带着一点点难以掩饰的幽怨。

  嘴上却说:“作为战斗伙伴,这是我应该做的,拥有那么强大的Darkness Domain ,还能瞬间将力量提升到powerhouse 层次,当然有权利受特殊照顾。”

  “这边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去看看伊瑟尔……”

  Surdak 将一旁的口袋装进魔法腰包里,准备moved towards 矿洞深处走去。

  阿芙洛狄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她重新在藤椅上坐下来,对Surdak 悠悠地说:   “对了,听姆达达说,沃尔村那边来人一直在硫磺矿场里等你的消息。”

  姆达达是阿芙洛狄的狗头人女奴。

  Surdak 这才停住脚步,转头惊喜地问道:“是卢克回来了?”

  那位狗头人女奴连滚带爬的跑出来,对着Surdak 说出一串陌生语言:“ㄢ%ㄨ¥@#……”

  “嗯,她说是卢克在硫磺营地。”阿芙洛狄双手抱在胸前,对Surdak 答道。

  “你居然还懂得狗头人语?”Surdak 觉得她还真是兴趣广泛。

  阿芙洛狄瞟了他一眼,声音有些软软地:“无聊的时候学的,又不怎么难……”

  “好吧,我去找他!”

  Surdak 掉头朝Lava Cave 口走,从熔岩瀑布底下的岩石通道经过,走出了脓包山,发现脓包山周围纷纷洒洒地飘满了火山灰。

  夜色下的脓包山上,那些处于半山腰间不断流淌的熔岩之河就像one after another 橘色细线。

  大概是因为Desolate Land 到了旱季,就连脓包山也开始下起了漫天的火山灰。

  将面罩遮在脸上,沿着熔岩之河往下走。

  Surdak 在山脚下的硫磺营地见到了卢克,这次卢克从Helanza 城带回来了一批加急赶制出来的硬皮护甲。

  居然足足有七十多套。

  这些硬皮护甲都是为古博来马量身定制的,做工非常简单,只是将硬甲皮裁剪好一块块的,然后软化塑性,重新硬化后再用铜条锁边,敲上一些铜铆钉,铜锁边上保留着许多叠在一起的搭扣,只要将这些搭扣连在一起,就能形成一套完整的战马护具。

  这种硬甲皮制成的护甲,远比披挂甲的覆盖面还要严密。

  卢克将包在外面的粗亚麻布割开,露出里面整齐摞在一起的暗red 硬甲护具,一脸兴奋地说:   “那边还在加紧赶制新的护具,伊兰特Master 还说,如果在战场上发现哪处不便利,must 及时沟通,制皮工坊那边会及时做更改。”

  “卢克,替我谢谢伊兰特Master 。”

  Surdak didn’t expect Helanza 城这边居然能倾力对他提供支持,这里面当然还有卡尔和兰斯的帮助。

  卢克望向Surdak 的眼中满是羡慕,他沾沾自喜地说:   “听说Helanza 城很久都没有收获位面征战的spoils of war 了,大部分贵族领主的军队陷于华沙位面,你现在简直就是Helanza 的骄傲,不知道有多少人说起你的事迹。”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Surdak didn’t expect 自己居然已经名声在外。

  卢克挺起胸膛,一脸肯定地说:“当然!卡尔Baron 说,Helanza 城需要一场振奋人心的胜利。”

  随后他又用力敲了敲脑袋,说:“对了,达克,兰斯magician 收到了你捎给他的那张devil beast 皮革,你那个到底是什么皮革啊!兰斯magician 拿到那块皮革之后,说他马上就会组织人手赶赴白林位面……”

  “兰斯要准备去白林吗?”Surdak didn’t expect 一块儿蚁后身上的皮革,居然让兰斯想要亲赴白林。

  “嗯,一行六位magician ,我赶车将他们送到了空港码头。”卢克目光始终跟随着Surdak 。

  Surdak 走上来,patted 卢克的肩膀,说:“知道了,卢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可能你还要再辛苦一段时间,大家在村子里一切都还好吗?”

  卢克laughed :“还好,听说有人在Great Rift Valley 以北看到沙漠强盗的踪迹,不过现在Desolate Land 里的人都迁移到了南部,他们只是在废弃的村庄里逛了一圈,便匆匆离开了。”

  “哦,记住……村里一旦有情况的话,就来脓包山这边找我。”Surdak 郑重其事地叮嘱他。

  “知道了!”卢克挺起胸部,说道。

  Surdak 将这七十套硬甲皮防具塞进了魔法腰带了,没有在矿场营地停留多久,他还要赶去看一眼红龙伊瑟尔。

  recently ,每次伊瑟尔都要带一点伤回来。

  随着它的实力不断增强,伊瑟尔的活动范围开始逐渐扩大,所以会经常招惹到一些领地意识很强的strong demon 兽。

  回来就要和Surdak 抱怨一下。

  Surdak 也只能提醒它安分点,偶尔伊瑟尔在外面吃亏了,Surdak 还要给这头红龙一些安慰,比如让它忍耐一下,等他有能力赶赴伊斯坦杜尔位面,两个人合力找那些devil beast 领主的麻烦……

  红龙对Surdak 这个提议倒是十分期待。

  其实它也尝试过让Surdak 通过那面画满了战争浮雕的墙壁,Surdak 反复试验了几次,那面浮雕墙壁摸上去冰冷而坚硬,对Surdak 来说,那面墙壁是真是存在的。

  看着红龙‘crack crack ’就像吃手指饼干一样,吃光了那些红水晶,Surdak 又连忙和它交流了一下rune 之语。

  这才匆匆赶回多丹镇。

  跨过Void Portal ,Surdak 返回小楼的书房里。

  走出书房,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看到赛琳娜穿着睡裙躺在大床上,也许是天气有些热,盖身上的薄毯子掀到了一边,睡裙向上微撩起,露出一条雪白浑圆的长腿,在幽暗的卧室格外晃眼。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