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88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海逸小猪

  第885章 872.致敬自由   Surdak 没有理会桥底下的迦娜人鱼,打算直接离开威尔克斯城。

  他可不想陷入这种slave 私逃的事件里,要是被人抓住把柄,协助slave 逃跑的贵族虽然不会获罪,但是缴纳与slave 等价的罚金也是够他喝一壶的。

  他也不想为那位傲慢无礼的贵族领主提供任何信息。

  在经历了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的事件后,他觉得威尔克斯城的贵族领主们不值得信赖,在他们眼中,个人利益永远是排在first 。

  他非常果断地离开,准备尽快返回多丹镇,去筹备因弗卡吉尔森林的铜矿场。

  recently ,随着鬼纹红蚁逐渐在因弗卡吉尔森林绝迹,跑出去避难的devil beast 群陆续返回森林,安德鲁率领五百骑兵,可没办法守得住东西方向纵深几百公里的带状森林。

  ……

  等桥上这些人离开之后。

  桥洞下面的迦娜人鱼才缓缓将头露出水面,她用一双清澈的beautiful eyes 好奇地张望all around ,头上的浮萍让她显得有些俏皮。

  她略有所思地看着远去的Surdak ,他的身上没有其他人眼中的那些恶意。

  听见远处青石板传来地脚步声,迦娜人鱼在桥下翻个水花,重新潜入水底。

  虽然不熟悉这里的内河水道,当她也不傻子,自然不会继续往DC区那边游,想了想便沿着Surdak 离开的方向水路缓缓地,一路向北city wall 附近的闸口游去。

  她天生亲和Water Element ,如果不是刚刚太急切了,游泳的时候再注意一点,simply 不会在水面上出现箭型水纹。

  在水底就像是一片阴影,无声无息地贴着内河侧壁向前缓行。

  最后消失在石桥三叉水路口……

  ……

  Surdak 骑着马来到北city gate 的时候,已经有几十辆carriage 挤在city wall 内的stone pavement 上。

  Surdak 将马交给一名纳乃族土著照看,alone 步行到city gate ,发现前面有一支商队的载货carriage 坏在桥上了,整个车轴断成了两截儿,大量物资将吊桥几乎堵死了,车马行的雇员正在现场进行抢修。

  城防Knight 们在一旁不停地催促。

  整个北城们的通道都被他们堵上了。

  Surdak 本想回头从另一处city gate 离开威尔克斯城。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么绕路太远,指不定在绕路的中途,这边的堵塞就已经疏通好了,所以他决定在city gate 下面的阴凉处等一等。

  很多出城的旅者们都选择绕行,一些等在最外围的carriage 掉头离开。

  Surdak 将马牵到了河边的Willow Tree 下,等在city gate 这边的人并不算多,不远处就是威尔克斯城内河水道北出口。

  远处那辆货车损坏的部位好像很麻烦,商队的人纷纷跑到吊桥上,将货车上的货物搬下来,扛到城外的空地上。

  Surdak 等得有些无聊,正在glanced around 的时候,就看到内河与护城河连接带有栅栏的水道阴影里,居然冒出一个silhouette 来,波光粼粼之下居然是那个迦娜人鱼。

  她躲在水洞最深处,紧紧地贴着护城河city wall 下的岩壁。

  那两个负责看守这处水道的Knight 就站在河对面,Surdak 甚至还能听见他们两个正在聊角斗场上那些角斗士们血战的场景,好像有个人因此赢了不少钱。

  他们偶尔才会向内河出水口看一眼,在他们那个角度上,无论如何都看不到躲在里面的迦娜人鱼。

  她躲的地方刚好是那边视线的死角。

  看她在水洞的栅栏口徘徊不去,Surdak didn’t expect 她居然真的可以顺着水道游到这里来,不过看起来她被水道里的铁栅栏挡住里,simply 没办法游出去。

  Surdak 摸了摸嘴巴,慎重考虑后决定还是不要管这件事,以免因此而得罪威尔克斯城的本土贵族。

  转过脸故意不去看city wall 下的水道,Surdak 承认刚刚看到了迦娜人鱼无比失望的脸,竟然有那么一点点心软。

  扯了扯马的缰绳,准备尽快离开威尔克斯城。

  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拯救这位迦娜人鱼,就是救出来,最起码他连把她送回海边的能力都没有。

  Surdak 牵着马的缰绳转身要走,转头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双清澈的眼睛,那双眼睛里蕴含着懵懂与渴望自由。

  ‘为了自由……我这是为了自由!’

  Surdak 转头对那两名一脸懵逼的纳乃族土著嘟囔了一句。

  便从魔法腰包里摸出一把带有鱼皮鞘的秘银长匕首,这是商人玛拉科姆交易给他的第五批魔法武器中的一件。

  至少外表看起来应该是镀了一层秘银的魔法匕首,这把匕首赋予的魔法attribute 是‘锋利’,而且匕首背上还打磨着一排细密的锯齿。

  商人玛拉科姆说这把匕首是Epic Grade 匕首‘裂肉者’的仿品。

  附魔师赋予了这把魔法匕首很高的锋利度,可以让它刺穿大多数坚甲,而它刃锋背部的锯齿,是可以锯断一些铁栅栏的。

  这把匕首与其他魔法武器一样,都是是Surdak 每把花30gold coin 成批买回来的,准备带回多丹镇挂到功绩兑换榜上当做奖励。

  现在他将这把匕首偷偷攥在手里,他站的地方是在内河的河边,他想要不惊动对面Knight ,将匕首丢出去就必须等个恰当的时机。

  堵在护城河吊桥上的那辆货车已经被商队拆掉了,堆积在吊桥上的货物也全都搬空了,这时候,等在城里的carriage 陆续开始驶出城去。

  city gate 出现了一阵骚动,所有车辆都往前挤……

  city gate 的动静吸引了两名Knight 的目光,Surdak 就是趁这个机会,弯下腰随手就将那把三十金的匕首贴着河边,丢进了河水里。

  三十gold coin 就这样丢进河水里,连个响声都没听见……自由的代价还真是昂贵。

  转身的时候,Surdak 只是在心里吐槽了这么一下。

  感觉自己做完了最大限度能做的事,Surdak 便头也不回地骑马走过吊桥。

  带着两名纳乃族土著沿着通往北部区的大路,向北进发。

  河水中,一片淡淡的阴影从水洞里延伸出来,就在Surdak 刚刚逗留地方停留了一下,随后便迅速地钻进水洞。

  这里的内河一直是缓缓流动的,city wall 下的水洞里传出河水缓缓流淌的声音。

  等那位贵族领主也带着一队Knight 赶到北city gate 这边,水洞里面的铁栅栏最中央一根拇指粗的铁条已经被锯断,那截儿铁条就斜插在河底的淤泥里,水中人鱼却早已消失不见。

  ……

  Surdak 绝不是个吝啬的人,他甚至有些偏执地认为付出必有回报。

  这次路过基兰镇的时候,他特意跑到真理唯一那间旅馆里,找到尼卡那个在旅馆里做前台接待的小姐妹,给了她一摞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gold coin ,这才离开了基兰镇。

  在八月初才回到了多丹镇。

  这段时间,Surdak 一直没能学会‘战争summon ’,他甚至知道自己欠缺的那点儿是力量的层面,也许当自己成功晋升成为二转powerhouse ,就能完全掌控这幅rune 之语所蕴含的力量。

  与红龙伊瑟尔学习rune 之语的进程,也因此不得不停滞下来。

  说是做出选择就能晋升成二转powerhouse ,可是Surdak 就是找不到那个点。

  如何舍弃身体里的暗星,Surdak 最近一直在努力探索。

  ……

  多丹镇进入八月份之后,小镇南侧的多丹河水位暴涨。

  水位蔓延到了院子里,河畔wood house 也成为了河面上的居所,住在wood house 中的人们只要坐在屋檐底下的基础平台上,双脚就能伸进清冽的河水里,躺在wood house 外面的地板上,隔着护栏看着河水从眼前缓缓流淌而过,让人感觉这一刻竟然是如此接近自然。

  赛琳娜也将家搬到河边wood house ,裁缝店Boss 的小阁楼退掉了,现在跑到多丹镇做生意的商人非常多,小镇里的房子非常容易出租,裁缝店Boss 非常痛快地将抵押金返给了赛琳娜。

  Surdak 几乎在威尔克斯城耽搁了俩个月。

  这段时间,小镇slum area 的排屋已经初具规模,这些排屋地基和一米高的围墙是用采石场的石料修砌而成,再往上面就是方形木头两侧抠出豁口来,直接用橡木拼接而成wood house ,人字形屋顶铺满了木板。

  为了节省成本,原住民没有在屋顶刷防雨的树胶,而是鬼纹工蚁硬甲皮软化后,放进屋瓦一样的木质模型中加以定型,晒干,最后制成了廉价又坚实的屋瓦。

  这种red 的屋瓦制式统一,而且非常坚固,摆在屋顶呈现出红彤彤的鱼鳞状,远远看去竟成了多丹镇的一道风景线。

  原住民slum area 这边的街道再重新铺设石板,整理出来的新街道已经看不到泥土和杂草。

  最先扒掉的窝棚原址上,新的联排小楼都已经修好了,陆陆续续已经有一些原住民已经搬进了新居。

  实际上这种联排wood house 几乎侵吞了很多原住民的院落,更是有效的利用了原本空间建成了联排小楼。

  负责督建这些联排小楼的昂山,此刻就站在Surdak 身边。

  昂山最近瘦了很多,但是人却显得更加精神,穿得也不再是原住民服饰,而是上半身leather armor ,下半身臀.部宽松的紧腿裤,脚下穿着长筒皮靴,看上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也不知道多久没刮胡子了,下巴上的胡须就像是长满了尖刺的刺猬

  两人站在临河的长街上由西向东边走边聊,眼前的联排小楼由地基慢慢变成小楼。

  越靠近东面,这些小楼也就变得越完整……

  昂山跟在后面,望着Surdak 的背影,对他说:“再有两个月,这片区域所有联排小楼的主体和屋顶就能全部建造完工。”

  他手下五百多人的劳工团,如今已经扩编到八百多人,everyday all 是以日薪进行结算,只要干活不偷懒儿,everyday all 能赚到一枚银灿灿的银镚儿。

  昂山走到这儿,看到Surdak 没有挑剔什么,也是稍slightly sighed in relief ,便又说:

  “到时镇里的原住民大概只能注满一半儿的房子,剩下那一半就可以拿出去卖给镇上的商人和adventure group ,最近这半个多月,有好些人向我打听这些排楼的价格。”

  “这边的建造速度的确很快……”Surdak nodded ,说道。

  这时候,刚好是晚上下工的时候,一些原住民talking and laughing 的扛着工具从建筑工地上走出来,远远看到Boss 昂山陪着一位great character 站在路中间,吓得纷纷选择绕行。

  昂山有些得意地说:

  “多丹镇的木材资源丰富,只要拿钱就能买到成型的木材,现在这种模式盖房子就像是拼积木,只要将土地整理出来,second day 就能做地基部分,只要砌好石墙,接下来要做的就变得非常简单。”

  这些排屋主要的地方都拉上了亚麻线,所以砌出来的石墙显得笔直。

  Surdak nodded 问道:“目前有没有遇见什么困难?”

  昂山立刻就说:“唯一缺的就是门窗,多丹镇这边有手艺的木匠都被伐木场雇走了,没有足够的木匠,就做不出那些门窗,要不您去和伐木场那边说一声,让那边的木匠分给我几个……”

  说完,他趁机推开了一处院门,走进联排小楼的院子里。

  每个联排小楼都有个独立的院落,不过面积却是非常小,仅仅只能种植两颗Fruit Tree 并搭建一个狗窝的。

  昂山指着小楼空荡荡的窗框和门框,对Surdak 说道:“您看这边的排楼……就只等着安装门窗了。”

  Surdak 想起了沃尔村的木匠工坊,估计村里的木匠眼下应该不怎么太忙,完全可以从沃尔村运点窗框与门之类的。

  便说道:“木质门窗交给我来解决,将门窗的尺寸拿给我,最好能把成品的木窗和木门都拿给我一扇,我的要求只有一点,所有wood house 的门窗尺寸要尽可能保持一致。”

  昂山didn’t expect Surdak 居然会直接出面解决这件事,立刻高兴地说道:   “好,明天早上给您送到主营营地……还是河畔wood house ?”

  Surdak 想了一下,自己晚上多半是要住在河畔wood house 这边,便说:“那就送到河畔wood house 这边来。”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