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88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海逸小猪

  第887章 874.界碑   多丹镇位于棘刺mountain range 中部峡谷之间,棘刺mountain range 顶部的冰川融化,不断有清冽的河水流淌下来,多丹河的源头在楠图镇以西,途径多丹镇会一直向东奔流,流进三河峡谷后汇入托伦斯河。

  八月初的天气并不是很炎热,夜色的多丹河静谧而瑰丽,河水流淌的声音就像是大自然中最动听的音乐。

  河面上蒸腾着lightly 雾气形成一道雾墙,将南北岸完全分隔开。

  Surdak 坐在河畔wood house 延伸进河水里的平台上,盘膝默默地感受着身体里的divine aura ,他的上半身所有节点都被divine aura 点亮,那种感觉就像是夜空点缀的无数繁星,而每个节点都向外延伸无数条细线,和其他节点连接在一起。

  ……就像星图。

  continuously 的divine aura 从这些节点中孕育而出,滋养着他的身体。

  而他的下半身则是另外一种景象,perception 延伸进去,就会进入一片endless void 之中,那里什么都没有,虚无中孕生这一颗巨大的暗星,而这颗暗星拥有无穷无尽的吸力,似乎能够吞噬闯进这片空间里的一切。

  感受到自己的perception 和spirit strength 被那颗暗星一丝丝剥离出去,Surdak 果断地切断探查。

  如何才能将这颗暗星割舍出去,Surdak 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西莉亚.库珀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给不出任何建议。

  尼卡和希格娜也坐在木台上。

  希格娜坐在木台边缘处,将一双白藕般的小脚伸进河水里。

  尼卡则是坐在Surdak 的对面,趁机向Surdak 请教如何引导运用holy light 的力量,她最近每天除了带着医疗队在军营驻地里照顾受伤士兵,其余时间几乎都会潜心研究身体里的力量。

  她拥有的力量与Surdak 完全不同,Surdak 的Holy Light Power 天然便带有治愈和恢复的效果,但是尼卡体内魔法池中蕴藏的光之力却没有任何治愈效果,她能将身体里的光元素形成最纯净的一束光射出去,就像是暗夜里的灯塔信标一样。

  知道自己射出去的光没有治愈力,这让尼卡沮丧了好多天。

  Surdak 从威尔克斯城回来,将她带到平台上做了各种尝试,她早就可以凝聚出光亮。

  这次在Surdak 的指导下,将手心里的光焰化成a beam of light ,这道光束居然能穿透多丹河上的迷雾,斜插入夜空中。

  河水一阵涌动,赛琳娜像白鲢鱼一样翻动着水花,从河水里冒出头来,清冽的河水顺着她的头顶向下流淌,一头柔顺的长发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她用双臂撑着Surdak 的大.腿,微微仰着下巴,对大家说:“河水还很温暖,你们难道不准备下来游一圈儿吗?”

  Surdak 伸出双手,捧着赛琳娜湿漉漉的脸蛋儿,低头在她前额上吻了一下,说道:

  “再过一会儿这条河的水温就要降下来了,小心着凉,快点上来……”

  赛琳娜双手推在木台上,像一只海獭那样仰着身体,并不断用双手拨动水花,再次游开。

  Surdak didn’t expect 她的水性这么好,看着她在河水里畅游,不禁想起了威尔克斯城内河里遇见的那条迦娜人鱼,估计她应该已经逃离威尔克斯了吧。

  等赛琳娜再次游回来,向Surdak 伸出双臂。

  Surdak 将她拉上来,将一条毛巾被披在她的身上,将近一个月没有见面,Surdak 觉得心里几乎燃起了一团火。

  赛琳娜趁机坐在尼卡和希格娜中间,伸手拧着湿漉漉的长发。

  “我都不知道你的水性居然这么好!”Surdak 说道。

  毛巾被包裹着赛琳娜那丰腴身体,挂在木杆上的马灯散发着柔和的暖光,她白净地脸上和胸.前的水滴显得格外晶莹。

  “在夜里只要有Goddess 的祝福,我可不仅水性好……”赛琳娜暧昧地说道。

  “赛琳娜,你能不能对尼卡施展一个不会伤害到她的黑暗魔法,我想来验证一下我的猜测。”Surdak 说道。

  赛琳娜看了尼卡一眼,才说:“好!”

  如今她已经可以非常熟练地施展primary level 黑暗魔法,比如‘痛’。

  她在多丹镇发展到了一些黑暗Goddess 的信徒,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她掌握了更多黑暗魔法,她闭上眼睛,嘴里默念着生涩魔咒,伸出葱白一样的食指在木板上绘出一幅black 的魔纹,魔纹绘制成功的一瞬间,一丝丝Power of Darkness 不断汇聚在赛琳娜的头顶,一颗足球大小的眼球凭空出现。

  ‘催眠’

  眼球睁开眼皮的瞬间,moved towards 尼卡射出一条黑线,尼卡几乎都没有任何反应,身体定格在前一秒钟,眼睛慢慢闭合,身体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倒在了平台,随即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

  赛琳娜手指没有停下来,又在平台木板上画出一幅魔纹。

  ‘噩梦’

  一道黑暗虚无的烟气就像是奔跑的小兽,飞快冲向尼卡的的身体。

  可昏迷中的尼卡身上竟然落下来a beam of light ,那只黑烟组成的小兽在光束照射下,立刻就消散掉。

  赛琳娜惊讶地lifts the head ,看了尼卡一眼。

  而尼卡这时候也从梦中清醒过来,一脸惊慌地看着all around 。

  这下算是试出来了,尼卡体内的光居然对Dark Element 魔法拥有天然的克制力。

  Surdak 有点尴尬地patted 额头,虽然早就知道光与暗相互克制,但是也没有想过居然会这么针对,可现在尼卡还跟着赛琳娜、希格娜一起生活……

  “这道光束带有驱散净化的效果,有些克制黑暗魔法。”

  赛琳娜做出评价,lightly 瞟了Surdak 一眼,就什么都没再说。

  躺在木台上的尼卡已经醒过来,她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警惕地打量着all around 。

  “刚刚是不是做了个噩梦?”

  Surdak 低头对她问道。

  尼卡有些心悸地nodded ,小声说:“我梦见自己漂在冰冷的河水里,动不了,也不能呼吸……后来我就在心里默默祈祷,一束光就从头顶落了下来,然后我就醒了。”

  听到‘祈祷’,Surdak 微微一动,问她:“最近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事情发生?”

  尼卡想了想,认真地说:“最近我每晚总会做同一个梦,有个美女elder sister 每晚都会来找我,她说她是晨曦Goddess ,让我成为她的使徒……”

  Surdak 这才意识到……好像这件事搞大了。

  他看看一旁的赛琳娜,苦笑问道:

  “赛琳娜,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们建造的这个神庙……才引来了这位Goddess ?”

  赛琳娜眉头微微皱起,便说:“我可以尝试着和席琳Goddess 沟通,看看她到底一名什么样的神袛。”

  Surdak nodded ,又对尼卡问道:“尼卡,那你有什么打算?”

  “主人,我想答应她,我想像希格娜那样……成为晨曦神殿里的Saintess ,可以吗?”尼卡瞪大眼睛,一脸期待地对Surdak 问道

  Surdak 还能说什么呢?

  夜里的多丹河水还没有变凉,Surdak 将手浸到河水里,抹了一把脸……

  ……

  多丹镇郊外只有一座采石场,最近镇里不断建造排楼,还将镇里的主要街道都重新翻修了一下,在这里购买了大量石板和条形基石,让采石场Boss fiercely 赚了一笔。

  这次Surdak 亲自来采石场,主要就是为了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定做界碑,这是一位贵族领主开拓疆土之后must 做的。

  只有界碑才预示着这里算是Grimm 帝国的领土。

  一切谈妥之后,采石场Boss 亲自将Surdak 送出大门。

  然后他在采石场大门口站了好久,直到Surdak 骑马的silhouette 消失在山道上,他才转身返回采石场里面。

  ……

  Surdak 获得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开拓权。

  事实上,从蚁潮溃散那天开始,这片devil beast 森林已经没什么好开拓的。

  森林里那群回归的devil beast 挡不住安德鲁和他的骑兵营,很多devil beast 被安德鲁和萨弥拉轮番猎杀,还有一部分被迫逃离了因弗卡吉尔森林。

  Surdak 与这里三十七个土著部落签订的和平契约。

  目前,他已经拥有了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

  签订契约的土著部落,实际已经上算是他地子爵领中的子民。

  他们在这片领地中生活,按照Grimm 帝国的法律是要向Surdak 缴税的。

  不过Surdak 签订的那份契约,不但不需要这些土著部落缴纳税金,还要他从自己分得的这部分领土当中划出三十七块领地给这些土著部落经营。

  按照契约所签订的内容,这些土著部落完全自治,他们只是每年会将部落里的youngster 派到Surdak 领主的私军中服役。

  而Surdak 也做出书面承诺:‘每个部落youngster 只需要服役四年,便可获得帝国公民身份,并且在军队中获得功绩将是一笔非常可观的财富。’

  这次Surdak 除了要在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建一座铜矿场,还要在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的边界埋下许多界碑。

  这条叫做‘因弗卡吉尔’的带状森林延绵长达六百多公里,东起三河裂谷,西至安雅沼泽,南北纵深虽然稍微窄了一些,但是长度也有三百多公里。

  想要将这一片区域囊括其中,Surdak 需要在边界线上,每五百米就埋下一块界碑。

  以此来计算,至少需要两千六百多块界碑迈在将近一千三百多公里的森林边境线上。

  而单凭Surdak 自己的骑兵营来铺设这些界碑,恐怕至少需要半年以上。

  当然,这也是多丹镇采石场这几年中接到的最大一单刻字stone tablet 生意,而且每块stone tablet 都有独立编号。

  十八头thunder 犀驮着两千六百块界碑从多丹镇出发,途径多丹峡谷,丘陵高地,进入生长出新叶儿的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目前定居在丘陵山地里的土著部落就有二十三支,其余十四支土著部落分布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中段jungle 间。

  Surdak 这次用thunder 犀将这些stone tablet 送到因弗卡吉尔devil beast 森林的边境线上,埋设这些界碑的任务就准备交给这十四支土著部落。

  当然,这可不是让这些土著部落做什么无偿服务。

  Surdak 已经准备好大量的麦粉,每埋下一座界碑,土著就能领到一袋全麦面粉。

  这次Surdak 带着十八头thunder 犀进入因弗卡吉尔森林,除了将界碑送到土著部落,还要每个土著部落patriarch 确定他们需要经营的土地。

  他想将因弗卡吉尔森林中肥沃的土地扩进来,并将那些barren mountains and unruly rivers 剔除到公共领土中去。

  只是这样零散分割式的领土划分,给Surdak 在因弗卡吉尔森林划分领土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

  刨除三十七支土著部落占据的领土之外,Surdak 能够自己选择的领土并不算太多,除了最重要的两座铜铁矿区和埋藏着铁木的jungle 之外,剩下的领土基本上就是为了能将这三十七支土著部落占据的土地接在一起,尽可能的拼接成一大块。

  单是划定领土和设立界碑这两件事儿,Surdak 就在因弗卡吉尔森林里忙碌了整整一个多月。

  丘陵山地几乎完全扩进领土当中,因弗卡吉尔森林则是划得支离破碎,在地图上分布的领土有点像黑白奶牛身上的花纹。

  他在森林里风餐露宿,整个人瘦了两圈,肤色也变成小麦色,只不过显得更精神了一些。

  这段期间他还抽时间在铜矿场这边住了几天,铜矿矿场还没有正式开始采矿,仅仅只是在矿区南部建起了一大片工棚,只是几名部落土著尝试性挖了一些矿石,零零散散地堆在工棚前面的空地上。

  Surdak 打算回到Pena 行省聘请一位精通采矿的经理人帮他打理这边的矿区。

  至于铁矿矿脉,Surdak 仅仅只是把那块地圈了起来,还要等到铜矿矿区正常运转起来,才能进一步开发铁矿区。

  而埋藏在幽暗虫谷边缘地区的那些珍贵铁木,Surdak 这次运送界碑的时候刚好经过那里。

  Surdak 勉强选了一截儿断掉的铁木树冠在锯开之后,由十八头thunder 犀分别运回多丹镇。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