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8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海逸小猪

  第893章 879.Helanza City Lord

  Surdak 将三块铜矿石摆在弗迪南德scholar 面前石座上,这些铜矿石通体都是黑褐色的,当中夹着一些星星点点的红铜微粒,大一些的接近芝麻粒那么大,小一些则像一些细碎的粗河沙,以至于整块铜矿石都是斑斑点点光亮点,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凝结了油污土块,但是摸起来却是又硬又重。

  “铜矿……你是在哪找到这些铜矿石的?”弗迪南德scholar 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就下结论问道。

  “是在白林位面北部,在我驻守的边境小镇更北面一片森林里,那是一条露天矿脉。”Surdak 摸了摸鼻子,如实replied 。

  弗迪南德scholar said with a smile :“hehe ,运气真不错,这几块矿石的品质都很高,这着属于纯铜矿石,只需要选矿提纯精炼就能获得品质不错的铜锭。”

  “弗迪南德scholar ,我来拜访您就是为了这件事,我想将这些铜矿石提炼成铜锭。”Surdak 看了一眼实验室里那些瓶瓶罐罐,然后又看了一眼弗迪南德scholar 。

  弗迪南德scholar 坐在休息区的长排沙发上,仰头对着不远处一个正在擦玻璃罐儿魔法助手招了招手,然后很随意地说:“这个并不难,维克托,这件事由你来做……”

  那个magician 助手连忙放下手里的玻璃罐,站在弗迪南德scholar 的面前,认真的nodded 。

  弗迪南德scholar 夫想了想又补充道:   “给Surdak 设计一款坚固耐用的铜矿筛选提纯精炼熔炉。”

  那个叫做维克托的魔法助手便说:“好的,老师!”

  弗迪南德scholar 对Surdak 说:   “不过你想要拿到这座熔炉,至少要等上三个月,这样的大型熔炉要去铁器铸造工坊定制,等一切都组装调试好,再运到白林位面,至少还要一个多月。”

  Surdak 的铜矿场只是刚开始筹备,等一段儿时间也没什么关系,于是便nodded 说:“我可以等。”

  弗迪南德scholar nodded ,又说:“如果你只要铜沙的话,熔炉这部分就不需要了。另外矿石筛选也由工人来完成,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在矿场附近建一个池子,只要将矿粉倒进池子里,并用这种活性剂浸泡,铜砂很快就会沉淀下来……”

  Surdak 认真听着弗迪南德scholar 讲解,很多术语他都听得不是很懂,他记得最深刻的便是弗迪南德scholar 手里那瓶light blue 的Catalyst 。

  看着Surdak 有些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玻璃容器,弗迪南德scholar 解释说:

  “别担心,这种活性剂的成本并不贵,可以分解一些岩石,无论是在Helanza ,还是在Pena 城,很多矿务Trading Company 都有这东西出售……”

  Surdak 这才反应过来,问道:   “也就是说,在没有提纯精炼熔炉之前,其实我买点儿这种活性剂,也能获得铜砂?”

  “没错!”弗迪南德scholar 说道:“不过如果你打算长期经营这座铜矿的话,我建议你还是造一座熔炉更划算!维克托最近正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我让他先帮你一段时间。”

  “那样的话,可真是very good ……”Surdak looked towards 站在弗迪南德scholar 身边表情有些腼腆的magician ,兴奋地说道。

  弗迪南德scholar 对年轻magician instructed :“维克托,你来给Surdak 演示一下铜矿提炼过程……”

  年轻的魔法助手答应道:

  “好的,老师。”

  维克托在弗迪南德scholar 面前,看上去就是位任劳任怨的学杂工。

  他从桌面上拿起一块矿石,拿到一旁进行粉碎研磨,这间实验室里各种魔法设备还是非常齐全的。

  没多久就端着一只玻璃杯褐色powder 走回来,他将这个玻璃杯摆在Surdak 面前,往里面倒入一些light blue 的溶液,只见里面black powder 冒出无数气泡,powder 迅速被溶解掉,变成大半杯污浊的混状粘稠液体。

  “这个需要静置六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将杯子里的溶液倒出去,杯底会有一些粘稠膏状物,这些还需要用上一种稀释剂稀释成液体,再到过滤网中过滤,获得的这种液体添加这种溶液,就能把溶液里面的水置换出来,得到铜砂。”魔法助手维克托对Surdak 讲解说道。

  Surdak 能听明白维克托说的话,但是让他亲自动手做的话,可能还不行。

  弗迪南德scholar 对此显得习以为常,随口问:“达克,你这次准备在Helanza 城停留多久?”

  Surdak 想了下明天的行程安排,说道:“两天左右吧,顺利的话,我准备后天返回沃尔村。”

  “有没有兴趣帮我做一次移植手术?”弗迪南德scholar 委婉地问道。

  Surdak 奇怪地问道:“额……弗迪南德scholar ,您身边这些助手里面,不是有Water Element magician 了吗?”

  弗迪南德scholar 尴尬地laughed ,压低了声音对Surdak 说:“相比那些水疗术,我觉得Holy Light Technique 更可靠一点。”

  Surdak 当然impossible 拒绝,便爽快地答应说:“那好,您如果能定下时间的话,随时都可以到广场花园旅馆找我。”

  didn’t expect 弗迪南德scholar 大手一挥,拍手决定:“不用这么费事儿,那这次移植手术就暂定在明天晚上。”

  “好吧,弗迪南德scholar 。”Surdak 答应道。

  从弗迪南德scholar 的魔法实验室里出来,已经很晚了。

  兰斯晚上有一场比较重要的魔法实验,没办法脱身,不过他派人将Surdak 到达Helanza 城的消息,告诉给警卫营那边的卡尔,据说卡尔正从警卫营那边赶过来。

  Surdak 没有继续在魔法工会逗留,他走出魔法工会一楼大门。

  ……

  Helanza 是座山城。

  夏季里的深夜有凉风吹过,清爽宜人。

  Surdak 站在魔法工会对面的街口,正在向东西张望,一辆魔法篷车疾驰而过,那辆魔法篷车距街边很近,车厢几乎是贴着Surdak 鼻子划过去的。

  车速非常快,那两匹拉车的古博来马在奔跑时,颈部鬃毛随风飞扬,显得十分雄壮。

  Surdak 看到一位年轻贵族坐在车厢里,拥着一位贵妇正在热吻,车厢里灯光柔和,天色接近傍晚,一扇窗的纱帘没有拉起来,经过Surdak 身边的一瞬间,他刚好可以窥视到车厢里的一幕。

  虽然看不到那年轻贵族的面孔,只是侧脸,就让Surdak 觉得有些眼熟。

  可又记不起来那个年轻贵族到底是谁,再抬头张望的时候,那辆魔法篷车已经跑远了。

  “达克,你在看什么呢?”卡尔从身后patted Surdak 的肩膀,顺着他的目光looked towards 长街上的车水马龙……

  Surdak 回头看是卡尔,便收回目光,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城里的魔法篷车比半年前多了很多……”

  卡尔与Surdak 在街头并肩而站,一辆魔法篷车停在一旁。

  “塔南那边的战火虽然没有蔓延到Helanza 城,但是那边的贵族领主,有许多跑到Helanza 城这边避难。”卡尔sighed ,有些无奈地说道。

  不过他马上又振奋起来,揽着Surdak 的肩膀说道:“这边没有了强盗团的骚扰,可以说是塔拉帕敢北部附近最安定的城市,住在城里的贵族多了点,魔法篷车自然就多了很多……”

  说完,他揽着Surdak 登上一旁的魔法篷车,两人坐在舒服的车厢里,车厢里一位年轻侍女为两人倒上两杯果酒,然后还拿出两块温热毛巾,让两人擦了擦脸。

  卡尔将手里的温热毛巾铺在脸上,仰着头躺在软皮沙发上,就这样对Surdak 说:

  “对了,你听说那件事没有?”

  “什么?”Surdak 疑惑地问道。

  卡尔将毛巾从脸上拿开,坐直身体对Surdak 笑着说:“达茜.克里斯蒂已经成为了Helanza 城新执政官,上个月初,刚在Helanza 城众议院做了一场任职演讲。”

  Surdak 立刻想到了伯纳德侯爵,他对这位Helanza 城执政官的印象还不错。

  “伯纳德.克里斯蒂侯爵怎么了?”他问道。

  卡尔heartless 地笑着说:   “据说是在庄园里养病,这次克里斯蒂家族的权力交接也是做得十分勉强,当时任职是勉强半数通过的……”

  “……喂,达克,你当初追求达茜要是成功的话,估计现在也是Helanza City Lord 的丈夫了……”

  Surdak 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听卡尔这样说,他忽然一下子就想了起来刚刚那个魔法篷车里的年轻男人——分明就是达茜的丈夫——阿曼德.布尔沃Baron 。

  难怪他会觉得车厢里贵族那么眼熟……

  ……

  Surdak 跟着卡尔来到那间酒馆。

  那间酒馆还是老样子,酒馆里的客人并不算多,而且里面很安静,大概是酒馆里酒品价格挡住了很多人。

  玛丽安娜夫人还是坐在吧台旁边的老位置上,正端着酒杯,和吧台里面的Lady Boss 小声聊天。

  不远处,伯德税务官和如今已经成为了伯德夫人的霍伊尔小姐坐在吧台角落里,他们面前摆着棋盘,看上去正在认真的下棋。

  Surdak 和卡尔走过去和大家打招呼。

  伯德税务官连忙站起来与Surdak 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玛丽安娜夫人瞪着Surdak ,一脸气不顺地说道:“我都不知道,位面驻军指挥官居然会这么清闲……”

  Surdak 知道她依旧对他和达茜的事情耿耿于怀,只能解释道:“刚刚那边经历一场兽潮,事情平息下来,最近就变得有些闲……”

  卡尔看起来对位面生活十分向往,很有兴趣的问道:

  “兽潮……你从的白林位面运回来的devil beast 皮革就是兽潮中猎获的吗?”

  他知道这次兽潮,Surdak 在Helanza 城里购买了不少物资,同时也有不少收获,high level devil beast 材料、魔法草药、硬甲皮什么都有。

  Surdak 在吧台前面坐下来,说道:   “那些都是在兽潮刚开始那阵子狩猎到的,后来这些devil beast 全被红蚁吃光了,我们就只能狩猎到一些鬼纹红蚁……”

  吧台里面的Lady Boss 给Surdak 到了一杯琥珀色的金苹果酒,卡尔将那杯酒放在自己面前,随口说:“给他倒一杯麦酒就行,对了,再给他一碟坚果……”

  酒馆Lady Boss slightly smiled ,转身便给Surdak 倒了一杯麦酒。

  卡尔对Surdak 说道:“我知道那些红蚁,你还让卢克带来了那么多硬甲皮,听说你做了不少战马的披挂甲?”

  Surdak 坐在伯德税务官和卡尔中间,端着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才说:“那东西质地轻盈,又足够坚固。就是可塑性不够好,一旦变硬就会产生巨大形变,最后定型工艺很难保证,要不然我准备将全覆式重装铠甲都改成银甲皮的。”

  “对了,你怎么忽然从白林位面回来了?”卡尔有些奇怪地问道。

  Surdak 看到大家都盯着他看,laughed 才说:“这次我从那边带回来了一批铁木,准备卖给Helanza 城这边的贸易Trading Company 。”

  卡尔怪叫一声,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语调,说道:“铁木?你没开玩笑吧,这东西几乎算是木材里的魔法金属,你弄到了一些这种铁木?还把它们带回来Helanza 来了?”

  “就是……这样的木料。”说着,Surdak 便从魔法腰包里摸一根出来。

  卡尔拿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入手沉甸甸的。

  伯德税务官和霍伊尔小姐也从旁边凑过来,卡尔让酒馆Lady Boss 将她那把贴身匕首拿出来。

  那是一把拥有black 握把的精致匕首,只是握把上已经被人握出了包浆,看起来非常的乌亮。

  卡尔对比了一下,有用自己那把Knight long sword 在Surdak 这根铁木上用力刮了刮,听铁木发出金石之声,才长大了嘴巴说:“还真是铁木啊!”

  这时候,坐在卡尔身边的玛丽安娜夫人忍不住问道:

  “达克,你说你打算将这些铁木卖给Helanza 城的贸易Trading Company ,选好合作方了吗?”

  Surdak 挠了挠头,老实说道:“暂时还没有,这不正准备明天在城里逛逛,看看哪个Trading Company 对这东西有兴趣……”

  “还找什么其他Trading Company 啊!玛丽现在手里掌管的就是Helanza 最大的克里斯蒂家族贸易Trading Company ,你有多少铁木不妨可以拿出来,大家坐在这里一边喝酒,一边就把事情解决了,不是挺好的吗?”卡尔伸手拦住玛丽安娜夫人柔软地腰肢,一边挤眉弄眼地对Surdak 说道。

  Surdak looked towards 玛丽安娜夫人。

  “还不知道你有多少这种铁木?”玛丽安娜夫人谈论公事的时候,立刻变得一脸的精明,就连说话语气都变了。

  “这次我带来了十carriage ……”

  Surdak 随口回答。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