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of Yin Urn Chapter 17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同样的冰冷冰寂的感觉,但是远远超过了左羽斩出的那一剑。

    同样的pitch black ,但是Lin Siyuan 斩出的这一剑,带着凛冽绝对冰冷的杀意,与之对比左羽那癫狂杀意带着寂灭意味的一剑,就好像一个小孩与一个巨汉之间的对比。

    或许小孩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故意作出威吓的模样,但是巨汉仅仅稍微用力就能将小孩吊起来锤。

    “葬渊。”

    Lin Siyuan 唤出Moonflower Sword ,Moonflower Sword 极为自然而然地出剑,划过一道pitch black 的长带,长带划过的地方仿佛万籁皆寂,一切都陷入寂灭。

    同样的葬渊,怎么可能!

    左羽看着这一剑,沈长明看着这一剑,与左羽那一式一模一样的剑招。

    这怎么可能!

    而且这一剑给人的感觉,怎么感觉比左羽的那一剑要强出那么多,左羽那一剑感觉只是拙劣的模仿品,真正的正品则是Lin Siyuan 斩出的这一剑。

    沈长明感觉自己的Divine Soul 都不自觉陷入进去,原本Divine Soul 受损又受到了这股寂灭的sword intent 侵染,不自觉地陷入进去,involuntarily 。

    而左羽看着这一剑,惊愕,彷徨,癫狂杀意,和一丝丝冷静这些繁杂的情绪掺杂在一起。

    impossible ,怎么可能这个Lin Siyuan 能通晓黑魂sword art 呢,而且this style 杀招葬渊居然比自己强这么多。

    Illusion Technique ,绝对是Illusion Technique !

    自己只要一剑下去,斩破Illusion Technique 就可以了,sword heart 坚定,斩破Illusion Technique 。

    左羽带着癫狂杀意和一丝冷静,彷徨,畏惧斩下了this style 葬渊。

    原本也是能够给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cultivator 造成威胁的一剑,但是在Lin Siyuan 这一剑面前。

    两条仿佛能够寂灭一切吞噬一切都黑带相接,但是其中一条就像发育不良一般,萎靡气息都远远不如。

    Lin Siyuan Moonflower Sword 斩落,葬渊落。

    被左羽视为Illusion Technique 的一剑斩落,

就在左羽期待破开Illusion Technique 的时候,next moment 。

    左羽的Top Grade Flying Sword 斩断,Top Grade Magical Artifact 层次的Flying Sword 被forcibly 斩断!

    如果Lin Siyuan 用的是Azure Shadow Sword 那还好,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对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Early Stage ,Lin Siyuan 的Sword Dao Realm 对左羽的Sword Dao Realm ,Lin Siyuan 的法宝Flying Sword 对左羽的Top Grade Magical Artifact 层次的Flying Sword 。

    even more how 左羽用的sword art 就是Lin Siyuan 所推演的……

    但是Lin Siyuan 所用的是Moonflower Sword ,Top Grade Magical Artifact 层次的Moonflower Sword ,Top Grade Magical Artifact 层次的Moonflower Sword forcibly 斩断了一把Top Grade Flying Sword 。

    如此的不cultivation ,一点也不cultivation 。

    此时,剑断,左羽葬渊被破,心神联系被forcibly 切断,左羽的气息一直往下跌落,左羽气息虚弱混乱。

    左羽心神中癫狂的杀意一步步退下,清醒重新回归,这,怎么可能。

    葬渊被破,自己心blood sacrifice 炼的Top Grade Flying Sword 居然被forcibly 斩断,这算是什么……

    Lin Siyuan 一剑斩断Flying Sword ,而next moment ,一道Divine Soul 悍然入侵了左羽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开始翻看。

    在refining 掉heavenly demon 之后,Lin Siyuan 自然也稍微掌握了一点heavenly demon 的手段。

    开始翻看左羽Sea of Consciousness 中关于黑魂sword art 的记忆,Asura 七杀功的记忆。

    Divine Soul 也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扫视着左羽身体内部的meridian 法力运行。

    是这样么,实际运行是这个模样么,原来这个地方还是可以改动一二,这里还是不行么。

    Lin Siyuan 看着自己推演出来的黑魂sword art 与Asura 七杀功真正在人体上运行的场景,so that’s how it is 么。

    这里改一改,这边再改一点。

    等到全部了解之后,一缕sword qi 毫无痛苦地了解了左羽下性命,或许这个Zuo Family 有些傲气有innate talent 的cultivator 从未didn’t expect 自己居然会死在一个Qi Refinement 8-Layer 的Pill Master 手里。

    这个果实的收获勉强也算是甘美,虽然不算多解渴,毕竟是一个cultivation 自己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

    如果不出意外,还有几个家伙等着自己收割……

    全部收割完成,这一切自己亲手养育,栽培,收货的流程因为算是完成了。

    不过还有一人。

    Lin Siyuan 看着旁边静立的沈长明,这个气息虚弱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Early Stage cultivator 该如何处置呢。

    “Fellow Daoist ,饶我一命。”

    沈长明直接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同样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但是此刻他却狼狈至极,直接把自己卑贱到土里。

    对着Lin Siyuan 卑躬屈膝,头直接垂落而下,甚至身体忍不住地颤抖,让一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该是何等的恐惧。

    沈长明懂得简单的逻辑推理,左羽杀自己with no difficulty ,Lin Siyuan 杀左羽with no difficulty ,所以可以简单得出结论,Lin Siyuan 杀自己那不是更加with no difficulty 。

    突然出现在这里的Lin Siyuan ,到底会不会杀自己?

    沈长明不敢妄自揣测。

    Lin Siyuan 看着沈长明,倒是没有must 杀他的意思,毕竟沈长明也就是一个普通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无论他活着或是死,对Lin Siyuan 都造不成多大影响。

    略微思考了一下。

    Lin Siyuan 说道,“交出你那门secret technique ,就算结束了。”

    沈长明其他的Lin Siyuan 都瞧不上,但是那门居然能够窥探一些自己内部情绪的secret technique Lin Siyuan 还是有一点兴趣。

    用这门secret technique 换取一个生存的机会,Lin Siyuan 觉得还算合理。

    沈长明听到这句话,原本一直紧绷着的心算是略微放了下来。

    虽然不确定Lin Siyuan 是不是在虚言诓骗,但最起码自己有了一线希望,Lin Siyuan 想杀自己随时可以。

    应该不至于诓骗自己吧。

    所以沈长明将自己的一枚空white jade 简上用Divine Consciousness 刻录了自己那部secret technique 的complete volume 本,甚至连自己各种心得都刻录上去。

    各种部分细致入微,沈长明可以确保自己对待家族中的子弟传授secret technique 都没有如此的用心。

    但现在沈长明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不够用心,换不来Lin Siyuan 的满意。

    最后jade slip 到了Lin Siyuan 手上,Lin Siyuan 翻检了一番,算是对这门secret technique 的价值想满意,用这个来换一个于自己无用乃至无影响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的命来换一门secret technique 。

    这也算是不错。

    “那就多谢Fellow Daoist 了,望Fellow Daoist 以后immortal dao 长青。”

    Lin Siyuan 随口答复,顺便祝福一下沈长明,好话说一下,又不用Spirit Stone 。

    Lin Siyuan 之后就径直离开了。

    沈长明原本一直绷住的身姿直接瘫软,自己终于活过来来。

    自己这个Shen Family patriarch 居然这样一副模样,也算是有些落魄了。

    但终归算是活下来了。

    Lin Siyuan 离开这处战场的时候,自然不是简单想要离开,而是感应到自己所培养的几个优秀的试验品居然聚集在了一起。

    Lin Siyuan 所传播出去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没有做多少手脚,就是留下了亿点点暗门而已,凭借着这亿点点的暗门Lin Siyuan 自然可以随时感应到这些人的动态。

    此时,Zuo Family 这边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对阵四家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

    Zuo Family 这边还有一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的左临风,如果不是顾及对面临死反扑和想要引出什么。

    左临风早就下死手了。

    这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一名Wang Family ,两名Jin Family ,全都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Early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

    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好不容易撑过了一轮打击,但是可以活动的圈子又小了一点,Zuo Family 这边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就是在不断压缩着他们的活动范围,最后一举拿下。

    只要最后他们无处可逃,就只能俯首就擒了。

    Wang Family 那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在身上又添了一道血痕之后,终于忍不住叫骂道,“老子几个人在这里拼死拼活,沈长明呢!沈长明这个家伙跑到哪里去。”

    “这个家伙不会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跑路了。”

    Jin Family 那位老年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见状苦笑,说道,“Brother Wang ,你也别抱怨了,说不定Brother Shen 已经遭遇不测了。”

    Wang Family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总算安静一下。

    看着对面一步步紧逼的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又ugly complexion ,这样下去,their three people 落败是必然的。

    “就算沈长明这个废物不在。”

    “那赵丰呢,这四家的处州城,份额最大的可是他Zhao Family 的。”

    “他Zhao Family 怎么能够不出力呢,赵丰呢,我可是有消息,这个家伙早就露面了。”

    “就计划着什么引蛇出洞,一网打尽,这样子还不算一网打尽么。”

    “赵丰呢!”

    说到这里,其他两个人也没有反驳,反而imposing manner 有些衰落,没错,他们最大下依仗就是号称处州区域number one expert 下赵丰。

    但是正主不露面,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打生打死,这算是怎么回事,毕竟在处州城份额占据最大的可是Zhao Family 。

    他们有人同样有疑问,赵丰呢,这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可以说支撑他们一直不投降,不落败的一个信念就是赵丰。

    赵丰,你赶紧出来。

    左临风看着这步步退后的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直到只要再加上一点劲他们就会全部崩溃,其实杀掉这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Early Stage 的cultivator 甚至只要他一人就够了。

    之所以一直维持着这样一个态势,就是要引人出来。

    引一个至关重要的人出来,但不知道这个人是做coward ,还是单纯不在,一直没有出来。

    这样反而让左临风有些失望了。

    既然如此,这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就全部杀掉了。

    就在左临风打算认真一点的时候,一道细微的声响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细微的脚步声,就是ordinary person 走路靴子踏在路面的声音,但是这道声音却好像踏在人的心弦上一般。

    如此扣人心弦,让人的心脏忍不住跳动,就算一张无形的手在操纵自己的心脏跳动。

    这是怎么回事……

    左临风反应过来,迅速用法力包裹住自己的心脏,便让这种效果消失了。

    就在心脏忍不住跳动的时候,从远方突然出现了一道silhouette ,仿佛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一般,silhouette 从渺小迅速变大。

    一道似乎有些细微的silhouette 出现,纤瘦的体型,瘦削的身材,脸色甚至有些苍白。

    这便是处州number one expert 赵丰的相貌,Wang Family 与Jin Family 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看到赵丰的到来,也算是sighed in relief ,终于算来了。

    但是赵丰停下来了之后,让人真正能够看清楚他身上的一切的时候,反而让Zuo Family 一方的其他两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

    这,居然……

    哪怕Jin Family Wang Family 三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也有些惊讶,然后便是欣喜。

    因为赵丰身上挂着两个头颅,不过两个死人头而已,但是这两个死人头却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的死人头。

    全部是处州这边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这次选择站在Zuo Family 这边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

    两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两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

    但此刻他们的头颅却是如此轻易地挂在赵丰的身上,如此的轻易。

    “彭敬,葛子航。”Zuo Family 其中一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有些ugly complexion 地说出了这两个人的名字,他不是Zuo Family 的人,只是Zuo Family 价钱出个够大,外加想在处州城抢一把,才答应Zuo Family 的邀请的。

    但现在看来这个邀请,不仅仅有Spirit Stone ,还要命啊。

    要一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的命with no difficulty ,赵丰居然如此with no difficulty 地杀了这两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让他们逃跑都做不到。

    不愧是处州number one expert 么。

    他有些面色发寒的想到,如果不是他旁边两个都是Zuo Family 的cultivator ,其中一个还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的左临风,他现在就像跑了。

    “Brother Wang ,两位Fellow Daoist Jin ,因为办一点事,我来晚了。”

    赵丰先是道歉,毕竟确实差一点,这三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就无了,这三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包括他们身后的家族都是站在Zhao Family 这边法。

    随后,赵丰转头,看着左临风。

    “左Fellow Daoist ,你想好自己怎么死了么。”

    in this brief moment ,赵丰一直收敛的气息肆无忌惮地爆发,原本只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的气息,一路暴涨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Peak ,False Core cultivation base 才停止。

    False Core cultivation base ,伴随着赵丰那句你想好怎么死了。

    真的让人心颤,False Core cultivation base !

    怎么死,这些仿佛雷音一般在空中回荡,False Core 的imposing manner 绽放。

    原本纤瘦,瘦削的身材开始膨胀,一步步膨胀,衣袍随之变化。

    一个魁梧,身材魁梧身上肌肉如同铁块的赵丰出现了,比body cultivator 还要凶悍,与之前的赵丰除了那张脸,无论cultivation base ,imposing manner ,气质无一相似。

    这,False Core cultivation base ,体格突然变大的赵丰,肆无忌惮释放接近凶悍的imposing manner

    左临风一直看在眼里,眼里多出了几分慎重,这,赵丰居然如此强么。

    但自己似乎也不是没有胜算的,左临风看似平静的眸子下面是无边被他镇压的杀意,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释放。

    赵丰实力展露,如此的令人满意,令Lin Siyuan 满意这位赵丰比自己预想的最好状态还要好,真是过于优秀了呢。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70章 最终之战)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阴之主》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