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edea 公爵套房内,Aslan 如火如荼画着blueprint ,当Medea 公爵带着人回来时,Aslan 的桌子上已经摆满blueprint 。

Maru subconsciously 拿了一张起来看,里面记录着densely packed 的魔法回路与魔力数值。

每一个分开看,她都能看懂,可是合在一起,她就彻底看不明白了。

Nomiri extend the hand 将blueprint 收回来,按照Aslan 写在上面编号整齐整理起来。

Aslan 放下笔,揉了揉眉心,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疲惫感。

瓦提妮看了Medea 公爵一眼,见对方nodded ,大着胆问道:“Little Nine ,你给嘉多尔魔导师的分成是不是多了点?”

Aslan 缓缓lifts the head ,看了瓦提妮一眼,又looked towards Medea 公爵。

瓦提妮还好,敢直面Aslan ,Medea 公爵则是心虚转过头。

“haha !”Aslan 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了。”

Aslan 缓缓坐直身子,一言一句说道:“我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鼓励研发,增加研究员的热情与动力。”

“可是也不用给that many ,continent 魔法塔的规矩,魔导师给下属magician 的分成最多也不过百分之五。”瓦提妮提醒道。

“所以continent 魔法研究领域的发展才那么缓慢,而我的Merlot 城却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站在continent 的顶点,这就是原因。”Aslan 细心解释道。

“在以前还好,如今宁divine medicine 剂和斗能药剂的出世,让职业者变得更加烧钱,所以他们会对金钱更加看重,毕竟大多数magician 都impossible 孤家寡人,他们也有dísciple 和家人,自己用不上,不代表他们用不上。”

“最关键的是可以收买人心,有了这一笔收益,嘉多尔更加有钱了,也更加有把握去研发新的药剂,毕竟任何药剂的研发都需要大把砸钱,这样一来一去,嘉多尔的魔法塔就进入了良性的发展循环,往后Merlot 城就有更多各种各样的新药剂出现。”

Aslan 还有一点没说,在宁divine medicine 剂和以往魔法塔的剥削下,Merlot 城的福利会吸引其他地区,甚至他们王国的scholar 研究型magician 前来投奔。

任何可以跨时代造物的产品出现,必将会缓慢改变world 原有的格局,只要把握住其中的风口机会,必将赚得钵满盆满。

比如Earth 手机刚刚出现那会,那些immediately 投金进去的人,那一个不是赚得眉开眼笑,然后是智能手机领域也是如此。

从宁divine medicine 剂出现,正是改变整个continent 的magician 格局的风口,Aslan 自然要把握机会,不止要大赚特赚宁divine medicine 剂的生意,就连其附带的产业链也绝对不会放过。

瓦提妮还想要继续开口,却被Medea 公爵给拦下。

“好,一切都听你安排。”

Aslan nodded ,伸了一个懒腰,一脸疲惫说道:“看来今天收获不小啊,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想要去睡觉了。”

众人摇摇头,Nomiri 将整理好,装订成册的blueprint 交还给Aslan 。

Aslan 丢进魔法空间后,就直接往房间而去,整个人一趟,呼噜声瞬间传出。

Maru 忍不住笑出来,却被Medea 公爵一个眼神给forcibly 噎回去。

Medea 公爵将两天后的学术讨论话题拿出来,让众人去看,在这两天里,准备好要交流的内容出来,有点像大学生交论文。

简单的说,就是这种文章作业的工作,Medea 公爵堪比小学生,不依靠一众dísciple ,她simply 完成不了。

可惜这一套讨论话题的内容Aslan 没有看到,要不然一定满口脏话狂喷。

Medea 公爵就这样慵懒躺在太妃椅上,一手抱着Aslan 刚刚研发的零食薯片,一边看着Magic Capital 的最新报纸。

报纸this thing 早就风靡整个continent ,只不过价格有些贵,所以平民根本看不起,更多也看不懂,所以偏向贵族和有钱的富商阶级。

Medea 公爵正好看到一件关于Magic Capital Great Magister 贝克汉姆与他的female disciple 维多利亚隐藏三十多年的私情曝光出来,引起大量吃瓜群众围观。

Medea 公爵在看到这个新闻时,忍不住looked towards 旁边的书房,那正是Aslan 休息的地方。

当Aslan 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他的肚子居然disappointing 的gu gu 叫起来。

Nomiri 立马起身想要帮他准备宵夜,却被Aslan 给拦住了。

“不用麻烦了,teacher 叫我过去。”

Nomiri looking thoughtful 看了Aslan 一眼,翻身却继续睡起来,直接留给Aslan 一个后背。

Aslan 无奈苦笑,没有想到Nomiri 居然也吃起醋来。

偷偷在Nomiri 脸上亲了一口后,Aslan 才偷偷摸摸钻到Medea 公爵房间里,Medea 公爵早就准备好了宵夜,还有上好的红酒。

今夜的Medea 公爵身穿purple 丝绸短裙,头发高高挽起,扎了一个贵妇头,black 的高跟鞋挂在脚尖不断敲打的地面,配上与长腿别无two colors 的white 蕾丝长袜。

“你是先吃宵夜,还是先吃我。”Medea 公爵对着Aslan 一字一句说道。

Aslan 如何忍受得了,直接扑了上去,将Medea 公爵高高抱起,她也顺势搂住Aslan 的脖子,当两人想要升华的时候,房门声响起。

Medea 公爵眉头微微皱起,可是next moment 房门居然被打开了。

“Nomiri 女侍长!teacher 休息了吗?”房外居然响起Nataly 的声音。

Medea 公爵瞪了Aslan 一眼,Aslan 也是一脸震惊,敲门声才刚刚响起,Nomiri 就直接开门,动作用不用这么快。

“在呢!估计还没有休息,我帮你叫她。”Nomiri at a moderate pace 说道。

“我了个艹!”Aslan 的话还没有说完,Medea 公爵就直接一推,让他直接滚到旁边的办公桌底。

Medea 公爵拉起旁边的长袍披上,毕竟深更半夜穿得这样,被自己的dísciple 看到影响不好,特别还是她最看重的dísciple 之一。

ka-cha ,房门直接被打开。

Nomiri 放开门把手,serene 说道:“我说了,你teacher 还没有休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