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edea 公爵looked towards Nomiri 的目光几乎快要喷火,可是Nomiri 留给他却只有一个潇洒的背影。

“teacher ?”Nataly 满脸惶恐看着Medea 公爵。

她只是礼ceremony 敲了三下门,按照平时,Medea 公爵会先给她sound transmission ,如果同意她进来,她才刚刚进门。

可是今晚她才敲了第二下,门就被打开了,然后被Nomiri 一把拉到Medea 公爵的房门前,一句话还没有说话,连Medea 公爵的房门都被打开了。

从头到尾都不给Nataly 任何反应的机会,特别是看到Medea 公爵那几乎要喷火的目光,Nataly 的心彻底慌了。

Medea 公爵took a deep breath ,迅速调整心态,笑着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Medea 公爵一个闪身将办公桌上多出来的碗筷和杯子收起来。

Medea 公爵必须这样做,因为所有人都知道,Aslan 现在吃饭,不管吃什么都习惯在旁边放上一双筷子,只要这筷子一出现,就彻底掩饰不住。

Nataly 有些紧张说道:“teacher 今晚我在冥想的时候,好像摸到了魔导师的门槛了。”

Medea 公爵双眼不由得一亮,不由得带上一丝喜色。

“坐下说,当时是什么情况?”

Medea 公爵直接坐进办公桌,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

Nataly 一脸兴奋说道:“恩,我在冥想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候,忽然感应到精神被挤压一番,这是以前所没有感觉到的,我试着用精神去冲击,结果挤压感更加强烈,想起您前段时间跟我说的魔导师bottleneck ,我非常害怕,所以就来找您了。”

Medea 公爵安静听着,同时spirit strength 缓缓散开包裹住Nataly 的灵魂,一方面是检查Nataly 的状况,另外一方面是怕Nataly 忽然释放出spirit strength ,发现躲在桌子下的Aslan 。

忽然间,Medea 公爵感觉双脚一痒,Aslan 居然将她的高跟鞋给拔掉,双手抓着她的左脚开始挠痒痒。

Nataly 看Medea 公爵脸色忽然变得不自然起来,满脸担忧问道:“teacher 出了什么问题了吗?我要不要马上回Merlot 城。”

大wizard 在breakthrough 魔导师的时候,必须借助魔法塔的原因就在这里,因为spirit strength 达到极限后,就开始出现压缩的情况,这段时间的大wizard 实力是最弱的时候,因为spirit strength 被魔导bottleneck 给压制,无法放开,同时还要时刻承受精神压迫,对于大wizard 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很多大wizard 也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种精神折磨而崩溃,轻则成为白痴或者废人,重则变成Fiend 。

所以Nataly 来时就很慌,在看到Medea 公爵露出那样不自然的表情后,她心里就更加慌了。

Medea 公爵另一只脚轻轻踢了Aslan 一下,却被Aslan 一把给抓住。

“啊!你放心,这个问题不大,你才刚刚接触到bottleneck ,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出现精神挤压的情况,这段时间你只要冥想就好,更加不要将随意释放spirit strength 。”Medea 公爵用着无比温和的语气说道。

Medea 公爵的身子忽然一抖,她感觉到有着丝滑的东西在小腿上游走,慢慢向大腿而去。

她心里暗骂,Aslan 这个混球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teacher ?”Nataly 疑惑叫了一声。

Medea 公爵强忍着心中的快意,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最得意dísciple 面前的缘故,她心中闪过一丝说不出的紧张刺激感,让她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兴奋与敏感。

“从今天开始,everyday all 让我检查一次,直到回到魔法塔位置,你不用太担心,如果你的spirit strength 增长太快,我会亲自出手封印你的spirit strength ,绝对impossible 出现任何意外。”Medea 公爵说完,拿出一只silver 叉子递给Nataly 。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陪我一起吃宵夜吧~!”

大wizard 在breakthrough 魔导师的时候,必须借助魔法塔的原因就在这里,因为spirit strength 达到极限后,就开始出现压缩的情况,这段时间的大wizard 实力是最弱的时候,因为spirit strength 被魔导bottleneck 给压制,无法放开,同时还要时刻承受精神压迫,对于大wizard 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很多大wizard 也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种精神折磨而崩溃,轻则成为白痴或者废人,重则变成Fiend 。

所以Nataly 来时就很慌,在看到Medea 公爵露出那样不自然的表情后,她心里就更加慌了。

Medea 公爵另一只脚轻轻踢了Aslan 一下,却被Aslan 一把给抓住。

“啊!你放心,这个问题不大,你才刚刚接触到bottleneck ,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出现精神挤压的情况,这段时间你只要冥想就好,更加不要将随意释放spirit strength 。”Medea 公爵用着无比温和的语气说道。

Medea 公爵的身子忽然一抖,她感觉到有着丝滑的东西在小腿上游走,慢慢向大腿而去。

她心里暗骂,Aslan 这个混球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teacher ?”Nataly 疑惑叫了一声。

Medea 公爵强忍着心中的快意,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最得意dísciple 面前的缘故,她心中闪过一丝说不出的紧张刺激感,让她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兴奋与敏感。

“从今天开始,everyday all 让我检查一次,直到回到魔法塔位置,你不用太担心,如果你的spirit strength 增长太快,我会亲自出手封印你的spirit strength ,绝对impossible 出现任何意外。”Medea 公爵说完,拿出一只silver 叉子递给Nataly 。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陪我一起吃宵夜吧~!”

大wizard 在breakthrough 魔导师的时候,必须借助魔法塔的原因就在这里,因为spirit strength 达到极限后,就开始出现压缩的情况,这段时间的大wizard 实力是最弱的时候,因为spirit strength 被魔导bottleneck 给压制,无法放开,同时还要时刻承受精神压迫,对于大wizard 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收服收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