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ahaha !瞧瞧这是什么?”

“一个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奶娃娃,竟然也敢只身来到我兽人大军面前?”

“半兽人联盟难道就没人了吗?”

在见到伊万的那一刻,霍顿就顿时出言嘲笑了起来,在他看来,伊万矮小,瘦弱,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巴掌大!

这样的奶娃娃也能出来打仗?

简直可笑!

兽王嘲笑,引来all around 所有的兽人一起have a big laughter 。

若论魔法战斗,或许兽人不是半兽人的对手。

但是近身作战,以他们自身的强大innate talent ,完全可以碾压半兽人!

伊万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渐渐向这里走来,很明显,就是打着近身作战的决定,这顿时让所有的兽人,又恢复了自信。

面对Beastman Race 的嘲笑,伊万的反应过于平淡。

甚至内心没有荡起一丝的波澜起伏。

比起自诞生起,便忍受了无尽孤独和黑暗的伊万来说,这点嘲讽根本不会让她在意。

若没有主人,自己还会一直停留在遗址废墟中,无人理会,无人在意,所以这一战,不单单是为了半兽人联盟,同样也是伊万自己。

一个向自己主人证明,自己还有用处的机会!

……

没有任何废话,也无需任何废话。

刚一靠近兽人大军,伊万直接抄出black 双刀,冲了上去,不过却在冲入的眨眼之间,被无尽的兽海给吞噬。

“hmph ,trifling 半兽人,竟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的挑衅我等Beastman Race !”

“下地狱后,好好后悔吧!”

在霍顿看来,被兽人包围的伊万必死无疑,而且还是被分食至死,毕竟二者光是身体强度就不在一个等级上,若非半兽人精通魔法,三层早就一统了,哪里还有他霍顿什么事。

然而仅仅只是过去了片刻,包围伊万的兽海却突然爆发起一道庞大fire sea ,直冲天际,更有无数的兽人,被一股巨大的impact 直接掀飞several hundred meters 远,更是接连撞到数名同伴后,才堪堪停下。

霍顿一惊,再次望向fire sea 之时,只见伊万手持双刀屹立在fire sea 当中,all around 的空气被fire sea 蒸腾的扭曲起来。

wild beast 天生畏火,见到此等高温的烈焰,兽人顿时somewhat dreaded 起来,更不敢轻易靠近伊万。

见到此景,霍顿angrily said 。

“你们愣着干什么!对方只有一人,难道你们还怕了不成!”

“给我上!哪怕是用性命,也给我将对方,留在这里!”

兽王的命令没人敢忤逆,即便面对惧怕之物,也只能将不甘化作angry roar ,随即再次冲进fire sea 当中。

this time ,霍顿看了真切!

冲入fire sea 中兽人们举起手中武器砍了上去,一些没有武器的兽人则伸出sharp claw ,或者露出锋利的獠牙直接撕咬了上去。

面对来自all directions 的攻击,伊万秀眉紧皱,随即抄起双刀挥砍了上去。

高温烈焰从伊万的双刀中喷涌而出,庞大的火浪直接将前方的兽人吞没,待火浪汹涌而过,留下的仅仅只是灰烬与尘埃。

然而即便伊万击杀了前方的兽人,可仍然有其他兽人,从后方接近了伊万。

攻击瞬息便至。

可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兽人手中的武器,就仿佛玩具一般,砍在伊万身上后,竟然发出了“叮,叮,叮”几声脆响,犹如砍在钢铁之上一般,一些手中武器比较老旧的,甚至当场崩断!

霍顿当场就傻眼了!

这女娃子的身体,难道比钢铁还要tenacious ?

然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伊万的内核,是一颗魔法核弹,而且还是快要引爆的那种,体内充斥着许多紊乱的能量,这也就导致平时的伊万,根本不敢大幅度的进行运动,生怕会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炸了…

当初Qin Feng 的实力太弱,而且制造经验不成熟。

加上贪图便宜的心思,为伊万打造了一幅,由星星铁制作而成的身体。

这星星铁,可是system 商城,目前出售的最坚固的材料之一,其tenacious 的程度,甚至是钢铁的上百倍或许更多,以硬制乱,这才将伊万体内的紊乱魔力给压制住了。

不过这种办法显然并不安全,而且无法给伊万带来“活着”的感觉。

没有痛觉,没有味觉,甚至连触觉都是冰冷的。

Qin Feng 也考虑过为伊万换一具身体,毕竟现在家里有钱了,不过这具身体Qin Feng 可不想平白无故的浪费掉。

如今正好拿兽人试试研究成果,看看伊万self-destruct 后的效果如何,这也方便Qin Feng 做二次调整。

战场之上,兽人们看着手中的武器,全都陷入了呆愣当中,浑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还身处在战场之中,等对方反应过来时,伊万手中的双刀已经再次劈砍上来。

而此刻,身处fire sea 中伊万仿佛才是凶猛wild beast 一般,每踏出一步,兽人大军就后撤一分…

“废物!废物!!”

“退什么!继续给我上!刀剑不行就用拳头!给我将这女娃娃,砸个稀巴烂!!”

兽王的命令再次传来。

然而这次,这些兽人全都犹豫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这才认命般冲了上去。

兽王见状继续呼shouted 。

“对!继续上!”

“后方部队给我压上去!!不要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很明显,霍顿就是打着人海战术的主意。

随着战斗的持续进行,Beastman Race 一方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不过此刻的伊万也似乎出现了异常。

随着魔能的持续消耗,体内本就紊乱的魔力开始疯狂肆虐起来,而伊万的身上,也被众多兽人的围攻之下,出现了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凹痕,模样看起来极为凄惨。

感觉自己快要压制不住体内魔能之时,伊万顿时眼神一冷,随即双刀向all around 一荡,顿时一股庞大impact 传来,将all around 兽人再次掀飞。

借着空隙之际,伊万手持长刀往自己手臂处一划,顿时一道黑漆漆的伤口浮现在肌肤之上,而大量的魔能也从伤口中涌出,并且还不断冲击伤口处,使伤口越来越大。

兽人纷纷疑惑不解。

战斗之中还“自残”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

然而很快,wild beast 的直觉告诉他们,危险将要临近!

这迫使这些兽人们开始不断后退。

然而此刻的伊万却突然笑了起来,这笑容就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露出的森冷微笑。

“为了主人,让我来好好享受一下,这最后一战吧!”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