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该死的,这都是什么攻击方式??”

“为何Beastman Race 突然有了投石车,探子却没有禀报!!”

刚猛Elder 此刻掐住一只兽人脖子,随即用力一拧,那名兽人便身子一软躺在地上,而此刻的刚猛却仍旧在破口大骂当中。

“真是渎职!!”

“探查了三天,竟然没有发现对方拥有了攻击器械!”

一旁Qin Feng frowned ,随手一发冰锥插死一名兽人后helplessly said 。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当务之急,是尽快稳住city wall ,兽人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了!”

Qin Feng tone barely fell ,脚下city wall 便传来了剧烈的震颤!

Qin Feng 向下一样,顿时一阵恶寒。

只见无数体型庞大的兽人正用身体猛烈的撞击着city wall ,其力量之大,竟令厚重city wall 开始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起来。

而且这些兽人好似陷入了疯狂一般。

任凭上方如何攻击,它们都毫不理会,即便身体已经血肉模糊,仍旧不依不饶的继续撞击city wall 。

这特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Qin Feng 忍不住想要骂娘。

三天前,Qin Feng 和这些兽人对峙时,这帮兽人还一个个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而且根本不喜欢听从命令,几乎都是各自为战,哪怕遇到危险,也是第一个想着逃跑。

难道短短三天,这帮兽人集体升华了不成!

而且Qin Feng 发现,这些兽人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因为他们眼睛只有眼白,并没有瞳孔!

而且撞击city wall 的身体也略显僵硬,感觉就像被人操纵了一样!

“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不过即便知道有古怪,Qin Feng 也没办法解决。

眼看越来越多的兽人正在向city wall 方向聚拢,一旦破城的话,恐怕根本坚持不住多久!

于是,Qin Feng 向炎舞and the others 喊道。

“解决下方这些兽人!”

“后面的大部队,我来解决!!”

Qin Feng 说完,顿时脚下一踏,整个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飞向天空。

silhouette 再次出现时。

Qin Feng 已经漂浮在半空当中,双手交叉,比划出了一个“十字”!

“八尺琼勾玉!!”

无数光玉倾泻而出,竟直接将地方大军的汹涌兽潮拦腰截断,犹如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一般,兽人大军的身体直接被光束幻化出来勾玉轰得粉碎,原本city 前densely packed 的兽人,顿时Qin Feng 轰出了一大片真空地带。

见到此景,Freya 忍不住激动呐喊道。

“混蛋Qin Feng ,有这么厉害的招式不早点用!懂不懂什么叫做早用早cd啊!”

“快!轰死它们!!往人多的地方轰啊!!”

in midair Qin Feng 这个无语啊!

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呢?

还早用早cd,你斗地主上来就丢王炸?

很耗蓝的好不好!!

事实证明,即便Qin Feng 变强了,也有魔力源泉的恢复,也跟不上八琼尺勾玉的消耗,攻击仅仅持续了one minute 左右,Qin Feng 就顿时喘起了粗气。

没办法。

这里毕竟不是游戏world ,Qin Feng 也无法通过击杀敌人来获得升级。

不过好在经过Qin Feng 一轮轰炸,加上辛弥耶and the others 的抵御,兽人大军的第一波攻势,倒是顺利的抵挡了下来。

可没等Qin Feng 高兴,兽人大军后方再次传来roar 之声,紧接着,无数飞行兽人腾空而起,直奔city 方向而来。

无数飞行兽人汇聚而来,犹如一张black 巨网。

刚刚得以喘息的半兽人联盟只能再次凝聚魔力,准备迎战。

“联合魔法,焚天赤焰准备!”

与兽人打交道最久的明矾二呆,很清楚的知道兽人的弱点。

飞行兽人虽然难缠,但是它们浑身都长满了绒毛,因此最是惧怕火焰魔法,而且非常易燃,听到Corps Head 下令,无数半兽人掌心顿时凝聚出一股火焰,随着明矾二呆一声令下,成群的火柱腾空而起,在in midair 凝聚成一道庞大的燃烧魔array ,紧接着,无数火焰乌鸦从魔array 中飞出,直接迎向正在来袭的飞行兽人大军。

这些火焰乌鸦几乎都是由精纯的魔力所化。

当火焰乌鸦飞至敌军身旁时,便瞬间炸开,直接在in midair 形成一道规模不小的火浪,能在片刻间,将敌人燃烧殆尽。

随着越来越多的火焰乌鸦炸开,in midair 顿时形成一股极为庞大fire sea ,而且规模越来越大,仿佛好似要将天空焚烧殆尽一般。

若是以往,面对如此庞大的fire sea ,敌军必然停止进攻,或直接撤退。

可如今不知为何。

这些飞行兽人不仅没有后撤,反而有越来越多的兽人,迎面撞向fire sea ,这一幕看得明矾二呆brows tightly knit 。

“这些兽人不对劲啊!”

“哪怕在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wild beast 本能,至少也会让他们在面对fire sea 时,表现出犹豫的神色。”

“可现在谁能来解释下,这些兽人到底怎么了!为何仍旧不断冲击fire sea ?”

就在明矾二呆喃喃自语之际,in the sky 的局势却骤然发生了转变。

只见一些冲入fire sea 中的兽人,竟浑身燃烧着烈焰,从fire sea 的另一端冲了出来,并且直接来到了city wall 上方。

“Not good !!”

明矾二呆顿时cried out in surprise ,然而却为时已晚。

只见这些燃烧着烈焰的兽人们直接俯冲而下,对着city wall 上的众人直接砸了下来,宛如一颗小型的火陨,撞击在人群之中,顿时炸开一道火浪!

“所有人,水幕结界准备!!”

明矾二呆试图提醒众人撑开结界,抵挡敌方的自杀式攻击,然而兽人大军却再次传来roar 声,随即下方的无数兽人,再次对city wall 发动了second round 攻击!

“火力覆盖!!”

“不要让对方靠近city !!”

槿秋月tone barely fell ,无数机枪吐出火舌,向敌军交织而去。

然而火力覆盖仅仅持续了片刻,上方就有无数燃烧着烈焰的兽人砸了下来。

叫嚷声,惊恐声,惨叫声,顿时在city wall 上回荡起来。

而借着上方友军的自杀式攻击,下方的兽人也再次顺利的来到city wall ,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this time ,一些小型兽人甚至借着灵活的身手,直接攀爬到了巨型兽人的头顶,随即奋力一跃,直接窜上了city wall 。

混乱由此展开。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