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Qin Feng 在city wall 之上来回穿梭,几乎片刻不停,不断的击杀这这登上city wall 的兽人。

可敌人数量实在太多。

加上city wall 上方还有飞行兽人的自杀式攻击,半兽人联盟这边根本做不到有效的反击。

吞下一瓶从游戏中带出来的蓝药,Qin Feng 咬了咬牙正打算再次施展一次八琼尺勾玉,先解决了上方威胁时,突然city wall 的某处突然rays of light 大放。

随即一本巨大的golden 宝典illusory shadow ,缓缓浮现。

紧接着,golden 宝典的illusory shadow 缓缓翻动起来,停留在了某一页,而当宝典停止翻动后,又一道golden rays of light 从宝典中散发出来,随即从rays of light 中竟然浮现出一架古老的钢琴illusory shadow !

“当!”

一节音符从钢琴中响起,接下来,便是一连串慷慨激昂的音乐响彻四方!

“徇音天籁!”

“虽然听不懂弹的是什么,但是我感觉浑身好像拥有使不完的力气!”

一刀砍翻一名兽人后,筱原浅夏握了握手中的长刀,突然有些兴奋道。

“虽然不赞成你的说法,但是我倒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

炎舞此刻,也随手砍翻一名兽人后,对筱原浅夏说道。

二女不约而同的looked towards 彼此。

筱原浅夏顿时高傲道。

“hmph ,这是Xia Xun 姐的能力,怎么样?很神奇吧?”

“Xia Xun ?”

炎舞思索片刻,随即恍然道。

“原来是那个女人!果然如秋月姐所说,是个不好对付家伙呢!”

随即炎舞撇了一眼,一脸得意筱原浅夏忍不住打击道。

“你在那高兴个什么劲?”

“又不是你们的人施展的能力!”

筱原浅夏被炎舞一噎顿时有些不服气道。

“早晚辛姐姐会把Xia Xun 姐拉到我们这里,when the time comes 就是我们四个人对付你们三个人!看你们还如何得意!”

炎舞不屑:“等你们拉拢到了再说吧!”

“至于现在嘛,要不要跟我比比看谁杀的敌人更多?”

“输了的话,这个月零花钱交给对方。”

筱原浅夏顿时一愣,正想答应,却突然反应过来angrily roared 。

“不公平!”

“我现在每个月零花钱,可是有八百块!”

“你每个月才二百块,我为什么要跟你赌?”

Qin Feng 说到做到,当初筱原浅夏因“运气”问题,被Qin Feng 承诺连续涨了两次零花钱,如今每个月,筱原浅夏可是能领取“巨款”的女人,炎舞一个新人,每月零花钱二百块,如何和自己比?

“这么说,你是认为自己输定了?”炎舞突然挑眉道。

听到炎舞这么说,筱原浅夏脾气顿时就上来了。

“比就比!”

“when the time comes 你输个精光,可不要哭鼻子哟!”

“hmph ,那就走着瞧!”

二女对视一眼,目光顿时交织处,隐隐有火花迸射而出,随即二女提着武器,就冲向了人群之中,不停地攻击着city wall 之上的兽人,每打倒一只,还大声念出了数字。

做“小弟”的都开始比起胜负了,当“老大”的自然不会落后。

不远处的city wall 上,槿秋月正指挥着士兵抵挡兽人的进攻,不过由于个人实力低微,槿秋月只能躲在warrior 的身后指挥战斗。

而随着越来越的兽人跃上city wall 。

士兵们顿时压力倍增,根本无暇他顾。

而这时,一只兽人越过士兵,直接跃至槿秋月身旁,随即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冲向槿秋月,锋利的爪牙cold light 闪闪,槿秋月顿时一惊,连忙后退拔枪想要射击,可刚退至两步,身子便撞向了一旁的士兵。

眼看兽人的sharp claw 就要抓向自己,而这时,一柄red 利剑直接贯穿了扑来兽人的头颅。

“啧,我说younger sister 。”

“战场上swords don’t have eyes ,你可要多加小心才是!”

“万一要是折在这里,我那little man 可是会心疼的!”

说完,第二人格的辛弥耶直接将long sword 抽出,甩了甩血迹,随即笑吟吟的看着槿秋月。

槿秋月咬了咬牙,只能强装镇定道。

“要你救我?多管闲事!”

对于辛弥耶能救自己,槿秋月倒是十分意外,毕竟二人在normally 里,闹得挺不愉快的,即便对方见死不救,槿秋月也不会说什么,可如今被对方救了,这心里有多少有点复杂,实在是矛盾。

听到槿秋月的话,辛弥耶shrugged 一副无所谓道。

“只是凑巧that’s all 。”

“毕竟我在你旁边,若是见死不救的话,指不定我那little man 以后怎么埋怨我呢!”

“不过younger sister 可要小心才是,毕竟不是每次的运气都能这么好的!”

辛弥耶说完,便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离开了,气得槿秋月跺了跺脚,一脸气愤道。

“你别得意,这次的恩情我记下了!”

“但是别以为我会在其他事情上让步!尤其是今天这首功,我要定了!”

槿秋月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模样,惹得一旁的士兵纷纷侧目,随即又被槿秋月给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

“还不继续开火,想死不成?”

众士兵纷纷扭头转身…

随着攻城战役的愈演愈烈,大批兽人已经兵临城下,此刻阻挡已经来不及,所以半兽人一方,只能依仗city wall 艰难抵挡着对方的进攻。

可惜好景不长。

拥有巨人bloodline 的兽人,destructive power 实在太过惊人。

加上对方此刻状态很明显不同以往,在全力的破坏之下,半兽人联盟的city wall 还是破了!

一瞬间,数以百万计的兽人涌入城中开始对all around 进行大肆破坏,城内此刻到处都是兽人的踪迹,自己其他半兽人痛苦的惨叫声。

大量的房屋被摧毁,鲜血几乎殷红了大地。

而就在半兽人联盟几乎溃败之际,一道庞大的传送阵缓缓在城中出现,紧接着,一道足有碗口粗的thunder 从Transmission Gate 内轰出,直接将围聚在传送阵一旁的兽人们轰得焦糊。

城内出现异样,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而在众人的目光下,从传送阵内渐渐走出一大群人…

数千,数万,数十万?

在这群人的最前方,Qin Feng 还看到了一些熟悉的silhouette 。

雷舞,白莹,初夏,以及原本苜蓿的许多的成员。

“Second Boss 的这里这么热闹也不叫我们,实在太不够意思了吧!”

Qin Feng 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瞧瞧,Second Boss 的这是感动了吗?”

“haha ,能看到Second Boss 这种表情,也不枉此行了!”

“brothers ,抄家伙!”

“让我们好好教教这些畜生!”

“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