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3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整个天庆殿,安静无比,针落可闻。

正在嚎啕大哭的百官,也戛然而止,似乎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太对劲。

Emperor Huai 端坐Dragon Throne ,看到了门口的佝偻老宦官,眼眸一凝,眉头一簇。

老宦官刘景,Old Ancestor 身边的人!

此时此刻,正在早朝,这位老宦官出现在这儿,目的是为了什么?

而李佩甲则是眼眸凝重,其他人看不到,但是,他李佩甲还会看不到么?

如今的李佩甲,cultivation base 并不弱,Five Elements Realm Peak ,距离超凡Six Directions 境,只差一丝。

因而,李佩甲很清楚的可以感受到老宦官刘景身上,所散发而出的沉重无比的威压。

那是spirit willpower 具化的体现!

超凡!

这位上了年纪的佝偻老宦官,竟然是一位强大的踏足超凡领域的Martial Artist !

李佩甲第一次感觉到凝重。

“ancient martial arts 的超凡么?”

李佩甲呢喃。

对于ancient martial arts ,他了解的不多,因为ancient martial arts 都掌握在Great Qing Imperial Family 手中,Emperor Huai 刚登基,似乎还未曾接手ancient martial arts 的滚下。

那些典籍,大多数都被焚书坑武,有剩余,也都在Great Qing Imperial Palace 深处那座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中。

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窥得一二。

所以,古Dao of Martial ,在如今的Human Race ,并不是很流行。

而让李佩甲惊讶的是,这老Court Eunuch ,居然是一位ancient martial arts 超凡。

若是按照ancient martial arts 对超凡的定义,这老Court Eunuch ……竟是一位Martial King ?!

Human Race 原来除了Great Imperial Teacher Cao Man ,原来还有超凡领域的Martial Artist 么?

那之前为何都不曾出现?

李佩甲眼眸中浮现出一缕戾气。

Human Race 之前的处境,危在旦夕,这些有着超凡cultivation base 的Martial Artist ,不出现撑起Human Race 也就罢了,如今跑出来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

天庆殿中,突然开始哗然。

似乎因为老宦官的出现,文武百官都有些不解和疑惑。

老宦官刘景倒是很淡定,哪怕被百官注视,他依旧remain unmoved ,他佝偻着背,老迈的脸上,满是枯槁的肌肤,他step by step ,颤颤兢兢的前行。

文武百官的低声交流,顿时开始逐渐的平息。

安静的天庆殿内回荡着老宦官的脚步声。

有的官员识得这位老宦官,认得这位老宦官乃是Supreme Sovereign 身边的红人。

但是,也有的官员并不认识这位老宦官。

例如Emperor Huai 亲自提拔起来的一些官员,他们都是初入Great Qing 朝堂,所以面生的很。

眼见这老宦官,竟是不管不顾,直接从天庆殿外行走而来,没有接受任何的通报,这般大摇大摆。

有年轻官员顿时忍不住了,一步迈出,scolded :“哪来的Court Eunuch ,好不识趣!这儿是天庆殿,我等正在进行朝议,你这老Court Eunuch ,未得通报,便私自闯入,该当何罪?!”

老宦官刘景步伐一顿。

微微lifts the head ,满是枯槁old tree 皮的面颊上,流露出一抹怪异。

他怪异的看着那年轻的官员。

“你在同咱家说话?”

刘景said with a smile ,笑起来,让那年轻的官员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仿佛被恶鬼给盯上似的。

bang!

刘景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强横的imposing manner 。

隐约间,仿佛有一团模糊的illusory shadow 自他的身后呈现而出,冲击着年轻官员的心神。

那年轻的官员,只感觉saw a flash ,next moment ,便被压的跌坐在地上,浑身都在簌簌颤抖。

冰冷,Death Aura 缠绕着他。

刘景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随后,没有理会terrified ,跌坐在地上的官员,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了Dragon Throne 上的Emperor Huai 。

“Your Majesty ,Supreme Sovereign 请你过去一趟。”

刘景优雅的躬身道。

Emperor Huai 坐在Dragon Throne 上,面色铁青,浑身上下都被一股冷意所笼罩,当然,他的内心却是有boundless 的怒火涌动而起。

他感觉到憋屈,感觉到愤怒。

这个皇帝做的实在是憋屈!

Emperor Huai 曾以为,他终于坐上了皇帝之位后,或许会有大展拳脚的机会,能够好好的把这个天下治理好,或许未必能够让Human Race 崛起,成为可以跟foreign race 对抗的大族。

但是,他至少会成为今后其他皇帝的表率,让其他皇Imperial Capital 会为了Human Race 的崛起而不懈努力。

可是,Emperor Huai 错估了这其中的阻力。

原来,这皇帝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当!

原来阻力是那么的多。

背后居然还有诸多掣肘!

现在,对方更是肆无忌惮,看着老Court Eunuch 刘景step by step 从天庆殿外,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那份嚣张,让Emperor Huai 浑身都在忍不住气到颤抖!

太嚣张了!

当着百官的面,直接镇压了一位敢于站出来叱问的官员!

这完全是不将他这位皇帝给放在眼里!

难道在刘景眼中,他这个皇帝一点地位都没有?

或许,在Old Ancestor 的贴身Court Eunuch 眼中,都只有那句,流水的皇帝,铁打的Old Ancestor !

“刘景,你这是做什么?”

Emperor Huai 虽然很恼怒,但是,并未完全表现出来,身为皇帝,还是要维持着身为皇帝所该有的形象。

“朝堂之上,岂容你impudent ?”

“现在是在朝会,Supreme Sovereign 要见朕,那他便等着,等朝会结束,亦或者,他亲自过来,朕自然会见他。”

Emperor Huai 心中还是很有分寸,说话也很有技巧。

一旁的李佩甲,双手已经从袖兜里抽出,半白的头发,无风自动。

李佩甲不曾想,对方居然嚣张肆无忌惮到了这种境地,这根本是完全不将皇帝放在眼中。

Emperor Huai 寻求李佩甲的帮助,at first 李佩甲还不相信,而现在不得不信。

难怪Emperor Huai 身为皇帝,坐拥着Imperial Palace Guard ,可是却丝毫感觉不到安全,原来,Imperial Palace 中竟然有这等powerhouse 。

老宦官刘景自然也注意到了李佩甲的目光。

但是,有Old Ancestor 的话做保底,老宦官刘景此刻则是有些肆无忌惮,normally 里,他很少全力施展cultivation base 。

因为Supreme Sovereign 不让。

但是,如今,新皇帝成功惹怒了Supreme Sovereign ,动了Supreme Sovereign 的利益。

这就是在courting death 了。

在刘景眼中,皇帝再尊贵,也不过是Supreme Sovereign 手中的傀儡罢了。

之前的吸食Immortal Lotus Cream 的皇帝是,更早之前的皇帝也是……

皇Imperial Capital 换了多少位了,但是Supreme Sovereign 依旧是Supreme Sovereign !

而身为Supreme Sovereign 身边的红人,刘景的地位自然也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之前的几位皇帝见了他,都要问好。

而如今这位皇帝,却是屡屡跟Supreme Sovereign 作对。

真的是act recklessly 。

老宦官刘景已经可以料想到Emperor Huai 的结局了,不是被Supreme Sovereign 磨平了棱角,就是被Supreme Sovereign 踢下皇帝之位。

一个不听话的皇帝,留之有何用?

故而,刘景很狂。

李佩甲若是敢拦阻,按照Supreme Sovereign 的话语,他可以杀之而后快!

李佩甲是martial daoist ,还是Jixia Academy 的府主。

但是,老宦官刘景却未必怕了他。

因为他是一位Martial King ,在Supreme Sovereign 的帮助下,精修ancient martial arts ,ancient 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臻至Realm of Martial King ,放眼整个Human Race ,都是top powerhouse 。

而李佩甲尚未踏足超凡,只是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

martial daoist 的确能越阶而战,但是,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面对超凡,依旧会感觉到吃力。

even more how 。

刘景还掌握有Supreme Sovereign 所赏赐的Divine Weapon !

那才是他的底气!

才是他能够自信与骄傲的底气。

整个天庆殿,一片死寂。

面对震怒的Emperor Huai ,老宦官刘景却是依旧unperturbed 。

他看了Emperor Huai 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Your Majesty ,Supreme Sovereign 让咱家带你过去,这去不去……可由不得Your Majesty 。”

刘景的话语中,充斥着恐怖的压迫。

这压迫感落下,让整个天庆殿都变得飘摇起来似的。

这是一位超凡Martial Artist !

Martial King Realm 的存在,所带来的压迫自然强大。

随着刘景的气息迸发,气氛一下子变得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了起来。

Emperor Huai 端坐在Dragon Throne 上,感受着那如山岳般压迫而下的imposing manner ,面色变得万分的难看。

他一巴掌fiercely 的拍在Dragon Throne 护手上。

“impudent !!!”

Emperor Huai 厉喝。

他盯着那刘景,隐约间有murderous intention 涌动。

a trifling 老Court Eunuch 罢了,居然敢如此藐视皇权!

这便是Supreme Sovereign 的霸道吗?

躲在幕后,操控着偌大的皇朝!

难怪Great Qing 一蹶不振,难怪Great Qing 一直遭受foreign race 的欺压无法崛起!

Great Qing 的背后,有这么一尊老顽固,岂能有什么崛起的机会?!

况且,Emperor Huai 疑惑的是那Old Ancestor 为何会找他?

之前不是刚见过?

而如今,唯一能够引起Old Ancestor 在意的,难道是江南之事?

Pei Tongsi 和Xu Tianze 在江南大开杀戒,动了Old Ancestor 的利益?

定然是如此,唯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Old Ancestor 为何会突然翻脸,让刘景如此撕下脸面来动他。

还是当着早朝,群臣皆在的时候,这是要让他Emperor Huai 的面子,彻底的破碎。

让他沦为笑谈,让他这位皇帝的威望分崩离析!

很毒辣的心思!

Old Ancestor ……

Emperor Huai 的眼眸中,恼怒之色不断的闪烁。

刘景step by step 的往前踏足,整个天庆殿内,文武百官压抑的难以喘息,各个面容上皆是流露出look of shock 。

这老Court Eunuch ……要造反吗?

一些Old Ancestor 麾下的官员,则是流露兴奋,Supreme Sovereign 果然动手了,果然不会放任Emperor Huai 这般折腾Great Qing Dynasty !

李佩甲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刘景之前。

“臣无臣样,身为臣子,竟敢威慑Your Majesty ,courage is not small ,胆敢以下犯上?”

“此等行径,是为贼,可耻的阉贼!”

李佩甲发丝飞扬,身上的素衫在老Court Eunuch 刘景的威压下,不断的飞掠着。

他盯着刘景,枯瘦的身躯挡下了刘景的超凡威压,替Emperor Huai 挡下了所有的压迫和压力。

坐在Dragon Throne 上的Emperor Huai ,才是sighed in relief 。

不过,Emperor Huai 面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猛地挥手:“来人!”

“Guard 何在?!”

Emperor Huai 厉Hah!

声音在天庆殿间激荡开来。

既然Old Ancestor 翻脸,那Emperor Huai 也不会再维持任何的好脸色。

然而,他一声厉喝,却是根本没有呼唤来多少Guard ,有的都只是他身为King Huai 时候,所带来的贴身Guard 。

这些护卫冲入天庆殿,抽着刀刃,护佑在Emperor Huai 身边。

Emperor Huai 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他眼眸中murderous intention 滚滚,阴沉无比。

今日这朝会,他的面子算是彻底的丢尽。

但是,Emperor Huai 却也有些庆幸,至少,他清晰的看到了这个朝堂的乌烟瘴气,那一直躲在幕后,操控着朝堂的那只大手也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如今的他不再是两眼一抓瞎了。

“好,好一个Guard 军!”

Emperor Huai 扫了一眼,看着寥寥数位Guard 军,脸色愈发的阴沉。

刘景则是抓着拂尘轻笑起来。

“Your Majesty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Supreme Sovereign 见你,未必是什么坏事。”

“Supreme Sovereign 的实力也远超你我的想象。”

刘景轻笑起来,看着Emperor Huai ,眼神有些玩味。

之前那位吸食Immortal Lotus Cream 的皇帝,因为有Cao Man 的庇护,Supreme Sovereign 也没有太过肆无忌惮。

但是,Emperor Huai 登基之后,把Cao Man 放逐去了Qing State ,坐镇Qing State 抵挡诸族powerhouse 。

那如今整个capital city 内,能够阻拦Supreme Sovereign 的基本上没有。

Emperor Huai 可以说是reap what you have sown !

Emperor Huai 脸上阴沉。

李佩甲笑了起来:“有意思……原来,朝堂的黑,是这样的黑。”

“this Li 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trifling 个阉贼,也敢逼迫皇帝。”

李佩甲shook the head ,难怪Emperor Huai 会连夜呼唤他前来,李佩甲原本还以为Emperor Huai 太过小题大做,现在看来,Emperor Huai 是有先见之明。

李佩甲双手垂落,身上的气息开始弥散,他盯着佝偻的刘景,眼眸中有murderous intention 在不断的滚动着。

“Your Majesty ……”

“这阉贼,可屠否?”

李佩甲缓缓道。

话语一出。

天庆殿内,violent wind erupted 。

老Court Eunuch 刘景的身躯猛地挺直,眼眸中murderous intention 滚滚。

这李佩甲,courting death !

而Dragon Throne 上的Emperor Huai ,猛地站起身,竟是大笑起来。

“以下犯上!”

“此贼,当诛!”

Emperor Huai 厉喝。

话语落下。

李佩甲身上陡然有grandiose 的气息喷薄而出,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汇聚浑身,他一步踏出,化作流光一拳抡出,气如游蛇蔓延于手臂之上,砸向刘景!

老Court Eunuch 刘景眼眸一凝,拂尘一扫,于身前不断的盘旋!

bang! !!

两人的身形横空而起。

internal qi 在天庆殿的上空不断的交织对碰!

刘景开始后撤,竟是moved towards 天庆殿外飞速的撤去,两人脚掌踏足white jade 丹墀,丹墀上密布裂纹。

两人于飞驰间不断交手,internal qi 碰撞,击散在all around 。

bang bang bang!

white jade 广场上,一位老宦官,一位老人交手。

internal qi 之强大,令Heaven and Earth 色变!

李佩甲心中怒气滚滚,虽然只是Five Elements Realm ,但哪怕对Ancient Martial 超凡Martial King 的刘景都丝毫无惧。

我辈scholar ,何惧此等宵小之徒?!

……

……

Jixia Academy 。

府主small courtyard 。

微风徐徐。

女教习苏落樱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的是一身青衣的Zhao Yang 。

院子中心的芭蕉树,在上下起伏,蕉叶拍打,划着好看的弧度。

Zhao Yang 坐在椅子上,手中展开Great Qing Palace Report ,正在仔细的阅读着,Great Qing Palace Report 上报道的是这几日江南所发生的major event 。

Pei Tongsi 和Xu Tianze 在江南大开杀戒,几乎搅动整个Great Qing Dynasty 的风云。

江南被血洗,无数商贾权贵被抄家问斩,甚至江南涉及到的官员都被清洗了个干净,连藩王吕王都落了网。

这一波major event ,惊动了整个Human Race 。

Pei Tongsi 之名,也彻彻底底的响彻整个Human Race 。

Zhao Yang 看了许久,眼眸波动,has several points of 激动,has several points of 欣慰,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伤……

“Old Pei 做到了。”

Zhao Yang 叠起Great Qing Palace Report ,轻笑了一句。

苏落樱坐在旁边给他削水果吃,听了他的话,不由lifts the head 看了Zhao Yang 一眼:“什么做到了?”

Zhao Yang 轻笑,望着芭蕉树,眸光中带着几许回忆:“当初我认识Old Pei 的时候,他便说,Heaven and Earth 黑暗,那他便用手中three feet azure edge ,斩尽黑暗。”

“而如今,他做到了。”

Zhao Yang 话语中,带着由衷感到高兴。

他与Pei Tongsi 都是有理想的人。

Pei Tongsi 的理想,是以手中three feet azure edge ,开出一片清明的Heaven and Earth 。

而他Zhao Yang 的理想则是刺杀皇帝。

如今,他们的理想都实现了。

但是Zhao Yang 还是有些落寞,他看着自己坐在轮椅上的身形,再也不服当初的强大。

fleshy body 的残破,导致他现在连双腿都开始变得无力,连自动行走都变得越发的困难。

接下来,他的fleshy body 还会加剧破败,最后连动弹都变得困难。

Zhao Yang 扭头看着认真为他削水果皮的女子,眼眸中闪过一抹柔情,以及自责。

“府主去了Imperial Palace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归来?会不会出事了?”

苏落樱将削好的水果,递给了Zhao Yang 。

Zhao Yang 接过,hearing this 不由shook the head :“不会,府主如今的实力bring it up a level ,虽然未曾跨足Six Directions 境,未曾踏足超凡,但是如今Cao Man 离京,在capital city ,没有谁能奈何的了他。”

苏落樱hearing this ,乖巧的nodded 。

她觉得也是如此。

如今的府主,很强的啊!

要知道,府主挑战Cao Man 那一战,早已经震动整个Great Qing Dynasty 。

如今Jixia Academy 李佩甲之名,在Martial Dao 界也是赫赫有名。

忽然。

Zhao Yang 似乎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微微扭头looked towards 了Imperial Palace 的方向。

尽管如今的Zhao Yang cultivation base 全无,但是他的感应力却依旧很强。

他抬头望去,可以看到,Imperial Palace 上空,有grandiose 的清气在汇聚!

一如当初府主李佩甲战Cao Man 时候那般!

浩荡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汇聚成云,轰然落下,引得Imperial Palace 震荡!

苏落樱则是猛地站起身,神色剧变。

“出事了!”

“这是府主在全力出手!”

“如今Great Imperial Teacher Cao Man 不在,Imperial Palace 中……还有谁能逼得府主全力出手?”

苏落樱有些震撼,有些疑惑。

Zhao Yang 亦是眉头紧蹙。

他扭头looked towards 了苏落樱,让她去Imperial Palace 中探查一下情况。

苏落樱犹豫了一下,看了眼Zhao Yang 。

Zhao Yang 则是没好气到了瞪了一眼。

“怎么?我Zhao Yang 还没到废人的程度!”

苏落樱hearing this ,没有再犹豫,身形爆掠而出,moved towards Imperial Palace 方向飙射而去。

府主small courtyard ,微风徐徐。

Zhao Yang 安静的坐在轮椅上,怔怔的看着院子中心的芭蕉。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