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3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借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一用!

这是何等的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

Old Palace Master 李佩甲,浑身素衣飞扬,随着Literature Heart 被义无反顾的捏碎,仿佛生命根基被掐断,生机一滞后。

伴随着,则是刹那间,开始暴涌的imposing manner ,无可阻挡!

无数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宛若海纳百川,从all directions 汇聚而来,自capital city 的上空不断的堆叠,不断的汇聚。

当真是借来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

悬空而立,手持冰魄剑的老宦官刘景,眼眸一凝。

他以具化的spirit willpower ,刺激一丝冰魄剑上所存在的sword saint 意志,却不曾想,竟是都无法镇压住李佩甲。

此时此刻的李佩甲,imposing manner 之强,仿佛宛若一位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的powerhouse !

难道李佩甲in this brief moment ,踏足到了超凡Sixth Realm ?

达到了Six Directions 境martial daoist 的程度?

刘景心头一个咯噔,不由的浮现出了这种想法,若真是如此的话,哪怕是刘景怕是也要感觉到极其棘手。

一位Six Directions 境martial daoist ,那实力他刘景可能还真得感到棘手。

因为martial daoist 有Human Sovereign Qi 加持,号称同阶无敌,一旦李佩甲踏足到Six Directions 境,那同阶之中,极其强大。

“不对……”

“不是突破Six Directions !”

刘景的担忧很快disappeared ,因为李佩甲身上并未出现超凡internal qi !

若是踏足Six Directions 境,那自然是会拥有熟悉的超凡internal qi ,不管是哪一种Martial Dao ,踏足到超凡领域,都会引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滋生超凡气息。

这是超凡powerhouse 能够超脱凡俗的根本!

此刻的李佩甲,依旧是physical body and mortal flesh ,依旧未曾踏足超凡!

“但这种诡异的心悸感是怎么回事?”

李佩甲到底做了什么?

他难道还有什么翻盘的资本吗?

刘景猜不到李佩甲有什么翻盘的资本。

“杀!”

想不到,就不再去想!

刘景发出厉Hah!

随后,那百丈illusory shadow ,拄剑而立,陡然动了,缓缓挥剑。

那一剑,仿佛引得Heaven and Earth 色变。

空气都像是湖水一般,被劈为两半,moved towards 两侧排空宣泄!

这一剑,蕴含的sword intent ,极其恐怖。

Heaven and Earth 在不断的落雪,在纷飞着大雪。

一剑而已,引得Celestial Phenomenon 都发生了恐怖的变化。

这一剑的formidable power ,比及当初Zhao Yang 刺帝之时,燃尽浑身cultivation base ,所施展出的必杀一剑,Heaven and Earth 同悲了。

但是,和Heaven and Earth 同悲这一剑不一样,两者在剑的立意上完全不同!

可是,杀伐效果却是都相差无几!

murderous intention ,不断的激荡着!

white jade 广场上,地面的砖石轻颤之间,发生了破碎,隐约间,竟是有一道笔直的裂纹,自刘景脚下,一路蔓延到李佩甲的脚下!

像是一柄横亘天际的giant sword ,轰然斩下似的!

要将李佩甲给一斩为二!

刘景眼眸中闪烁着兴奋,他发出尖利的笑声。

死吧!

他手持Supreme Sovereign 所赠的ancient martial arts ancient weapon ,再加上自身拥有超凡Martial King Level 别的cultivation base 。

若是这都无法杀死李佩甲,那他刘景,在Supreme Sovereign in mind ,将再无地位可言。

hong long long !

气浪排空。

李佩甲借来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身上的气息鼓荡不已。

他不曾腾空,伫立原地,起手!

他的眼眸精亮,身上素衣飞扬,须发皆张!

头顶之上,无数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之气,汇聚如云,犹如飞瀑倾泻,冲刷着他的身躯,每一次冲刷,李佩甲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便会强盛几分!

“old man 与Cao Man 一战,败了个彻底,与你这阉贼一战,is it possible that 也败?”

“败给Cao Man ,old man 心服口服,败给你个阉贼,old man ……死不瞑目!”

“所以,old man 豁出去这条命,也要斩了你这以下犯上的阉贼!”

李佩甲indifferently said 。

蓦地!

他的背后,无数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席卷而起,化作一朵绽放的花团。

随后,那花朵中,竟是有一身儒衫飞扬。

一道模糊的儒生illusory shadow 浮现而出。

illusory shadow 亦是高达百丈,踏足于云层之上,缓步而下,于李佩甲身后悬浮。

遥遥与那刘景所唤出的sword saint 意志对峙。

碎Literature Heart ,融生机,请来那本该消弭于Human World 的那位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儒生!

刘景以ancient weapon 请sword saint ,他以满腔生机请儒生!

sword saint 之剑斩下,地面在龟裂,不断的龟裂。

而蔓延到李佩甲身前之际,李佩甲双眸泛起white light ,伸出两根手指一夹,竟是夹住了那斩落下的Invisible Sword 影!

让那剑,再无法落下about one inch 之距!

李佩甲背后的儒生睁眼,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骤放璀璨光明!

咔擦!

儒生弹指。

那剑便无声断为两截,断了之后,才有破裂声如惊雷炸响!

纷飞的雪,开始散去,半边天穹飘落大雪,半边天穹white light 璀璨!

而李佩甲背后的儒生伸了个懒腰,霎时,那纷飞大雪的半边天穹亦是被彻底破了去!

刘景骇然色变!

怎么可能?!

这可是sword saint 意志啊!

尽管因为他刘景只有Sixth Realm Martial King cultivation base ,故而驱使出来的sword intent ,也不Sixth Realm Peak !

但是,以sword saint 意志施展,绝对是Sixth Realm pinnacle !

哪怕Seventh Realm 在此,怕是都可斩个一二!

而如今,斩个不过Fifth Realm 的李佩甲,竟是被他两指碾碎了剑身?!

这儒生……该有多强?

怎么会如此?

刘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他眼眸中murderous intention 大盛,尖利一笑。

握住冰魄剑,牵引身后百丈silhouette ,飞速moved towards 李佩甲杀去!

他握着sword saint ancient weapon ,终究还是占据了有利方位!

刘景持剑,一剑斩下,顿时无数sword qi 滋生,densely packed !

满笼皆sword qi !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无数sword qi 紊乱四溢,犹如飞泄银河,化作了牢笼般的sword qi ,moved towards 李佩甲笼罩而来!

无处可躲!

而李佩甲此刻双眸绽放white light ,却是怡然无惧,淡定自若。

单手递掌,一手负于身后,轻松写意,犹如泼墨山水一般,猛地往上一抬!

霎时,以他为圆心。

脚下several ten zhang 范围内的白雪,白砖纷纷冲天而起,盘旋不休,宛若大伞撑开!

挡下了滂沱大雨般洒落下的sword qi 牢笼!

犹如一位江南书生,撑伞挡下朦胧烟雨!

如开伞遮天雨!

而与此同时。

有剑吟之声响彻!

牢笼般宣泄下的sword qi 之中,one silhouette 握剑倒垂柳般落下,冰魄剑尖抵在了那伞骨的正中心。

却是根本无法斩下!

那凌厉至极的sword intent ,被一面伞,给挡阻在了Heaven and Earth 之外!

李佩甲身上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浓郁如流水,背后的儒生illusory shadow ,屈指一叩,这一叩,仿佛叩碎了长生。

叩向那百丈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

霎时!

这illusory shadow 炸裂,凝聚之间,continuously 倒退。

而百丈儒生似是裹挟着李佩甲的silhouette 在不断的上升,上升!

最后,彻底的上升到了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似的。

俯瞰天下。

背负着手,儒衫猎猎。

刘景持剑落地,落于满是狼藉的white jade 广场之上,此刻的white jade 广场,早已经无一处完好之地。

地面不断的碎裂,许多砖石都化作了齑粉。

刘景仰着头,背后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傲立,仰望着天穹上的儒生!

儒与剑。

新兴的Literature Dao ,与ancient martial arts 之剑,in this brief moment ,似是要发生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碰撞似的!

儒生睁眼,眸光复杂,叹息一声。

碎Literature Heart 融满腔生机……

何以至此。

随后,发出如洪钟大吕般的声响。

儒生抬起手,无数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与其身前汇聚。

“一缕寄于剑中之Remnant Soul ,也敢为祸人间?”

声音激荡。

那white jade 广场上,先前还威严无双,胜过人间帝皇的刘景,只感觉心神震荡,手中的冰魄ancient weapon 似乎都在颤栗。

他背后的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面容变得无比的模糊,身形也变得模糊!

“no! ”

刘景眼眸一凝!

这什么狗屁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怎么会如此强?

却见,苍穹之上,百丈儒生extend the hand ,搅动无数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犹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飞瀑,汇聚成一只大手掌!

那底下,刘景背后的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握起剑,直指那苍穹上的儒生。

仿佛剑指天人!

然而。

大手掌轰然拍下。

轰轰烈烈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炸开,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席卷。

这通过碎Literature Heart ,而借来的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in this brief moment ,盖压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

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顿时消弭。

叮的一声脆响。

冰魄ancient sword ,落在了地上,滑出了很远。

刘景的百丈sword saint 意志,被彻底破碎了去。

刘景的身形落在white jade 广场,step by step 不断的后退,each step 落下,都踩得整个广场,震动不休!

“李佩甲!”

刘景dishevelled hair ,凄厉嘶roar!

他心中惊悸无比,both shocked and angry !

败了?!

他败了?!

他dignified 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King ,手握ancient weapon ,居然败给了李佩甲?

李佩甲不过是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还没有ancient weapon 在手,赤手空拳的便打败了他!

这让踏足到Martial King 领域,一直proud and arrogant 的刘景有些难以接受!

李佩甲悬浮于空中,背后儒生illusory shadow 浮现。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弥漫在周身,犹如天人临尘。

他双眸绽放着璀璨的white light ,俯瞰着底下的刘景,对于刘景,他完全不曾放在眼里。

而李佩甲破碎Literature Heart ,融生机,牵引那曾经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儒生降临。

目的也不是为了a trifling 刘景。

李佩甲的目标,是Imperial Palace 深处那位。

他要会一会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

white jade 广场上。

刘景在不断的嘶吼着,怒吼着。

显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凄惨。

他败的不甘心!

刘景很清楚,this time 败,等于他的一生都败了,他将再无任何的机会,哪怕在Supreme Sovereign 的面前,他都将失去任何说话的份!

他会成为Supreme Sovereign 放弃的棋子!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这一战,他败了!

bang!

in the sky 。

李佩甲抬起手,徐徐下压。

顿时,状若疯狂在嘶吼的刘景,便感觉身躯被Supreme Heavenly Dao 所拘禁,双膝forcibly 的跪下,将地面都砸出了两个大坑。

而这还不止。

随着boundless 的压迫落下。

刘景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宛若有山岳压着似的。

他的头颅都被压下,fiercely 的叩击在了地面,将地面给叩击出了巨大的深坑。

他败了,还被压着跪下叩首,状若忏悔!

老宦官面朝儒生,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

这模样,让Heaven and Earth 一时间都陷入了死寂中。

天庆殿内外。

文武百官哗然不已。

Emperor Huai 一席dragon robe ,伫立在门前,伫立在阶梯上,看着这个画面,也是感觉有些恍惚和不可思议。

刘景败了?

李佩甲居然战胜了手握ancient weapon 的Martial King 刘景?

这当真是给了Emperor Huai 一场巨大的意外。

但随之,Emperor Huai 便是感觉到incomparable 的兴奋与喜意!

“好!”

Emperor Huai loudly shouted ,夸赞出声。

这一战,李佩甲彻底给他一记定心丸!

文武百官中,属于Supreme Sovereign 麾下的官员,则是满心拔凉,他们原本是怀揣着看好戏的心思。

却不曾想,刘景竟然败了,这岂不是等于Supreme Sovereign 也败了?

Supreme Sovereign 的目的很简单,是借助刘景来敲打Emperor Huai 。

结果,刘景战败,Supreme Sovereign 对Emperor Huai 的敲打也彻底没有了意义。

这是Emperor Huai 和Supreme Sovereign 的对弈,一场giving tit for tat 的博弈!

如今看来,Emperor Huai 似乎意外的略胜一筹。

bang bang bang!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如飞流直下的瀑布,不断的宣泄而下。

刘景被死死的压趴在了地上,难以动弹,他的衣襟似乎都被风浪给压在了地上。

刘景那如枯槁old tree 的皮肤亦是在不住的抖动。

“咱家……不服啊!”

刘景仰起头。

苍穹之上,李佩甲背后有百丈儒生illusory shadow 伫立。

他横眉冷对。

不服?

那便继续不服。

一步踏出。

李佩甲如流星飞坠,刹那间便出现在了刘景的面前,刘景感觉身上的压力陡然一松,他一跃而起,超凡internal qi 肆无忌惮的释放!

一声凄厉尖叫,moved towards 李佩甲扑来!

然而,李佩甲抬起手,双招叠合,十指向前,往前一推。

竟是宛若十分sharp sword ,刺穿了刘景的身躯,扎穿他的胸膛,透体而出!

刘景眼眸一缩,浑身僵住。

随后,便见得李佩甲,轻轻往外一撕。

撕拉!

刘景惨嚎一声,戛然而止。

fleshy body 被撕扯为两半!

在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中,这位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King ,就被分了尸。

pu pu!

分成两半的尸体,砸落在地上的声音,发出闷响。

刘景的spirit willpower 冲天而起,moved towards Imperial Palace 方向飞速逃窜而去。

李佩甲浑身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缠绕,抬起手,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垂落,化作一只手,那手攥住了刘景的spirit willpower ,chi chi chi 声间。

刘景的spirit willpower 便直接消融,蒸发干净!

这位Supreme Sovereign 的spokesperson ,拥有着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King cultivation base 的老宦官,就于今日,被格杀于white jade 广场。

这一幕,落在了诸多目光之下。

不管是天庆殿前的Emperor Huai 和文武百官。

亦或者是宫阙之外,眺望着战场的江湖好手。

都是震撼不已。

一位超凡Sixth Realm 的陨落……

就在他们眼前陨落,冲击感总是会格外的强横一些。

有江湖好手激动不已,这事传出去,足以吹嘘好久,Imperial Palace 内院的底蕴果然不一般,随意一个老Court Eunuch ,居然都是超凡水准。

当然,最惹人眼的还是那位Jixia Academy 的Old Palace Master ,借得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竟是生撕了这位超凡的老Court Eunuch !

人群中,伫立屋顶的苏落樱却是眼眸中毫无喜色。

她捂着嘴,看着伫立在狼藉遍地的white jade 广场中,身上沾染满,老Court Eunuch 被生撕时候喷溅的鲜血的Old Palace Master 李佩甲,心头莫名的涌上一抹悲伤。

借得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Old Palace Master 的目的定然不简单。

有借有还,是需要代价的。

……

……

Jixia Academy 。

一片静谧。

府主small courtyard ,随着苏落樱的离去,彻底的静谧下来。

Zhao Yang 安静的坐在轮椅上,一席azure clothes 于微风中吹拂,不断的卷动着。

他看着庭院中的那株芭蕉树。

此时此刻,芭蕉树上芭蕉叶在不断的摇曳。

其上枝干与叶,仿佛被抽离了生机,竟是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在枯萎。

Zhao Yang 一直怔怔观望的眼眸,陡然一缩。

……

……

生撕了刘景,碾碎了刘景具化的spirit willpower ,李佩甲儒衫染血,一声长笑。

一步踏下。

身上碎了Literature Heart 所形成的能量在滔滔涌动!

他rise to the sky ,满身儒衫尽皆飞扬。

“读书者,琴,棋,书,画。”

“old man 今日……Literature Heart 借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抚琴断长生!”

trifling 一刘景,岂容得他李佩甲碎Literature Heart ?

他李佩甲今日,真正要对付的……是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

Buzz! Buzz! Buzz! ……

无数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堆叠,压缩,竟是化作了一面ancient zither ,琴上五根弦。

李佩甲盘坐于空,ancient zither 落于膝之上。

他浮空而起,裹挟着grandiose 的internal qi ,moved towards Imperial Palace 内院中漂浮而去。

此刻的他,强大无比。

碎Literature Heart ,融满腔生机牵引来的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儒生,不知道能支撑几何。

李佩甲looked towards 了底下的Emperor Huai 。

手在身前以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凝塑而成的ancient zither 上轻抚而过。

“Your Majesty ,请前往Jixia Academy 。”

“在Jixia Academy ,绝对安全。”

“这世上,任何愚昧……都将被抹去!”

“阻碍Human Race 崛起的腐朽,必须被踏灭。”

李佩甲声音有些深邃。

Emperor Huai 还沉浸在刘景身死的喜悦中,却是不曾想,李佩甲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他不是傻瓜,李佩甲的话语之中,蕴含着特殊的意义。

为什么要让他去Jixia Academy ?

Jixia Academy 绝对安全,那也就是说,李佩甲哪怕败了,Emperor Huai 的安全也会有所保障……

可是……

Emperor Huai 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可是,李佩甲said with a smile :“old man 意已决。”

“这世道,Human Race 之中有太多的愚昧之辈,他们在装睡,他们在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他们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而Human Race 想要崛起,想要进步,就必须让这些人惊醒。”

“一个种族想要崛起与觉醒,不是守着piece of land 就可以,而是需要所有人去为之奋斗,为之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

“一如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前往Supreme Ancient Palace ,明知是死亡陷阱,却义无反顾跳入其中的Human Race 年轻martial artists 。”

“一如在江南大开杀戒,宁愿背负Supreme 骂名,也要杀出个朗朗乾坤的Pei Tongsi 。”

“一如一生致力于销禁Immortal Lotus Cream 难以顾忌小家的Xu Tianze ……”

李佩甲漂浮着,越过天庆殿,越过苍穹。

逐渐moved towards Imperial Palace 深处飞驰而去。

“Human Race 的血,不应该在内斗中流淌,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old man ,愿意当这为觉醒而摇旗呐喊之人。”

“我Human Race ,也该醒了!”

李佩甲轻笑。

Emperor Huai 浑身震颤,文武百官中,有人愧然的低下头,有人怔然无措,有人热血沸腾攥着拳头。

许久。

Emperor Huai 懂了。

他掸了掸身上的dragon robe 。

神色中带着敬佩,看着那悬浮于空的花甲老人。

他拱手作揖。

作揖完毕,起身。

Emperor Huai 扭头looked towards 御花园的方向,眸光cold and severe ,怡然无惧,一字一句缓缓开口。

“腐朽和愚昧只会阻碍Human Race 的复兴。”

“Human Race 在你们手中败了一次,就不该再败第二次!”

“Old Ancestor ,你还不明白吗?”

到最后,几乎化作了声嘶力竭的嘶吼。

“请Old Ancestor ……赴死!”

话语声,激荡在天庆殿上空,萦绕在imperial city 上空,传荡开来,传入了御花园,那座jade green 的湖泊之上。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内。

坐在摇椅上的老人,摇晃的身形戛然。

他缓缓睁开眼。

looked towards 了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外。

那儿……

有一位将满腔生机都融入一面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ancient zither 中的老人,浮空而至。

屈指拨断一根琴弦,仿佛拨断自身生机,弦断有谁听!

刺耳的琴弦拨断声,犹如老人moved towards 整个人间发出的呐喊!

伴随着Emperor Huai 的那句嘶吼。

炸的御花园的碧湖,湖水滔天起!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