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3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Imperial Palace 之中,激荡着Emperor Huai 的嘶吼。

这是这位新登基的皇帝,第一次发出如此恼怒的吼声,仿佛满腔怒火,满腔憋闷,对Imperial Family 的失望,尽在这一吼之中。

炸裂的声音,激荡在天庆殿的上空,萦绕在imperial city 的上空。

伴随着御花园中,那炸起的滔天湖水!

整个Heaven and Earth 仿佛都在这一瞬,变得喧嚣了起来。

这一切的变化,都只在in a flash 。

世间的局势总是这般的瞬息万变。

文武百官瞠目结舌的看着那被李佩甲徒手撕为两半的老宦官刘景。

这位ancient 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达到Martial King Realm 的好手,竟是就这么死在了天庆殿之前,要知道,在ancient martial arts 领域,Martial King Level 别的powerhouse ,放在任何一方,都是Overlord level 别的存在。

可却是被李佩甲形如垃圾般的撕碎!

ancient martial arts 和martial daoist 的碰撞,stronger and weaker ,in this brief moment ,似乎有了个说法。

显然,martial daoist 似乎会更强大一些。

不管是文武百官,还是imperial city 之外观战的江湖好手,都是禁默无言,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事实上,他们更关注的还是那宛若驾云入Imperial Palace 深处的李佩甲。

以及新皇帝那一声,请Old Ancestor 赴死!

原来,李佩甲的目标……是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

这是彻底撕破脸了?

新政派与守旧派的抗争!

Emperor Huai 深深的looked towards 那飘向了Imperial Palace 深处的李佩甲。

一声“请Old Ancestor 赴死”之后,Emperor Huai 就猛地直起了腰杆,眼眸中满是坚定之意。

越是不让他搞新政,他便越是想要搞!

Emperor Huai 很清楚,新政对于Human Race 是正确的,如今的Human Race ,内部早已经乌烟瘴气,不仅仅是因为诸族的侵蚀,更是因为乱世之中,人心各异。

总有一些人,打算在混乱中,打算在Human Race 的灾难中,发起一些灾难财,为自己敛取福利。

甚至,提前为Human Race 战败做准备。

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而新政的目的,就是为了隔绝这样的事情,予Human Race 以全新的希望。

百姓需要希望,年轻的Martial Artist 需要希望,他们这些变革Human Race 的人,也需要希望。

哪怕会因此而流血,都在所不惜。

Emperor Huai 很清楚,他不能出事。

因为他是这份希望的根源,身为皇帝,他所该当起的职责,哪怕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要支持这场新政,那便是最大的功绩。

但同样,亦是最大的压力。

“走!”

Emperor Huai 没有再关注御花园中的战斗。

若是李佩甲胜了,那最好,Emperor Huai 也能高枕无忧了。

但是,万一李佩甲败了,那Emperor Huai 若是继续留在这天庆殿,下场可就不会那么好。

Emperor Huai 都已经预料的到自己的结局。

最好的应该是被关到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中,被软禁起来。

最坏的……很有可能是被直接斩了头颅。

倒不是Emperor Huai 对李佩甲不信任,而是李佩甲之前就言及,让他前往Jixia Academy ,因为Jixia Academy 是最安全的。

这说明,李佩甲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胜Old Ancestor 。

Emperor Huai took a deep breath 。

猛地拂袖。

贴身Guard 尽皆跟随在他的身边,一群Guard ,甲胄铿锵,他们都是对Emperor Huai 最为忠心的部下。

然而,Emperor Huai 一动,文武百官便蜂拥而来。

“Your Majesty !”

许多官员更是跪伏而下,成片的拦阻在Emperor Huai 的身前,阻拦着Emperor Huai 的去路。

Emperor Huai face changed ,眼眸中有涛涛怒意。

“fuck off! ”

Emperor Huai 发出了厉喝。

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imposing manner 。

他这皇帝当的,还能如此憋屈?

Old Ancestor 欺压他也就罢了,这些官员也敢来招惹他?

真当他这皇帝当的没脾气?

“Your Majesty ,天庆殿才是Your Majesty 该呆的地方,去了其他地方,不安全呐!”

有官员凄厉道。

当然,他们的凄厉都是装出来的。

这些官员大多数都是Old Ancestor 的人,只不过,看到Emperor Huai 要离开,赶忙来阻拦。

李佩甲能打得过Supreme Sovereign 吗?

无人做出过保证。

因为Supreme Sovereign 已经太多年不曾出手了,哪怕是Cao Man 身为Great Imperial Teacher 的时候,也未见Supreme Sovereign 出手。

不过,Cao Man 一直未曾动Supreme Sovereign ,应该在实力上,也未必能压制Supreme Sovereign 。

所以,一些官员打算赌一把。

万一赌赢了呢?

Supreme Sovereign 击杀了李佩甲,那他们拦阻Emperor Huai 有功,甚至能够得到封赏。

“courting death !”

clang!

一声脆响。

Emperor Huai 抽出了贴身侍卫的longblade 。

大踏步走出,一刀挥出!

pu chi 一声!

一位拦阻的官员,头颅冲天而起!

“谁再来拦朕试试?!”

Emperor Huai 眼眸中满是冰冷之色,单手握刀,刀尖在滴淌着鲜血。

他庆怀当初可是打算起兵造反的,真当是没脾气的软骨头?

欺负以前那个皇帝欺负惯了,把他也当成那没脾气的皇帝了?

this blade 斩下一位官员的头颅,顿时让百官keep quiet out of fear 。

有些惊惧的看着Emperor Huai 。

Emperor Huai 持刀前行,官员们的心,顿时开始忐忑,纷纷望两侧躲开。

不再敢拦阻。

Emperor Huai ……可是真的敢杀!

真的敢对他们这些臣子挥刀啊!

Emperor Huai 冷眼扫视,随后,带着Guard ,大踏步走出了破破烂烂的white jade 广场。

路过刘景那被生生撕裂为两半的fleshy body 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一抹厌恶之色,但是却弯腰拾取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那把冰魄ancient weapon 。

“这尸体就留在这儿,谁敢收,杀谁!”

“以下犯上,就当曝尸三日!”

Emperor Huai 收起剑,coldly said 。

随后出了Azure Dragon Sect ,踏足长街,在护卫的护佑下,moved towards Jixia Academy 而去。

……

……

在Emperor Huai 怒而杀出宫的时候。

御花园中,则是气氛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李佩甲悬浮于空,碎Literature Heart ,融生机所形成了一面五弦琴摆在腿上。

他屈指叩首,拉断一根弦。

李佩甲的面色顿时煞白了几分,嘴角溢出鲜血,但瞬间便被激荡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给蒸干,这一根弦,断的便是他五分之一的生机!

背后的儒生illusory shadow ,亦是盘膝端坐,抚琴而弹。

scholar ,琴棋书画,君子四艺。

此时此刻,李佩甲展现的便是琴艺,生机融ancient zither ,琴声发murderous intention !

想要唤醒人,琴声是为最!

bang bang bang! !!

李佩甲以生机融ancient zither ,一出手便是Heaven and Earth murderous intention !

御花园的湖泊瞬间炸开,jade green 的湖水,掀起一道又一道的水柱,高达上百丈,落下的湖水,都宛若滂沱大雨,宣洒不断!

oh la la oh la la ,水珠如雨珠,瓢泼而下。

而湖心中的那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依旧安然静立。

有四股强横的internal qi ,宛若四把锋锐的尖刀,pointed finger towards 着李佩甲。

却见,那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四个方位,East, South, West, North ,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rise to the sky ,凌空悬浮。

他们气息连绵于一体,挡下了那如刀锋般斩下的琴音音波!

他们伫立在湖水所形成的暴雨之中,一个个面色冷峻,悬空而立。

murderous intention 刹那,如大雨喷薄!

……

……

Qing State ,Qing City 。

Supreme Ancient Palace 。

Heaven’s Chosen 城。

微风徐徐。

一道修长的silhouette 端坐其上,闭目,浑身上下有能量在不断涌动着。

空间似乎都在隐隐扭曲,那是超凡的气息。

这正是在Heaven’s Chosen 城上,闭关创造《Qi Sea Snow Mountain Sutra 》超凡篇的Fang Zhou 。

事实上,对于超凡篇的创作,Fang Zhou 已经胸有成竹,有ancient martial arts Refining Qi, Transforming Spirit 之法,以及从Pei Tongsi 那儿了解到的Spirit Orifice 合一之法,Fang Zhou 几乎有九成的把握,创造出超凡篇。

而Fang Zhou 在Martial Arts Bookstore 的小黑屋内推演,消耗了大量的Martial Dao 经验,也彻底完成超超凡篇章的推演。

此时此刻,Fang Zhou 正在小黑屋中,模拟冲击超凡领域!

martial daoist Six Directions 境。

而Fang Zhou 如今是Four Shapes Realm martial daoist ,中间还隔着个Five Elements Realm ,Fang Zhou 要冲击Six Directions 境,首先要成为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

按照《Qi Sea 雪山》,成为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需要掌握五种Heaven and Earth 能量的变换。

对于Fang Zhou 而言,这并不是什么难题。

对于Five Elements ,Fang Zhou 本就有所了解,何为Five Elements ,Metal, Wood, Water, Fire, Earth ,这便是Five Elements 。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万物,都与这五种能量息息相关,由五种能量的基本变化所构成,对人,对Heaven and Earth ,对万物都有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Five Elements Realm 是martial daoist 踏足超凡前last realm 的原因,是一个巩固的realm 。

基础牢固了,才能稳而又稳的踏足超凡!

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在诸多Martial Dao 中的Fifth Realm 中,属于最为强大的存在。

不管是神魔仙妖等诸族的第Fifth Realm ,亦是Qi Refinement 第Fifth Realm Great Martial Ancestor 级别,其实比起Five Elements martial daoist 都稍弱些。

Five Elements Realm 的变化,对于推演出了Qi Sea 雪山的Fang Zhou 而言,难度并不大。

直接在Qi Sea 雪山中推演Five Elements ,进行起来half the results for twice the effort 。

因为Qi Sea 雪山中的雪山,本就是从人体内internal organs 中抽取出的精气所化。

而五脏,与Five Elements 能量本就有所相关联。

心肝脾肺肾,对应的便是Five Elements 能量的变化。

所以,Qi Sea 雪山Five Elements 篇,Fang Zhou 很快便推演而出。

进而便是Qi Sea 雪山的超凡篇。

也就是Six Directions 境。

而Six Directions 境也是Fang Zhou 这段时间研究的关键。

Six Directions ,体,心,意,气,精,神……这便是Fang Zhou 所研究出了Six Directions 之数。

亦是脱胎于ancient martial arts 的spirit refinement 之法,以及Pei Tongsi 的Spirit Orifice 合一。

体合于心,心合于意,意合于气,气合于精,精合于神,神合于虚,这便是Six Directions 变化!

亦是Fang Zhou 所掌握的超凡篇变化。

Qi Sea 雪山之上,有silhouette 枯坐,那便是Six Directions 变化合一之后,所化出的灵念True Form 。

融合Heaven, Earth and Human 三种力量!

不过,如今Fang Zhou 也只是完成了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推演,尚未落实到cultivation base 上。

而此时此刻,Fang Zhou 睁开了眼。

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他心头微微跳动,隐约间似乎感应到了不同寻常。

他的心神沉入Martial Arts Bookstore 。

有一根无形的线,冲入Heaven and Earth ,勾连大千。

那根线一路连接的……是李佩甲!

李佩甲出事了?

根据这根线的连接,Fang Zhou 能感应到,李佩甲此刻的生机宛若转化为了五根弦,每崩断一根弦,每一次宣泄,都会爆发恐怖的杀伐。

自杀?!

Fang Zhou 心头一骇。

这是在做什么?

Fang Zhou 突然有些弄不懂,李佩甲自从上次突破之后,凝塑Literature Heart ,距离Six Directions 境martial daoist ,越来越近。

或许给他足够多的时间,李佩甲能够自然而然的踏足到Six Directions 境。

这个时候,竟是会做出真自杀举措?

Fang Zhou brows slightly wrinkle ,很想立刻Soul Shift Spiritual Exchange 到李佩甲身上。

但是,Fang Zhou Soul Shift Spiritual Exchange 后,不能立刻掌控李佩甲的fleshy body 。

因为此刻的李佩甲Essence, Qi, and Spirit 完全合一,一旦Fang Zhou Soul Shift Spiritual Exchange 至其上,掌控其fleshy body ,李佩甲所汇聚起来的生机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

Fang Zhou 不知道李佩甲在做什么,可会逼得李佩甲出此下策,毫无疑问,问题很严峻。

“Old Li ……”

Fang Zhou 眉头紧蹙,身上陡然有股恐怖的劲风在吹拂。

“或许,Old Li 要成为我Soul Shift Spiritual Exchange 的诸多对象中,first 陨落的?”

Fang Zhou 喃喃。

“我倒要看看……”

“是谁逼得我Fang Zhou 的人,到如此境地。”

Fang Zhou 眼眸中有滔滔murderous intention 弥漫。

他要让那人知道……

martial artist ,最为护短!

next moment 。

Soul Shift Spiritual Exchange divine ability 施展。

spirit willpower 顿时横跨无垠虚空,悄然无声间降临。

……

……

万千暴雨中。

有一阵琴音悠悠响彻,一叠交一叠,声音逐渐高亢,大有金戈铁马,气吞如虎之势!

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尽皆凌空,自身imposing manner 与Heaven and Earth 合,居然都是踏足了超凡领域的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King Level 别的powerhouse !

一个个竟然都不弱于被李佩甲生撕的刘景!

李佩甲悬浮于空,素衣猎猎,他口鼻溢出血,但是溢出的血,却是直接在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之下蒸发干净。

他的背后,百丈儒生illusory shadow ,俯瞰着湖心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俯瞰着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

犹如天人临尘,俯瞰而下所带来的滔天压力。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屋顶上的鸳鸯瓦片上,传来滴答滴答的落雨上。

雨落楸坪鸳鸯瓦。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内,老人从摇椅上起身,穿着一身简单的袍服,手中捏着本ancient martial arts 书籍,背负着手,step by step 走到了书阁楼廊前。

缓缓抬头,喷薄的气浪裹挟着滔天的水汽冲击而来。

老人眼眸浑浊又深邃,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看着那悬空盘坐,抚琴的李佩甲。

琴声交叠而高亢,宛若欲要唤醒世人的一曲高山流水。

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在这琴音之中,隐约间似乎有些扛不住,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似的。

“想要杀old man ,且看能否过的了old man 的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吧。”

“杀了a trifling 刘景,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老人淡淡开口。

声音并不大,但是却盖住了湖水炸起的声音。

刘景,虽然是他的贴身Court Eunuch ,跟随他多年,但只是他麾下一员而已。

Supreme Sovereign 也从未指望用刘景来护佑自身。

this time 死在white jade 广场上,尽管出乎Supreme Sovereign 的预料,但是,却也不算太惊讶。

因为老人已经看出了李佩甲的状态。

此战过后,李佩甲必死。

因为,李佩甲碎Literature Heart ,融生机于借来的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以为为代价,唤来了当初那位Literature Dao 至圣般的儒生。

这是将自身生机极尽升华,有的人死了,却重于山岳,有人死,轻如鸿毛。

李佩甲将生机融入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唤来that 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儒生,惊艳了Heaven and Earth 。

对于这位儒生,老人还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心悸。

毕竟,当初这位儒生与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一脚踏下,踏的Cao Man ,满身是血,鲜血将Cao Man 给踩死。

这份实力,绝非寻常的超凡,按照ancient martial arts 来看,很有可能已经达到了Refining Spirit back to Void 的Peak ,甚至跨及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

若是换成realm 来对比,甚至可能是8th Realm ,Ninth Realm 的实力!

那样的实力,老人还是颇为忌惮。

“可惜……你只是用生命的代价,换来了那儒生的昙花一现,乍现的昙花,坚持不了多久……”

“非那儒生亲至,old man 有何好畏惧?”

老人笑了起来。

很淡然,很超然。

他抬手,moved towards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内一招。

撕拉一声,那张摇椅便被牵引而出,落在他身下。

老人坐在摇椅上,就于wind and rain 之间,安静的看书。

湖水炸起的千堆雨水瓢泼而下,竟是无法靠近老人身躯分毫。

长空之上。

李佩甲盘膝抚琴,面色淡然,他的生机融于这五根琴弦之间,刚刚已经抽断一根,等于叩断自己五分之一的生机。

但他并不在意。

只不过,这份生机却不能就此而白白泯灭。

bang!

琴音三叠,震动之间,无数从碧湖中炸起的湖水,竟是化作了一粒粒雨珠,如珠帘悬挂。

每一粒雨珠都暗藏着murderous intention ,moved towards 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杀去!

其中一尊golden armor 守卫,冷酷如霜,一步踏出,踏着虚空而起,身上有无数的illusory shadow 迸射而出。

那是如刘景所施展的spirit willpower 的Method of Killing !

不过,冲击到一半,便被琴声给冲击的止步不前!

golden armor 守卫冷酷无比,口中发出无比冷漠的嘶吼:“杀!”

他像是没有感情的死士,抽出一柄腰间golden blade ,便飘然而起,moved towards 端坐云端抚琴的李佩甲当头劈下!

李佩甲手指在剩余的四根琴弦之上拨弄,琴音如刀,如剑,如藏针!

不断的激荡,形成扩散的音波!

挥刀而至的golden armor 守卫,冷酷无比,不躲不避,硬是看着琴音冲起。

李佩甲双掌按于琴上,琴声戛然。

而那握着golden blade 挥下的golden armor 守卫,也同样戛然。

悬浮在李佩甲身前ten zhang 之处,维持着挥砍的动作。

李佩甲抬起手,屈指一叩。

这一叩,叩的那悬浮凝滞的golden armor 守卫,浑身鲜血喷薄,甲胄下的血肉,不断有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涌动,使得他的fleshy body 不断的炸出blood mist !

随后,这尊踏足超凡领域的golden armor 守卫,被自体内蔓延而出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撑破,在in the sky 直接炸成了粉碎。

琴声如春雨,暗藏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春雨如油,润物细无声,这琴音亦是如此。

一路杀来的golden armor 守卫硬抗琴音,琴音早已经渗透入他的internal organs ,瞬间炸开,自然的血肉模糊。

断一弦,杀一人。

jade green 湖水化作雨水,轰然落下。

但是如今这雨水中,却是夹杂着血水。

“上!”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前,老人垂首,依旧在看着手中的ancient martial arts 书籍,端坐摇椅上,摇晃着。

只不过,摇晃的频率似乎比起之前的悠闲,快上了一些。

显然,他的内心并不如他表面那么平静。

他轻声开口。

话语中带着几分cold and severe 。

剩余三尊golden armor 守卫,亦是抽出golden blade ,飙射而出,从剩余三个方向,moved towards 李佩甲围杀而去!

三尊超凡Martial King ,气息几乎要凝滞住虚空。

无数的雨水像是翡翠珍珠一般悬挂在空中,难以坠落分毫。

blade light ,sword shadow ,spear glow !

这三尊golden armor 守卫作为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贴身护卫,实力比刘景要更加的扎实!

然而。

李佩甲盘坐在借来的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之中,淡定自若的一笑。

他屈指叩弦。

轻叩之下,断一弦。

弦断有谁听?

弦断与世人听。

一弦断裂,悬浮着千千absolutely 的水珠,顿时迸发出滔天murderous intention 。

pu!

in the sky 。

又一尊golden armor 守卫炸开,golden 甲胄都破碎不堪,从空中坠落,砸在地面,血肉模糊。

带着头盔的头颅滚动,露出golden armor 守卫的面颊,遥遥望着碧蓝天穹,守卫的脸上,似是难得露出了解脱。

身为Martial King ,却枯守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数十载,今日终得解脱。

李佩甲身躯盘坐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之中,前行ten zhang 距。

叩弦,复叩弦。

每一次叩弦,皆会断一根弦,而琴上的弦越来越少,但是琴音却是越来越高亢!

仿佛自capital city 中传开,传遍人间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pu!

pu!

连断两弦,前行twenty zhang ,落于波涛汹涌的Jadestorm Lake 上。

与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相对。

而身后,两尊炸裂的golden armor 守卫,才是跌落在地,血肉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golden armor 破碎满地,没了声息。

李佩甲口鼻不断的spits out blood ,只不过鲜血皆被蒸干。

不在他的素衣上留下丝毫的杂质。

他宛若出尘的天人。

而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琴上,只剩最后一根弦。

李佩甲brows slightly wrinkle ,似是叹息,似是惋惜,似是留恋……

于碧湖上,望着那坐于栏杆后,摇椅炸裂,握着书籍,不复淡然自若,睁眼看来的老人。

最后,屈指,叩落。

琴音嘶鸣。

断了最后一根弦。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