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3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Imperial Palace 之外。

黑瓦屋顶之上,densely packed 的江湖客,江湖好手,将所有屋顶都给占据。

他们甚至踮起脚尖,观望着Imperial Palace 深处的战斗。

李佩甲借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杀向Imperial Palace 深处,这一战,他们可是好奇的紧。

要知道,此时此刻的李佩甲,可是能够轻松击杀刘景这等手持ancient weapon 的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King ,那cultivation base ,绝对不同寻常,甚至可以说强大的terrifying 。

那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能打得过李佩甲吗?

如果打不过,大抵就是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被杀。

Zhao Yang 刺杀小皇帝。

李佩甲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这对master and disciple ,真的是冠绝天下!

然而,Imperial Palace 深处的战斗,他们根本看not quite clear ,因为有模糊的internal qi ,牵引和遮蔽住了一切。

他们所能看到的,唯有你漫天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以及那庞大无比耸立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百丈儒生illusory shadow 。

Imperial Palace 深处似乎下了一场雨。

那是湖水炸起的滂沱大雨。

并且伴随着刺耳无比的琴音,琴音宛若嘶吼,宛若呐喊,似乎要唤醒每个人deep in one’s heart 的fighting intent 。

许多江湖客都有些恍惚。

有些怅然。

他们伫立在屋顶上,彼此之间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的交流,似乎in this brief moment 都停歇。

他们对视着,聆听着响彻Heaven and Earth 的琴音。

琴音中带着press forward ,带着无所畏惧,带着对撕破黑暗的决心和渴望。

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团火种,带领着世人找寻那难得的光明!

许多江湖客仿佛在琴音中被唤醒,那是他们deep in one’s heart 的unyielding 被唤醒。

他们曾经屈服于foreign race 的威压,不敢与foreign race 血战,他们曾经认为Human Race 无可救药,所以放弃了一切,游走江湖,abandon all restraint 。

但是,今日,他们在琴音中反思自身。

原来Human Race 并不是无可救药,有很多像李佩甲这样的人,正在燃烧着自身,为救Human Race 而不懈的努力着。

他们不惜燃烧自身的生命,也要唤醒沉睡的人们。

一些江湖客感觉内心被触动,have no desire to improve 的他们有些愧然。

苏落樱伫立在屋顶上,怔怔的看着Imperial Palace 内院的方向。

她能感受到Old Palace Master 的决心。

Old Palace Master 的这一战,或许不仅仅只是为了杀敌,更是为了驱散世人心头的阴霾,唤醒沉睡的灵魂。

迎接一位又一位志同道合的战友!

苏落樱眼泪不知道何时不断的划过脸颊。

她感觉到了Old Palace Master 的决心,一如当初Zhao Yang 刺帝时候的决心。

这世道,需要有人前仆后继,无惧身死的去付出,因为有的时候,唯有血的鲜红,才能刺激才能冲击才能唤醒沉睡的人。

“府主……”

苏落樱心头有些悲伤。

她坐在黑瓦屋顶上,默默流泪。

……

……

知音难觅,弦断有谁听?

当李佩甲叩断最后一根琴弦的时候,整个人的内心是无比的平静,不起丝毫的涟漪。

他淡定自若,仿佛将生死置之度外。

ancient zither 之上,仅剩最后一根弦,随着他叩断,Heaven and Earth 猛地一颤,琴音悠悠,grandiose 。

整个御花园Lake Heart Island 的水,竟是in this brief moment 皆是被抽离出了湖中,化作了涛涛巨浪一般,围绕Lake Heart Island 一圈。

犹如一片水幕,将整个Lake Heart Island 都给包围在其中似的。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内。

老人再也不复淡定与从容,须发皆张,眼眸凝重。

他身下的摇椅早已经支离破碎,碎片横飞。

他维持着坐姿,仿佛坐在in the sky 似的。

他猛地lifts the head ,与李佩甲对视,两人的视线遥遥对状,隐约间有无形的internal qi 在扩散。

“好一个李佩甲……”

老人喃喃。

手中攥着的书籍都被他攥成了一团。

老人没有想到,李佩甲居然能做到如此。

martial daoist ……果然都是疯子么?

Zhao Yang 是,Cao Man 是,眼前这李佩甲也是……

“你杀不掉old man 。”

“何以至此?”

老人看着李佩甲,叹息了一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他的话语很笃定,哪怕李佩甲杀死了他精心培养的四尊golden armor 守卫,他也没有任何的慌张。

因为,老人对自身的实力很有自信,他在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closed-door cultivation 这么多年,底牌无数。

但是,李佩甲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依旧是惊艳到了他。

李佩甲碎了Literature Dao Literature Heart ,斩断自己能更进一步的资本,将所剩的生机全部都融入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中,化作一面ancient zither ,以生机为代价拨动琴弦,用琴音来唤醒每一个人。

这哪里是琴音。

这是生命的呐喊!

对于这种不要命的人,老人终究还是浮现出了忌惮。

“以你的cultivation base ,以你的innate talent ,尽管已经年过花甲,但是,如今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资本,你能够不断变强,甚至能够拥有常人所无比羡慕的长生……”

“你何必这样斩断生机呢?”

“你叩碎的不是old man 的长生,而是你自己的长生。”

老人叹息道。

李佩甲很平静,随着叩碎最后一根弦,他感觉自身的实力似乎被推动到了一个极其可怖的程度!

甚至借来儒生一分力!

超凡Sixth Realm ?

不,远远不止!

“老而不死是为贼。”

“新政有益于如今的Human Race ,江南销禁Immortal Lotus Cream ,亦是为Human Race 之幸,你曾为Great Qing 皇帝,难道不知晓这些?你可曾为Human Race 天下百姓着想过?”

“你召Emperor Huai 而来,会如何待他?”

李佩甲叩断最后一根弦,琴弦崩断,跳动而起,于其身前划过,淡淡开口问道。

老人攥着书册,伫立在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前,盯着李佩甲。

许久,平静开口。

“软禁,换新帝。”

“为何?”

李佩甲蹙眉,冷冷质问。

“Emperor Huai 所做,何错之有?”

“鼓励新政,为Human Race 崛起而努力,何错之有?”

李佩甲的质问之声越发的高亢。

他的确很不解,正是因为不解,所以他才要询问。

派遣一个老Court Eunuch 来欺压Emperor Huai ,以下犯上,而Emperor Huai 若是来了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那将被软禁,Human Race 闹的轰轰烈烈的这一场新政变革之法,怕是要分崩离析,再也没有了希望。

等于是眼前这个old bastard ,要亲手扼杀Human Race 的希望。

多么歹毒啊?!

老人摇头:“没有希望的……”

“所谓新政,所谓的变革之法,都只不过是加剧Human Race 覆灭的脚步罢了。”

“新政注定与foreign race 格格不入,注定会与foreign race 掀起矛盾,当foreign race 无法在Human Race 域界内得到足够多的利益的时候……”

“那便是翻脸的时候。”

“尽管Human Race 域界有Human Sovereign 之力庇护,foreign race top powerhouse 入境会遭受到压制,甚至诸族的Tenth Realm Supreme ,不敢踏足Human Race 域界半步。”

“但是,你莫要忘了,foreign race 就算不动用top powerhouse ,不出动Tenth Realm Supreme ,诸族之中的寻常cultivator 数量也远远超出Human Race 所能承受的范围。”

“若是一族来袭,Human Race 尚能抗衡一二,可是,新政波及的是所有foreign race 的利益,针对的是所有foreign race ,故而,一旦掀起战争,impossible 只是一方foreign race 来袭。”

“神,魔,仙,妖,鬼,龙,佛等等强族,都会派遣出大军压境,杀入Human Race 域界,你觉得……以如今的Human Race ,挡得住吗?”

“而诸族的8th Realm powerhouse ,哪怕挨着压境的风险入境,凭一个镇守国门的Cao Man ,能守得住吗?”

“不能……impossible 守住。”

“新政一旦彻底施行,那Human Race 距离覆灭,那也就不远了。”

“old man 软禁庆怀,那是为他好,是为了整个Human Race 好。”

老人看着那踏浪于空的李佩甲。

看着那燃烧生机,叩断自身长生的李佩甲,叹然道。

李佩甲听闻了老人的话语,却是听笑了。

“真是……滑千古之大稽!”

“阻碍新政是对Human Race 好?”

“你不睁眼看看,如今的Human Race 正被缓慢腐蚀,little by little 的腐蚀,百姓,官员,朝堂,天下……都在被腐蚀。”

“哪怕不施行新政,这个天下也注定会step by step 走向深渊,被诸族而毁灭。”

“你却是因为担心被foreign race 联军攻伐,所以要斩断变革之法的薪火,想要让Human Race 全部跟你一样,跪着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

“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得跟你一样。”

“你被foreign race terrified ,但人间还有absolutely 百姓,martial daoist ,scholar ……他们心胸有火,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李佩甲嗤笑不已,越笑越大声。

实在是老人的话语,真是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可笑。

自以为站在道德一方,实际上,不过是他对自己的懦弱找寻的借口。

他自己想要跪着生,却不让他人站着死,想要让全天下都跟着一起跪下。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中。

老人摇头,长叹一声:“你……不懂。”

“Human Race 已经没落了,哪怕没有Great Qing 先祖的那场焚书坑武,Human Race 也注定要走下坡路。”

“Human Sovereign 消失,Martial Dao 开始消退,ancient martial arts 的pinnacle ,是堪比foreign race Tenth Realm 的Martial Saint 罢了,而Great Qing 立朝前三百年,人间便再无Martial Saint ……”

“否则,你以为Great Qing Dynasty 禁武,能那么轻松?”

“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Martial Dao 落寞,Human Race 开始走下坡路。”

老人摇头。

“old man 如今,只是在尝试保存Human Race 的未来罢了。”

老人说道。

李佩甲一步踏出,满湖的巨浪随之而动,moved towards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逼近。

老人身上骤然有恐怖的气息迸发,竟是压得李佩甲的internal qi 无法靠近半步。

“说的好一个冠冕堂皇,保存Human Race 的未来……”

“Human Race 的未来,若是由你这样的Ancient One 来保存,那Human Race ……根本没有未来!”

“退避,蜷缩,乞求……如何配谈未来?”

“未来,是战出来的,而不是求出来的!”

李佩甲loudly said 。

话语落下,一步重重踏下,踏着湖水巨浪,起手。

其背后的百丈儒生illusory shadow ,亦是随之而起手。

而一直伫立在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前的老人,亦是摇头叹息。

随后,他手一抖,手掌心中,竟是有一面古钟。

bang!

巨浪之上,李佩甲一拳压下。

霎时。

all around 如围城city wall 的水浪,亦是宣泄!

轰然之间,仿佛可摧毁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似的,可以湮灭一整座city 。

那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几乎是刹那间便被湖水给吞噬!

这等牵引Heaven and Earth 之象的手段,简直神乎其技。

bang!

巨响于imperial city 深处瞬间炸开,像是巨浪拍打着暗礁,炸起的声势,像那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中的雷鸣翻滚!

空中,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如浓云堆叠。

李佩甲伫立其中,素衣鼓胀如球,他所有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所有的生机,in this brief moment 毫无保留的宣泄。

而李佩甲眼眸深邃,俯瞰底下。

却见,那湖水涛涛散去,白沫滚动之间,竟是露出了完好无损的那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周围,有一面古钟illusory shadow 笼罩其上。

水浪抽打其上,传来的便只是轰然不断响彻的钟声!

“又一件ancient weapon ……”

李佩甲喃喃。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持有一个Imperial Family 武库,所拥有的treasure 太多了。

刘景持ancient weapon ,激活ancient weapon 之中的sword saint 之意,所爆发的实力,达到了Sixth Realm Peak ,这还是刘景无法完全催发出ancient weapon 中的意志的缘由。

而眼前这位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cultivation base deep and unmeasurable ,所催动出来的ancient weapon ,自然不一般。

那古钟简直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最坚固的防御似的。

“防御,一直在防御……”

“可Human Race 不能防御,唯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old man 今日便碎了你这龟壳,让你明白,一直防御不反击是错的!”

李佩甲伫立云端。

起手,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云流大势皆为之而变换。

仿佛裹挟Heaven and Earth 之势,化作了一拳!

hundred zhang high 的儒生illusory shadow ,此时此刻,已经虚幻到极致,仿佛随时要幻灭消失。

李佩甲以生机为代价,换来的儒生力量,in this brief moment ,似乎终于扛不住要泯灭。

但是,李佩甲在生机的最后,亦是汇聚全部力量为一拳。

他握拳。

刹那间,天穹之上,厚重的黑云滚滚袭来。

云后有九记雷在翻滚!

一道又一道,如游蛇翻涌!

随着李佩甲着一拳的抡起,刹那间,弦断的琴音化云后的雷鸣。

李佩甲落于湖上,顿时以他为中心,Jadestorm Lake 的湖水一层层的向外炸起!

九道Thunder Dragon 牵引而下,裹挟在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中,刹那出拳!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上。

老人骇然色变。

无数internal qi 涌入古钟之中,古钟之上,仿佛有玄奥繁复的刻痕开始复苏一般。

古钟illusory shadow 罩住他。

老人冲天而起,躲避李佩甲this fist 。

而李佩甲逼近,Celestial Phenomenon 为之this fist 而变化!

“所谓的生机化琴弦,前面的断弦都为假,这最后一弦,才是真正的倾尽一切,断尽生机!”

老人惊骇欲绝。

他居然从一位Five Elements Realm 的martial daoist 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他极力催动古钟,golden 的钟影罩住了一切。

只要他防御住,他便不会死!

然而,九道从天而降的thunder ,粗如合抱之木,仿佛化作九头Thunder Dragon ,李佩甲身化为九,伫立在九头Thunder Dragon 之上,悍然挥拳!

咚dong dong!

钟响一声又一声的响彻。

每一次的响彻,都会使得Jadestorm Lake 上炸起高达百丈的水柱!

身下的Imperial Family 御花园早已经毁于一旦,地面龟裂,草木花卉,零散散落。

而天穹上,有无数激荡的雷弧焰光璀璨夺目,炫目整个Heaven and Earth !

……

……

Imperial Palace 之外。

所有观战之人,都惊呆了。

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江湖,瞠目结舌,拄着剑,叩着刀,浑身颤抖。

一位满是老迈的江湖武人,掀开斗笠,任由那从imperial city 深处刮来的wind and rain 拍打着面颊。

他喃喃着。

“这哪里还是什么scholar ,这浑然便是文圣啊!”

苏落樱亦是lifts the head ,遥遥眺望。

只能看到雷弧从天降。

不断炸在golden 古钟上,那古钟中裹挟着一位internal qi 强势至极的老人,那老人怕就是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吧。

此时此刻,却根本无还手之地,只能躲在古钟中,不断的挨揍。

长街上。

Emperor Huai 带着Guard 出了Imperial Palace ,此时此刻,他扭头回首。

看着Imperial Palace 上空的惨烈大战,引动雷弧为己用的李佩甲,目光不禁蕴含几许悲怆。

heavenly thunder 岂是轻易引动的,李佩甲身躯早已经焦黑如碳,失去了所有的精华与生机,与死人无异。

只是浑凭一腔正气在发动着攻伐!

满腔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皆化于一拳。

他要唤醒天下人的嘶吼,也尽数化作一拳!

琴音呐喊。

用拳音嘶roar!

Emperor Huai 感觉灵魂在震颤。

他肃然而立,moved towards 那天穹上的silhouette 深深作揖。

……

……

Fang Zhou 感觉自己的spirit willpower 要被驱逐出李佩甲的fleshy body 了。

因为李佩甲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他以五弦断长生,更是牵引来的儒生一力,引动heavenly thunder ,粉骨碎身。

这是一种魄力。

他要以自己的琴音,自己的拳头,唤醒在沉睡的Human Race !

Fang Zhou 没有贸然掌控李佩甲的身躯。

这是尊重。

Fang Zhou 选择让李佩甲以自己的方式,走完他最后的一生!

他一直默不作声的呆在李佩甲的身躯中,安静的观战着。

李佩甲与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一席话,他也听的真切。

他心中有怒火,那是对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怒火。

今日李佩甲身死。

他Fang Zhou 会让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明白……

martial artist ……有多护短!

……

……

hong long long !

被golden bell 笼罩住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眼眸一凝。

被李佩甲的攻势给砸的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他骇然的发现,外面护佑的ancient weapon 古钟竟然都开始浮现裂纹。

似乎要彻底爆碎似的!

他引以为傲的防御,要被李佩甲forcibly 的打碎!

这是个疯子!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心头俱震!

九道thunder 。

李佩甲引出八道,砸的古钟遍布裂纹!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裹挟于其中,浑身的肌肤像是破碎的瓷娃娃般同样遍布裂纹。

周围皆是炫目爆闪的雷弧炫光!

他艰难的睁着眼。

却见李佩甲浑身漆黑如墨,那是被heavenly thunder 劈成了焦炭似的。

但是,他stands straight in the sky 中,周身缠绕purple 风雷,以及澎湃如云海般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

他有身体部位化作碳灰开始飘散在空中。

却是浑然不在意,仰头laughed heartily 。

笑的豪迈。

笑的洒脱!

“old man 这一生,前半生致力于重开Jixia Academy ,培养scholar ,在学府中开设Martial Dao 学科,引领Human Race 后辈,要奋发自强!”

“后半生蹉跎,为官场所累,have no desire to improve ,终于醒悟,重新佩甲,为Human Race 而战!”

“如今,old man 终于悟得,Human Race 要崛起,必须人人都觉醒,上到old man ,下至孩童,皆要睁眼看Heaven and Earth 。”

“扫除愚昧,破除迂腐,需要我辈martial daoist ,我辈习Martial Artist ,不懈努力与奋斗!”

“今日,我李佩甲,以身化heavenly thunder !”

“炸开这笼罩Human Race 的守旧愚昧!”

“为Human Race 敲响第一声战鼓!”

bang! !!

穹天之上。

李佩甲一声长笑。

……

……

这一日。

Jixia Academy ,府主small courtyard ,突如起来一场雷暴大雨,倾盆而下。

一道lightning 闪过。

庭院中心的那株摇曳的芭蕉树,被劈的叶片尽落。

彻底枯萎,再无生机。

PS: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