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3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Jixia Academy 。

学府中,亭庐于wind and rain 中伫立。

数百上千的Jixia Academy 的学子汇聚于此,破碎的incense burner 散落满地,香灰被雨水淋透,变得泥泞与黏糊。

但是,学子们都浑然不曾注意,他们怔怔的扭头looked towards Imperial Palace 方向。

他们的耳畔传荡着琴声,钟声,战鼓声,和大笑声。

那笑声中无尽的洒脱,更是蕴含着无尽的愿想。

“Old Palace Master ……”

有学子低声抽泣。

他们听出来了,那是借走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的Old Palace Master 最后的寄语。

不少学子都是泪流满面,他们知道,从今天起,他们将再也没有Old Palace Master 了。

wind and rain 急骤!

风雷阵阵,在Jixia Academy 的上空不断的轰鸣着。

那笼罩在Imperial Palace 上空的grandiose 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亦是在雷落之际,开始disappeared ,彻底的消弭。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消散开来,但是天穹间的雨,却是在依旧下个不休。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清冷。

有莫名的悲伤在涌动,capital city 中,每家每户的百姓纷纷行走而出,他们怔怔的看着穹天。

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似乎都传来了那呐喊声。

天庆殿前。

文武百官默然,他们伫立在废墟般的white jade 广场中,刘景的尸体被暴雨给浇淋,鲜血逸散流淌开来。

而每一位官员都被雨水浸透了身体,浑身冰凉。

李佩甲的angry roar ,像是一记重雷,fiercely 的炸响在他们的灵魂中。

这些官员,很清楚如今的Human Race 到底是怎么样。

Human Race Nine Provinces ,每一州的百姓都过的很苦。

混乱之世,贪官污吏当道,foreign race 入驻各州,设立驻使界,更是使得各州,各城,乃至各县的官吏都和foreign race 勾结。

压榨着百姓。

无数的难民在官道上迁徙,饿殍遍地。

而这一切,都是Imperial Palace 深处那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计策所导致。

对foreign race 放纵,对贪官污吏的放纵……

所以就导致了如今的Human Race 境况。

无数官员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似的,李佩甲的一番话,呼喊的他们热血沸腾,仿佛身体内有一团火焰被点燃。

Human Race ,想要崛起,需要人人都觉醒,睁眼看world !

需要战斗,通过战斗来夺回属于Human Race 该有的生活与家园!

有些中立的官员幡然醒悟,一些曾经觉得新政并不对的官员也开始思考新政的对错。

而有些坚定不移站位Old Ancestor 的官员,此刻也开始怀疑Old Ancestor 的策略是否真的适合Human Race 。

也许,Human Race 需要站起来,拿起武器战斗,捍卫Human Race 的一切。

而不是跪在地上,乞求着对方的施舍。

他们看着那寂灭的heavenly thunder 。

那在heavenly thunder 中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的silhouette ,徐徐put out a breath 。

有人为先驱,唤醒Human Race 的灵魂。

哪怕是对手,此刻也不由的肃然起敬。

……

……

学府院落。

满地狼藉,只剩下院中那被劈的焦黑的一株枯死的芭蕉。

暴雨轰鸣。

雨水自上而下灌入。

狂风呼啸。

Zhao Yang 坐在轮椅上,怔怔的看着,眼眸越来越紧缩。

他看着枯败的芭蕉,浑身在抖动着,他攥着轮椅护手的手,青筋一根根的鼓动起来,眼眸中有无尽的血丝。

许久。

他才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

“no! ”

浑浊的泪水,自Zhao Yang 的眼眸中不断的流淌而下,划破脸颊。

噗通!

Zhao Yang 想要extend the hand 去触摸那焦黑的芭蕉,但是,双腿用不上力,直接瘫软在了地上,摔倒在水泊中,浑身染上了泥泞,显得无比的狼藉。

他艰难的moved towards 前方爬去。

他的眼眸中浮现出了太多太多的过往。

曾经的岁月,one after another 在眼前浮现而出。

那时候,他尚且年少,拜入Jixia Academy ,那位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男子,开创了Martial Dao 学科,Zhao Yang 在Martial Dao 学科中,接触到了martial arts ,踏足上了Martial Dao 。

再后来,男子欣赏Zhao Yang ,引领他走martial daoist 之路,创造Martial Dao ,甚至还引荐他参加martial daoist 考核。

Zhao Yang 在capital city 一次次的惹麻烦,也都是那男子给解决的麻烦。

亦父both teacher and friend 的老人,看着他Zhao Yang 成长起来。

曾经有段时间,这男子陷入落寞,蹉跎半生后,开始隐匿。

Zhao Yang 屡次来劝说无果,Zhao Yang 愤而离去,与其闹翻。

但后来,男子老了,变成了老人。

Zhao Yang 也从少年成为了中年。

再回首,Zhao Yang 与老人彼此和解,不再因为这些事而争吵,Zhao Yang 也不再去逼迫他做什么。

直至Zhao Yang 决心前往刺帝。

老人为他再度佩甲之时,Zhao Yang 才明白,老人永远都是他in mind ,那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男子。

数十年如一日,从未变过。

Zhao Yang 嚎啕大哭,被大雨浇灌成了落汤鸡。

他拍打着地面,想要蹬脚,可是双腿失去了力量,他像是无助的孩童。

哪怕是失去cultivation base 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的悲伤,他能笑着面对自己失去cultivation base ,沦为废人。

却是无法笑着面对失去最亲的亲人。

“no! ”

漫天暴雨中。

唯有一声声嘶力竭,盖压住了无情的雨声。

……

……

bang! !!

一声爆响,无数的雷弧窜动,炫光璀璨而夺目,每一缕跳动的purple 雷弧,都将湖水给蒸干,掀上了穹天!

这已经非是人力,而是真正的Heavenly Might 。

哪怕是踏足Sixth Realm 超凡的cultivator ,都难以引动这般力量,这已经超脱出一般的凡俗力量。

无数人,只能看到无尽的炫目和璀璨。

宛若一汪thunder pool 在人间炸开!

而那thunder pool 中央,则是有one silhouette ,岿然伫立,握着拳头,悍然砸下!

一拳,如打鼓!

heavenly thunder 为槌,Heaven and Earth 为鼓!

grandiose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气,轰然四散宣泄开来,在imperial city 上空,宛若炸弹爆炸般,形成能量涟漪四散宣泄。

尽而便是喧嚣而滂沱的大雨!

大雨轰鸣,冲刷着人间各地。

苏落樱伫立在屋顶中上,不顾着流泪的眼,盯着那一汪thunder pool ,他看到了豪气冲霄的Old Palace Master 。

看到了Old Palace Master 仰天大笑。

看到Old Palace Master 的豪迈发言!

那一刻,Old Palace Master 人间最得意!

而Old Palace Master 的fleshy body 在无尽thunder pool 中,化作了black 的焦炭,little by little 的,被无数的white light 所吞噬,最后化作了漆黑的粒子,裹挟在风中消散开来。

可那thunder pool 之威,却是达到了极致。

像是有雷公电母在其后,同时发动。

那攻伐中央的裹在古钟illusory shadow 中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此刻,早已经连睁眼都做不到。

从战斗开始,他就一直被压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一声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一生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

牵引来一丝儒Life Power 的李佩甲,犹如当世文圣,一如当初那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儒生,于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一脚踏下,便逼得Cao Man ,battered and exhausted ,险些濒死。

给Cao Man 以无限的压力,让Cao Man 在那份压力之中,获得了突破。

而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却不一样,他跟Cao Man 不一样。

Cao Man 能借助那压力突破,但是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却根本没有机会。

当然,不是真的没有机会,只是他不敢罢了。

他没有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

咚dong dong!

无数的雷弧在古钟all around 炸开,这件防御向的ancient weapon ,乃是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最喜爱的ancient weapon 之一,因为这件ancient weapon 号称古今防御第一。

但是,今天,面对李佩甲的断弦攻伐,却是被打的古钟表面布满了裂纹。

那古钟挨了攻伐,音波冲击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fleshy body ,使得他的fleshy body ,竟是也遍布裂纹。

bang! !!

当thunder pool 落下,哪怕是躲在古钟之内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都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危机!

bang! !

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宛若天塌地陷。

整个Imperial Palace 都在震颤。

从Imperial Palace 深处开始,建筑开始倒塌,呈现圆环状,一圈一圈的往外倾覆和坍塌。

许多房屋沦为废墟,碎石纷飞!

而极大的声响过后,便是死一般的安静。

只剩下暴雨oh la la 宣泄清洗人间的声音。

御花园早已经沦为了废墟,地皮都宛若被翻了一番,花草树木尽皆消失,只剩下裸露出来的泥土。

满池的jade green 湖水也尽皆被蒸干。

唯有剩下屋顶破碎,四处布满裂纹的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还安静的坐落在空荡荡的湖中心。

而在湖前的地面,炸开一个大坑,大坑中,one silhouette 倒在其中。

衣衫破烂,不负雍容与淡定。

正是那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在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旁边,有一个布满裂纹,失去了光华的古钟。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倒在其中,浑身焦黑不已,血肉几乎也布满裂纹,像是瓷娃娃一般,他眼眸怔怔望着天穹,宛若失去了焦距。

许久,才是汇聚起些许的divine light 。

咔擦咔擦……

一块块死皮掉落,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尝试着动弹手指,随着他的动弹,他浑身上下的碎片,都开始不断的掉落。

许久,他才重新恢复了力量。

little by little 的从地上爬起来,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半张脸上满是细密如沙石一般,little by little 的掉落。

露出了里面那血红而狰狞的血肉和肌肤。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上下疼痛不已。

他失策了。

一个李佩甲,一个Five Elements Realm martial daoist ,借来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这份力量……

差点将他给打死。

不,可以说是,已经打死了他一条命,若非他有这件古今防御第一的古钟ancient weapon 在,他可能已经死了。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心有余悸,要知道,他的实力可是远超李佩甲太多。

Fifth Realm cultivator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轻易就可以捏死。

但是,李佩甲竟是将他逼到了这副田地。

“scholar ……最为疯狂的果然是scholar 。”

“Lu Mangran 所创Literature Dao ,果然有点门道,可惜……拯救不了Human Race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little by little 的从地上爬起,他的表层血肉在掉落,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他的人皮被撕碎,露出了里面峥嵘的模样。

这是之前他率军于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与foreign race powerhouse 一战,所落得的惨状。

他血肉模糊,不成人样,哪怕cultivation base 踏足了Refining Spirit back to Void ,堪比Seventh Realm Peak ,半只脚踏足8th Realm 领域,依旧难以恢复。

这些年,他一直披着人皮,而this time ,这层遮羞皮被打碎了!

“疯子……”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shook the head 。

李佩甲明明知道杀不掉他,可是,哪怕是死,也要爆发出恐怖的杀伐,给他以沉重一击。

“用自己性命的为代价,让Human Race 觉醒……Human Race 能觉醒吗?”

“平白丢了性命罢了,而世人会为你而觉醒?”

“foreign race 若是真的侵入人间,该惧的还是会惧,该逃的还是会逃……”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心中嗤笑李佩甲对一切想象的过于美好。

天上的暴雨洒落。

被李佩甲牵引来的黑云,oh la la 宣泄着滂沱的雨势。

雨水拍打在他的身上,浸润着他的身躯。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看着满地狼藉,看着狼藉的御花园,看着蒸干的碧湖,还有破烂不堪的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

这一战,着实是有些超出他预料的恐怖。

刘景死了。

四位golden armor 守卫也死了。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没有想到,a trifling 李佩甲竟然能做到如此。

“不过……所幸的是,一切都结束了。”

“你有你的信念,我有我的想法。”

“新政,绝对不能继续下去,否则,Human Race 会有大麻烦。”

“如今的Human Race ,扛不住foreign race 联军的攻伐……”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抹了把脸,雨水顺着他狰狞的皮肤上流淌而下。

他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丢了that many 的尊严才换来的如今的Human Race ,岂能被Emperor Huai 一纸新政给彻底带向灭亡?

“刘景死了,四尊golden armor 护卫也死了,old man 身边能用的人不多,得将那些安排出去的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Artist ,全部召回!唯有如此,old man 才能遏制新政!”

“Emperor Huai 要搞一出新政,那old man 就陪你玩!”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眼眸中带着几许的阴冷,他在capital city 布局如此漫长的岁月,岂是a trifling 登基不久的新皇帝所能搞垮的。

他有些怒了。

看着他最喜欢的御花园沦为废墟,看着蒸干的碧湖,还有那破烂的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第一次有愤怒浮现。

他摸了摸自己那曾被打碎的皮肤,看着那他记忆中最为羞耻的一幕暴露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心头涌现出了前所未有的murderous intention 。

他转身moved towards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走去。

不过。

就在他刚转身的时候。

他浑身一僵。

因为,骤然有无数的金光自他的背后浮现,炫目的光辉,破开了茫茫大雨,撕碎了浓厚乌云,悬挂于穹天之上。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艰难的扭头。

他looked towards 了ten thousand zhang 穹天。

那儿,是李佩甲身化heavenly thunder ,disappeared 的地方。

只不过,此时此刻,那云海之上,有一座恢弘壮阔的宫阙悬浮着。

那宫阙,神异无比,rays of light 璀璨。

无尽霞光,磅礴的Human Sovereign Qi 在其上萦绕着。

mysterious ,玄奥,深邃,亘Gu……

martial arts 殿!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眼眸紧缩,浑身俱颤,他脑海中犹自想起当初那一脚踩的Cao Man there’s no resistance 的儒生。

那儒生,似乎便是出自martial arts 殿!

deng deng deng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只感觉无边的压力,如山岳一般倾泻砸落。

无尽的恐惧,尽数从他心头蔓延而起!

martial arts 殿中。

有mysterious silhouette 端坐其上,一双眼眸cold and severe ,murderous intention 滚滚,更有涛涛的无情。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只感觉一股压抑,在心头难以释放!

他慌不择路的moved towards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奔跑而去,他要躲入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内还有好多他收藏的ancient weapon ,那些ancient weapon 能防御的住!

没有ancient weapon 在手,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心中虚的很,他没有半点把握能够对抗martial arts 殿。

因为martial arts 殿的每一次出现,所带来的战绩都是恐怖至极的。

例如在Qing City ,例如之前镇压Cao Man ……

“该死!李佩甲难道和martial arts 殿有关系?!”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脑海在不断的转动。

他忽然想到……

当初Zhao Yang 刺帝的时候,martial arts 殿出现,难道就是李佩甲所引动的?

一念及此,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却是愈发的心惊。

他感觉自己……

可能摊上major event 了!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之上。

映照出martial arts 殿的illusory shadow 。

不过,这illusory shadow 很快就要散去。

李佩甲陨落,martial arts 殿的projection 无法坚持太久,这是first Fang Zhou Soul Shift Spiritual Exchange 的对象陨落。

Fang Zhou 心中有股无名怒火。

但是,李佩甲的陨落,乃是他自己的选择,舍身成仁,李佩甲以身化heavenly thunder ,欲要唤醒人间absolutely 百姓。

让他们明白,哪怕自身不够强,但是拥有足够强大的决心,哪怕面对再强大的存在,也能让他们感到恐惧。

Human Race 想要崛起,唯有人人都攥起拳头,迎战foreign race ,才能战出一片美好的未来。

李佩甲的死,Fang Zhou 虽然感觉到痛心。

但是,这种壮烈牺牲,让他敬佩。

有的人死了,轻于鸿毛。

有的人死,却是重于Mount Tai 。

不管是Honorable Lu ,还是李佩甲,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骄傲,他们宁愿化身为灯,照破笼罩这个时代的黑暗,为深陷黑暗的无数人,照亮出一条走向光明的道路。

Fang Zhou 尊重他们。

黑暗无情但人有情。

Fang Zhou 端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this time ,他没有演戏。

他的怒火,是真实情感的流露。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冲回了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狼狈无比,他翻出了一堆的ancient weapon 。

拎起一件又一件防御ancient weapon ,挡在身前。

每一件防御ancient weapon 都流光异彩,拥有莫测威能,象征着一个辉煌的ancient martial arts 时代。

他攥着ancient weapon ,瑟瑟发抖,浑身都在颤抖,满是惊惧的看着那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中的martial arts 殿。

他很怕martial arts 殿中的martial artist ,突然出手,直接将他给抹杀!

不过,看着逐渐虚幻的martial arts 殿,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心头顿时sighed in relief 。

那martial arts 殿中martial artist 冰冷而满是murderous intention 的眼神,让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如芒在背。

那眼神仿佛在冰冷的诉说着:杀吾martial arts 人,你……会死!

虽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无声,但是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没来由的感觉身躯all around ,耳畔,脑海中,响彻回荡着这句让他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话语!

“我不会死!old man 不会死!”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躲在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中,满面狰狞。

死?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眼眸闪烁冰冷光辉。

martial arts 殿?!

你说要杀我,old man 就会死?

old man 能从foreign race Ninth Realm top powerhouse 手中存活,活到如今,岂会轻易死在Human Race 手中?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

martial arts 殿逐渐消失。

但是,那martial artist 冰冷至极的眼神,却是给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无尽的梦魇和恐惧。

他嘴上说着不怕。

但是,对martial arts 殿所怀有的恐惧,于此刻无休止的蔓延。

“庆怀!”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gnashing teeth ,不复calm and collected ,他感觉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Emperor Huai 所搞的新政!

这个皇帝。

庆怀,可以不用当了!

……

……

Jixia Academy 。

府主small courtyard 。

焦黑枯死的芭蕉树下。

一席azure clothes ,倒在地上,满头black hair ,化作苍白发丝,他倒在雨水中,倒在水泊中,有着数不尽的狼狈与沧桑。

Zhao Yang 一瞬白首,悲伤哭泣到,声音都嘶哑。

Zhao Yang 恍然间才明白,原来teacher 的离去,他竟是会这般的悲伤。

他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一身cultivation base 全无?

曾经的他很洒脱,觉得刺帝之后,再无遗憾。

而现在,他明白,这世间的遗憾,多不胜数,他后悔了……

他想要变强。

他要为Old Li 复仇。

可是,胡子拉碴的他,眼神无焦距的看着那株焦黑的芭蕉树,有些万念俱灰。

他如今却是连移动下腿都动不得的废人。

一时间,感觉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

他的手,锤着地面,锤的血肉模糊。

蓦地。

Zhao Yang 感觉有一阵风吹拂而来。

耳畔,有超然而淡漠的话语声悄然响起。

“你……想变强么?”

聆听着这illusory 的话语。

Zhao Yang 毫无焦距的眼眸,却是little by little 的绽放出了光。

PS:求月票,周一,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