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无形的涟漪,自capital city 上空激荡开来!

像是海水拍打来的波浪,缓慢的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扩散开去。

又犹如一缕清风,吹的漫天烟云皆是激荡不休。

sword qi 自大地上滋生,冲入云霄,一层又一层,像是大地开裂出裂缝,裂缝中喷薄着滚沸的热气!

整个capital city 都为之而震动!

Jixia Academy 。

整个学府都为之哗然!

所有学子皆是扭头looked towards 了府主院子的方向。

刚入驻到Jixia Academy 的Emperor Huai ,也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错愕的扭头看来,他的眼眸中带着一抹精光,他的心情颇为激动。

手中攥着的,是那柄从刘景尸体旁捡来的那把冰魄剑,那柄ancient weapon 。

此时此刻,这柄ancient weapon ,冰魄剑,似乎也被Zhao Yang 的sword intent 所引动,in this brief moment ,欲要从Emperor Huai 的手中,挣脱而出,冲入Zhao Yang 的方向似的!

满城的剑,皆是in this brief moment 被引动,万剑齐出,悬于空。

随后,随着那Jixia Academy 中的一席白发青衣的升空,而随之升空!

一瞬间罢了,满城便尽是悬挂着锋锐的剑。

剑尖倒垂,pointed finger towards 人间!

Emperor Huai 情绪瞬间便激动起来,看着那道冲天的白发青衣,攥紧了拳头。

“是Zhao Yang !”

Emperor Huai 自然是认得Zhao Yang 。

当初刺帝成功,刺杀了那专门吸食Immortal Lotus Cream 的小皇帝后,这位当世第一assassin ,便cultivation base 尽废,沦为了废人。

却不曾想,于今时今日,似乎又重回Peak ,拥有了常人所难以企及的cultivation base 。

单单是这份扩散开来的气息,就强大的terrifying 。

Zhao Yang 于今日,可能是再度回归踏足到了Six Directions 境的领域,而不是像之前,只是惊鸿一瞥般的踏足Six Directions ,结果就跌落,cultivation base 尽失,沦为废人!

如今的morning sun ,已然踏足了超凡领域!

一念起,万剑出,剑随之心而动。

满城皆是悬挂人间剑!

这画面,震撼而超然!

李佩甲的牺牲,Emperor Huai 心中满怀遗憾,而现在,他看到了Zhao Yang 。

Zhao Yang 满头白发,眼眸中murderous intention 滚滚,他一如既往的纯粹,曾经是刺帝,如今,便是刺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哪怕,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cultivation base ,看上去,似乎很强大,远超他的想象。

但是,他怡然无惧。

因为,剑客,从来就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Heaven and Earth 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Imperial Family 不仁,那他Zhao Yang ,便照样以剑刺之!

这是一种信念!

不仅仅是单纯的复仇的信念。

capital city 之中,所有江湖客皆在哗然,他们震撼,激动,难以置信。

本以为,capital city 战事,或许要以Old Palace Master 的陨落,而落下帷幕,结果,却并不是如此。

还有人站了出来,是Zhao Yang !

这位敢刺人间帝皇的绝世剑客,绝世martial daoist !

无数的剑,无数的sword qi ,围拢着那悬浮天际,满头白发一青衣。

Zhao Yang 睁眼。

抬起手。

无数的剑随之而ding ding dong dong 的颤动。

剑尖悬起四十五度角。

遥遥对准了Imperial Palace 深处,那无数狼藉覆盖下的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

Zhao Yang 披散的白发飞扬,身上沾染的雨水,也随之而蒸干,他眼眸锋锐,手掌下压。

无数的剑,随之他一掌,而呼啸而出。

剑尖割裂空气,撕裂气流,从天而降,densely packed ,数不胜数!

遮盖Heaven and Earth 的一招。

引动万剑宣泄!

这是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一式杀招!

……

……

江南。

烟火朦胧。

一番杀戮之后,Pei Tongsi 坐在了楼阁之巅,微风徐徐。

他的眼眸波动着,面moved towards capital city 的方向,隐约间,他感受到了一股离魂于Heaven and Earth 的悲怆。

有人离开了。

有人结束了他在人间的使命。

Pei Tongsi 站起身,这儿是桂春楼,只不过,如今的桂春楼旁,满是冲刷不去血腥味道。

Pei Tongsi 和Xu Tianze 在江南的杀戮,已经收敛了下来,但是,在江南,两位杀神之名,早已经流传开。

楼梯间,传来了脚步声。

Xu Tianze 亦是登上了楼阁,他面色严肃,一丝不苟,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

“安排好了?”

Pei Tongsi 捏着酒盏,没有回头,问道。

Xu Tianze 轻声应了一句。

“安排好了,所有的Immortal Lotus Cream ,都堆叠到了码头,将于后日销禁。”

销禁Immortal Lotus Cream ,这对于整个人间而言,都是一场major event 。

价值上亿的Immortal Lotus Cream 啊,整个江南地区的存货量。

一把火之下,便通通销禁。

一把火,烧掉个上亿两白银。

这对于整个人间而言,都是巨大的动荡。

这同样是一场,对仙族的宣战。

谁也不知道,这一把火下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是,这一把火,必须要点燃。

“感受到了么?”

但是,此时此刻的Pei Tongsi ,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举起手中的酒杯,眼眸中,带着几许遗憾和悲伤。

“capital city 那个方向,有人先走了一步。”

“capital city 出变动了,Imperial Family 的那位Old Ancestor ……可能开始对Emperor Huai 动手了。”

Pei Tongsi muttered 。

因为在江南,顺藤摸瓜的就摸出了一个大瓜。

Imperial Family 那位Old Ancestor ,可能是这场Immortal Lotus Cream 之役最后的幕后主使。

吕王与他有关,那些死去的不少江南商贾,也与他有关。

所以,Pei Tongsi 才猜测,在江南之事传回capital city 的时候,那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可能早已经坐不住了。

他要出手,甚至可能会软禁Emperor Huai 。

彻底的从根源上,斩断的新政的继续进行。

不过,Pei Tongsi 感受到了。

那满溢于人间的怒火和murderous intention 。

有人于微末中重新崛起,用sword qi 点燃了星火。

有人重归江湖,再入超凡!

“Zhao Yang ……Six Directions 了。”

Pei Tongsi 说道。

没有多少喜悦,没有多少开怀。

因为,Pei Tongsi 知晓,Zhao Yang 能够踏入Six Directions ,付出的……是怎么样的代价。

Xu Tianze 沉默。

他并不傻,同样是martial daoist ,他的眼界也并不会弱太多。

他知道Six Directions 境有多么的难以踏足。

even more how 是废了的Zhao Yang 。

那得受到何样的刺激,才会下定这般决心,冲击超凡!

以废人之姿,冲击超凡,九死一生。

而何样的动力?

会让Zhao Yang 做出这样的抉择?

定然是非常痛心的事情。

“Old Li ……”

Xu Tianze 喃喃。

他同样猜测到了,capital city 所发生的事情。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竟然真的能够如此猖狂吗?这样的Imperial Family ……难怪Human Race 会走到如今的境地。”

“唉……”

Xu Tianze heave a long sigh ,感觉到了有些疲惫。

唤醒Human Race 之路,任重而道远。

新政之路,才刚刚开始。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便是阻碍新政的最大的源头和麻烦。

想要让新政继续下去,就必须扼杀这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唯有如此,新政才能彻底的在人间大地上,绽放出绚烂花火。

oh la la oh la la ……

Xu Tianze 和Pei Tongsi 同时举杯,往身前浇灌了杯中酒。

府主。

走好。

……

……

Qing State ,Qing City 。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

云海翻腾。

而在无垠的云海之中,有一黑点,安静的坐落其中。

Cao Man 盘坐,满身紫袍猎猎作响,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的风,很是冰冷而强烈。

他缓缓睁开眼,满头发丝在风中激荡,紫袍被风吹的紧贴他的身躯,勾勒出他身体的弧线。

Cao Man 的眼眸微微波动。

他looked towards 了capital city 的方向,眸光深邃,仿佛跨越了时空。

“capital city ……”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

Cao Man heave a long sigh ,又走了一个。

他犹自回想起当初在Martial Sovereign 擂上,那倔强的old man ,对他的攻伐和死战。

那old man 还是很值得敬佩的,明知不敌,偏要血战,就是为了牵引他的注意,给Zhao Yang 腾出刺杀皇帝的时机。

“可惜了……”

“但又不完全可惜。”

Cao Man 眸光深邃。

隐约间,似乎望穿了万里大地,看到了那capital city 上空的漫天sword pond 。

人间,又多了一名Six Directions 境martial daoist !

人间又多了一份助力!

Human Race 想要崛起,牺牲不可避免。

Cao Man 能做的,便是让这份牺牲,尽量的减少。

扭头,再度looked towards 了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

那儿,有恐怖的气息在不断的汇聚,一艘又一艘战船和battleship 在横亘。

仙族的battleship 和战船,还有一尊尊仙族powerhouse ,在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不断的汇聚。

在积蓄着imposing manner ,迟早会对人间域界,发起terrifying 的攻伐。

Cao Man spits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该来的,终究要来!

……

……

Imperial Palace 深处。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面皮子在不断的抖动。

“又来了!”

死了一个李佩甲。

让满城尽皆狼藉,如今,又来了一个Zhao Yang !

这murderous intention ,直指他而来,让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感觉到了莫名的怒意!

“既然一个个都要courting death ,那便死吧!”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那张被焚烧的丑陋的面颊一阵抖动,发出了冰冷的murderous intention 。

李佩甲能够借助儒Life Power ,爆发出了让他都难以抵抗的力量,这的确很出乎他的意料。

但是,你Zhao Yang 呢?

哪怕踏入了Six Directions 境,又如何?

他身为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闭关数百载,cultivation base 可是达到了Refining Spirit back to Void ,ancient martial arts Seventh Realm Peak ,距离8th Realm ,只剩一步之遥。

李佩甲有满城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相助,加上儒Life Power 。

而你Zhao Yang ,以为借来满城的a pile of junk ,就能模仿李佩甲?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前。

百官们皆是瑟瑟发抖,他们大多数都是ordinary person ,或许有些人习martial strength 身健体,但是,面对超凡领域martial daoist 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还是感受到有些绝望。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缓缓起身,身躯站的笔直。

身上,强大的spirit willpower 涌现而出。

他转身,踏足了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

不一会儿,便走了出来。

而他的周身,则是悬浮着三件ancient weapon 。

一件golden 鳞甲,一方white jade 大印,一把黄金浇筑般的longblade 。

这三件ancient weapon ,在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掌控下,散发着玄奇的力量,隐约间,似乎有illusory shadow 在其后逐渐呈现似的。

“你Zhao Yang 难得从废人回归超凡,既然courting death ,那便成全你!”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coldly said 。

Zhao Yang 可不是什么Literature Dao cultivator ,他只是个sword cultivator ,虽然是martial daoist ,但impossible 像李佩甲那般,引来Celestial Phenomenon 之力,险些将他给弄死!

而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也真的是烦透了。

他rise to the sky ,Refining Spirit back to Void 的spirit willpower ,不断呈现,天穹再度黑了下来。

漆黑如墨,宛若浓厚的乌云降落而下。

这是Seventh Realm cultivation base 所带来的压迫!

Sixth Realm 便可称超凡,而Seventh Realm 更是超凡领域中更进一步!

“李佩甲借儒Life Power ,你Zhao Yang ……又借何力?”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换上了崭新的袍服,玄yellow cloth 袍于风中猎猎作响,他那张遮羞的面皮被李佩甲打碎,如今露出狰狞的面孔。

却再也无at first 的慈眉善目,有的只是阴酸刻薄。

Zhao Yang 悬浮于空,满头白发,一席青衣。

浑身三百六十个窍穴,都在迸发着sword intent 和sword qi 。

一层层炸开的sword qi ,像是护罩般。

Zhao Yang 扬着手,淡漠的看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Seventh Realm ,很强。

那股imposing manner ,十分恐怖。

martial daoist 虽然号称同阶无敌,但是想要越境而战,亦不算很轻松。

不过,Zhao Yang 怡然无惧。

手掌猛地下压。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Flying Sword 速度陡然加快,尽皆moved towards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刺去!

犹如Supreme 剑皇,瞬息调动十万八千剑一般,每一柄剑都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其imposing manner 之下,迸发出恐怖至极的murderous intention ,犹如rainbow piercing the sun ,犹如银河落Nine Heavens !

Zhao Yang azure clothes 猎猎,便欲要踏步前行,飙射而出。

不过,他动作一滞,微微低头。

却见底下。

Emperor Huai 扬起手中的冰魄剑,猛地一抛。

“此剑助君!”

Emperor Huai loudly said 。

Zhao Yang 眸光如电,抬起beckoned ,霎时,那柄抛飞而起,开始下坠的冰魄ancient weapon ,便于空中一个shivered ,连续翻滚之后,呼啸而起!

咻!

冰魄剑落入Zhao Yang 手中,湛蓝之色,瞬间绽放!

刹那间,漫天黑云陡然白了一块!

以Zhao Yang 为中心,四散开来,像是有无尽白雪在其中汇聚!

Zhao Yang 握住此剑,只感觉浑身心意相通似的。

他looked towards 了底下的Emperor Huai 。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many thanks Your Majesty 。”

话语落下。

Zhao Yang 身形在空中,便已经只剩下了残影,a sword light ,裹挟起长虹,尾随无穷无尽,densely packed 的剑雨而去!

犹如一人驱赶着漫天Flying Sword !

moved towards 那位升空而起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杀去!

Zhao Yang 面色冷酷,白发飞扬,浑身三百六十个窍穴皆是sword qi 喷薄,人宛若化作了剑似的。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spirit willpower 显化。

刹那间。

那件黄金鳞甲骤然放大!

宛若一尊golden armor War God illusory shadow ,笼罩住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这件golden armor 的防御虽然不及被打碎的古钟,但是defensive power 却也不可小觑!

无数的剑撞击在了黄金Lin Family 之上,瞬间炸开,化作了磅礴的sword qi 花朵。

capital city 中,无数人仰起头。

便看到了那绽放开来的sword qi 花朵。

像是炫目至极的礼花!

无数的剑于this move 碰撞中,毁于一旦,化作真正的a pile of junk ,化作了飞灰。

寻常的剑,根本扛不住这样的碰撞!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dishevelled hair ,状若疯狂,隐约间,似是入了魔似的。

他对foreign race 心生恐惧,但是,对于内部Human Race ,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是Sovereign 。

Human Race 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而如今,连他掌控的Human Race ,都出现了欲要反抗他的人。

这让他心中murderous intention 涛涛!

“窝里横……说的便是你这种垃圾。”

“Human Race ,不需要你这种垃圾。”

“哪怕你cultivation base 再强又如何?”

Zhao Yang 手握冰魄剑,indifferently said 。

他的眼眸无喜无悲。

隐约间,眼前仿佛浮现出了,Old Palace Master 那捋须随和的一笑。

“teacher ,走好。”

“我这便送这old bastard 去见你。”

“Yellow Springs Road 上,你不寂寞。”

Zhao Yang muttered 。

next moment ,他身体如烘炉,无数的sword qi 自窍穴中吞噬,于身体中fuse together !

他手握冰魄。

身后,那百丈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再度浮现,凝实无比,比起刘景所催动。

Zhao Yang 催动,更为真实!

百丈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呈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云流呈现,漫天飞雪,飘飘洒洒。

无数的雪,in this brief moment ,于Zhao Yang 周身飞舞。

每一片雪,都化作了锋锐的剑!

“Heaven and Earth 同悲!”

Zhao Yang 眸光中涌动出一抹悲怆。

这是他当初刺杀皇帝时候所悟的剑招,而如今再度施展,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

百丈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握剑斩下。

无数的雪落在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golden armor War God 上,瞬间,golden armor War God 被劈开!

被绞碎!

庞大的golden armor War God ,不断的炸开金光,隐约间有些不稳定,欲要崩溃!

裹挟在其中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眼眸陡然一缩。

只感觉boundless 的sword intent ,席卷而来。

他握住了黄金longblade ,一手拿着大印,悍然拍出!

巨大的印,似是从Nine Heavens 之上,轰然盖下!

与此同时,强悍无边的Seventh Realm Peak 的spirit willpower ,轰然涌动,如瀚海拍起巨浪,如星辰裹挟砸落!

这是spirit willpower 的攻伐!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满是murderous intention !

然而……

下一瞬。

他瞳孔紧缩。

却见,Zhao Yang 身上有一座宫阙illusory shadow 浮现,那方大印尚未落下,便直接消弭,而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spirit willpower 攻伐逼近Zhao Yang ,却也disappeared !

金光璀璨的martial arts 殿,呈现于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

笼罩着Zhao Yang 。

martial arts 殿中,有supreme existence ,冷冷的俯瞰而下,让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遍体生寒!

martial arts 殿?!

Zhao Yang 是martial arts 殿的手段?

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而Zhao Yang 不管不顾,未曾回首,眼眸中只剩下剑,握着冰魄剑,不断的临近!

Heaven and Earth 同悲。

漫天飞雪化作一剑!

Ding!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手中那巨大的印,直接被斩飞!

而Zhao Yang 身形亦是越发的加快。

人与剑似是合二为一!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只剩下了一柄剑!

“你果然是欺软怕硬习惯了。”

Zhao Yang indifferently said 。

对他Zhao Yang 敢释放murderous intention ,而martial arts 殿一出……便没了fighting intent 。

Zhao Yang 心头不屑。

话语落下。

一剑便快若闪电的劈开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golden armor War God illusory shadow ,临近其周身,斩在覆盖其身上的golden 甲胄之上!

星火跳动!

甲胄之上留下一道半寸的剑痕!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眼眸紧缩,心头有一股寒意。

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然而,Zhao Yang 手中的剑,却是如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般不断的落下!

every sword 皆是落在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身上的甲胄!

clang clang clang !

这件甲胄ancient weapon ,被劈的轰然爆碎!

刹那间,炸成了甲胄碎片!

而失去了防护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手持longblade 抵挡,可是,如何挡得住Zhao Yang 的剑,接下来便只能是fleshy body 迎剑。

承受Zhao Yang 那快若thunder 的剑。

一剑又一剑!

Zhao Yang 也不急下杀手,every sword 都落在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血肉上!

人在空中,被剑给抽的爆发出无数的血水!

血水炸成了blood mist !

Seventh Realm Peak 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擅长spirit willpower 的攻击,毫无作用后,便丧失了fighting intent 。

此刻,于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于无数capital city 百姓惊诧的目光中……

宛若遭受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