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4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word light 如虹!

sword qi 如霜!

Zhao Yang 满头白发,面色淡如水,尽管心头有仇恨,但是在举剑挥剑的时刻,满腔的仇怨,似乎都被压在了心底。

眼中,只有剑。

他的sword qi ,好像是画师以大写意泼墨山水般的肆意洒下。

sword qi 之盛将空气都绞碎,让云流都激散!

这是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的realm ,仿佛满腹的sword qi ,于此时此刻尽情的释放!

Zhao Yang 从Peak 到谷底,再从谷底到Peak ,他的经历绝非寻常人所能理解,故而,他对剑的情感更加的纯粹和深邃!

万念俱灰之下,能够重归Peak ,这是寻常人所难以拥有的经历。

一般人,一旦跌入谷底,或许已经粉身碎骨,失去了重新再起的勇气。

Zhao Yang Human and Sword Unity ,体如烘炉,融万千sword intent ,万千sword qi in one body 。

这是一种走极端。

和Pei Tongsi 的Spirit Orifice 合one after another 样,都是一种极端,这种极端,未必有未来。

因为,太伤身体,能踏足Six Directions 境,便已经难能可贵,想要踏足到Seven Luminaries ,怕是难上加难。

但是,不管是Pei Tongsi 亦或者Zhao Yang ,都无所畏惧。

他们硬是走上了这一条极端的路,是他们不知道走这条路未来会被斩断?

不,他们其实都知道,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未来。

如今的Human Race ,需要powerhouse ,需要powerhouse 撑起现在。

当世Human Race ,战的只有现在,而不是未来!

而Zhao Yang 比起Pei Tongsi 更极端,他是将sword qi 纳入体,让自身化作烘炉sword pond 。

那过程无比的痛苦。

比起Pei Tongsi 的纳Spiritual Qi 入窍穴,要更加的艰难,他是三百六十个窍穴,都在吸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word qi ,每一缕sword qi 都会切割着窍穴。

那痛楚,堪称是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

Zhao Yang 挥剑,随着挥剑,他的势气竟是越来越恐怖!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乃是ancient martial arts Seventh Realm 的powerhouse ,号称踏足了Refining Spirit back to Void ,spirit willpower 极其强大。

但是,Zhao Yang 恰恰不怕spirit willpower 的攻伐。

因为他有martial arts 殿。

对于martial arts 殿,Zhao Yang 非常的信任,那可能是人间最为强大的力量,亦是Human Race 最后的防线!

故而,Zhao Yang 很信任。

而且,martial arts 殿本就坐落于他的精神。

Zhao Yang 不相信,这个懦弱无比,欺软怕硬,只会窝里横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能够在spirit willpower 上,击碎martial arts 殿,伤及他。

所以,Zhao Yang 的剑,便斩开了一切。

press forward ,义无反顾,斩碎了那ancient weapon 甲胄。

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身躯,在空中不断的劈砍,冰魄剑的formidable power 极其恐怖,甚至可以说与Zhao Yang 非常的契合。

隐约间,Zhao Yang 仿佛是引起了冰魄剑中的sword saint 意志的共鸣。

Buzz! Buzz! Buzz! ……

every sword 斩下,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万物,都仿佛在sword qi 的切割下破碎!

云流千疮百孔,一如那喷洒无数鲜血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惨嚎着,艰难的握着那把黄金大刀,他浑身肌肤没有一处完好,被削斩的血肉淋漓,无比的凄惨。

鲜血不断的从高空中洒落。

呼啸之间,砸落在地面,竟是发出钟鼓般的敲响声。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的战斗,几乎呈现单方面的倾倒,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惨状,简直惨绝人寰。

而突破入超凡的Zhao Yang 却是显得轻松写意,犹如潇洒画师在泼墨化作,在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上的削斩,都是每一次的泼墨落笔。

冰魄剑中,有one after another 的破碎的念,涌入Zhao Yang 的心头。

那是冰魄剑主残留的余念,亦是曾经留下的意念,于今日,与Zhao Yang 的sword intent 形成了共鸣。

这是ancient weapon 承认了Zhao Yang ,于今日recognizing Master 。

Zhao Yang 倒是有些诧异,但是,也没有太过惊讶。

一把剑而已,此刻于他而言,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Zhao Yang 提剑。

无数的sword qi ,瞬间化作了white 云流笼罩住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puff puff puff !

万剑纵横,无数的sword qi 呼啸间,不断冲击和切割,在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fleshy body 上,炸出一团又一团的blood mist !

那是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fleshy body 又挨了剑。

Zhao Yang 并不急着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因为,他知道这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肯定还有什么底牌。

因为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虽然在惨叫,被他的sword qi 切割的不断的惨叫,但是,并不慌张。

Zhao Yang 一边融合着冰魄ancient sword 中的sword saint sword intent ,一边在等待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底牌。

当然,若是能找到机会一击必杀,Zhao Yang 也不介意一剑格杀。

……

……

Fang Zhou 端坐在Martial Arts Bookstore 中。

眸光cold and severe 。

他的murderous intention 同样大盛。

martial arts 殿golden glow 四射,光辉璀璨,甚至有各种各样的异兽在其后展现。

有Qilin 飞越,Dragon Phoenix 共舞,獬豸咆哮等等……

这些natural phenomenon 都是Fang Zhou 一念之间,所增添上去的,这让martial arts 殿的mysterious 感愈发的恐怖,也愈发的唬人。

对于Zhao Yang ,Fang Zhou 还是很欣慰。

能够有魄力走出融成千上万的sword qi 于身体,三百六十个窍穴同时吞噬sword qi ,将fleshy body 当做sword pond 的sword cultivator ,很少见了。

Zhao Yang 走了一条最为适合他的道。

但同样亦是危险的道。

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说的便是Zhao Yang ,但是效果却是很显著。

this time ,Fang Zhou 是有murderous intention 显现。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李佩甲因为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而死,这点就不可原谅。

一个欺软怕硬的Imperial Family 成员,一个将Human Race 带领走向末路的废物,Fang Zhou 觉得此人必须死。

不管是为了李佩甲还是为了Human Race 。

所以,Fang Zhou 坐镇Zhao Yang 的spirit willpower 。

尽管隔绝着Supreme Ancient Palace ,隔绝着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之遥。

Fang Zhou 或许无法明着出手,但是,以Martial Arts Bookstore 的特性,挡下spirit willpower 却是非常的轻松。

这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明显也是走了歪路,在ancient martial arts 一道上,主张spirit willpower 的强大。

事实上,Fang Zhou 通过对spirit refinement 法的研究,ancient martial arts 有点类似与cultivation ,修的是spell ,而所谓的spell ,就是用spirit willpower 来操控。

Refining Essence into Qi ,是粗浅的御气手段。

Refining Qi, Transforming Spirit ,则是能够调动spirit willpower ,形成Spirit Attack ,甚至隔空御物,调动Power of Five Elements 杀敌。

至于Refine Spirit to Void ,就更进一步,可修成Yin God Yang God ,可spirit willpower 具现,游走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杀人于无形。

手段的确很诡异。

但是,却很容易被克制。

新Dao of Martial ,走martial daoist 之路,而且得到Human Sovereign Qi 的加持,这是比起ancient martial arts 更为强势的地方。

ancient martial arts 的确也不弱,但是在Fang Zhou 看来,比起新Dao of Martial 要弱很多。

Cao Man 创Dragonspine Art ,走的是fleshy body 无敌流,气血强盛至极,可burning the heaven and boiling the sea 。

所以,Cao Man Six Directions 境的时候,若是开启Dragonspine Art ,哪怕是ancient martial arts Seventh Realm 都可以轻轻松松吊打。

因为气血太强了,对于spirit willpower 也有着极强的压制作用!

ancient martial arts 不在意立根于自身的martial skill ,更在意的是精神操控的术,所以弱点太明显。

这也是为什么,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一直很忌惮Cao Man 的缘故。

这位fleshy body 无敌的Great Imperial Teacher ,一旦火力全开,气血便可压制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术法完全无用,最后轻松吊打。

而如今的Zhao Yang ,实际上和Cao Man 的路有点像。

Cao Man 是fleshy body 无敌,气血可焚山煮海。

而Zhao Yang 则是走sword qi 如霜,一剑霜寒Nineteen Provinces ,亦可镇压spirit willpower ,敕神,斩意!

Fang Zhou 心头逐渐平静下来。

他平静的看着Zhao Yang 对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虐杀!

sword qi 如霜,加上冰魄ancient weapon 的加持,威能更加的恐怖。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虽然是Seventh Realm Peak ,但是却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被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身上被斩了无数剑。

被Zhao Yang 的sword technique 连招给连续刺的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嗯?

忽然,Fang Zhou 眉宇一凝,眼眸愈发的深邃。

却见那浑身染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模样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强行招来了那枚被斩飞的white jade 古印。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gnashing teeth ,凄厉嘶吼着。

多少年。

他多少年没有这么凄惨过了!

与李佩甲一战,他在挨揍。

与Zhao Yang 一战……他同样在挨揍。

古今防御第一的古钟被打爆,如今,防御golden armor 也被砍碎!

他就是那个叠最厚的甲,挨最毒打的那位!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很憋屈。

他乃是Imperial Family ……

身上流淌的是高贵的Imperial Family 血脉!

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人胆敢以下犯上!

他对抗不了神魔仙妖诸族,难道还压不下Human Race ?!

抓住大印,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torn skin and gaping flesh ,没一处完好肌肤的fleshy body 之上,无数的鲜血开始蠕动和流淌,竟是宛若小蛇一般,moved towards 那方大印飞速的流淌而去。

最后,彻底的钻入到了那方大印之中。

大印之上,在吸收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鲜血之后,竟是彻底的化作了猩红。

最后,竟是飙射而出,悬浮在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头顶之上,其上的血色光辉,宛若a beam of light 冲入云霄。

卷荡起了血色的云流!

Zhao Yang 一剑斩下,竟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弹开!

Zhao Yang 眼眸一凝,悬空而立,握住间,浑身上下的imposing manner ,开始贯通!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sword qi 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纷纷涌入他的身躯。

Zhao Yang 手握冰魄,屈指一抹。

“这便是你的底牌么?”

Zhao Yang 冷酷道。

底牌一出,那这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也就距离死不远了。

他Zhao Yang 曾经,偷偷摸摸的刺杀皇帝,但是今天……

他入超凡,要just and honorable 的斩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sword cultivator 一怒。

敢叫Heaven and Earth 换新颜!

capital city 。

Jixia Academy 。

Emperor Huai 仰着头,跟城中无数人一样,皆是抬头看着天。

看着那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的战况。

李府主陨落,Zhao Yang 的剑,存在着复仇之意,就是不知道是否也会陨落,这一战若是Zhao Yang 无法解决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那接下来新政的展开,就将会变得愈发的困难。

Emperor Huai 此刻,面容之上,满是舒爽之色,主要是,Zhao Yang 的剑,太犀利了!

一直在斩着这位无德的Old Ancestor 。

every sword 的斩下,都让Emperor Huai 心中的憋闷得到了释放!

自从Old Ancestor 威胁他之后,Emperor Huai 感觉如山般的压力,一直压在心头,而在李佩甲身死的时候,Emperor Huai 很自责,也很愤怒,甚至有些绝望。

而如今,满腔的绝望,尽数化作了宣泄。

“杀!”

Emperor Huai 嘶吼。

哪怕他知道这样很大逆不道。

毕竟,天穹之上在Zhao Yang 剑下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是Imperial Family 的Old Ancestor 。

是他庆怀的Old Ancestor 。

可是,Emperor Huai 不在乎了。

“那是……”

Emperor Huai 眼眸一缩,当他看到Old Ancestor 头顶之上浮现的那枚血色大印的时候,神色剧变。

“那是Great Qing 帝玺!”

Emperor Huai took a deep breath 。

他认出了那个玩意。

是象征着皇权的帝玺!

是真正的帝玺!

乃是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平灭了Human Race 江湖,开始禁武八百载岁月的那位开Imperial Emperor 的帝玺!

这是一件ancient weapon !

Buzz! Buzz! Buzz! ……

Emperor Huai 只感觉到一阵威严的威压在穹天之上扩散开来。

眼眸微微一缩。

Emperor Huai 感觉体内的血液都在颤抖,那是来自血脉深处的敬畏。

sovereign’s prestige 浩荡。

整个capital city 似乎都in this brief moment ,感受到了grandiose 的威压。

天庆殿,以及Jixia Academy 中的官员,尽数色变,纷纷跪伏而下。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张开双手,开始仰天大笑。

这一笑,笑声竟是冲荡了漫天云流似的!

Zhao Yang 面色淡然,依旧握着冰魄剑,剑中的sword saint 之意,正在不断的消融,融入他的spirit willpower 。

Fang Zhou 端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aloof and remote ,俯瞰着,眸光淡然如水。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在大笑着。

随着他的大笑,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开始节节攀升,那帝玺上,亦是有浩荡的sovereign’s prestige 席卷而出。

bang! !!

蓦地,云流炸开,呈现涟漪状从all directions 席卷。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眸光化作灿烂的流金之色,他浑身血肉模糊,但是却有着Supreme 的威严。

底下。

Emperor Huai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难看无比。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

“降临了!”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此刻以血脉牵引出帝玺中存留的Imperial Family 开Imperial Emperor 的意志,于此时此刻,重临人间。

这一瞬,整个Great Qing Dynasty 都在动荡似的!

恐怖的压力,席卷天穹,压迫着Zhao Yang 。

不过,有Fang Zhou 盘坐在martial arts 殿内,所散发出的martial arts 殿的光辉,轻轻松松的便挡下了这股威压。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

一方大印悬浮。

一道金光漫漫的silhouette ,悬浮于高空。

尽管浑身是血,但是,却威严无双。

Zhao Yang 握剑,与其对峙。

“开Imperial Emperor 附体?呵。”

“来的正好!”

Zhao Yang 淡淡嗤笑。

双眸流金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发丝飞扬,气息如山岳般沉凝,那恐怖的气息,仿佛要冻结一切。

怕是达到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的程度。

盘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的Fang Zhou ,brows slightly wrinkle 。

不知道Zhao Yang 能否对付的了。

气息凝滞了许久。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最后响彻起了一声悠然的叹息。

“侠以武犯禁……吾之Great Qing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般末路。”

开Imperial Emperor 叹息声,激荡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他looked towards 了Zhao Yang ,看着底下满城废墟,看着引他降临却drenched with blood 的Imperial Family 后裔fleshy body ,不禁再度发出了长叹。

“吾踏灭江湖,颁布禁武令,唯有Imperial Family 可习武,竟依旧无法稳定Great Qing 江山?”

开Imperial Emperor 摇头。

Zhao Yang hearing this ,冷笑了起来。

嗤笑之声,丝毫不加掩饰。

开Imperial Emperor 不由目光锁定Zhao Yang 。

“汝为何而笑?”

Zhao Yang 手指轻轻摩挲过冰魄剑,indifferently said :“笑你还在做春秋大梦!”

“禁武八百载,是你亲手将Human Race 推向了末路的深渊。”

Zhao Yang indifferently said 。

手指轻掸剑身,顿时有清冽剑吟炸响,而Zhao Yang 的背后,一尊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浮现。

“后世对你的评价,乃一世暴政!残忍恶毒,焚书坑武,愚昧不堪!”

“是暴君,是罪君,是昏君!”

Zhao Yang 的话语落下,磅礴的sword qi 顿时于他身上滋生,像是风暴一般席卷。

开Imperial Emperor 眼眸一缩。

身上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顿时迸发,威严无双,手中握住那把黄金大刀,恐怖而霸道的Blade Qi ,冲荡云霄!

仿佛有尸山血海于其后滚滚。

这是平复一个乱世的王者,imposing manner 自然强大!

“impossible !”

“吾焚书坑武,换取whole world at peace ,为何后世会这般评价吾?!”

“乱世皆因Martial Artist 习武开始,Martial Artist 习武便会有野心,足够强大的Martial Artist ,甚至想要凌驾于皇权之上,成千上百的Martial Artist 汇聚一堂,堪比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让世间难以太平!”

“诸国之乱,更有Martial Artist 屠国之罪举,战乱不休,难以平息,无数百姓因此而流离失所。”

“故吾统一天下,创立Great Qing ,焚书坑武,便是为了遏制Martial Artist 的肆意妄为!”

“何错之有?!”

开Imperial Emperor imposing manner 愈发的强盛,威压天下。

他疑惑而不解,反问开口。

Zhao Yang 摇头,他眸光有些复杂的看着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

此时此刻,眼前的不是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而是那位功过由后人评说的开Imperial Emperor 。

事实上,Zhao Yang 也不知道,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底牌,竟然是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

既然来了。

那Zhao Yang 正好替死去的那些Human Race martial daoist ,那些死去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问一闻。

问一问这是非过错!

Zhao Yang 手指轻叩剑身,剑吟冲霄,baleful aura 滚滚!

“焚书坑武八百载,Human Race Martial Dao 衰弱,Martial Artist 缺少,唯有Imperial Family 习武。”

“八百年后,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foreign race 来袭,神,魔,仙,妖等foreign race powerhouse 无数,攻入Human Race 域界。”

“习武的Imperial Family 大军安逸惯了,他们迎战,瞬间溃败,Human Race 域界的防线,脆如薄纸,一攻就破。”

“foreign race 杀入Human Race 域界,烧杀抢掠,屠村,屠城,屠州……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横尸百万,千万!”

“Human Race 禁武,百姓平凡的双拳,根本无法抵挡和保护家园,流着泪,流着血,在满腔不甘中死去,死不瞑目。”

“习武的Imperial Family ,选择放弃百姓,他们主动开放Human Race 域界,让foreign race 入驻,甚至与foreign race 勾结,坑害百姓,压榨the people’s blood, sweat and tears !”

“如今,为了抗击foreign race 的入侵,无数的新武Martial Artist 身死,新武martial daoist 们陨落牺牲,而Imperial Family ancient martial arts Martial Artist 却守着ancient martial arts 的典籍不予分享,甚至变本加厉的勾结foreign race ,残害忠良!”

Zhao Yang 盯着引来开Imperial Emperor 附体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声如云后惊雷。

“你说……有错吗?!”

PS: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