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4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Great Qing Dynasty 开Imperial Emperor 的出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哪怕是Fang Zhou 也不曾想到,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底牌,居然是summon 出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的一缕灵魂,附着自身,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力量。

Fang Zhou 可以确定的是,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的cultivation base ,应该是踏足了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的层次,属于ancient martial arts 的Peak ,否则他也impossible 踏平天下,更impossible 焚书坑武,平灭一个Martial Dao 时代。

但是,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不知道为何竟是陨落了。

按理来说,这样的powerhouse 活个数百年乃至上千年根本没有任何的困难。

当然,Fang Zhou 没有去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在关注此时此刻的战况。

若是这位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真的要庇护他的后代,那这一战的胜负犹未可知。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想要杀之,Zhao Yang 或许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Fang Zhou 眼眸冰冷,甚至都打算直接从Supreme Ancient Palace 中出来,杀来capital city 。

有Green Emperor Lantern 在手,Fang Zhou 哪怕是对上这位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也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因为Green Emperor Lantern 的力量,乃是直攻灵魂,对于spirit willpower 有着incomparable 的压制作用。

所以,Fang Zhou 若是持Green Emperor Lantern 而来,定然能with no difficulty 的suppress and kill 。

不过,Fang Zhou 还并未太过着急。

现在的局势,犹未可知。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中。

双眸流金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有些不可置信,他的耳畔,犹自萦绕着Zhao Yang 那cold and severe 的质问话语声。

foreign race 入侵,Human Race 惨死,屠戮无数,Imperial Family 投敌……

一个个消息,都充满impact ,让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有些茫然,有些错愕,有些不可置信。

他花费了巨大的力气焚书坑武,只是为了与Human Race 万世太平,不遭受武祸。

不曾想,竟是将Human Race 逼得这么个下场?

如事实当真如Zhao Yang 所说,那开Imperial Emperor 很清楚,一切罪过皆是他,一切罪果皆因由他而起!

他罪无可恕!

杀戮Martial Artist ,他是暴君!

焚书坑武,他是罪君!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陡然无声。

capital city 中,百姓们禀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文武百官跪伏,面色更是复杂无比,这一场古今对错的问答,谁又能说个所以然。

毕竟,焚书坑武之后,Great Qing Dynasty 也的确迎来了数百年的安逸与繁荣。

Emperor Huai 挺直了脊梁,望着天穹,抿着嘴。

Zhao Yang 在质问开Imperial Emperor ,在质问他Emperor Huai 的先祖,但是,所说有错吗?

Human Race 会沦落至今,几乎濒临破灭,下场……的确都是因为开Imperial Emperor 的一场焚书坑武之举开始。

若是不曾有焚书坑武,Human Race 之中Sect 无数,武dao sect stand in great numbers ,彼此竞争,彼此战斗,外敌侵入之时,定然会同仇敌忾,一同对外。

哪怕对上的是神魔仙妖等顶级强族,但也未必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

毕竟,Human Race 域界内有Human Sovereign 之力镇守,Human Race powerhouse 们固守门户,定然能够守住。

ancient martial arts 最辉煌的时候,像Cao Man 这样的powerhouse ,定然有许多。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也是强大的Martial Artist ,他的风华不弱于Cao Man ,one man one blade ,平灭Great Qing 江湖,斩尽Human Race 的一个Martial Dao 时代!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的魄力,绝非后代软弱无能的Great Qing Imperial Family 所能比拟。

他哪怕败,也不会毫无尊严的投敌,为奴为婢,勾结foreign race ,迫害Human Race 百姓!

in the sky 。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lifts the head ,双眸流金,盯着Zhao Yang ,身上陡然爆发出terrifying matchless 的威压。

“汝之所言……可皆为真?”

Zhao Yang hearing this ,甩了甩手中的冰魄剑,面色肃然:“Human Race 之惨状,比我所说的要更加的terrifying 。”

“你若不信,自可亲自一观。”

“不过,你附身这人,今日,我必须斩之。”

Zhao Yang indifferently said 。

他的身上,亦是有强大无比的murderous intention ,开始little by little 的涌动而出。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brows slightly wrinkle ,道:“他,所犯何事?”

Zhao Yang startled 。

他本以为,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会很坚决的守护他的后辈,却不曾想,竟是先问出这么个问题。

Zhao Yang 沉默片刻,缓缓开口,诉说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罪状。

肆意任由Immortal Lotus Cream 的扩散,Human Race 遭遇危机,依旧不曾扩散ancient martial arts ,眼睁睁的看着Human Race 惨遭屠戮。

更是插手皇权,掌控朝堂,要斩断为Human Race 崛起的新政……

“most important 的……”

“他害死了我的teacher 。”

“一位为Human Race 新武的推广而呕心沥血,为Human Race 崛起而声嘶力竭的senior 。”

Zhao Yang 提起剑,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云层涌动,随后无尽的飞雪落下,每一片雪都悬浮在空中,化作了冰冷剑,遥遥对准了双眸流金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越听越心惊,越听越冰凉。

他低头,看着血肉模糊的双手,心头不禁涌现出无尽的怅然。

“我Great Qing Imperial Family ……竟是走到了这般末路?”

Zhao Yang 今日的话语,对他的冲击十分的巨大,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从未想过,Human Race 如今的局势居然会如此的艰难。

他一直都以为,焚书坑武之后,Human Race 之内将会战乱减少,而Imperial Family 掌控着ancient martial arts ,能够轻易镇压叛乱,Great Qing Dynasty 能世世代代延续下去,能够throughout the ages 永不坠落。

可如今……

却是走到了things have reached a dead end 。

“吾,当真错了。”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叹息。

Zhao Yang 握着剑,横眉冷对,murderous intention 依旧浓郁:“你可要挡我?”

今日,Zhao Yang murderous intention 滚滚,不管谁来,他都要斩杀这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不因为别的,就当是为了李佩甲报仇,为了他teacher 报仇。

他因此而一念白头,这股执念对他而言,可以说是非常的深刻。

“挡你?”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lifts the head ,看了Zhao Yang 一眼。

shook the head 。

“吾这后辈,罪大恶极,罪无可恕,该杀。”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道。

话语落下。

一股强大无比的spirit willpower ,便犹如滔滔江流,瞬间涌出。

刹那间,整个人间大地都在颤动,整个capital city 都在为之而颤抖,仿佛有一汪巨湖决堤了似的,恐怖的水流自其中宣泄而下似的!

那方Great Qing 帝玺冲天而起,其上血色尽退,有Human Sovereign Qi 飘荡而来,笼罩其上,最后,一尊魁梧无比的silhouette 悬浮与帝玺之上。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浑身一个哆嗦,双眸之上的流金之色,尽数褪去!

而他手中的那把黄金ancient blade 亦是冲天而起,被that 伫立在帝玺之上的golden illusory shadow 给握在了手中。

帝玺和黄golden blade ,那都是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的贴身武兵,被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收集掌控。

此时此刻,尽皆被剥夺。

Zhao Yang brows slightly wrinkle ,看着这尊威压滚滚,气息滔天的silhouette ,手中的冰魄剑在颤抖,融合了sword saint 之意的他,此时此刻愈发的强大。

甚至,Zhao Yang 背后,有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呈现,无数的sword light 平地起,似银河般飞流直下。

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对峙着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的illusory shadow 。

不过,显然,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要被压制不少,若是真要战,势必是一场苦战。

Zhao Yang 也会感觉到万般棘手。

除非他踏足Seven Luminaries 境,才有把握胜之。

幸好,对方并无fighting intent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清醒过来,猛地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开Imperial Emperor ,浑身一个哆嗦。

眼眸中闪烁过一抹不可置信,他这是……被放弃了?

搞笑吧?

他才是Imperial Family 后裔啊!

他噗通一声,于in the sky 跪伏。

“先祖!救我!”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凄厉吼道。

他怎么都不曾想到,summon 出了开Imperial Emperor ,Imperial Family 的先祖,却不曾想,被Zhao Yang 三言两语给说的,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脱离了他的身体。

怎么能这样?!

怎么会这样!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嘶吼的声音萦绕在天穹之上。

“先祖啊!”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不断的叩首。

Zhao Yang 冷酷无比,无数的飞雪于他的身后汇聚,他看着that 帝玺之上的illusory shadow ,眸光cold and severe 。

竟是有些捉摸不透这其中的古怪。

端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的Fang Zhou ,也平静的看着。

他看着开Imperial Emperor 的illusory shadow ,隐约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汝,不配为吾之后代。”

开Imperial Emperor 伫立在帝玺之上,宛若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冷冷开口。

话语声落下,黄golden blade 一划。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只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沸腾,那股属于Imperial Family 血脉的高贵,宛若in this brief moment 被一刀斩尽,被剥夺了似的!

“no! !!”

“怎么可以如此!我summon 先祖,是为了求活,先祖岂可听信一外人之言,便放弃了您的后裔!”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凄厉嘶吼。

“吾问你,foreign race 侵入,Imperial Family 可否迎战?”

“是否有为Human Race 而血战,是否为守国门,不曾退却半步?”

开Imperial Emperor aloof and remote ,拄着黄golden blade ,威严无比,冰冷质问。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跪伏着,声音似是没了底气,道:“自然有迎战……”

“可foreign race 联军强大无比,更有恐怖至极的top powerhouse ,我等Imperial Family 死伤无数,collapsed on the first encounter ……我等,战不赢的啊!”

开Imperial Emperor 眸光黯淡,但是身上威压却是大盛。

“吾再问,你是否勾结foreign race ,压迫百姓,坑我Human Race ,毁我Human Race 复兴壮志?”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浑身都在颤抖,抖动若筛糠:“我……我并不是勾结foreign race ……我那是缓兵之计,联手一族,以对抗他族,亦是为了我Human Race 大业能保存,为Human Race 火种之延续……”

“够了。”

开Imperial Emperor 怒叱。

强词夺理!

满腔话语中,只剩两个字,偷生!

怒叱的声音激荡于苍穹,宛若thunder 在轰鸣不休,grandiose ,激荡不已。

吓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颤抖万分。

“无可救药。”

开Imperial Emperor 摇头,随后illusory shadow looked towards 了Zhao Yang 。

slightly nodded 。

仿佛在说……

你随意。

Zhao Yang 懂了。

眼眸波动,他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了,甚至心中还浮现出一抹敬意。

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或许当真是有大魄力之人。

或许焚书坑武之举措,的确有过,但在当时,却并非有错。

“在下斗胆,再问一句。”

“Your Majesty 当初,施行焚书坑武之举,可知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有foreign race ?”

Zhao Yang 盯着开Imperial Emperor ,眸光如炬。

这是他很想要知道的事情。

不仅仅是Zhao Yang 。

Fang Zhou 也是有些好奇的望去。

开Imperial Emperor startled ,庞大的illusory shadow 竟是沉默了下来,许久,shook the head 。

随后,开Imperial Emperor 举起手中的黄golden blade ,pointed finger towards 苍穹。

“吾若知天外有foreign race ,那还何须焚书坑武,自当是率领我Great Qing 雄兵,杀向天外!longblade 所向,皆将飘我Human Race 旗帜!”

开Imperial Emperor 豪气冲霄,fighting intent 十足。

可惜,时间难以重来。

他放下了longblade ,sighed 。

“吾,千古之罪人。”

Zhao Yang 面色微微涨红。

不过,他心头亦是sighed ,果然是不知道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有foreign race 么?

可是,以开Imperial Emperor cultivation base ,踏足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的realm ,impossible 感应到天外有foreign race 才对?

这里面,或许还存在有什么问题?

难道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在撒谎?

可对方只剩一缕Remnant Soul 了,早已陨落与人间数百载,根本没必要撒谎。

Zhao Yang 蹙眉,不过,他没有去思考这些问题。

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手中的剑,轻轻一掸。

顿时有璀璨的剑吟炸响,sword saint illusory shadow 一动,恐怖的气息迸发。

冰魄剑在Zhao Yang 手中,几乎复苏过来似的。

这是非常适合Zhao Yang 的一把剑。

无数的风雪汇聚,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汇聚成了一柄,仿佛要将一切都切割为两半的giant sword illusory shadow 。

那剑高达ten thousand zhang ,横亘Heaven and Earth 。

遥遥对准,moved towards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斩去!

“no!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怒吼起来。

他失魂落魄,他眼眸中满是怒意。

他不再跪伏于虚空,不再叩首开Imperial Emperor 。

“我所做所为都是为了Human Race !为了保存Human Race !何错之有?!”

“神魔仙妖各族powerhouse 联手,Human Race 根本无法抵抗!与其如此,还不如思考如何保存Human Race 火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所谓的新政,太过极端,绝对会将Human Race 推向覆灭的深渊!”

“我所做一切,皆为Human Race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嘶吼。

他的spirit willpower 涌现,扭曲着虚空,隐约间,有无数的illusory shadow 自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身躯中涌现,化作流光撞击向Zhao Yang 。

失去了帝玺,失去了黄golden blade ,失去了金缕甲,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只能用ancient martial arts 的spirit willpower 之法对战Zhao Yang 。

然而,Zhao Yang 怡然无惧。

哪怕martial arts 殿不曾出手,Zhao Yang 如今融合了冰魄剑中的sword saint 意志,实力早已经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sword qi 冲霄,压制这些精神攻伐,轻轻松松!

puff puff puff !

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云流卷荡!

sword light 席卷之间,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spirit willpower Avatar 纷纷被斩爆!

他浑身drenched with blood ,凄惨无比!

他扭头looked towards 了开Imperial Emperor ,可是,开Imperial Emperor 拄着黄golden blade ,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凄厉惨笑起来。

满是不甘与愤怒。

“我也曾率军为Human Race 而战,那一战,我毁去了容貌,那一战我遭受了无尽的痛苦,可世人只记得我的惨败,怒叱,谩骂,苛责如漫天飞雪,可我已经尽力了……”

“我从不觉得我有罪,Human Race 扛不住foreign race 联军的!”

“新政变革……就是个错误!”

“Human Race ……会因此而覆灭在你们的手中!”

“我不会是罪人,而你们……才会是真正导致Human Race 覆灭,火种难存的罪人!”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嘶吼。

Zhao Yang 面色冷酷,白发飞扬,giant sword 轰然斩下!

瞬间斩过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身体。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浑身一震,口齿之间有鲜血喷洒。

但是他狰狞的脸上,依旧挂着疯狂,他在嘶吼,在维持他最后的尊严。

他有些恼怒,一个Pei Tongsi ,一个李佩甲,一个Zhao Yang ……

仿佛都在嗤笑他!

可他觉得他没错!

“杀了我……没了我的维稳,foreign race 必将发起动乱……Human Race ,大劫将至!”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一边咳血,一边道。

Zhao Yang 一个闪身,在in the sky 拉扯出无数的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身前,距离一寸,举起了剑。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没了你,foreign race 迟早也会动乱。”

“你,不过是个小丑。”

Zhao Yang sneered 。

pu!

一剑递出,灌入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心口。

洞穿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胸膛,剑尖漫出,滴淌着血珠!

Zhao Yang 冷酷无情,冰冷的看着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

“舍身就义的李府主用行动,告知了世人……”

“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站起!”

“战起!”

“Human Race ,岂愿为奴!”

Zhao Yang 话语声越来越高亢。

话语落下,抽出了冰魄剑,再度扎入。

抽出,扎入,复扎入!

血花绽放于虚空。

every sword ,在扎穿血肉的同时,还洞穿了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spirit willpower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身躯在空中,被扎的千疮百孔,鲜血泼洒,他染血的手,死死的抓住Zhao Yang 的握剑的手,眼眸死死盯着Zhao Yang ……

“求求你……别……别杀我……”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不断咳血,央求,乞求。

原来。

他是真的怕死。

可是,他反抗的力量开始越来越小。

最后。

Zhao Yang 冷漠的一剑扫过,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无数鲜血自尸体中淋洒而出。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仿佛下了一场瓢泼的血雨。

……

……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的illusory shadow 伫立在虚空,那模糊的面容之上,神色复杂。

历阁数百年,被后裔唤醒,却是亲眼看着后裔,被人a sword, a sword ,宛若凌迟于ten thousand zhang high 空。

心情自然是有些复杂。

虽然,他只是一缕灵魂,但是,还是感觉到莫名的悲凉。

“罪魁祸首……皆是吾。”

开Imperial Emperor sighed 。

一切的根源都是他,若非他焚书坑武,踏灭江湖,收掠martial arts 典籍于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使得Great Qing Dynasty 安逸了太多年,习武的Imperial Family 没了对手,不经战事,安逸了太多年。

丧失了当年马踏江湖,剑平天下的fighting intent 和勇气。

Human Race 未必会走到如今的境地。

一声吁叹。

叹尽了悲凉。

可世间并无悔过药。

他能做的,唯有尝试弥补。

开朝Imperial Family 伫立在帝玺之上,扭头looked towards 了Qing State 方向。

那儿,是Human Race 域界的方向,在那儿,他感受到了无数恐怖的气息,于天外窥伺着Human Race ,在那儿,他仿佛看到了Human Race 无数warrior 埋骨的尸山血海。

“一切之罪,皆因吾而起。”

“今日,吾将燃尽Remnant Soul 。”

“不求度轮回,愿赎千古罪。”

一声吁叹。

尽管未必能洗刷多少罪孽,但愿为此世略尽绵薄之力。

伫立在帝玺之上的开Imperial Emperor ,陡然间,光辉璀璨,terrifying aura 如瀚海起波涛。

时隔八百载,再扬黄golden blade !

重踏山河万里,为Human Race 而战!

moved towards 血染的关外而去!

PS:求月票,求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