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4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ng long long !

Great Qing 帝玺之上,悬浮的ten thousand zhang illusory shadow ,那是开Imperial Emperor 的illusory shadow 。

此时此刻,这尊illusory shadow ,散发着grandiose 的威压,抓着Golden Battle Blade ,伫立于帝玺之上,冲入云霄。

他开始迈步,仿佛整座天下都在他的脚下颤动起来似的。

无数云流炸开。

开Imperial Emperor 虽然只是一道illusory shadow ,但是却仿佛有着属于daoist 的热血。

他曾经做出过罪孽之事。

既然如此,他便以这一缕Remnant Soul 来赎罪。

不过。

就在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冲入云海之上,欲要moved towards Qing State 方向而去的时候。

无数的金光撕裂了云海,有一座mysterious 而强大的宫阙,在他的身前,缓缓的呈现。

金光璀璨,Qilin 腾跃,Black Tortoise 盘蛇,各种各样的natural phenomenon ,宛若神话般的景象,呈现在了开Imperial Emperor 的面前。

虽然只剩下一道灵魂,但是,对于这mysterious 宫阙,开Imperial Emperor 却是感觉到十分恐怖的威压!

因为那grandiose 的Human Sovereign Qi ,冲击着他的视觉。

或许,正是因为只剩下了灵魂之状,所以才会越发的感觉到martial arts 殿的恐怖。

Fang Zhou 盘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

他的模样让人看不清,一直都笼罩着mysterious 的色彩。

他像是神话中的存在,盘坐其中,带着深奥而深邃的眼眸,看着开Imperial Emperor 。

开Imperial Emperor 止步。

眼眸中闪烁过一抹异色。

“阁下这是?”

开Imperial Emperor looked towards martial arts 殿,看着martial arts 殿中的mysterious silhouette ,他看不透,但是却让他灵魂悸动的silhouette ,缓缓开口问道。

这座宫阙,开Imperial Emperor 前面便注意到了,只不过,那时候,他只当是Zhao Yang 的某种手段罢了。

却不曾想,竟然于此时此刻拦阻他的去路。

“吾有一问题。”

Fang Zhou 端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

深邃的看着开Imperial Emperor 。

Fang Zhou 其实本不想拦阻开Imperial Emperor ,但是,Fang Zhou 却是感觉到了许多可疑的地方。

比如,按照开Imperial Emperor 这一缕灵魂的强度,那是大概是达到了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层次的存在。

换算成foreign race Tenth Realm 划分,应该是Ninth Realm ,接近Tenth Realm 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

怎么可能会感应不到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会有foreign race ?

最后做出焚书坑武这等举措的人?

Fang Zhou 观这位开Imperial Emperor 的言语,显然都是真实,他是真的不知道天外有foreign race 。

故而,在那时候做出焚书坑武之举措。

所以,难道是有谁在蒙蔽天机?

阻拦开Imperial Emperor 知晓there is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

另外……

还有一个问题非常的关键,这个问题也是Fang Zhou 拦阻住开Imperial Emperor 的缘故。

开Imperial Emperor 拄着黄golden blade ,立足于云海之上,宛若Golden War God 。

他看着martial arts 殿中的mysterious 存在。

徐徐开口,话语很平和。

“问吧。”

反正他也只剩下一缕灵魂,他很洒脱。

不过,该有的帝sovereign’s prestige 严,依旧存在。

虽然帝sovereign’s prestige 严对这座宫阙的主人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Fang Zhou 如今的演技越发的纯熟,而且每一个expressions all 是戏,唬住只剩下一缕灵魂的开Imperial Emperor 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盘坐在martial arts 殿中,Fang Zhou 保持着淡定与从容。

“你可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

话语声,mysterious 而浩荡,激荡在云海之上。

这是一场,只有他们二人的对话。

两尊mysterious 存在的对话。

开Imperial Emperor 眸光一下子变得锋锐起来。

一位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的存在……

为何会在一统天下,做出焚书坑武的举措之后,突然死去?

按照Great Qing 史书的记载,开Imperial Emperor 是因为平灭天下,所以旧疾复发,最后不治而亡。

可是,不合理。

一位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接近Tenth Realm 的存在……

寿Young Master Yuan 说千载,trifling 旧疾根本impossible 轻易夺去他的性命。

Fang Zhou 端坐在martial arts 殿内。

尽管开Imperial Emperor 的眼眸变得无比的锋锐,但是,Fang Zhou 依旧淡然如水。

开Imperial Emperor 蹙眉,随手思索,最后……

脸上竟是开始浮现出一抹茫然。

“吾……记不得了。”

开Imperial Emperor 道。

Fang Zhou startled 。

记不清了?

一位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的存在,如今尚存一缕灵魂,怎么可能会记不清自己的死?

Fang Zhou 的心,忽然沉重了起来。

Human Sovereign 的消失,开Imperial Emperor 难以铭记的死亡,诸族的侵入,Supreme Ancient Palace ,Green Emperor Lantern ……

Human Race 域界的奥秘,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多的多!

“抱歉,吾记不得了,未能为你解惑。”

开Imperial Emperor 拄着Golden Battle Blade ,脸上闪过一抹歉意。

他是真的记不得了。

尽管,他似乎猜测的到,他的死,可能涉及到了惊天秘辛。

但是,如今的他,不再去思索这些。

因为没有意义。

martial arts 殿中,Fang Zhou 微微摇头。

随后,不再拦阻开Imperial Emperor 的路,直接开始消散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开Imperial Emperor 看着消失的martial arts 殿,眼眸中闪烁过一抹惊异。

powerhouse !

果然是powerhouse !

居然只是一抹projection 降临于此,便让他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压迫和心悸!

原来,Human Race 之中,还有这般强大的存在。

“可惜……吾生不逢时。”

开Imperial Emperor 摇头,有些感慨。

随后,眸光如炬,一步踏出,刹那间化作流光,横跨而出。

无数云流在他的脚下消失。

他于云海之上,踏足人间天穹。

底下,无数壮丽山河在他脚下飞逝。

高山,河流,city ……

开Imperial Emperor 俯瞰着Human Race 大好山河,他横空而渡,宛若在巡视着曾经的大好河山。

脸上闪烁过一抹怀缅。

最终,无数的怀缅,皆是化作了蓬勃的fighting intent !

……

……

Qing State ,Qing City !

杨虎伫立在Qing City 城楼之上,只感觉心神猛地一震。

城楼上,守城的士卒,早已经densely packed ,握着武器,Martial Artist longblade 伫立着,他们紧张无比。

因为,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

foreign race powerhouse 不断的汇聚,一艘艘战场,一艘艘battleship ,terrifying 的气息在蔓延,哪怕透着域界,也灌入恐怖的压迫!

有些年轻的士兵,握着lance 的手都在颤抖。

但是,他们披着旌甲,不曾后退半步。

因为,他们的身后是百姓,是家园,他们若退了,就真的无路可退。

杨虎作为镇守使,驻守在city 之上,挎着刀。

他面色严肃。

尽管来自域界外的压迫十足,但是他却从未想过要退缩。

尽管朝廷让他万分失望,可是他同样没有放弃Qing City 。

正如当初伫立城楼上那一席white clothed ,义无反顾的牺牲自己,死守下这座城,杨虎就不会退走。

人在,城在!

忽然。

杨虎扬起头。

他看到了无尽的金光,那是一方大印横空而来。

大印之上,有一尊illusory shadow 在呈现,金光璀璨,grandiose ,带着满腔fighting intent ,仿佛巡视万里山河后,横渡而来!

杨虎眼眸一缩。

他感受到一股威压,那是帝皇的威压!

有皇帝,亲临边关,御驾出征!

……

……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陨落了。

无数的鲜血泼洒向人间。

Zhao Yang 悬浮于苍穹之上,azure clothes 丝毫不染血,横握着湛blue 的冰魄剑,眸光有些恍惚,有些怅然。

死了。

就这样死了。

像是一直憋着的一口气,于此时此刻彻底的宣泄而出。

而到最后,Zhao Yang 也没有在这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身上看到什么应该看到的东西。

这位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说不上强大,甚至可以说有些弱。

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够,而是意志不够。

太过怕死了。

可能是曾经受到过伤害,所以偷生二字深深的刻在了他的in the bones ,哪怕明明有着强大的实力,却依旧不敢完全发挥出实力。

在Zhao Yang 看来,实在是有些可笑。

“Old Li ,走好。”

Zhao Yang 轻声呢喃,屈指一掸,冰魄剑上一滴血,顿时炸成血色雾气。

这一滴血,送李府主。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身首分离,被斩杀之后,超凡力量也消散于Heaven and Earth ,尸体和头颅moved towards 地面飞速坠落而去。

最后砸在长安的长街之上,将地面砸出了深坑。

百姓们哗然的后退了数步,一个个脸上皆是流露出震撼以及激动之色。

Emperor Huai step by step 自Jixia Academy 中走出。

眼眸中亦是有些恍惚。

死了?

这座压在他头顶之上,让他难以喘息,让他very afraid 的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就这样死了?

一时间,Emperor Huai 说不上是什么情绪。

情绪有些复杂。

小时候,他也曾见过这位Old Ancestor ,那时候,他是怀着敬畏,怀着尊敬与向往。

而如今,却只剩唏嘘。

不过,Emperor Huai 眼眸中却是有着incomparable 的信念在闪烁。

Old Ancestor 死了。

一直阻碍着他施行新政的Old Ancestor 死去,那接下来,在capital city 他将再无阻力。

那些官员,若是不服,斩!

那些站位Old Ancestor 的官员,斩!

那些曾经站出来逼迫过他的官员,都斩!

Emperor Huai 眼眸中闪烁起坚定。

他looked towards 天穹,衣衫猎猎,那儿一席azure clothes ,满头白发的silhouette ,在轻轻摩挲着冰魄剑。

Pei Tongsi ,李佩甲,Xu Tianze ,Zhao Yang ……

these all are 为了Human Race 而奉献了一切的martial daoist 。

他们比起这死去的Old Ancestor ,更值得敬佩!

新政,他会继续下去。

一定会让Human Race 重新崛起,他一定不会让Human Race 因此而覆灭!

Emperor Huai 攥紧拳头,他一定会做到!

蓦地。

Emperor Huai 扭头looked towards 了Qing State 的方向。

隐约间,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

他似乎看到了那一道伟岸的golden silhouette ,手握Golden Battle Blade ,孤身一道,横亘于域界前端。

Great Qing Imperial Family 丧失了百年的胆气。

在这一日,重新寻回!

Emperor Huai 面容激动,却是不知道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Imperial Family Old Ancestor 死的时候,他半滴泪未曾流。

但是,当这道本该死去八百载的silhouette ,横刀冲出人间,杀向foreign race 诸强的时候。

他却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Zhao Yang 白发飞扬,一席azure clothes 飞扬,抱着湛蓝的冰魄剑。

他看了眼Emperor Huai ,又看了眼Qing State 方向。

Qing State 距离此地虽然远,但是,踏足超凡后的Zhao Yang 却是隐约有所感应。

都说开Imperial Emperor 是一代暴君,罪君。

而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

“劫起于你,那劫落,便在于我等当世人。”

Zhao Yang 徐徐道,随后,握剑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Emperor Huai 亦是望向天际,作揖躬身。

这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这一躬身。

代表着旧时代的Great Qing ,就此disappeared 。

新政和变革的曙光,将如阳光万顷,泼洒人间。

……

……

翻滚的云海之上。

疾风阵阵。

一席紫袍的Cao Man ,衣衫猎猎,勾勒出他那魁梧而壮硕的身形。

蓦地,Cao Man 睁开眼。

他看到了。

一方大印,a saber ,一道illusory shadow ,飞驰而来!

撕裂开云海,横跨万里山河而至!

那grandiose 的sovereign’s prestige ,让Cao Man 眉头不由一簇。

“Great Qing 开Imperial Emperor 。”

Cao Man 呢喃。

他认出了这尊illusory shadow ,认出了这尊借助帝玺,挎刀而来的身形。

Cao Man 不曾想到,这尊存在竟是会出现于此。

开Imperial Emperor 挎刀而立,眸光深邃,他亦是看到了Cao Man ,看到这边关天穹之上,竟是有一位Human Race powerhouse ,端坐于此,孤独的镇守着国门,他不禁startled 。

“辛苦了。”

开Imperial Emperor laughed ,道。

Cao Man 面无表情,红枣面色如常,他捋了捋长须,站起身,想了想,却是不曾作揖行礼。

开Imperial Emperor 一笑,不以为意。

随后,继续踏步行走。

有Human Sovereign Qi 尾随而至,有霞光漫漫,有锐气冲霄……

Cao Man 蹙眉,与开Imperial Emperor 错身而过。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

一尊又一尊foreign race Ninth Realm powerhouse 的illusory shadow 呈现。

至于,曾经出现过的Divine Race Tenth Realm Supreme 羽太沧的身形,则disappeared 。

在开Imperial Emperor 出现于域界之前的时候,foreign race Ninth Realm 皆是眯起了眼,疑惑的看来。

开Imperial Emperor 悬浮于那遮蔽Heaven and Earth 的大幕之前。

隔着大幕,望着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的神,魔,仙,妖等诸族powerhouse 。

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黄golden blade 。

这是陪他征战了无数岁月,被他spirit willpower 所晕染的ancient weapon ,此时此刻,这把Golden Battle Blade 之上,仿佛有鲜血流淌而出似的。

那是斩杀了无数人的鲜血,所浇筑出来的颜色!

“吾,遗憾啊。”

开Imperial Emperor 看着域界外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的Heaven and Earth ,感慨了一声。

随后,Golden Battle Blade pointed finger towards 。

对准了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的foreign race 诸强,冰冷的发出了一声震慑灵魂的爆Hah!

“杀!!!”

随后,Imperial Family 开Imperial Emperor ,脚踩帝玺,开始奔向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

他的身后,仿佛有无尽的fire beacon 暴起,烽火连天,战旗飞扬。

化作了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追随着他,喊杀声,厮杀声,叫嚣声……

今日,天子守国门!

叫一身肝胆!

……

战斗来的太突然!

Human Race Foreign Territory Realms !

恐怖的战斗波动陡然爆发!

一柄Golden Battle Blade 横亘虚空,rays of light 极致,最后寸寸爆碎,化作了golden 齑粉,消散于虚空!

有foreign race Ninth Realm powerhouse 不甘心的怒吼,响彻于穹天ten thousand zhang !

一次又一次恐怖的爆裂,掀起狂猛的能量风暴动荡在虚空之中。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仿佛响彻起一曲动容的悲歌。

诸族powerhouse absolutely 不曾想到,Human Race 内,突然会杀出一尊powerhouse illusory shadow ,竟是爆发出这般恐怖的力量。

以强势无比的手段,斩了一尊Ninth Realm top powerhouse !

foreign race powerhouse 怒不可遏。

可恶!

Cao Man 的嘴,绝untrustworthy !

Human Race ……又有mysterious powerhouse 出世!

而Human Race 域界之内。

Cao Man 紫袍猎猎,孤独的面对着浩瀚天幕,瞳孔映照万千烽火。

另一边,战火喧天,喊杀冲霄。

而另一端,寂静无声,冷风徐徐。

许久。

动荡消弭。

一块破碎的帝玺碎片,自Foreign Domain 飘荡而来,被Cao Man 用拇指与食指拈在手中。

咔擦一声……

帝玺碎片,化作了white 的飞粉,晶莹的在高空风浪间消弭。

Cao Man 眸光微微恍惚,许久。

掸了掸身上衣,紫袍猎猎,终是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作一揖。

一场突如起来战争,就此结束。

foreign race 战死Ninth Realm 两尊,Ninth Realm 之下十八。

Human Race 战死。

一刀,一玺。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