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Spiritual Exchange System Chapter 1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upreme 尸体如雨下。

这是一种何等震撼的画面,至少对心灵的冲击,达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每一尊Supreme ,都是曾经给Human Race 域界带来巨大威胁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都是曾在Human Race 域界外俯瞰Human Race ,视亿万Human Race 如蝼蚁的无敌powerhouse 。

可是,此时此刻,Human Sovereign 绝壁后,一尊尊Supreme 尸体,却是不要钱似的洒落而出。

谢顾堂彻底的懵了。

哪怕以他的心境,也是感觉到了剧烈的冲击,不复平静。

当然,他最在意的还是,这些Supreme 者到底是谁所杀?

Fang Zhou ?

impossible 吧?

以Fang Zhou 的实力,how can kill and behead Supreme ?

Fang Zhou 入Human Sovereign 绝壁的时候,才什么实力?

初入Sixth Realm ,刚成超凡……

这样的cultivation base ……

能杀Supreme ?

Supreme 者掌握了规则,是属于虚空之中,屹立在pinnacle 的那一群人。

他们盖压万古,life essence 漫长。

若是无灾无劫,活个数万载岁月都不算问题。

而这样的存在,却是一下子死去了这么多!

谢顾堂呆呆的看着从Human Sovereign 绝壁后走出的Fang Zhou ,看着Fang Zhou 脸上的笑容,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古怪和震撼。

“这……”

谢顾堂看着Fang Zhou 。

随后,他的目光便落在了Fang Zhou 身后的女人身上。

古老的甲胄,布满斑驳岁月的气息,一股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莫名terrifying pressure ,让谢顾堂这位Human Sovereign 绝壁的守壁人,只感觉到莫大的威压铺面而来!

这绝对是Human Race powerhouse !

只不过,让谢顾堂震撼的是,Human Race 居然还有这等powerhouse 存在吗?

单单一个眼神,就给他无边的压力,这是何等层次的存在?

还有……

为何Fang Zhou 一个人进去,结果两个人出来?

这女人,难道一直都生活在Human Sovereign 绝壁后的world 中?

谢顾堂有太多疑惑。

empress 根本没有看苍老的谢顾堂。

当她走出了Human Sovereign 绝壁,重新看到了明亮的光线,清新的空气,温和的气温……

一股熟悉的感觉rise in the mind ,甚至有泥土的芬芳,桃花花瓣的香味,让她眼睛不由湿润。

悠悠万古,转瞬便过。

自从她自斩,自封之后,过去已经无尽岁月了。

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Heaven and Earth Rotation 。

如今,她又重新踏足到了Human Race 的土地。

尽管……

这个时代的Human Race ,早已经没有了她所熟悉的面孔。

尽管,这个时代的山河,依稀已经见不到她所熟悉的地貌。

可是,踩在这Human Race 山河的故土上,她依旧感受到了从大地深处所传来的,那种仿佛血浓于水,生根发芽的连心感觉。

熟悉,又陌生。

empress 的眼睛湿润,step by step ,观望着all around 的面貌。

眼眸中有着无尽的喜悦,难以掩饰的欢欣。

Fang Zhou 看着empress ,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放心,Human Race 山河依旧,若是senior 打算去Human Race 山河到处逛逛,在下可陪senior 走一遭。”

empress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看着Fang Zhou ,慈祥一笑。

nodded 颔首:“好。”

Fang Zhou 随后looked towards 了谢顾堂:“谢院长,放心吧,这些Supreme 已经死去,他们的spirit willpower 皆是泯灭。”

“无法再作乱。”

“我带他们的尸体回归,主要是为了提取blood essence ,这些Supreme blood essence ,足以增强Human Race 整体实力。”

谢顾堂听闻了Fang Zhou 的话语,不由愣住。

带回来是为了提取Supreme blood essence ?

“Supreme blood essence 太霸道了,Cao Man 所创的bloodline Martial Dao ,根本无法承载这些Supreme blood essence 。”

谢顾堂摇头。

他对于bloodline Martial Dao 也稍有研究,对于bloodline Martial Dao 的弊端很清楚。

Fang Zhou 却是没有反驳,只是laughed 。

他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带回来了黑雾果。

黑雾果的效果,能够增强fleshy body ,让fleshy body 达到足以承载blood essence 的程度。

蓦地!

谢顾堂盯着Fang Zhou ,眼眸陡然紧缩!

因为,他在Fang Zhou 的身上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那是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

此时此刻的Fang Zhou ,给他一股强烈的威胁感觉,哪怕是谢顾堂都感觉到,自己未必能够打得过Fang Zhou !

不!是肯定打不过!

“你……踏足了八卦境martial daoist 了?”

谢顾堂震撼道。

这才多久?

Fang Zhou 真的在Human Sovereign 绝壁后的world 中,得到了莫大的机缘?

短短时间,就从Six Directions 境,踏足到了八卦境。

Fang Zhou nodded ,倒是没有隐瞒:“经历了许多生死危机,压力足够大,再加上遇到了些机缘,所以就breakthrough 了。”

Fang Zhou 说的是事实,本身在Qing City 之战结束后,Fang Zhou 的Six Directions 境cultivation base 就得到了巩固。

在加上自身的推演,对Qi Sea Snow Mountain Small World 的推演,从Immortal Sovereign 那儿得到了仙树皇经,融入Qi Sea Snow Mountain Small World ,让Qi Sea Snow Mountain Small World ,距离Seven Luminaries 境只有半步距离。

本来,Fang Zhou 是打算breakthrough Seven Luminaries 境后,才会选择踏足Human Sovereign 绝壁。

但是,可惜,没有能breakthrough 入Seven Luminaries 境。

而进入了太虚界后,面临着羽坤,羽鸢等Divine Race 绝代Heaven’s Chosen 的威胁。

Fang Zhou 于绝境中找寻到了breakthrough 的机会,踏足了Seven Luminaries 境。

而踏足八卦境,则是在拔Human Sovereign 剑的过程中,所得到的机缘,再加上黑雾果中的规则感悟,所以,cultivation base 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但是,整体来看,Fang Zhou 其实并不轻松。

稍有不慎,可能在太虚界内,已经死去。

谢顾堂强压下心头的震撼,他看了一眼Fang Zhou 背后背负的ancient sword ,那ancient sword 给他一股恢弘壮阔的感觉,让他有些熟悉。

谢顾堂心头俱震,他认出来了,这是……Human Sovereign 剑!

Fang Zhou 居然得到了Human Sovereign 剑!

谢顾堂在震惊的同时,只有无限的喜悦在涌动!

“这位是?”

谢顾堂put out a breath ,平复了激动的内心,他看着empress ,问道。

“这是一位senior ,她不属于这个时代,从黑暗中复苏,senior 的时代崩灭,她不甘心,欲要在这个时代为Human Race 再战。”

“在这最后一个时代,搏一场光明与希望。”

Fang Zhou 说道。

谢顾堂hearing this ,顿时懂了。

是友军!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位存在,居然不属于这个时代的Human Race !

也就是说,这位存在,很有可能是从远古存活至今。

那该是何等旺盛的life force ,本身的cultivation base 该有多么的强大?!

谢顾堂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他看到了希望。

Human Race 的希望。

或许,三年之后,Human Sovereign 之力消失,Human Race 面对foreign race 的联盟攻伐,终于有了抵抗之力。

而不再是,如之前那般,彷徨无措,只能等死的无奈感。

“好……好好……”

谢顾堂捋着胡须,笑了起来。

Fang Zhou 与谢顾堂说了很多。

empress 闲着无事,则是在Martial Tablet 山上闲逛。

Fang Zhou 跟谢顾堂聊起了Human Sovereign 绝壁后的太虚界,说到了黑雾海,说到了Human Sovereign Ancient Road 的尽头是Human Sovereign ancient city 。

谢顾堂认真倾听,随后感慨万千。

他很清楚,莫要看Fang Zhou 说的轻松和简单,但是,这里面绝对万分凶险。

刚入太虚界时候的Fang Zhou 才什么cultivation base ?

Six Directions 境。

遇到8th Realm ,Ninth Realm 的Imperial Family 后裔,抗争能力too weak 。

幸而,Fang Zhou 活下来了,而且变得足够强。

“你的意思是说……”

“Human Race 真正的灾厄,并不是来自虚空诸族?”

谢顾堂startled ,看着面色严肃的Fang Zhou ,不由愣住。

Fang Zhou 说的问题,是他从未想到过的。

一直想要覆灭Human Race 的虚空诸族,居然不是Human Race 最大的威胁?

Fang Zhou 认真nodded ,他将自己在棺椁中拔Human Sovereign 剑时候,所见到的末世之景,告诉了谢顾堂。

谢顾堂听闻之后,顿时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所以,Human Race 必须要变强,而且目标不能仅仅只是局限于抵抗诸族。”

“我怀疑……在等待Human Sovereign 之力消散的……不仅仅只是虚空诸族。”

Fang Zhou 说道。

谢顾堂眼眸一缩。

Fang Zhou 的话语,让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

亦是让他想到了很多东西。

他认同了Fang Zhou 的说法。

只不过,对于如何增强Human Race 的实力,谢顾堂也没有太多的方向和把握。

他深深的看着Fang Zhou ,看着Fang Zhou 背后所背负的Human Sovereign 剑。

或许……

这个少年,便是这个时代的救星。

能够得到Human Sovereign 剑的认可,也许,这个少年有办法,带领Human Race 真正崛起,挡下这一场恐怖的危机吧。

Human Sovereign 不知在何处。

所以,Human Race 真正的希望,不该放在illusory ,不知所踪的Human Sovereign 身上。

Human Race 唯有自救,唯有自强,方能inheritance 下去。

Fang Zhou 取出了十颗黑雾果。

递给了谢顾堂。

“这是黑雾果,里面蕴含着规则的能量,可以增强fleshy body ,还能感悟规则……乃是Human Sovereign 绝壁后world 中的机缘。”

谢顾堂接过了黑雾果,他本就已经达到了Refining Void, Fusing Dao 的realm ,也就是Ninth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

如今,也开始了感悟规则,冲击Tenth Realm 。

本来,谢顾堂如今镇压Immortal Sovereign ,都已经放弃了冲击Tenth Realm 的可能,可是Fang Zhou 带来的这黑雾果,却是重新给了他希望。

“不言谢,old man 唯有踏足Tenth Realm ,才是对你最大的感谢。”

谢顾堂认真说道。

随后,老人枯坐山巅,开始refining 黑雾果。

疼痛钻入骨髓,老人却是半声轻哼都不曾发出。

Fang Zhou 没有与谢顾堂再继续交流,把时间留给谢顾堂,Fang Zhou 找到了在Martial Tablet 山上乱逛的empress 。

“这座山里,封禁着一尊半皇。”

empress 说道。

Fang Zhou nodded ,将之前Immortal Sovereign 假冒Human Race ,隐藏于Human Race 域界,后来趁着谢院长离开Cloudhill Academy ,支援边关之战的时候,Immortal Sovereign 出手,踏灭Cloudhill Academy ,斩开Human Sovereign Cliff 的事情告知了empress 。

empress hearing this ,细长的眼眸中,闪烁过一抹凶光。

“好大的胆!”

empress coldly said 。

她握住了手中的剑,有股冲动,将封禁在山中的Immortal Sovereign 给刺死的冲动。

不过。

Immortal Sovereign 虽然被封禁了,但是想要刺死,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以Immortal Sovereign 的实力,很有可能会在死亡来临之前苏醒,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when the time comes ,会动荡整个Human Race 域界。

尽管可以杀,但是没必要。

如今能够封印着Immortal Sovereign ,就无需大动干戈,浪费力量去斩杀对方。

“待得吹响攻打诸族的号角,便可以Immortal Sovereign 来祭旗。”

Fang Zhou 说道。

empress 眼眸微亮:“不错。”

empress 发现,这小少年是真的很合她的胃口。

人狠话不多。

“senior ,走吧,我带你看一看如今的Human Race 山河。”

Fang Zhou said with a smile 。

empress slightly nodded 。

Fang Zhou 告别了谢顾堂,带着empress 踏空离去。

以二者如今的实力,横跨虚空,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和难度的事情。

两人在云海之上前行,连续数日的时间,都在赏尽Human Race 壮丽山河。

看山川湖泊,江河奔流。

看彩霞漫天,clouds rolling and spreading 。

也曾落入人间,踏足小镇,看着Human Race 百姓,艰难的生活。

也曾进入大城,看百废待兴的Human Race ,在变革之法的带领下,重新焕发生机。

empress 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但是眼眸精亮,带着对Human World 无限美好的怀念,观望着。

Fang Zhou 尽职尽责的陪在empress 的身边。

或许是因为重新接触了勃勃生机的人间,empress 心中的戾气少了许多,对于Human World 的眷恋多了些许。

她从亘古活到如今,自封自斩,欲要拼死搏一场最后的战斗。

但是,这一趟人间行走,让她慢慢的心中有了一种归属感。

如今的Human Race ,其实和她那个时代的Human Race ,并无大变。

只是缺少了熟悉的面孔,但是,Human Race 依旧是Human Race ,流淌的血液,都是bright red 的。

empress 心中仿佛有柔软被碰触。

在完成复生的时候,empress 其实有些茫然。

那是一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毕竟,this world ,依旧不是她的world 。

曾经屹立世间Peak 的她,拱卫在她all around 的熟悉面孔都disappeared 。

所以,她还有必要为这个Human Race ,为this world 而战斗吗?

她的不甘,她的遗憾,还能够弥补吗?

而这段时日的人间行走,看山川,看湖泊,看人间百态,像是一种心灵上的洗礼,让empress 渐渐的竟是有了一种新的感悟,升起了全新的决心。

就算是为了这份Human Race 的美好,也must 竭尽全力挡住和保留这最后一个时代的荣光。

让Human Race 的荣光,能够永远inheritance 下去。

Fang Zhou 陪着empress 行走。

实际上,这也是Fang Zhou 第一次如此认真的行走整个Human Race 域界。

他一直浮躁的心,似乎安静了下来。

脑海中,Martial Arts Bookstore 中仿佛有悠远的琴音在悠扬,魂烛在燃烧,让Fang Zhou 感受到平静,感受到一种与Heaven and Earth 融合的神奇感受。

这或许可以称之为sudden enlightenment 。

Fang Zhou 原本breakthrough 入八卦境的martial daoist cultivation base ,这这一波沉淀中,似乎得到了tempering 和升华。

原本Fang Zhou 还是有些着急和浮躁。

毕竟,黑雾海这么terrifying 的威胁犹如一把大斩刀悬在整个Human Race 的头顶。

随时会斩下,斩的整个人间,头颅滚滚,鲜血浮沉。

那是灾厄,是威胁,是迫在眉睫的危机。

让人心神无法平静,无时无刻都在担忧,神经绷紧,想要找寻破局之法。

Fang Zhou 很想帮助Human Race 挡下这灾厄。

所以,Fang Zhou 莫名的有些浮躁,心神难以安静,Fang Zhou 也很清楚,以他这样的状态,甚至都无法巩固八卦境的cultivation base 。

无法对martial daoist 的九宫境发起冲锋。

因为,他的心无法平静。

而这段时日,Fang Zhou 与empress 一同行走Nine Provinces ,行走Human Race 大地山川,看到了world 的美好,看到了生命的绚烂。

带着empress 逛人间。

逛人间,品美食,看风景。

赏山河绚丽。

观人生百态。

一时间,原本还有些着急,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提升Human Race 整体实力的Fang Zhou 。

渐渐的,心平气和,整个灵魂都宁静下来似的。

宁静以致远。

Fang Zhou 的spirit willpower 在宁静中缓缓提升。

这是一场难能可贵的心灵的洗礼。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