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artial Dao Great Emperor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随着时间推移。

两人一追一逃。

Luo Xiu 始终都没有离开湮灭兽所在的区域。

又因为灵玄的一次次take action ,有时候会误伤到湮灭兽,以至于两人周围的湮灭兽数量,一直都维持在数十头左右的样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

游走在边缘区域的青耀,也只能选择等待时机。

毕竟他一旦也杀进来,必然会引起更多湮灭兽的暴动,when the time comes 就麻烦了。

按照他和灵玄的商议。

是灵玄去追击Luo Xiu ,将Luo Xiu 从湮灭兽汇聚的区域中逼迫出来。

然后在外面守株待兔的青耀,便可以对Luo Xiu 进行one strike certain kill !

但问题是。

Luo Xiu 并不傻。

他只看到了灵玄,没有看到insect race 的其他powerhouse ,就猜测到了对方的目的。

one after another 湮灭blood light 纵横。

Luo Xiu 的身形骤然变幻,躲开了一些湮灭blood light 的攻击,紧接着再次施展primordial 武秘,condense 一道sword light ,moved towards 身后的灵玄斩杀过去。

他虽然被压制了。

但偶尔还是能反击的。

陡然间。

Luo Xiu 的pupils shrink 。

他感应到了有insect race powerhouse 的aura 袭来,对方不是一直游走在outer circle 吗,这是忍不住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

Luo Xiu 直接速度爆发,消失在原地。

就在他消失的刹那。

青耀的aura 降临,一脚踩踏在他刚才所处的位置,迸发出terrifying 的余波席卷,将几头附近的湮灭兽,都给掀飞了出去。

“你take action 做什么?”

灵玄飞掠而来,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你在里面拖了这么久都没有将他seize ,莫非我要一直等着?”青耀也同样脸色不好看,他反而觉得,灵玄this 祖灵维度的top genius ,有些与传闻不符,根本没那么优秀。

灵玄也很无奈。

跟insect 谈智商,那妥妥的就是play the lute for a cow 了。

“湮灭兽越来越多,我也快要扛不住湮灭之力的侵蚀了,我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来化解侵蚀入体的湮灭aura 。”

灵玄开口说道,“青耀Fellow Daoist 如果还有余力的话,你就继续追击Luo Xiu ,让他没机会化解湮灭aura 的侵蚀,时间拖久了,他便powerless ,要么被湮灭aura 彻底侵蚀,化作一头湮灭兽,要么就只能签订契约,成为镇Tian City 的一份子。”

“好。”

青耀nodded ,继续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

Luo Xiu 也进入了一座建筑物内,他也快要扛不住了,不赶紧化解的话,麻烦很大。

就在他进入建筑物不久。

青耀的silhouette 就飞掠而来,死死的盯着他所在的那座建筑物。

很快。

消息最先在镇Tian City 内传开。

五维world 的天才Luo Xiu ,弄死了一大批insect race powerhouse 之后,被堵在了一座建筑物内,无法出来了。

随着消息传出。

不少powerhouse 都听说了消息。

有武界powerhouse ,带着武正罡,与一位异界维度powerhouse 搏杀。

将对手搏杀之后,他接到了传讯,一时间皱起了眉头。

他来营救武正罡的时候,武大祖说过,如果遇到Luo Xiu ,最好是能顺手帮一下。

可是现在。

他就算想帮,也帮不了什么了,他现在most important 的mission ,是将武正罡带去安全的地方。

与此同时。

太界也有了动作。

太界之主太青山,send powerhouse 来援,正火速赶往镇Tian City ——灭!

this time 太界出动powerhouse 。

足足有六位不空境,13 位万古境Peak !

要知道。

武界和Ancient Boundary ,为了营救武正罡和古方墓,也就各自派遣了一位不空境powerhouse that’s all 。

太界这边为了营救Luo Xiu 。

直接就是六位不空,13 位万古Peak ,这handiwork 已经着实是有些大的惊人了!

这群powerhouse 。

为首的middle-aged man ,眸光骤然一缩,“所有人加快速度,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赶到,Luo Xiu 被困住了,去晚了怕是连收尸都赶不上!”

话音落下。

为首的middle-aged man took out 一座pagoda ,让其他人全都进入pagoda 的空间。

紧接着。

他孤身一人,速度爆发,如同一道terrifying 的光束,直接贯穿天穹划过,速度惊人至极。

镇Tian City 这边。

Luo Xiu 呆在建筑物里面不出去,外面的人也基本上别想进来。

因为他所在的区域,已经接近城中心的地带,这里的建筑物更加的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即使是不空境来了也很难破坏。

房间中。

Luo Xiu 拿出一些晶核出来,使用这些晶核,以及一些其他的treasure 等等,提炼source 道则。

应对湮灭之力的侵蚀,Luo Xiu 已经有一套经验和手段了。

True Martial 大道可以有效的抵挡湮灭之力的侵蚀,效果显著。

那么source 道则,可以用来恢复True Martial 大道的损耗。

所以他必须增添source 道则的库存,做好持续性消耗战的准备。

别人就算也有一些source 道则在手,这玩意也肯定不会多,况且别人也没有他这般可以提取提纯source 道则的能力。

真要消耗下去。

Luo Xiu 觉得自己能够坚持的更久。

只要将insect race 和祖灵维度的那些家伙消耗的扛不住,最终离开,这场危机,自然也就可以随之化解了。

随着时间推移。

Luo Xiu 连着好久都不出来。

镇Tian City 这边,陆陆续续也来了一些其他各界维度powerhouse ,都是来凑热闹的。

外面如何。

Luo Xiu 不知道情况。

不过现如今,所有人都能找到他的位置。

整个镇Tian City 内,就只有一个地方,被数以百计的湮灭兽包围了起来。

因为这些湮灭兽,基本上都是因为Luo Xiu 的slaughter 而出现的。

即使是这些湮灭兽无法进入建筑物。

但也有湮灭aura ,可以渗透到建筑物里面,将Luo Xiu 的body 重重笼罩在里面。

此刻的Luo Xiu ,则沉浸在痛并快乐的节奏中。

湮灭aura ,侵蚀破坏他的fleshly body 。

fleshly body Secret Sect 则revolving 不休,恢复fleshly body 创伤的同时,又在不断的吸纳source 动则,tempering 强化。

“如何破局?”

Luo Xiu 也知道自己陷入了麻烦之中。

他之所以现在不着急。

是因为他的实力还有提升的空间,他还有更强的trump card 没有动用。

比如三大Secret Sect 。

如果三大Secret Sect 同时revolving 爆发,他的实力必然暴涨。

但问题是。

三大Secret Sect 的strength 很难驾驭,就算他勉强能承受的住,也必然时间不长,持久性不佳。

蓦然。

Luo Xiu 心思一转。

如果,如果能掌握湮灭之力,那是不是就可以在这里畅行无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