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artial Peak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Dawn 乃是光明Spirit Religion 的Holy City ,城内每一条街道都极为宽敞,然而今日此时,这原本足够四五辆carriage 并驾齐驱的街道两旁,排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两匹骏马从东二门入城,behind 跟随大批Spirit Religion powerhouse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looks at 着其中一匹马背上的青年。

那one after another 目光中,溢满了虔诚和膜拜的神色。

马背上,马承泽与Yang Kai 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Yang Kai 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马承泽一时没反应过来。

Yang Kai 伸手指了指两旁。

马承泽这才恍然,左右瞧了一眼,凑过身子,压低了声音:“离字旗旗主的法子,小友且稍作忍耐,教众们只是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走完这一程就好了。”

“没关系。”Yang Kai slightly nodded 。

从那无数目光中,他能感受到这些人的殷殷期盼。

虽然来到this World 已经有几天time 了,但这段time 他跟左无忧一直行走在荒郊野外,对this World 的局势只是道听途说,不曾深入了解。

直到此刻见到这一双双目光,他才稍微能理解左无忧说的天下苦墨已久到background 藏了怎样深切的悲恸。

Holy Child 入城的消息传出,整个Dawn 城的教众都跑了过来,只为一睹Holy Child 尊荣,为防发生什么不必要的骚乱,黎飞雨做主规划了一条路线,让马承泽领着Yang Kai 循着这路线,一路赶往Divine Palace 。

而所有想要瞻仰Holy Child 尊荣的教众,都可在这路线两旁静候等待。

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化解可能存在的危机,还能满足教众们的心愿,可谓one move, two gains 。

马承泽陪在Yang Kai 身边,一是负责护送他入Divine Palace ,二来也是想打探一下Yang Kai’s 底细。

但到了此时,他忽然不想去问太多问题了,不管身边这个Holy Child 是不是假冒的,那all directions 无数道殷切目光,却是真实的。

“Holy Child 救世!”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人的声音。

初始只是轻声的呢喃,然而这句话就像是燎原的野火,迅速弥漫开来。

只短短几息功夫,所有人都在高喊着这一句话。

“Holy Child 救世!”

Yang Kai 所过,街道两旁的教众们以头扣地,匍匐一片。

Yang Kai’s 表情变得悲伤,眼前这一幕,让他不免想起眼下Human Race 的境况。

this World ,有第一代Saintess 传下来的谶言,有一位Holy Child 可以救世。

可是3000 Worlds 的Human Race ,又有何人能够救他们?

马承泽霍地扭头朝Yang Kai 望去,冥冥之中,他似乎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力量降临在身边这个青年身上。

联想到一些古老而久远的传闻,他的脸色不由变了。

黎飞雨这个让Holy Child 骑马入城,让教众们瞻仰的法子,似乎引发了一些预想不到的事情。

这般想着,他连忙取出联络珠来,迅速往Divine Palace 中传递信息。

与此同时,Divine Palace 之中,Spirit Religion 众多高层皆在等待,乾字旗旗主取出联络珠一番查探,表情变得凝重。

“发生什么事了?”Saintess 察觉有异,开口问道。

乾字旗旗主上前,将之前东二门教众聚集和黎飞雨的一应安排娓娓道来。

Saintess hearing this 颔首:“黎旗主的安排很好,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乾字旗主道:“我们好像低估了第一代Saintess 留下的谶言对教众们的影响,眼下那个假冒Holy Child 的家伙,已是人心所向,似是得了World’s Will 的眷顾!”

一言出,众人震动。

“没搞错吧?”

“哪里的消息?”

“废话,Fatty Ma 陪在他身边,自然是Fatty Ma 传回来的消息。”

“这可如何是好?”

一群人乱糟糟的,顿时失了分寸。

原本迎这个冒充Holy Child 的家伙入城,只是虚以委蛇,高层的打算本是等他进了这great hall ,便查明他的来意,探清他的身份。

一个冒充Holy Child 的家伙,不值得大动干戈。

谁曾想,现在倒是搬了石头砸own 的脚,若这个冒充Holy Child 的家伙真的得了人心所向,World’s Will 的眷顾,那问题就大了。

这本是属于真正Holy Child 的殊荣!

有人不信,Spiritual Mind 涌动朝外查探,结果一看之下,发现情况果真如此,冥冥之中,那位已经入城,假冒Holy Child 的家伙,身上确实笼罩着1-layer 无形而mysterious 的力量。

那力量,仿佛灌注了the entire world 的意志!

不少人额头见汗,只觉今日之事太过离谱。

“原本的计划行不通了。”乾字旗主一脸凝重的神色,此人居然得了World’s Will 的眷顾,无论是不是冒充Holy Child ,都不是Spirit Religion 可以随意处置的。

“那就只能先稳住他,想办法探明他的来历。”有旗主接道。

“真正的Holy Child 已经出世,此事除了教中高层,其他人并不知晓,既如此,那就先不揭穿他。”

“只能如此了。”

一群旗主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商讨好方案,然而raise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上方的Saintess 。

Saintess 颔首:“就按诸位所说的办。”

与此同时,Holy City 之中,Yang Kai 与马承泽打马前行。

忽有一道small silhouette 从人群中冲出,马承泽眼疾手快,赶紧勒住缰绳,同时抬手一拂,将那silhouette 轻轻拦下。

定眼瞧去,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

那娃娃年纪虽小,却不怕生,没理会马承泽,只是瞧着Yang Kai ,脆生生道:“你就是那个Holy Child ?”

Yang Kai 见他生的可爱,含笑回应:“是不是Holy Child ,我也不知道呢,此事得Spirit Religion 诸位旗主和Saintess 查验之后才能定论。”

马承泽原本还担心Yang Kai 一口应承下来,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安心。

“那你可不能是Holy Child 。”那娃娃又道。

“Oh? 为什么?”Yang Kai 不解。

那娃娃冲他做了个鬼脸:“因为我一看到你就讨厌你!”

这么说着,闪身就冲进人群,那个方向上,很快传来一个female 的声音:“smelly brat 到处惹祸,你又瞎说什么。”

那娃娃的声音传来:“我就是讨厌他嘛……hmph! ”

Yang Kai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到一个female 的背影,追着那调皮的娃娃迅速远去。

一旁马承泽haha 一笑:“小友莫要在意,children’s words carry no harm 。”

Yang Kai slightly nodded ,目光又往那个方向瞥了一眼,却已看不到那female 和娃娃的silhouette 。

三十里长街,一路行来,街道两旁的教众无不匍匐祷祝,Holy Child 救世之音早已化作狂潮,席卷整个Holy City 。

那声浪恢宏,是万千民众的意志凝聚,便是Divine Palace 有Formation 隔绝,Spirit Religion 的高层也都听的clearly 。

终于抵达Divine Palace ,得人通传,马承泽引着Yang Kai 走进那象征光明Spirit Religion 根基的great hall 。

殿内聚集了不少人,分列两旁,一双双审视目光瞩目而来。

Yang Kai look steadily forward ,径直上前,只looks at 那最上方的female 。

他一路行来,只为此女。

面纱遮挡,看不清面容,Yang Kai 悄无声息地催动Life’s Exterminator Demon Eye ,想要堪破虚妄,依然没用。

这面纱只是一件装饰用的俗物,并不具备什么mysterious 之力,Life’s Exterminator Demon Eye 难有发挥。

“Saintess 殿下,人已带到。”

马承泽朝上方躬身一礼,然后站到了own 的位置上。

Saintess slightly nodded ,直视着Yang Kai’s 双眸,黛eyebrows slightly wrinkled 。

她能感觉到,自入殿之后,下方这青年的目光便一直紧盯着own ,似乎在审视些什么,这让她心头微恼。

自她接任Saintess 之位,已经很多年没被人这么看过了。

她轻启朱唇,正要开口,却不想下方那青年先说话了:“Saintess 殿下,我有一事相请,还请允许。”

他就大喇喇地站在那里,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话,仿佛一路行来,只为此事。

great hall 内不少人暗暗皱眉,只觉这假货cultivation level 虽不高,可也太supercilious 了一些,见了Saintess 不行礼也就that’s all ,竟还敢提要求。

好在Saintess 素来性情温和,虽不喜Yang Kai’s 姿态和作为,还是nodded ,softly said :“有什么事说来听听。”

Yang Kai 道:“还请Saintess 解下面纱。”

一言出,great hall 哗然。

当即有人爆喝:“大胆狂徒,安敢这般孟浪!”

Saintess 的容颜岂是能随便看的,莫说一个不知来历的家伙,便是在场这么多Spirit Religion 高层,真正见过Saintess 的也to grasp 可数。

“无知小辈,你来我Spirit Religion 是要来羞辱我等吗?”

一声声怒喝传出,伴随着诸多Spiritual Mind 涌动,化作无形的压力朝Yang Kai 涌去。

this kind of 压力,绝不是一个True Yuan Stage 能够承受的。

让众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应该得到一些教训的青年,依然安静地stood in place ,那无所不在的Spiritual Mind 威压,对他而言竟像是拂面清风,没有对他产生丝毫影响。

他只是认真地望着上方的Saintess 。

上方的Saintess 紧皱的眉头反而疏松了不少,因为她没有从这青年的眼中看到任何亵渎和邪恶的意图,抬手压了压激愤的群雄,不免有些疑惑:“为何要我解下面纱?”

Yang Kai said solemnly :“只为验证心中一个猜想。”

“那个猜想很重要?”

“事关黎民苍生,world 福祉。”

Saintess 无言。

great hall 内哄笑一片。

“小辈年纪不大,口气却是不小。”

“我Spirit Religion 以救世为本,可这么多年依然没有太大进展,一个True Yuan Stage 竟敢这般boasting shamelessly 。”

“让他继续多说一些,Old Man 已经很久没过这么好笑的话了。”

One thought on “Martial Peak Chapter 600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