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Peak Chapter 60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pace-time 长河above ,墨捏着一只小鸡仔般捏着Yang Kai’s 脑袋,indifferently said :“无能的废物,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言罢,大手suddenly 用力。

已经失去battle strength 的Yang Kai 哪里承受得了this kind of attack ,整个脑袋轰然爆开,墨尤不罢休,punched out ,将那残躯打的粉碎。

这一幕印入正在远处观战的众powerhouse 眼中,所有人都怔在当场,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

死了?那个最擅长缔造奇迹,无数次try to turn the tides 于即倒,拯救Human Race 于水火之中的男人,就这么死了?

众人本能地不愿意相信,subconsciously 觉得那是不是幻觉或者别的什么。

但随着Yang Kai 身躯的爆碎,那aura 的消散却是无法作假的。

所有的一切都证明,Yang Kai 是真的死了!

死在墨这位古老supreme 的手下。

自Yang Kai 被墨抓出space-time 长河到身亡,只短短一瞬的功夫,墨痛下杀手的时候没有半丝犹豫,导致观战众人都还没来得及生出去援救的念头。

凄厉的Phoenix Cry 声响起,伴随着愤怒的Dragon Roar 咆哮,Su Yan 与Yang Xiao 已化作Holy Spirit 之身,朝墨那边扑杀过去。

紧随在two figures 之后,所有powerhouse 都出动了。

即便明知不是对手,也没有人hesitates 半分。

Yang Kai 死了,这世上再没有谁是墨的对手,墨的力量即将统治诸天,this world 再没有Human Race 的立身之所,这是最后的拼搏!

Su Yan 的速度最快,毕竟空间大道是Phoenix Clan 的Life Source 之道,愤怒和悲伤吞没了心智之后,她心中只有a single thought ,那就是复仇!或者陪着他共赴Underworld 。

dim-blue 的huge 身形拖拽着绚烂的光带,silhouette 只是几个腾挪,便冲进了battlefield 之中。

然而还不等她有所发力,诡异的一幕便出现了。

原本安宁的space-time 长河平生波澜,随着浪花的席卷,one silhouette 自长河中踏浪而出。

看到那silhouette 之后,Su Yan 不禁怔in place ,在她之后冲杀过来的诸强们也都傻了眼。

只因从space-time 长河中走出来的,赫然是理应被墨杀掉的Yang Kai !

没死!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一如方才他们看到Yang Kai 被杀的时候。

Yang Kai 分明死在他们眼皮子低下,那绝非什么幻觉,可他偏偏还活着,从space-time 长河中又走了出来。

这诡异的一幕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理解范畴,死而复生这种事简直unheard-of 。

踏浪而出的Yang Kai 一眼便看到了Su Yan and the others 的踪影,他就猜到会是这个样子,长呼一口气:“总算赶上了,都退回去吧。”

Su Yan 化作的Ice Phoenix 只略一hesitates ,便转身而去,顺带催动空间大道,将紧跟着赶过来的众人也挪移走了。

Human Race 众强再度回到之前的位置,这个位置还算安全。

Xiang Shan 皱眉不已:“怎么回事?”

Yang Kai 明明已经被杀了,怎么会又从space-time 长河之中活过来?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离奇的事。

Mi Jinglun 目中精光闪过:“Creation Stage ……这could it be that 是Creation Stage 的mysterious ?”

“什么意思?”Ouyang Lie 眉头一跳:“你说Yang Kai 已经踏入Creation Stage 了?”

Mi Jinglun 摇头:“可是……looks at 不像。”那从space-time 长河中踏浪而出的Yang Kai ,aura 依然只有9-Rank 的范畴,并没有踏入新的层次。

但apart from this ,Mi Jinglun 找不到合适的解释,Creation Stage 或许能死而复生?

这依然够离谱的。

battlefield 中,见到Yang Kai 现身,墨扭头看了看周边的碎尸血肉,确定own 刚才是真的杀了Yang Kai ,心中顿时明了:“剪影术?”

Yang Kai 冲他咧嘴一笑:“果然瞒不过你。”

牧与墨共同生活了that many 年,牧有什么底牌,墨自然一清二楚,这世上impossible 有相同的两个人,除非在不同的space-time 段中。

牧的剪影术Major Perfection ,为了suppress and seal 墨的本源之力,她将own 的一生分化成三千剪影,镇守在3000 Worlds 之中。

Yang Kai 得牧最后的馈赠,吞噬refining 了她的space-time 长河,壮大自身长河的体量,提升own 大道的造诣和感悟,获益巨大。

然而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这些,而是牧独创的剪影之术。

这才是对大道妙用的Peak 之作。

与墨交手的同时,Yang Kai 就知道own 肯定不是对手,因为他impossible 在短time 内突破自身的桎梏,晋升下一个realm 。

没办法晋升下一个realm ,那与墨争斗的下场只有dead end 。

可他不能死,他若死了,Human Race 就真的完了。

既然没办法在短time 晋升下一个realm ,那么唯一的机会,便是掌握牧的剪影之术!

一个own 不是墨的对手,两个也不是,那么三个呢?五个呢?十个呢?

唯有掌握这mysterious 的剪影之术,才有战胜墨的机会。

所以与墨的交锋中,他一直以拖延time 为主,便是在融汇自身的诸多power of Grand Dao 。

剪影之术的mysterious ,牧没有传授给Yang Kai ,不是她不想,而是这种对大道妙用的Peak 之作,不是她想传授Yang Kai 就能学会的。

这种术,非得Yang Kai own comprehend 出来才行。

好在Yang Kai 与牧一样走上了相同的道路,所以牧相信Yang Kai 能comprehend 出这道mysterious 之术,也能明白她赠与space-time 长河的良苦用心。

Yang Kai 与两千多牧的剪影接触过,在没有吞噬refining 牧的长河之前,他便对剪影之术有了一些想法和构思。

而牧最后留下的馈赠给Yang Kai 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在此基础above ,他终于参透了剪影术的奥秘,于space-time 长河之内,施展出了这mysterious 之术。

墨确实杀了他,只不过杀的是过去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的他。

一道剪影的消亡并非没有代价,Yang Kai 这是第一次施展剪影之术,很快有所察觉,抬手点了点脑袋:“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

那道被斩杀的剪影所在的space-time 段内遭遇的一切,Yang Kai 都彻底遗忘了。

“算了,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Yang Kai 洒脱一笑,raises the head 望着墨,“来打第二场?”

墨笑了,自与Yang Kai 交锋,他便一直gloomy face ,好似Yang Kai 欠了他好多钱一样,更是屡次出言不逊,但此刻他却笑了出来:“Interesting !”

“有意思的还在后头!”Yang Kai 话音落时,周身大道震荡,已扑杀至墨的面前,behind 长河之力涌动,抬手took out 了Azure Dragon Spear ,一枪朝墨刺了过去。

Azure Dragon Spear 理应破碎了,但在Yang Kai 这道剪影所在的space-time 段中,Azure Dragon Spear 还是完好无损的,所以这已经破碎的long spear 再一次绽放出莫大威能。

一如之前那般猛烈的交锋余波不断朝all around 扩散,让Human Race 众强看的眼皮子直跳。

暗暗庆幸,Yang Kai 活过来足够及时,否则单凭他们这些人冲过去,墨随手便可打杀了。

原本众人以为this kind of 争斗哪怕不会evenly matched ,Yang Kai 也能坚持很久,毕竟之前他已经展现出own 强大的实力。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场战斗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两个时辰,墨便抓住了Yang Kai’s weak spot ,一拳打在他胸口处。

胸膛爆开一个large hole ,血肉横飞,Yang Kai’s aura 迅速湮灭。

哪怕知道Yang Kai 不会真的死去,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被悲伤淹没。

打杀了Yang Kai’s second 剪影,墨抬眼朝space-time 长河望去。

与牧一起生活那么久,墨深知剪影术的强大,这道术真正强大的并非它本身的威能,而是它附赠于施术者的强大生存能力。

剪影术是以space-time 长河为根基施展出来的,根基便是那一条space-time 长河,想要彻底斩杀施术者,那就必须得先摧毁space-time 长河。

否则长河在,施术者便永远不会消亡。

所以墨在斩杀了Yang Kai’s second 剪影之后,便立刻朝space-time 长河扑去,周身墨之力涌动,朝长河覆盖。

他要将长河之力墨化,如此便可破了Yang Kai’s 剪影术。

然而还不等他有所作为,那space-time 长河中,便又冲出来Yang Kai’s 一道剪影,直接took out 了Azure Dragon Spear ,迎面杀来,口中还调侃道:“这么急做什么?”

two figures 再度战成一团,Yang Kai 一边与墨厮杀,一边收集着剪影术的各种情报。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施展剪影术,对这道术了解不多,他要尽快完美地掌控这道术,只有这样,他才有turn the tables 的机会!

否则单靠one after another 剪影车轮战,未必能将墨怎么样。

而想要尽快完美掌控,那就只能一次次地尝试,从实践中总结经验。

“又忘记了一些东西,不过刻意保存的记忆却不会遗忘,这倒是好事……”他心中默念着,继续与墨缠斗,虽然有些不是对手,但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考虑死亡的事情了,所以他能更加unscrupulous 地出手。

很快,他又收集到一条重要的情报:“space-time 段囊括的跨度越短,剪影持续作战的能力就越弱,值得注意!”

这般想着,他这道剪影出手的力度已经显露颓弱之势,被墨找到机会,瞬间斩杀!

漫天血雨纷飞。

纵然已见过数次this kind of 场景,远方观战的Human Race powerhouse 们也看的眼皮子直跳。

不过让他们感到安心的是,几乎是在上一个Yang Kai 死亡的同时,下一个Yang Kai 就已经从长河中走出来了。

10 thoughts on “Martial Peak Chapter 6053

  1. New Ability, like Izanagi from Uchiha clan… About creation stage, how about this, the small world in the body become universe world, the ability to create new A da and A Er thousand time, or refined World tree for breakthrough… Just kidding…

  2. Nice turn of events, he is already like 5k years old and can just use the memories from when he was cultivating, I think he can weaken Mo and gain enough time for Ruoxi to recover.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