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261

  第261章 一Sword Mountain 崩三百里(12五千字大章)

  抢龙舟!

  八百龙舟挤在狭窄的沉雁峡,龙舟倾覆的那些sect 精英,飞身冲向旁边的龙舟。

  不抢到龙舟,又不准退出上岸,那只有dead end !

  ”get lost! ”

  龙舟上,有人低喝,然后one after another 术法灵光飞上天际。

  水龙为卷,风刃漫天!

  天降陨石,火云缭绕。

  术法sword light 相撞,荡起云涛,激起水浪滔天!

  浊浪翻涌,更多的龙舟被波及,撞在岸边礁石,化为碎片。

  in an instant ,近千位sect 精英飞在水面上,往着all around 冲去。

  一艘龙舟之前,数道silhouette 飞落。

  盘坐在船头的azure robe 道人目中闪过cold and severe 。

  “我玄生道的龙舟也敢来攻。”

  道人话语落下,身后两道sword light 飞斩而下!

  剑化Azure Dragon ,光焰四溅!

  两道sword light 扫过,往龙舟上来的那些身躯全都被一剑斩碎。

  玄生道,虽不是Nine Sects 之一,却是this time 争夺Nine Sects 的sect 之一。

  最近两年,玄生道不少年轻expert 扬名。

  那坐在船头的道人名叫王玄机,乃是玄生道Dao Child ,一身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高绝。

  按照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Sword Battle Hall 探查出的讯息,王玄机cultivation base 已经是半步Golden Core ,擅长三种Wind Element Divine Ability 。

  “嗡——”

  玄生道龙舟前方端坐的王玄机身上,一道azure 灵光闪动,化为道道风刃,将龙舟上空护住。

  一位身穿black robe 的青年持剑而来,他身上气息,已经是Meridian Opening 5th layer 以上,是某一派中年轻辈powerhouse 。

  此人手持long sword ,一剑斩在风刃上。

  “嗡——”

  long sword 一震,片片碎裂。

  那青年整个人被风刃裹住,直接绞杀。

  Earth Stage ,在这风卷面前如同破布一般脆弱!

  再有想来的人,也不敢往玄生道的龙舟上落。

  但不落龙舟,hundred breaths 之后,每息身负千均,谁能挡住?

  “轰——”

  一艘龙舟被灵光包裹,press forward ,直接冲碎暗礁和旋涡,闯入落雁峡之中。

  “Spirit Dao Sect 果然不凡。”看着那穿上笼罩的golden light ,岸边有人低语。

  那一路当先的,就是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

  “到底是Western Border 霸主,百舸争先之时,方见风采。”

  天际,一位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捋着胡须,轻笑开口。

  此人穿一身daoist robe ,明显是道门之人。

  Western Border 道门,以Spirit Dao Sect 为尊。

  他的话说完,周围同是道门的那些powerhouse ,都是轻笑。

  不少人目光有意无意looked towards Tuoba Cheng 。

  trifling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也敢跟Spirit Dao Sect 争锋?

  可笑。

  “仓啷——”

  一道剑吟声起,下方,一道hundred zhang sword light 闪过,一剑将前方thousand zhang 水域轰平。

  趁着水浪还未回落之时,一艘龙舟直接冲出,逆浪而走,穿入前方的落雁峡。

  Supreme Solitary Sword Sect 。

  “sword dao number one Sect ,当真厉害。”江岸边,看着那龙舟穿浪而走,有人低呼。

  “刚才出剑之人,是不是Supreme Solitary Sword Sect 第一嫡传冯元戈?”有人压低声音,眼睛盯着龙舟问道。

  “不知,听说冯元戈battle strength 已经能敌Golden Core 5th layer 以上,刚才那一剑,便是他出手,也未尽全力。”

  “轰——”

  到此时,Supreme Solitary Sword Sect 那sword light 斩开的水浪回流,撞击在一起,让后续那些龙舟颠簸不定,有数艘直接翻在水中。

  cultivator 一掉落水中,one after another 黑影,从水中冲出,张口便咬。

  嘶吼声,惨叫声,sword cry 声,术法爆裂声,响成一片。

  此处狭窄,本来分散在各处的黑甲怪鱼聚拢过来。

  那水中一片黑影,完全看不出有多少这等怪鱼。

  黑鱼,碎船,落水的cultivator ,江面上错综混乱。

  后方,可见one after another black 的浪涌冲来。

  那是更多的黑甲怪鱼冲来,推出的波浪头,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

  这些黑甲怪鱼的实力,每一条都有Earth Stage 力量。

  穿过落雁峡,不然被这无数黑甲怪鱼围住,必死无疑!

  前方,Wind Spirit Sword Sect ,云台Dao Sect ,Yang Demon Sect 等Western Border 大宗的龙舟,全都在灵光包裹下,直线前行,破浪穿礁,往落雁峡去。

  再后面,其他实力足够的,也将龙舟速度摧到极致,在水面上化为一条金线。

  “didn’t expect 这First Stage ,便分出了实力强弱。”天际,一位Golden Core cultivator ,低叹一声:“我Wood Spirit 道还是弱了,才三十一个冲进落雁峡。”

  虽然入落雁峡顺序不能绝对展现实力,但也能看出,实力强横的都能提前安然进入其中。

  想争夺Nine Sects 资格的sect ,大多在那第一梯队。

  Wood Spirit 道的Golden Core expert 看似感慨,其实却是炫耀。

  此时,还有七百多的龙舟被阻在落雁峡外,Wood Spirit 道能提前通过,可见实力。

  他的话音落下,周围已经一片羡慕目光。

  “咦,好像,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

  有人低语,目光扫过面色不变的Tuoba Cheng 。

  此时,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分明就裹挟在那数百龙舟队伍中,随着浪头浮沉。

  看不出什么危险,可此等应对手段,也算不上outstanding 。

  就这水平,也敢叫板Spirit Dao Sect ,争Western Border number one Sect ?

  Tuoba Cheng 完全无视那些人的目光,只定定看着下方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

  浪头之下,船头端坐的Han Muye 忽然抬手。

  原本直直往前的龙舟slightly paused ,往江心处最大的礁石边过去。

  龙舟到礁石边,Han Muye 抬手,龙舟直接横在礁石前,他body moved ,飞身落在其上。

  这礁石有方圆三十丈宽,突出水面六丈高。

  当Han Muye 飞身落在礁石上时候,不少已经感觉身上重量难扛的sect 精英也落在其上。

  “咦,这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停在此处,是何意思?”

  江岸边,那些前来观摩的cultivator 都是面上露出茫然神色。

  此时不去抢渡,穿过落雁峡,却停在这里,是不想夺Nine Sects 位置了吗?

  放弃了?

  真放弃,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可此时放弃,便是退出也不能够。

  Han Muye 目光looked towards 挤在一起的龙舟,然后抬头,looked towards 鼓浪而至的black 浪头。

  在他Water Element 亲和满级的感知中,后方江水中,那些黑甲怪数以万计。

  在十几条hundred zhang 巨鱼的带领下,汹汹而来。

  这些鱼到,起码有一半龙舟逃不掉。

  一艘龙舟上百位sect 精英。

  这落雁峡,一次就要阻掉三万cultivator 。

  这些人,都是Western Border sect 精英。

  之前,Han Muye 也没有考虑过。

  看到如同饺子一般掉落在水面上的cultivator 时候,他忽然有所clear comprehension 。

  这场grand competition ,是所有Western Border powerhouse 在Spirit Dao Sect 主导下制定的游戏。

  那些大宗,以此等手段,淘汰掉那么多其他sect 的精英。

  很多原本实力不错的sect ,经过this time 争夺后,可能会一飞冲天。

  但更多的,是sect 精英陨落殆尽,就此一跌不振。

  如果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没有登临Western Border number one Sect 之心,那various sects 死伤,与己何干?

  如果此次grand competition 之后,Western Border 第一还是Spirit Dao Sect ,那消减一遍Western Border various sects 实力,对Spirit Dao Sect 往后统治是好事。

  其他各大宗也乐见其成。

  毕竟Western Border 资源有限,多一位expert ,就多分一份资源。

  多一家强横sect ,就要多供养数位dozens expert ,将Cultivation 资源分去。

  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Spirit Dao Sect 继续统治Western Border ,Spirit Dao Sect 立下的规矩一直inheritance 的前提。

  如果,this time Western Border number one Sect 之位,被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得到呢?

  Spirit Dao Sect 等Great Sect 往后一缩,Western Border various sects 损失惨重,Southern Desolate 大军进驻Western Border ,Western Border ,怕是瞬间分崩离析。

  Spirit Dao Sect 的阴谋或许还有,但Han Muye 知道,这规则,就是Spirit Dao Sect 的阳谋。

  通过grand competition 削弱Western Border various sects 实力,成,统治巩固,不成,Western Border 只剩烂摊子。

  Spirit Dao Sect 制定了这一场Nine Sects 重排的规则。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夺下Western Border 第一,那这也是Spirit Dao Sect 最后一次制定的规则。

  既然Spirit Dao Sect 往后再没有制定规则的机会,this time 的规则,还守他干什么?

  别人惧他Spirit Dao Sect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他Han Muye ,会怕?

  不管阴谋与阳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谋!

  双目眯起,Han Muye 负手而立,looked towards 鼓浪而来的无数Monster Race 。

  “顾兄,阻浪接战,hundred breaths 而回,可能做到?”

  Han Muye looked towards 落在他身侧的顾元龙。

  去战水妖?

  顾元龙微微一愣,目光之中透出一丝晶亮灵光。

  在Eastern Sea ,他杀的黑甲水妖一族,还少吗?

  东Sea Demon Race 分为两大支,一只是以Flood Dragon Clan 群为尊的Eastern Sea 深海Great Demon ,很少与Human Race 有交集,但实力强大。

  另外一支,就是以黑甲水妖为首,遍布整个Eastern Sea 的Monster Race 族群。

  这一支要说expert ,并不多,据说其中有几位Heaven Stage 高阶的绝强Great Demon ,顾元龙没有见过。

  但这一支的数量,实在是多到让人头皮发麻。

  若不是黑甲怪鱼只占水域,无法上岸,Eastern Sea sword cultivator 也扛不住这些Monster Race 的袭杀。

  “韩兄要我阻住这些水妖hundred breaths ?”

  顾元dragon body 上,有一道凌厉的sword light 升起。

  Han Muye nodded 。

  眼见着,最快的黑鱼群,已经追上吊在后方的龙舟。

  “好。”

  顾元龙laughed heartily ,飞身一步踏出。

  “我以为你韩谪仙也会乖乖做棋子。”

  “顾某眼拙了。”

  人在半空,顾元龙口中高喝,身形一步步顺江水而下。

  一步hundred zhang 。

  一步,他身后有浊浪翻腾。

  顾元龙,Water Element 亲和已经达到八成以上。

  踏浪而行,他身上的水光化为一柄hundred zhang Water Sword 。

  那大剑上,灵光与Shadowlight 交错。

  “Senior Brother Han ,同在墨师座下Cultivation ,你看我这一剑如何?”

  顾元龙的声音透着无穷fighting intent 。

  脚下一步,仿佛踏碎山河。

  this step ,如同ten thousand zhang 浪头崩碎千万年不变的岸礁。

  万般水汽,皆化为剑!

  当初在Eastern Sea 逆浪斩妖十年。

  当初守孤岛,搏杀三千Monster Race 。

  当初挑战Three Great Sword Sect ,百战不败。

  当初持剑挑战Myriad Swords Returning to Origin Mo Yuan 先生,一剑不能接。

  从那时候起,顾元龙心中就压着一股意。

  跟Mo Yuan 先生学sword technique ,修出属于自己的Myriad Swords Returning to Origin !

  不能sword technique 归一,便是修再多sword technique ,挑战再多sword cultivator ,又有何用?

  唯有成墨师那样的人,才算是真正修成sword dao 。

  汤Mountain Sword 派Inner Sect 第一的顾元龙有多骄傲?

  墨师天人,凭什么他只收一位Disciple ?

  凭什么Han Muye 有资格称Western Border sword dao 谪仙?

  今日这一剑,能不能比过sword dao 谪仙之名?

  sword light ,炸裂!

  万道灵光化为Star River ,剑引Star River ,从天而降。

  聚合嘉灵江上水脉之力,这一剑,借一丝Heaven and Earth 力量。

  半步剑势!

  “轰——”

  sword light 破开黑甲水妖浪头,sword light 逆战十里,blood light ,将水浪染红!

  一剑,斩八百水妖。

  是那聚拢在浪头上,起码Earth Stage 之力的Monster Race !

  如此一剑,非Golden Core 不能接!

  Eastern Sea 大宗Inner Sect 第一,battle strength 绝强!

  long sword 在手,顾元龙长啸一声。

  “一息。”

  sword light 再起。

  “两息!”

  ……

  他真要坚守hundred breaths 不回!

  “Eastern Sea 的sword technique !”

  云头之上,有人惊呼。

  只是话语才起,又压下。

  Western Border 大宗玩这手,没什么稀奇。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这是,要阻击水妖?”江岸边,那些cultivator 都是瞪大眼睛。

  在他们的位置可以看出,下游逆行的浪头绵延百里,近乎无尽。

  如此多水妖,便是实力再强也阻不住吧?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人疯了?

  有此实力,为何不去争Western Border 第一?

  “不是吧?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难道真的志在Western Border 第一,要此时就开始邀买人心?”有人看着那one after another 落在礁石上silhouette ,茫然低语。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是想救下这些人,然后,换取人情?

  想到this step 的人很多。

  一面出手阻击水妖,一面出手抢夺几艘龙舟,送给礁石上的这些人。

  如此一来,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盟友又多出不少。

  “这个韩谪仙惯会邀买人心……”有人低语。

  有人赞Han Muye 仁义,受他恩惠之人铭记在心。

  也有人总觉得cultivator 都是自私的。

  慷慨仁义者,必有所图。

  cultivator ,谁不是断情绝性的?

  其他时候就罢了,Sect Grand Competition ,这样播撒仁义的手段,有用吗?

  到最后,还是要凭实力来证明一切。

  “Senior Brother Han ,能不能助我等抢几艘龙舟?”

  Han Muye 身后,礁石上站着的那些sect 精英中,有人拱手低呼。

  “若是Senior Brother Han 你们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能出手,往后,我思源Dao Sect 必将唯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马首是瞻。”

  “Senior Brother Han ,我汤峪Sword Sect 也必与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结成同盟。”

  三十丈方圆的礁石上有数百人站立。

  这些人都是目光热切盯着Han Muye 。

  本以为必死,didn’t expect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sword dao 谪仙引着自己落在礁石上。

  或许,自己能活下去?

  甚至,在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看来,自己这些人还有价值。

  说不定,有机会再夺一艘龙舟,继续前行?

  天际云头之上,那些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都静静看着礁石上。

  有人面带微笑,有人目露紧张,有人,目中全是不屑。

  “Nine Sects 重排grand competition ,可不是靠人多就成。”

  “制定规则时候,就考虑过这等结盟局面。”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毕竟是底蕴浅了,很多当年故事,似乎都不清楚。”

  云头上,有人摇头,面带一丝轻笑。

  结盟。

  所有人看来,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都是在寻求盟友,邀买人心。

  Tuoba Cheng 看着礁石上的Han Muye 。

  他不知Han Muye 所想。

  但他知道,以Han Muye 的骄傲,绝不会搞什么结盟之事。

  那,他会怎么做?

  Han Muye 没有理睬身后人。

  “Instructor Lin ,你去将争夺水道的龙舟斩碎。”

  “但有争抢,全力出手。”

  Han Muye 背着手,看着眼前江面,冷冷开口。

  站在他身后的Lin Shen nodded ,转身,一步步往上游方向去。

  一步,他身上原本沉寂的Spirit Qi Cultivation Base 涌起。

  “轰——”

  礁石上,一道罡风炸裂。

  冲天的灵光,将天穹的水汽云气击碎。

  这等cultivation base ,Golden Core !

  百年精英,竟然有Golden Core powerhouse !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所有人瞪大眼睛。

  Western Border cultivation world ,Heaven Stage 寥寥,半步Heaven Stage 已是绝顶。

  Golden Core cultivation base ,在任何sect 都是Elder 存在。

  “怎么回事?此人是谁?”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为何会有Golden Core 护道powerhouse 留驻?这完全是破坏公平!”

  “这,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还隐藏了一位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在百人精英后辈中?”

  江心,那些初入Earth Stage ,或者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ion base 的小sect disciple 都是满脸茫然。

  一些大宗精英,则是一脸阴沉。

  天际,不少人转头looked towards Tuoba Cheng 。

  “Sword Pavilion sword guard Lin Shen ,当年三石青虎Lin Chongxiao 胞弟。”

  Tuoba Cheng 淡淡出声,便不再言语。

  后方几声议论后,也沉默了。

  真的是百岁不到的Golden Core 。

  这等cultivation base ,在Western Border 年轻辈中,绝对是Peak 人物。

  可现在,若不是Tuoba Cheng 介绍,这云头上无人认识。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藏得这么深!

  “百年Core Formation ,cultivation base 是强,估计battle strength 会虚不少,没有足够熬炼——”

  开口之人话没说完,下方逆水而行的Lin Shen 已经一步踏空。

  “轰——”

  一步,ten thousand zhang !

  手,握在剑柄。

  人,在虚空。

  这一刻,Lin Shen 想起当初自己big brother 拉住他衣袖,在他耳边低语的那几句。

  “挥剑千万,Stonecrack Destroying Mountain !”

  他永远记得,big brother 当时眼中的divine light 慢慢沉寂。

  他永远记得,那时候,big brother 握住他的手臂,手心力量有多大。

  自己的big brother ,三石青虎Lin Chongxiao ,当初是真想活啊!

  他的天分,他的Dao Heart ,他的勤奋,他本该有辉煌的未来,他,才应该成为真正精英,成为耀眼的星辰。

  可是,自己亲眼看着他眼中divine light 沉寂。

  看着他的手,轻轻松开。

  这cultivation world ,就是这么残酷!

  要想活着,要想能好好活着,那就要让自己越来越强大!

  Lin Shen 抬手,拔剑。

  “big brother ,你看,我做到了。”Lin Shen 低语。

  他的神情瞬间癫狂,大剑在手,他的所有心神与力量都灌注在这一剑中。

  这一刻,这一剑,就宛如他每一次在Sword Pavilion 门前挥剑那般。

  拼尽全力,放声高roar!

  “拔剑千万,Stonecrack ,Destroying Mountain ——”

  声震山河,手中大剑斩下!

  sword light ,凝成一道璀璨long sword 。

  剑凝实,其上有玄奥灵光闪动。

  “艹!剑势!”

  “怎么可能,这是剑势!”

  “百岁凝剑势,疯了吗?”

  sword light 没有在所有惊呼声中丝毫停留,径直斩下。

  剑,化为一道耀眼流光,一闪而逝。

  这光,长三百里!

  sword light 破开天上云光,压着无尽的巨力,击在落雁峡的陡峭山壁。

  Destroying Mountain 。

  挥剑千万,Stonecrack Destroying Mountain 。

  “轰——”

  “轰——”

  “轰——”

  山碎。

  山崩。

  三百里,弯曲的落雁峡,一剑化为笔直!

  乱石坠落,山体崩塌,Lin Shen 手持大剑,凌空而立,回过身,indifferently said :“Senior Brother Han 说了,不要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