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264

  第264章 江底,围杀Heaven Stage !(22求订阅)

  看着撞来的黑甲鱼妖,大岩道人目中全是晶亮。

  一旁的赵云龙也是有摩拳擦掌的意思。

  这水妖虽然蠢笨,但fleshly body strength 真的极强。

  sword light 斩在这Great Demon 身上,定然极为爽快。

  可惜,Han Muye 没有如他们所想,催动剑丸。

  他的头顶,一柄golden little sword 出现。

  Divine Soul 之剑。

  little sword 一现,不管是青须还是对面三条黑甲鱼妖,都是浑身一颤。

  青须也好,鱼妖也罢,都是属于Divine Soul 羸弱的存在。

  Han Muye 这Divine Soul little sword 中所散发的Divine Soul 威压,直接让青须和三条黑甲鱼Monster God 魂有冻结之感。

  “刺啦——”

  little sword 射出,撞在黑甲鱼妖的头颅上,一闪而没。

  再现时候,已经在另外一条黑甲鱼妖的头顶。

  little sword 闪逝三次,然后回到Han Muye 手中。

  只剩下一丝淡淡的golden illusory shadow 。

  一道Divine Soul 之剑就此消耗。

  此等手段,若是外人,需要凝练一甲子方才能成。

  little sword 散去,Han Muye 抬头looked towards 面前那三条黑甲鱼妖。

  此时的黑甲鱼妖的Divine Soul 已经破碎,只剩下强横的fleshy body 依然存活。

  Han Muye 伸手,握住赵云龙带回的那柄大剑。

  手握剑柄,sword qi 灌注。

  一股暴虐之气奔涌而来。

  果然是Southern Desolate Great Demon 。

  这名叫沈棠的水獭Monster Race ,是Southern Desolate 水妖联盟中的一位expert 。

  Southern Desolate 水族Great Demon 不多,依附在一些大族之下。

  这沈棠就是依附Southern Desolate 云鹤Monster Race 。

  this time ,沈棠是受水妖联盟Elder 托付,与黑甲水妖一起,往嘉灵江上游,寻找当年云鹤族在Western Border 建立的云鹤宫。

  当年云鹤一族在Western Border 曾建立一方势力,就在嘉灵江上游的清泽湖湖畔。

  当初的清泽湖还不是湖畔,只是后来一场大战,嘉灵江改道阻塞成湖,云鹤宫也被淹没。

  据说,云鹤宫中,还有当年云鹤宫的珍藏。

  Southern Desolate 水妖联盟这次与黑甲水妖联手,就是想寻到云鹤宫旧址,迁徙回溯,到清泽湖来。

  手握大剑,Han Muye 看到了更多东西。

  黑甲水妖,他们与Spirit Dao Sect 合作,是为了围杀那条青蛟。

  这条青蛟乃是Flood Dragon Race 当年失踪的Imperial Family ,didn’t expect 是被锁在清泽湖的湖底。

  猎杀青蛟Imperial Family ,以blood sacrifice 之力抽取其bloodline 力量,能催生黑甲水妖一族中的powerhouse 。

  正是这个原因,黑甲Monster Race 才答应Spirit Dao Sect ,以两块Top Grade Spirit Stone ,换取这次回溯清泽湖的机会。

  blood sacrifice ,围杀青蛟?

  Flood Dragon Race 的Imperial Family ?

  Han Muye 双目之中透出一丝深邃灵光。

  这交易之中,有两块Top Grade Spirit Stone ,还有一堆各种treasure 。

  其他treasure 价值虽高,却不是Spirit Dao Sect 真正所求的。

  Spirit Dao Sect ,最想要的,是那两块Top Grade Spirit Stone !

  有此Spirit Stone ,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就能破开空间封镇,接引界外cultivator 来。

  破开封镇,仙Spirit World cultivator 来,Western Border ,恐怕要loss of life ,甚至Heavenly Profound World ,都要遭殃。

  大剑之中,他看到了那位名叫乌自通的黑甲Monster Race Heaven Stage great cultivator silhouette 。

  按照这Great Demon 的话,黑甲Monster Race 后续还有两位Heaven Stage 来,他们在猎杀了青蛟后,会一起溯源而上,往Snow Mountain 升龙台去。

  至于去干什么,这关系隐秘。

  到升龙台,他们会将剩下的treasure 交给Spirit Dao Sect 。

  升龙台,看来最终的答案,都在那里。

  Han Muye 收起这柄middle grade spirit level 别的大剑,抬头looked towards 静静悬浮在面前的三具黑甲水妖身躯。

  “赵云龙,你们将这鱼妖身躯先控制住,我有用。”

  Han Muye 轻声说道。

  控制鱼妖身躯?

  大岩道人laughed 一声,body moved ,已经消失。

  然后,Han Muye 面前的一条鱼妖开始灵动的摇摆身躯。

  赵云龙也是身形消失,然后控制住一条Divine Soul 陨落的黑鱼fleshy body 。

  最后一条,Han Muye 分出一丝Divine Sense 控制。

  一道红尘咒所化golden light 落在黑鱼的头顶,这黑鱼巨大的身躯顿时轻轻摇摆身躯。

  这一幕,看的青须目瞪口呆。

  “你们继续前行。”看一眼青须,Han Muye body moved ,独自离去。

  青须看着他离去,一转头,看到三条hundred zhang 大鱼眼睛盯着自己。

  他咽一下口水,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然后跟在三条大鱼身后,往上游行去。

  Han Muye Divine Sense 扫过,寻到自家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悄然潜过去。

  “韩兄。”

  “Senior Brother Han 。”

  等他从水中一步踏出时候,顾元龙和Lin Shen and the others body moved ,围拢过来。

  Han Muye 向他们nodded ,然后坐到船头,静静调息。

  等他归来,天际许多Divine Sense 都落下。

  Han Muye 也不去管这些Golden Core powerhouse 如何疑惑,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搬运气血力量。

  水土之力加持,在水底这么久,他浑身筋骨都有些酸胀。

  此时搬运,一股浑厚力量在身躯之中奔涌。

  Han Muye eyes shined 。

  didn’t expect ,这般在水底Cultivation ,还能提升自身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

  倒是意外之喜。

  那些Divine Sense 探查到Han Muye 身上的气血力量,都是轻轻一震。

  “hehe ,这位韩谪仙原来是修了Body Refinement Technique 。”天际,一位身穿azure robe 的老者面上都是笑意。

  “拓跋Fellow Daoist ,你Three Stones House 就是body refinement inheritance 吧,怎么,这位sword dao 谪仙是拜在你门下?”

  听到老者的话,Tuoba Cheng 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

  当年时候,他就看中了Han Muye 的perception ,想要收在门下。

  结果,就这么黄了。

  “这位韩谪仙的innate talent 真是强绝,sword dao 转修Body Refinement Technique ,这看看,也已经是要到Earth Stage 了吧?”

  有人tsk tsk 两声,面上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

  sword dao 谪仙terrifying 的是其在sword dao 上的成就,是其能成为Western Border first sword cultivator 的成长潜力。

  他现在转修Body Refinement Technique ,就没有威胁了。

  Western Border Number One Body 修又如何,与Western Border first sword cultivator 相比,battle strength 绝对相差十倍百倍。

  真正到高阶,sword cultivator 的battle strength ,远不是body cultivator 能比。

  fleet 继续前行,有些龙舟开始加速,以求追上前面的那些龙舟。

  此时,Spirit Dao Sect 那一梯队的龙舟,已经到前方五千里位置了。

  Han Muye 坐在船头,一丝Divine Soul 控制着前方两千里外的黑甲鱼妖fleshy body 。

  这三条黑甲鱼妖是给后方的鱼群引路的。

  前方的那位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则是坐镇前方,引着所有的黑甲鱼到清泽湖。

  fleet 前行,Han Muye 眉头忽然一挑。

  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转道了。

  没有冲入清泽湖,而是转入清泽湖前八百里的一条岔河。

  这岔河也是宽阔,与大江主道几乎差不多宽,那将近三百条龙舟的fleet 在Spirit Dao Sect 龙舟进入这岔河之后,陆陆续续跟着进去。

  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impossible 不认识主道。

  既然他们进这岔河,那就跟。

  不过片刻,所有的龙舟都消失在岔河里。

  跟?

  既然Spirit Dao Sect 的规矩已经破过一回,那再破一回,也无妨吧?

  Han Muye 双目之中透出一丝晶亮闪动。

  他抬手一点,龙舟微微一震。

  龙舟上那些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Disciple 收到讯息,都将自身Spiritual Qi 灌注在龙舟上,开始提速。

  龙舟如离弦之箭,瞬间冲出。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开始冲?

  其他龙舟顿时改变速度,跟了过去。

  龙舟提速,后方,江水下的黑甲鱼群,也加快速度。

  天际,那些Golden Core cultivator 不知Han Muye 他们有什么筹算,只是静静盯着。

  江岸边,那些观摩的cultivator 连忙跟着飞奔。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这是要追上前面fleet 吗?”有人抬头看着,眼中全是好奇。

  “提速了,追上去会不会大战一场?真期望看到韩谪仙出剑啊。”有人眼中透出期盼。

  “韩谪仙?人家现在修Body Refinement Technique 了。”说是这样说,还是无数人looked towards 那飞速前行的龙舟。

  韩谪仙,还有没有一剑之力?

  前行several thousands li ,Han Muye 伸手一拍,龙舟速度放缓。

  前方,就是岔河与主道位置。

  此时,往前八百里,是清泽湖。

  那位黑甲鱼族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已经在清泽湖前等待。

  往另一边是岔河,透过水脉亲和之力感知,Spirit Dao Sect 和那些第一批次的龙舟,此时停在岔河的百里之内。

  岔河往前,水岸变窄。

  抬头looked towards 天际,Han Muye 面上露出笑意。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毫不停留,越过岔河,往清泽湖去。

  后方,那些龙舟也跟着,越过岔河。

  天际,那些观察着江上龙舟动向的Golden Core cultivator ,都是神色复杂。

  他们看的清楚,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去了岔河,然后停在百里位置。

  现在,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和后方其他sect ,是走的清泽湖方向。

  Spirit Dao Sect 明显是有阴谋。

  这些龙舟去清泽湖定然没有好事。

  可此时身在云头上,谁都无法提醒。

  “拓跋Senior Brother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往清泽湖去了。”一位道人凑到Tuoba Cheng 身侧,低声说道。

  “这才是正途。”Tuoba Cheng 朗声开口。

  听到他的话,不知何时回来,站在前方的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面带一丝笑意,not say a word 。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上,Han Muye 端坐船头,Divine Sense 引着停在水下的黑甲鱼妖微微一动,往岔河去。

  三条黑甲Great Demon 引路,那些黑甲鱼群,跟着往岔河去。

  Han Muye 他们往清泽湖,黑甲鱼妖,去岔河。

  等在清泽湖前的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一愣。

  他的Divine Sense 之中,看着那浩荡的鱼群,转道了。

  不该是往清泽湖,然后引动blood sacrifice 之力吗?

  他face changed ,Divine Sense 震荡,往那鱼群撞去。

  可是,就在此时,Han Muye 忽然站起身。

  “掉头。”

  掉头?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Disciple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龙舟掉头,往嘉灵江下游去。

  那近五百跟随的龙舟都呆愣住。

  怎么掉头了?

  “轰——”

  远处,有灵光升起。

  是岔河之中!

  此时,三条hundred zhang 黑甲鱼妖已经撞翻了数条龙舟。

  这岔河狭窄,黑甲鱼hundred zhang 身躯,几乎占满半条河道。

  一个摆尾,便是龙舟倾覆。

  “杀——”

  一道身形飞起,手中sword light 直接斩下。

  sword light 如龙,崩碎山河。

  sword dao powerhouse !

  一条黑甲鱼妖被一剑斩断。

  sword light 不减,往岔河中斩出百里方才回落。

  百里之外,黑甲鱼群的浪头,撞在sword light 上,激起一片狂澜和碎裂鱼鳞。

  水道之中,另外两条hundred zhang 黑甲鱼似乎发了狂,径直撞上龙舟,连术法sword light 都不躲不避。

  “到底是Monster Race ,便是商定的协议再完善,还是兽性难改。”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上,有声音响起。

  “杀了吧。”

  一道声音响,然后,一蓬azure 灵光飞起,撞在两条黑甲鱼妖身上。

  那黑甲鱼妖身躯瞬间爆裂。

  在鱼妖身躯爆裂的瞬间,两团灵光悄然从水底逃离。

  出手的Spirit Dao Sect 青年道人立在半空,brows frowned 。

  “轰——”

  前方,无数水浪翻涌而来。

  是黑甲鱼群到了。

  “乌自通,你什么意思?”那青年道人背着手,立在半空,低声shouted 。

  话音落,他神色一变。

  “被阴了?”他looked towards 前方的黑甲鱼妖群。

  “来不及了。”下方,一道声音响起。

  另一道azure robe silhouette 冲出,往鱼妖水浪撞去。

  三百龙舟,有近半接战,此时Spirit Dao Sect 敢束手观望,只能将威严丢尽。

  Spirit Dao Sect ,不得不出手。

  哪怕,违背了之前的协议。

  无尽的黑浪翻涌,那是一条条several zhang long 的黑甲鱼逆水前冲。

  在冲入岔河后,水面慢慢变窄,被黑浪推着,水位越来越高。

  那种近hundred zhang 长的黑甲鱼妖,往前一窜,就能带起滔天的水花,将龙舟掀翻。

  “轰——”

  一团烈焰升起。

  一位身穿暗golden 长袍的青年冷着脸,手中火焰长刀一击斩下,便将身前的ten thousand zhang 水面劈碎。

  他不想全力出手,之前sect 安排的策略是保存实力。

  可刚才龙舟差点被掀翻,他只能展现实力。

  “Fellow Daoist Wu ,想不到你们闻浪Dao Palace 还有如此精纯的Fire Element Cultivation cultivation technique 。”

  “看来this time 你们所谋乃大啊。”

  云头上,一位azure robe 道人面带微笑,低声说道。

  那被唤的中年cultivator 面上神色复杂。

  他们闻浪Dao Palace 确实是所谋乃大,可惜,藏不住了。

  “杀——”

  shout out loudly ,下方岔河中,a sword light 横斩十里,将一条条黑甲鱼妖劈开。

  一位凝成绝强sword intent 的expert 飞身而起。

  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上,两位身穿azure robe 的道人飞身而起,手中火焰与水光交织,化为一道青红的光卷,光卷砸下。

  “嘭——”

  岔河之上,方圆三十里,为之一空!

  这一击,便是云头上的那些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都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如此battle strength ,联手可战半步Heaven Stage !

  翻涌的黑浪瞬间顿住。

  黑甲鱼妖又不是来送死的。

  “仓啷——”

  岔河与嘉灵江的交汇处,有剑吟声起。

  a sword light 汇聚,fiercely 斩在水面,将岔河中的流水切断。

  一剑断流!

  双目蒙着黑纱的Lu Gao 凌空而立。

  堵水口,前后夹击?

  一瞬间,江上那些龙舟上的sect 精英都是愣住。

  本已经甩开水妖,又见水妖与Spirit Dao Sect 那些人拼斗,该是皆大欢喜。

  可现在,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竟是回头救人。

  是傻吗?

  impossible 。

  谁敢说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韩谪仙是傻子。

  天穹上,站在云头的那些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沉默不语。

  “拓跋兄,many thanks 了。”忽然,有道声音响起。

  那是一位Golden Core 8th layer 的great cultivator ,他们sect 的龙舟,就被堵在岔河里。

  “many thanks 。”

  更多人轻声开口。

  Tuoba Cheng 面色不变,摆摆手:“应该的。”

  应该的。

  不觉,one after another 目光落在前方站立的Spirit Dao Sect Great Elder 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身上。

  同样有领袖Western Border 之心,Spirit Dao Sect 与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所为,真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到底是sword cultivator 有大义,道门总无情吗?

  立在前方的Li Mubai 转过头,看一眼Tuoba Cheng 。

  “轰——”

  one after another 的sword light 在岔河交汇处挥洒。

  远处,被堵在岔河中的那些sect 精英也全力出手。

  两头被堵的黑甲鱼冲的更凶猛,拼杀更惨烈。

  “同是Western Border Fellow Daoist ,我们可以生死相争,却不能眼见他们被水妖屠戮而不救。”

  “我辈cultivator ,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Han Muye 的声音响起。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横在岔河的水道之前,将水妖的退路堵住。

  Han Muye 抬手,一条被斩杀的黑甲鱼妖尸身被水浪托着,往岸边送去。

  “老规矩。”

  “好!”

  岸边,有欣喜声音传来。

  生意又可以做了。

  那些还在犹豫的各方精英都是eyes shined 。

  水妖被堵在岔河,八百龙舟两头联手绞杀,这可是绝佳的机会!

  不管是斩灭鱼妖后患,还是获取Spirit Stone ,都是一场机缘!

  “冲!”

  一条条龙舟跟着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后面,堵在岔河河口。

  看到这一幕,云头上不少人面上露出笑意。

  江岸边,传来欢呼。

  大家都赚。

  坐在船头的顾元龙面上闪过一丝复杂,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这位sword dao 谪仙的剑terrifying ,心机,更让人心惧。

  只三言两语,就能引动这江上大势,此and the others 物,注定是要成为领袖。

  “顾兄,可有兴趣玩一把大的?”Han Muye 忽然回头,looked towards 顾元龙。

  玩一把大的?

  将这岔河中的水妖全都灭掉?

  恐怕impossible 。

  水妖实在太多,其中powerhouse 是暂时裹挟中间,等后面powerhouse 联手,根本阻止不了它们窜逃。

  与水妖死战,划不来。

  “水妖,来了一位Heaven Stage 。”就在顾元龙犹豫时候,Han Muye 的声音响起。

  顾元龙瞪大眼睛。

  “你,你要——”

  Han Muye nodded ,indifferently said :“围杀Heaven Stage 。”

  围杀Heaven Stage !

  疯了吗……

  顾元龙拳头攥紧,紧紧盯着Han Muye 。

  他的cultivation base ,他的见识,他明白自己与Heaven Stage 之间的差距。

  Heaven Stage ,那是需要敬畏,需要仰望的存在。

  见他表情,Han Muye 轻轻一笑,手中,一团azure 的水滴出现。

  这水滴一现,一股难言的玄奥之气瞬间弥漫。

  “想感受下,什么叫满级水脉亲和之力吗?”

  满级水脉亲和之力!

  顾元龙只觉得浑身战栗,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放声嘶吼出来。

  没有说一句话,他身形一翻,跳落江水之中。

  Han Muye 抬手一点,azure 水珠落在江水里。

  “所有水脉cultivator ,入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