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266

  第266章 再斩Heaven Stage 化身,青蛟求救(22五千字大章)

  这可是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的fleshy body ,其中气血力量不说,还有属于Heaven Stage great cultivator 才有的力量轨迹留存。

  refining 这fleshy body ,能增强对Heaven Stage 的感悟。

  “cough cough ,那个,这些little fellow 不懂事,这等treasure 不能贱卖,我们提醒一声,不算坏了规矩吧?”

  云头,有人lightly coughed ,出声说道。

  “我觉得不算坏了规矩,毕竟这等treasure 被别人低价买去,实在说不过去。”

  “对,treasure 贱卖,吃亏不说,还让人以为我们Western Border 大宗Disciple 都没有眼力。”

  云头声各种嘈杂声音响起。

  从开始的讨论,到然后的明目张胆Divine Sense 传递消息。

  开始肆无忌惮!

  但站在前方的Spirit Dao Sect Great Elder 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目光盯着下方。

  江底,只剩玉骨和Monster Nascent 的乌自通急速遁行。

  玉骨和Monster Nascent 虽然也能发挥Heaven Stage 力量,但与完好无损的fleshy body 相比,发挥出的battle strength 不足三成。

  何况逃遁的仓促,他body protection 的那件high grade Spiritual Artifact 铁杖也丢了。

  “乌自通Fellow Daoist ,怎么走的这么急?”就在此时,前方a wisp of Divine Sense 传来。

  乌自通Monster Nascent 一顿,身形定住。

  “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

  “这是不是你的阴谋?”看着前方身形,乌自通Divine Soul 之中发出咆哮。

  那silhouette 摇摇头。

  “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this time ,只是意外。”

  “或许,此方Heavenly Dao 感知到我们的谋划,有心阻止?”

  这声音传来,乌自通一愣。

  或许真的是这样?

  回想刚才被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压制,完全无力反抗的恐惧,乌自通不由浑身一颤。

  他nodded ,玉骨化为一道暗golden 的Battle Armor ,护住自身Monster Nascent ,然后低声道:“我要去见我黑甲族两位Elder ,提醒他们——”

  话未说完,他loudly shouts :“你想干什么——”

  此时,他面前的azure robe 声影已经冲到他面前hundred zhang ,然后,一道水光化为绳索moved towards 他当头罩来。

  “嘭——”

  那绳索撞在玉骨上,激起一片golden light 。

  “你竟然虚弱成这样。”那声音轻笑,然后,一柄玉尺moved towards 乌自通头顶砸下。

  乌自通的Monster Nascent 引动一道水光,挡在那玉尺前。

  就在此时,他face changed 。

  不知何时,他背后,一位身穿azure robe 的道人立在那。

  那silhouette 抬手一抓,扣在玉骨的脖颈处。

  “ka-cha ——”

  玉骨被直接扯开。

  乌自通的Monster Nascent 惊叫一声,化为一道黑影,急速奔逃。

  那手中握着玉尺的道人身形跟随黑影,手中玉尺不断抽打出灵光,往黑影头上照去。

  灵光每冲刷一次,黑影的速度就慢一分。

  站在原处,手中抓着玉骨的silhouette 面上闪过一丝笑意,轻声低语:“Heaven Stage Nascent Soul 2nd layer 的玉骨,还不错,等捉住Monster Nascent ,又能凝一具化身来。”

  话音落下,他手中divine light flashed ,要将玉骨收起。

  可就在这瞬间,一条black giant mouse 从江底窜出,一口叼住玉骨,飞遁往嘉灵江上游去。

  玉骨,被抢了?

  那azure robe silhouette 呆愣片刻,面上方才闪现恼狠与暴怒。

  他身形化为azure light 直接追着黑鼠去。

  黑鼠在水中遁逃速度极快,那azure robe 道人一时竟是追不上。

  闪逝之间,two figures 已经在水底running several hundred li 。

  见摆脱不掉azure robe 道人,黑鼠似乎发起狠来,直接下沉,往thousand zhang 的水底stealth 。

  azure robe 道人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跟着下坠。

  越往水底,那水中压力越大,前方的黑鼠下沉速度也变缓。

  “Western Border 之中,还没有谁敢在本尊手中抢东西。”Divine Sense 传出,azure robe 道人神情一变。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Divine Sense 传出hundred zhang 之外,就渐渐减弱,似乎,被滞殆住。

  有埋伏!

  azure robe 道人身形顿住,准备回身。

  但他的身形还没回转,就直接一掌往身后拍出。

  “嘭——”

  sword light 与灵光撞在一起。

  thousand zhang 深的江底,水浪翻涌。

  手持azure long sword 的Han Muye silhouette 立在前方。

  但这silhouette ,有些虚幻。

  “Divine Soul Astral ?Astral 期……”

  azure robe 道人面上露出一丝茫然,然后,化为cold and severe :“原来只是一道没有凝练过的Divine Soul ,本尊还以为真是Astral 大能呢。”

  他手掌中,一柄azure 的玉尺出现。

  这玉尺上,灵光缭绕。

  “卢轻缘,木脉cultivator ,擅长层林道术。”

  Han Muye long sword 指向azure robe 道人,然后indifferently said :“我是该叫你卢轻缘,还是该叫你,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

  azure robe 道人面上神色变幻,盯着Han Muye 。

  “你到底是谁?”

  这世上没有几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之前为取信Monster Race ,袒露的秘密也极少。

  为何面前的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Han Muye 会知道这些?

  azure robe 道人双目眯起,盯着Han Muye ,其中透出一丝阴沉killing intent 。

  “你,在azure glow 山中,见过我的化身?”

  只能是这样一个理由。

  当初那道化身,藏着不少秘密,陨落在azure glow 山。

  后来探查,是Central Plains 出手,占了azure glow 山,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只能不了了之。

  现在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Han Muye 面上露出轻笑,然后,抬手,挥剑!

  水脉sword technique ,断流。

  水脉sword technique ,涌浪。

  水脉sword technique ,Blue Wave 。

  水脉sword technique ,止水。

  one after another sword light 挥洒,每道sword light ,都透着清冷与killing intent 。

  这一刻,以Divine Soul 御剑,Han Muye 将自身在水脉sword technique 之中获得的领悟发挥到极致。

  剑如水。

  水,是剑。

  剑与水,不分彼此。

  这一刻,原本满级的水脉亲和之力,竟是有了变化。

  不再是亲和之力。

  是友谊!

  与Heaven and Earth ,与山河的友谊。

  之前只是丝丝好感,一份亲和力,现在,是与此方Heaven and Earth 的平等交流。

  与Heaven and Earth ,论道!

  这一刻,Han Muye 心头有clear comprehension 。

  那些true powerhouse ,早已经有与Heaven and Earth 交流沟通的资格。

  比如,Central Plains 文相,武侯。

  还有袁天Sword Venerable 。

  这一刻,自己终于,踏入那道门槛。

  Heaven and Earth ,广阔!

  sword light ,凝成一线。

  azure robe 道人手中的azure 玉尺刚才展现出一片葱郁,就被sword light 斩断。

  连着斩断的,还有他的身躯与Divine Soul 。

  sword light 一裹,这水中什么都没有留下。

  “花架子,还以为真的是Heaven Stage 化身呢。”

  “原来只能发挥一丝Heaven Stage 力量。”

  “我就说,要是能凝出七具Heaven Stage Avatar ,这Old Guy 直接一统Western Border 算了。”

  前方黑鼠化为大岩道人模样,面上带着几分侥幸,几分猥琐。

  托着一团玉色的灵光,大岩道人目中闪过一丝不舍:“这可是Nascent Soul 2nd layer 的Great Demon 玉骨,虽然比重Old Yun 头的差不少,可也是玉骨不是……”

  玉骨。

  这是那Great Demon 乌自通的玉骨。

  Han Muye 笑一声,伸手招了这团玉光,然后身形一震,自动散去。

  azure long sword 化为赵云龙,looked towards 大岩道人。

  “道兄真是厉害,那等分寸之间,竟是能直接夺到玉骨。”

  赵云龙面上有感慨之色闪现。

  大岩道人摆摆手,咧嘴道:“这算什么?当年我……”

  说到这,他摇摇头,body moved ,化为一道黑光,悄然离开。

  赵云龙忙也化为long sword ,跟随他去。

  等两人silhouette 离开,水底thousand zhang 位置,一道虚幻的玉光闪现,然后又消失,只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

  “大岩?这家伙还是这么猥琐,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亲切……”

  ……

  岔河之中的水妖最终绝大部分遁逃。

  因为下游又有大批的黑甲鱼妖溯源而来,Han Muye 没有再让fleet 堵住岔河河口。

  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真与这些鱼妖拼杀,完全没有必要。

  在他看来,这些various sects 精英只要好好活下去,往后都是Western Border 一方expert 。

  这样的未来powerhouse ,现在这河口拼杀,将性命送掉,不值得。

  当然,被堵在岔河里面,与鱼妖拼杀的那些人,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反正他们堵住河口,让这些水妖发狂,拼杀的灵光都照透天穹。

  一艘艘龙舟离开河口,那些江岸上的cultivator 只能退开。

  这些人个个脸上笑意布满。

  江上various sects elite disciple 斩杀的水妖尸身都被他们收了,转手就能大赚。

  有几家势力已经悄然转运这些水妖的尸身,最快时间调集Spirit Stone 和各种treasure 来。

  后方黑甲鱼妖如浪,还有的杀呢。

  往Snow Mountain 溯源之路hundred thousand li ,这才走了一万多里,还远。

  一直到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他们这五百龙舟前行千里,岔河中的龙舟方才凄惨的回到江面。

  三百多龙舟,折损三成,只剩两百出头。

  好在this time ,他们接受教训,不少丢了龙舟的sect 精英都搭乘在其他sect 的龙舟上。

  不但龙舟损失,被堵在岔河上与黑甲鱼妖拼死一战,various sects 伤损不小。

  便是最强的Spirit Dao Sect ,都损失了三位Disciple 。

  这三位两位是在拼杀时候陨落,一位,失踪了。

  而且,这失踪的,还是灵道七子之一。

  卢轻缘。

  Western Border 后辈中cream of the crop 的powerhouse 之一,就这么消失无踪。

  云头上,看到龙舟退出岔河,Spirit Dao Sect Great Elder 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直接转身离开。

  众人只当他是气恼,却没有注意到他双目之中一闪而逝的一丝痛苦。

  一尊化身陨落,对他的Divine Soul 伤损不小。

  好在得到了一位Great Demon 的Monster Nascent ,等blood sacrifice 之时拿到,能弥补化身陨落的损失。

  Han Muye 。

  虽然那化身陨落时候被遮蔽Divine Sense ,但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知道,这件事必然是Han Muye 所为。

  这位sword dao 谪仙,将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Spirit Dao Sect 离开Western Border 之前,must 将this child 斩杀。

  连着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也要铲除。

  这样方才能解恨。

  下方江面上,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在前,后面五百余龙舟隔着several hundred zhang 。

  这是对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对韩谪仙的尊敬。

  一位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life and death battle ,一言而决。

  五千水脉cultivator 斩杀Heaven Stage 。

  这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到底是怎么陨落的,到现在这些水脉cultivator 都心头满是疑惑。

  但他们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思索。

  重回龙舟的这些人,immediately 感悟Cultivation ,体味之前在水中那种亲和力包裹的感觉。

  若是能拥有此等Perfection 水脉亲和,就是个傻子,也能修到Core Formation 吧?

  当然,傻子impossible 有这样的亲和之力。

  龙舟上,Han Muye 盘坐,身侧的顾元dragon body 上sword light Spiritual Qi 流转,道道水汽幻现。

  这家伙的水脉亲和之力提升了不少。

  收获真不小。

  不过相比顾元龙,Han Muye 觉得,自己才是最赚的那个。

  Heaven and Earth 亲和之力竟然能化为与Heaven and Earth 平等交流。

  哪怕这种交流是微弱的,是要对等付出的,这也是一种unimaginable 的收获。

  以前在Great Dao of Heaven and Earth 面前,自己是尘埃,是蝼蚁,现在,起码有了对话交流资格。

  如此一来,要借助Heavenly Dao Power ,只需要付出代价,而不需要如之前那样,不断揣摩Heaven and Earth 意志。

  这样一份巨大收获之外,Han Muye 手中还得到一份玉骨,一件high grade Spiritual Artifact 。

  这都是在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身上得来。

  看来截杀一位Heaven Stage ,赚的比那些寻常水妖不知多多少倍。

  要是每次都能这么赚,Han Muye 都有去干一笔大的冲动了。

  这两样巨大收获之外,Han Muye 得到的Spirit Stone ,spiritual medicine ,零零总总,已经将之前的medicine pill 亏损补齐。

  这些东西,不只是他一人赚,所有跟随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后面的sect 精英,都是赚的盆满钵满。

  没见此时这些龙舟上,一个个喜笑颜开?

  而且,龙舟与龙舟之间还关系和睦,根本不像是在参加sect 重排比斗。

  能这么赚,何必打生打死?

  刚才在售卖Great Demon 血肉时候,就有sect Golden Core powerhouse sound transmission ,好东西别卖,后面也尽量别内斗。

  有这么多的treasure ,再加上一路机缘,只要活下去,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相比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他们这一批龙舟气氛欢腾和谐,后方那些龙舟就沉闷许多。

  伤亡惨重,收获不成比例。

  时不时有一两艘龙舟越过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扬长前行而去。

  Spirit Dao Sect 的威信,在崩塌!

  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上,坐在前方的卢轻尘面色沉郁。

  他身后,灵道七子其他几人都在。

  但,少了卢轻缘。

  “黑甲Monster Race 的另外两位Heaven Stage 还有一日到来。”

  “一日之后,fleet 差不多就越过清泽湖了,这样一来,blood sacrifice 就无法完成。”

  两道声音在卢轻尘身后响起。

  卢轻尘抬头looked towards 前方。

  前面,就是广袤的清泽湖。

  这里,是Spirit Dao Sect 计划的重要节点。

  是与Monster Race 交易的关键。

  “我们先去,引黑甲鱼群去清泽湖,先围杀青蛟再说。”

  卢轻尘口中低语,手中灵光一震,引动龙舟化为一道golden light ,擦着水面飞驰。

  Spirit Dao Sect 的动向引起所有人注意。

  跟随其后的龙舟忙也跟着加速,追上去。

  江岸边本来速度降下的那些观摩比斗的cultivator ,也连忙提速。

  “Spirit Dao Sect 这是要超越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还是,要与其交锋?”

  不少人开始议论。

  从grand competition 开始,fleet 出发时候,所有人都没想过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能有与Spirit Dao Sect 争锋资格。

  在后面落雁峡,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表现的风范担当,已经超越Spirit Dao Sect ,不知不觉,所有人都开始高看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

  到刚才岔河一战,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韩谪仙的果决,一言而定千军,围杀Heaven Stage 的风采,已经彻底压过Spirit Dao Sect 。

  此时,在所有人看来,竟是Spirit Dao Sect 与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相争了。

  人心,变了。

  大势,在悄然变化。

  此时,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那一批的龙舟已经驶入宽广无边的清泽湖。

  湖水荡漾,一望无垠。

  这清泽湖方圆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

  Han Muye 的Divine Sense 没有探出太远,只关注着身后的fleet 。

  果然,Spirit Dao Sect 的fleet 跟他想的一样,冲入清泽湖,然后径直往湖中央去。

  真是要去围杀青蛟?

  “顾兄,青蛟一族在Eastern Sea 口碑如何?”Han Muye 转头looked towards 顾元龙。

  听到他的话,顾元龙笑着道:“Eastern Sea 大族,以豪富著称,与Human Race 倒算是亲和。”

  “不过因为bloodline 高贵,又是占据Eastern Sea 物产最丰的几处灵地,寻常时候青蛟不怎么搭理Human Race 和其他种族,比较孤傲。”

  有钱又有实力,自然看不起为了Spirit Stone 奔命的cultivator 。

  Han Muye nodded ,引动龙舟横穿清泽湖。

  他没兴趣掺和斩杀青蛟的事情。

  “轰——”

  远处,湖水之中传来震天的轰响。

  整个清泽湖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水域震荡。

  各条龙舟上的sect 精英都转过头去。

  Spirit Dao Sect 那边动手了。

  漫天的灵光,夹杂着Monster Qi 冲上云霄。

  剑吟与蛟龙的嘶吼,隐隐传来。

  山崩海啸。

  此时不是被堵在岔河之中,而是在广阔的清泽湖上。

  Spirit Dao Sect 和那些大宗的elite disciple ,展现出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实力。

  sword light ,灵光,与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相合。

  云头上,那些大宗Golden Core cultivator ,都是面带微笑。

  可惜在水域深处,不管是天上的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还是远处江岸边的那些观摩者,都只能模糊感应。

  Han Muye 领着fleet ,径直前行。

  “嗡——”

  Han Muye 抬手,一块玉色的贝壳出现在掌心。

  “韩谪仙,Brother Han ,帮Old Brother 个忙,救下青蛟。”贝壳之中,Jin Family 林焦急声音传来。

  救青蛟?

  Han Muye 转头looked towards 清泽湖深处。

  那边是Spirit Dao Sect 领着两百多龙舟,数万cultivator ,还有水底无数黑甲鱼妖围杀青蛟。

  要去救援?

  “Brother Han ,只要你出手救出青蛟,我东Sea Dragon Clan 欠你一个大人情。”Jin Family 林的声音再次传来。

  东Sea Dragon Clan 。

  果然,Jin Family ,来自东Sea Dragon Clan 。

  Han Muye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

  付出与收获能不能成比例。

  cultivator ,不是大善人。

  他双目眯起,looked towards 前方水面。

  “oh la la ——”

  疲惫不堪,满身伤痕的青须从水底探头。

  “韩,韩谪仙,青蛟说了,你出手,她送你玉宸。”

  玉宸?

  什么东西?

  Han Muye 还没开口,大岩道人焦急低呼:“玉娘,她在清泽湖?”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