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267

  第267章 天下事不决,一剑斩之(12五千字大章)

  Han Muye 一直听大岩道人提玉娘,大概知道,是袁天Sword Venerable 手中四十八剑丸中的一颗。

  原来,这颗剑丸的名字叫玉宸。

  Eastern Sea Flood Dragon Race 的友谊,加上一颗剑丸。

  这收获,足够了。

  Han Muye 抬头looked towards 清泽湖中央位置,那边,灵光已经轰鸣炸裂成一片。

  站起身,龙舟速度慢慢降下。

  后方那些龙舟跟着降速。

  “我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既然要争Western Border Nine Sects 魁首之位,那就明明白白的争。”

  “Spirit Dao Sect 要做的事情,我Nine Mysteries Sword 宗就要对着干。”

  Han Muye 的声音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却像是在宣告。

  宣告,从这一刻起,Western Border 之中,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与Spirit Dao Sect ,正式争锋!

  这一刻,江面上一片寂静。

  天穹之上,原本闲聊的那些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全都顿住。

  所有人的目光悄然转向Tuoba Cheng 。

  此时,Han Muye 这等宣言,彻底将Spirit Dao Sect 与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对立起来。

  从云头上看,sword dao 谪immortal cultivator 为battle strength 存留几分不知道。

  但其temperament plot against 堪称绝顶。

  现在这宣言,是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意思,还是那位sword dao 谪仙的想法?

  “Tuoba Cheng ,你们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这是当真要问鼎Western Border 霸主?”

  一位Spirit Dao Sect 的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looked towards Tuoba Cheng ,双目眯起。

  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虽然离开,Spirit Dao Sect 还有几位Core Formation great cultivator 和两位半步Heaven Stage 在。

  Tuoba Cheng 会怎么回答?

  云头之上,气氛陡然凝重。

  Divine Sense ,目光,都聚集在Tuoba Cheng 身上。

  立在原地的Tuoba Cheng 神色不变,indifferently said :“Western Border 是所有cultivator 共有,不是哪一家一门的私产。”

  避重就轻?

  这话语跟Han Muye 那一争上下的豪迈宣言完全无法比。

  刚刚出声的Spirit Dao Sect Golden Core cultivator 面上露出一丝笑意,hehe 一声,还没开口,Tuoba Cheng 的声音又响起。

  “我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虽然对做霸主没兴趣,但这Nine Sects 第一的位置,坐定了。”

  Nine Sects 第一的位置,坐定了。

  Tuoba Cheng 的声音不大,却无比坚定。

  这一句,让云头气氛彻底冻结。

  两位Spirit Dao Sect 的半步Heaven Stage powerhouse 转身,身上imposing manner 凝重,looked towards Tuoba Cheng 。

  这imposing manner 之强,仿若罡风四散,让那些Golden Core 五sixth layer 的cultivator 都震开。

  Tuoba Cheng 毫不示弱,背后White Tiger 剑势震荡,有咆哮扑杀的姿态。

  一瞬间,云头之上,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不少Golden Core cultivator 脚步挪动,往后退去,还有不少人双目之中精光闪动。

  这一刻,天穹之上,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

  “好了,等升龙台上定下结果再说。”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身穿black robe 的Yang Demon Sect Sect Master Li Mubai 抬手一挥。

  一道black 的光刃斩出,将空中的罡风斩碎。

  光刃一个旋转,撞向White Tiger 剑势的额头。

  “吼——”

  一声嘶吼,White Tiger 一爪拍在光刃上,然后浑身一震,身形碎裂化为虚无。

  那光刃也消失在虚空。

  Li Mubai 转头看一眼Tuoba Cheng 。

  高下立判!

  Spirit Dao Sect 两位半步Heaven Stage 的罡风挡不住Li Mubai 光刃,Tuoba Cheng 的剑势与光刃共同溟灭。

  这样看,Tuoba Cheng 的battle strength ,竟是远超寻常半步Heaven Stage !

  云头上,one after another Divine Sense 交错,虽没有言语,却多了许多情绪交流。

  那两位Spirit Dao Sect 半步Heaven Stage 对视一眼,将头转过去,looked towards 下方的清泽湖。

  等升龙台时候再说。

  Spirit Dao Sect 执掌Western Border 无数年,还真能被小小的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翻了天?

  下方,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已经转向飞驰三百里。

  其后方,那些龙舟犹豫一下,也followed along 。

  不一定是真的会帮着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与Spirit Dao Sect 为敌,但此时独自离开,更是不讨好。

  “轰——”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龙舟上,一道璀璨sword light 升起。

  这是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Disciple sword qi 凝集,化为three hundred zhang giant sword illusory shadow 。

  Han Muye 站在龙舟之前,抬手。

  那giant sword 直接飞上半空。

  随着Han Muye 一掌按下,giant sword 轰然飞出,直落several hundred li 外。

  御剑斩敌于several hundred li 外,此等手段,当真是绝世Sword Immortal !

  那剑划shatter void ,带着轰鸣之声,急速闪现,出现在灵光与sword light 升起之处。

  云头之上,不少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面上闪过惊骇。

  还有不少人面露焦急。

  这might of a single sword ,必然斩天绝地。

  several hundred li 外出剑,如果真被sword edge 横扫,便是Heaven Stage Great Cultivator 也要伤筋动骨。

  那边,可不止是Spirit Dao Sect 一家sect 的龙舟在,还有两百多龙舟呢!

  好在Han Muye 御剑而至,却不是当空斩下。

  giant sword 到交战水域,在半空盘旋,带动罡风轰鸣。

  下方,那些龙舟全都惊惧退后。

  ten breaths 之后,giant sword 方才凌天斩下。

  “轰——”

  这一击,斩开清泽湖湖水,sword light 入水直下三thousand zhang !

  sword shadow 带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斩出一道两千里剑痕!

  湖水被劈开,水下光景显露出来。

  一条身形五hundred zhang 的Blue Flood Dragon ,浑身被灵光闪耀的铁链锁住。

  那是真正的蛟龙,身上鳞甲青翠,透着暗沉玄奥的光晕。

  此时,蛟dragon body 周,无数的黑甲鱼妖撞击。

  不是要拼杀,而是寻死。

  那青蛟的爪牙尾巴只一拍,就能让所有的鱼妖化为肉糜。

  但这些黑甲鱼妖的血肉Monster Qi 下落,与锁住青蛟的锁链相合,让锁链慢慢收紧,扣在蛟龙的身体之中。

  几条身躯庞大的黑甲鱼妖就在后方等待。

  “轰——”

  sword light 消失,无数鱼妖尸身浮起,湖水倒灌而回,震荡巨浪翻滚,十几艘龙舟倾覆。

  水底画面,被湖水覆盖隐没。

  “hehe ,原来,Spirit Dao Sect 是要斩蛟龙。”Han Muye 长笑一声。

  湖水斩开,水下景象Divine Sense 都能探查到。

  Spirit Dao Sect 确实是想去斩杀蛟龙,刚才他们的sword light 与灵光,就是与蛟龙相搏。

  蛟龙哪怕是被锁住,其力量与防御也是绝强,还能御使Water Element 妖术,实力绝对不低于Heaven Stage 。

  这么看,Spirit Dao Sect 是因为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领着一众expert 斩杀了一位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他们也要挽回面子,斩杀一条Heaven Stage 蛟龙?

  天际,不少人沉吟不语。

  “不过我很好奇,为何这些黑甲鱼妖,会和Spirit Dao Sect 联手。”

  Han Muye 的话音再起。

  黑甲鱼妖此时也一起攻击青蛟。

  这不是联合?

  可之前不久,鱼妖才与Spirit Dao Sect 他们的fleet 硬拼一场,双方损失惨重。

  “hehe ,到底是Cultivation 大宗,看重的都是利益,什么道义人心,都不要了。”

  Han Muye 长笑一声,缓缓抬手。

  他身后,one after another sword light 凝聚。

  “我辈sword cultivator ,gratitude and grudges are clear 。”

  “我辈sword cultivator ,宁折unyielding 。”

  “我辈sword cultivator ,死生放一边,是非只论手中剑!”

  “剑,还利否?”

  sword cultivator !

  万般曲直,我只一剑,这才是sword cultivator !

  Han Muye 身后道道sword light 汇聚成hundred zhang 的大剑。

  “请Senior Brother Han 试剑!”

  所有人高呼出声。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Disciple 身上的sword intent 相连,这一刻,澎湃的sword light 凝实,其上花纹玄奥,sword edge 凌厉,光晕闪逝。

  Han Muye 长笑,转头looked towards 身后那些龙舟。

  “this Han 不才,对sword dao 还有些领悟,Fellow Daoists ,可有愿来感悟我this style sword technique 的?”

  感悟Han Muye 的sword technique !

  sword dao 谪仙邀请,来感悟他的sword technique !

  后方,明Mountain Sword 宗龙舟上,杨明轩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盘膝而坐,身上sword intent 与Divine Soul Power 分化一丝,往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那大剑撞去。

  其他various sects sword cultivator ,全都目中晶亮,死死盯着那大剑。

  “sword dao 谪仙的感悟,此时错过,婉月怕是要终身遗憾。”Moon Flower Sword Sect 船头,Young Sect Master 婉月一步跨出,身上sword intent 与sword light 相合。

  one after another sword light 升起,与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sword light 撞在一起,让原本hundred zhang sword light 化为three hundred zhang ,五hundred zhang ,thousand zhang !

  天际,所有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都是紧紧看着这柄大剑。

  一位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忽然frowned :“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这位的Divine Soul 能扛住这一剑吗?”

  Divine Soul !

  所有人一愣,然后面上闪过惊异。

  别说这一剑,就是之前那斩开三thousand zhang 清泽湖一剑,也不该是一位低阶Disciple 能催动御使。

  那等sword light ,没有Golden Core Peak Divine Soul Power ,恐怕催动不了分毫。

  “这位修Sword Pavilion inheritance ,Divine Soul Power 应该是绝强的……”有人低语。

  可再绝强,能御使得动这一剑?

  此时,sword light 已经thousand zhang !

  thousand zhang sword light ,便是半步Heaven Stage 的Divine Soul ,也无法顺畅御使。

  除非是Heaven Stage Divine Soul Power !

  Han Muye 能有Heaven Stage Divine Soul Power ?

  “我记得Sword Pavilion inheritance 的Divine Soul Power 能凝一剑,然后,便是甲子苦修方能补足?”

  有人悄然looked towards Tuoba Cheng 。

  可惜,Tuoba Cheng 这家伙的面皮好像假的,完全看不出丝毫神情变化。

  “就算这位韩谪immortal cultivator 成Divine Soul 之剑,恐怕也不舍得在此时耗损吧?”

  “他若是真的将Divine Soul sword qi 损耗,后面升龙台拿何物争锋?”

  有人摇摇头,面上露出轻松之色。

  这倒是说的很有道理。

  “哼,Han Muye 根本催动不了这剑。”

  动荡湖水之中,Spirit Dao Sect 龙舟上上,一位azure robe 道人冷声开口。

  周围龙舟上的various sects 精英都是nodded 。

  various sects 精英,谁的一身cultivation base 不是一步一脚印苦修而来。

  百年时间,再怎么天才,也impossible 有Heaven Stage Divine Soul Power 。

  this sword 是强,但impossible 御使动。

  虚张声势。

  “让我看看,boasted shamelessly ,要与我Spirit Dao Sect 争锋的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如何御使this sword 。”

  Spirit Dao Sect 龙舟上,一位青年双手背在身后,冷笑看着那大剑。

  Spirit Dao Sect 龙舟附近,那些龙舟悄然退后些。

  说归说,做归做。

  “轰——”

  水面之下,black light 炸裂。

  两道恢弘silhouette 冲出。

  两条超越three hundred zhang 的黑甲鱼妖头顶闪烁乌黑光晕,撞在青蛟身上。

  青蛟身躯颤抖,身上有鳞甲破碎,鲜血喷涌。

  沾染了青蛟鲜血的铁链,其上闪烁耀眼的灵光,将青蛟死死裹住。

  青蛟口中发出一声痛苦嘶吼,然后张开嘴,吐出一颗玉白的pill 。

  pill 在青蛟身周悬浮转动,盘旋不去。

  青蛟,已经到things have reached a dead end 。

  one after another 血色的流光化为罗网,要将其束缚。

  blood sacrifice 之力开始发动!

  不知何时回到云头上的Daoist Myriad Transformations 神情淡然,双目中透出一丝期待。

  “嗡——”

  Han Muye 头顶,sword light 震荡。

  他的双目之中,闪过一道golden 的灵光。

  Grand Virtue Qi 与Divine Soul Power 结合,引Divine Soul 为剑,sword qi 浩然。

  当这柄凝聚Grand Virtue Qi 与Divine Soul Power 的sword light 与头顶大剑相合时候,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清泽湖水域,仿佛骄阳照透。

  这是一股hard to describe ,让人心头彻亮的光。

  “我辈sword cultivator ,心中有剑,出剑皆为本心。”

  “此即为sword heart 通明。”

  “我所cultivate the sword way 驳杂,其中最能展现感悟的,是Myriad Swords Returning to Origin 。”

  Han Muye 口中有声音起,透着仿佛来自Nine Heavens 的空灵。

  “但Myriad Swords Returning to Origin 需要慢慢领悟,今日,我为诸位展现一剑。”

  Han Muye 身形一步跨出,身形静悬三尺之上。

  “我入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曾在outer sect 见众Disciple 演武。”

  “当时Instructor Lin 手中一剑劈下,石板碎裂,力达千斤。”

  “这一剑,名为Stonecrack ,是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的基础Profound Essence Sword Technique 之一。”

  缓缓抬手,Han Muye 手掌虚握。

  他的手中,仿佛有一柄大剑。

  “心中有剑时候,这剑,就是我们面对一切的依仗。”

  “世有不平,一剑斩之!”

  Han Muye 的声音如奔雷滚滚。

  “心有unyielding ,一剑斩之!”

  Han Muye 声音起时,有无数人跟着低语。

  “道有不平,一剑斩之!”

  Han Muye 的声音不大,但后方那些sword cultivator 已经放声嘶吼。

  “天下事,但有不决——”

  Han Muye 声音低沉,双目之中透出璀璨光彩。

  此时,所有sword cultivator 只觉得心头拥堵,难言的压抑,不能畅快舒展。

  那种压抑,来自心底,来自身外,来自与生俱来的束缚。

  遇事难断。

  心中不决。

  这一刻,所有sword cultivator 闭上眼睛,将自己手伸出,虚握向前,高高抬起。

  这动作,一如当年Han Muye 在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outer sect Martial Practice Stage ,伸手接过Instructor Lin 大剑时候样子。

  “天下事不决,一剑,斩之——”

  “一剑斩之——”

  “一剑斩之——”

  斩断世间所有束缚!

  斩断心中所有不甘!

  斩断这亘古以来的迷惘彷徨!

  心中有剑,一剑斩之!

  斩!

  斩!

  斩!

  斩出的是大道!

  斩出的是sword dao 纵横!

  斩出的是我有一剑,生死无惧!

  我若有此一剑,斩尽万般仇寇,何其快哉!

  所有人的心神之中,似乎都有一柄撑天的剑。

  这剑,随着自己的心意,飞上Nine Heavens ,带着风雷罡风。

  这剑,劈下,往万顷Blue Wave 之中fiercely 劈下。

  这一刻,剑下,谁能不死?

  天际,那些Golden Core shiver coldly 。

  湖上,龙舟上的那些sect 精英已经身形禁锢,连Divine Soul 似乎都被冻结。

  Spirit Dao Sect 的龙舟上,站在前方的几道silhouette 双目瞪大,不敢置信的仰天看着从天而降的大剑。

  这一剑,真的斩下!

  “轰——”

  剑,斩在Blue Wave 上。

  并未掀起狂澜。

  sword light 如水。

  大剑也未激起sword qi 四散,炸裂万里。

  这一剑,就这么斩入水中,然后,划过一条条黑甲鱼妖的身躯。

  十丈的黑甲鱼妖。

  hundred zhang 的黑甲鱼妖。

  四hundred zhang 的黑甲鱼妖。

  一斩而断。

  sword light 再落,擦着青蛟的身躯,不沾丝毫鳞甲,将锁着青蛟身躯的铁链,一斩而断。

  sword light 断了锁链,然后击在江底,撞在那azure 的石壁上,悄然崩碎。

  one after another sword qi 回转,从水中射出,然后回到其主人身躯之中。

  这sword qi ,带着一剑斩杀Heaven Stage 的感悟,带着一剑斩断那能锁住Heaven Stage Great Demon 铁链的感受,回到其主人的身躯中。

  这sword qi ,反反复复,不断回荡。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无人开口。

  Han Muye 身形缓缓落在龙舟的船头,身上没有一丝sword qi ,也没有一丝Spiritual Qi 波动。

  一如当初在Nine Mysteries Mountain 下,在云巢岭上,在断魂wasteland 外一剑斩出,耗尽Divine Soul 。

  “many thanks ,韩师。”

  身后,站在船头的一位sword cultivator 躬身一礼。

  韩师。

  一剑之师。

  简单的一剑,发自心底的一剑。

  心若惧,手中剑再利也无法伤人。

  心若坚,手中无剑,万物可为剑。

  “many thanks 韩师。”

  一位位sword cultivator 躬身。

  今日领悟这一剑,他日Cultivation 道途,通畅百倍。

  今日有此一剑,往后sword dao ,一飞冲天。

  顾元龙面上神色复杂的向着Han Muye 拱手,然后将头低下。

  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自己这Eastern Sea 大宗Inner Sect 第一,给Han Muye 提鞋都不配。

  怪不得墨师要收他为唯一的入室Disciple 。

  别人,哪有那个资格!

  Han Muye 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才是他想要的。

  Central Plains 之行,领悟儒道Cultivation 法,加上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他对自身battle strength 都难以揣测。

  凭依然在不断提升的儒道力量,Han Muye 也有信心横压Western Border 。

  可真用儒道压了Western Border ,又有何用?

  要是真的能凭儒道压制Western Border ,Central Plains 恐怕早就做了吧?

  Heavenly Dao 不允,袁天Sword Venerable 肯定还有后手镇压。

  要想掌控Western Border ,就该以Western Border 的规矩来。

  Han Muye 现在做的,是打破规矩,重塑规矩。

  同时,也是重塑Western Border 的Heavenly Dao !

  Western Border cultivator 被Spirit Dao Sect 压的太久,那些sword cultivator ,已经忘记自己手中的剑有多利了。

  既然踏入Cultivation 道途,就该与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相争。

  心中有道的cultivator ,才是真正的cultivator 。

  不急,unnoticeable influence ,Western Border 的cultivator ,终究会醒悟。

  Han Muye 看着面前水面,下方有one after another 力量涌动而来。

  Secret Realm 。

  当年云鹤宫的Secret Realm ,被blood sacrifice 之力开启了。

  天际,Tuoba Cheng 身上有着淡淡的sword light 闪动,似乎有一丝fighting intent 凝聚。

  他竟然被刚才那一剑惊到,有出手一战的冲动。

  其他那些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此时也从震撼中清醒。

  那一剑,真的让人胆寒!

  “韩谪仙,真是……”有人看着Han Muye ,口中lightly said ,却不知说什么。

  那一剑,真是一位未到百岁的后辈Disciple 所发出?

  “this child ,真的很有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站在前方的Li Mubai 目中透出一丝晶亮,nodded 低语。

  云头上,所有人都nodded 。

  这一剑展现的innate talent ,实在too terrifying 了。

  如果这一位closed-door cultivation 三百年。绝对能横压Western Border ,成为Western Border sword dao 第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