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345

  第345章 以星辰化剑丸(12大章)

  sword dao ,Murder Dao 。

  cultivator cultivate the sword way ,不但道途锐意精进,也能护道前行。

  从Han Muye 探查的所有界域中,除了莽荒界域这样的bloodline inheritance world ,其他界域的sword dao Cultivation 之路都极为昌盛。

  而世间流传的sword dao ,多分为力剑,法剑,还有意剑。

  力剑以力压人,法剑演化万法,意剑以剑Dao Transformation 。

  剑丸,是意剑一道中流传比较广的。

  剑丸可凝入dantian ,可以剑化形,可攻可守。

  很多精于意剑的sword dao cultivator 喜欢御使剑丸。

  当然,剑丸御使需要强大的Divine Soul Power ,又需要极为强横的sword dao 掌控,寻常sword cultivator 很难发挥剑丸的formidable power 。

  Heavenly Profound World 中,剑丸inheritance 不少,但真正精通的sect 几乎没有。

  此时,Han Muye 面前那sword cultivator 手中捧着的wooden box 中,就是三颗剑丸。

  只是捧剑丸来,却要炼制能当做剑器御使的medicine pill ,这是何意?

  那位white haired old man 拒绝,让捧着剑丸的中年sword cultivator 面上露出遗憾之色。

  “黄兄,看来你这inheritance 恐怕当真难以光大,要不咱还是另投sect ,不要再想着establishing a monastery or sect 了吧。”中年身后,一位穿着灰褐色武袍的四旬中年低声开口。

  另外几位sword cultivator 也是低声劝。

  周围围拢几位cultivation base 不差的sword cultivator ,此时都是低声议论起来。

  原来那捧着剑丸的中年是loose cultivator 出身,其Master 就是以剑丸杀伐闻名。

  后来其师陨落,这位名叫黄一尚的sword cultivator 秉承其是遗愿,要立sect 。

  黄一尚也算是cultivation base 不俗,半步Heaven Stage ,battle strength 能逆天而战。

  这些年身边聚拢了些志同道合的sword cultivator ,准备建立自家sect 。

  他这inheritance 一道中只有几种颇为强横的剑丸御使手段,都是难以inheritance 下去。

  后来黄一尚得到一种炼制sword dao medicine pill 的method ,便四处求告。

  可惜那method 空有手段,却无Pill Recipe ,根本无人能出手炼成。

  黄一尚在imperial city 中丹坊已经跑遍,没有一家pill room 会帮他pill concocting 。

  周围话语让黄一尚面色黯淡。

  他nodded ,将手上的wooden box 合上,准备收起。

  “你的剑丸能给我看一下吗?”

  就在此时,Han Muye 的声音响起。

  黄一尚一愣,转过头来。

  旭和楼二楼其他人也是转头。

  那陪着Han Muye 的青年伙计皱一下眉头,最终没有开口。

  黄一尚打量一下Han Muye ,沉吟一下,将wooden box 递过来。

  Han Muye 接过wooden box ,入手极沉。

  揭开wooden box ,三颗剑丸浑圆,其上灵纹闪烁。

  这剑丸并未与他dantian 中refining 的剑丸产生感应,不是袁天Sword Venerable 四十八颗剑丸当中之一。

  但是Han Muye 从这剑丸的灵纹上看到了熟悉的纹痕。

  虽然这剑丸不是袁天Sword Venerable 的四十八剑丸之一,也是与那四十八剑丸同出一门。

  Han Muye 的手掌轻轻覆盖在剑丸上。

  对面的黄一尚frowned ,倒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Han Muye 手掌压下,有丝丝的sword qi 化为一线,灌注三颗剑丸当中。

  “嗡——”

  Han Muye 的脑海中有one after another 的画面闪现。

  漫天星辰,摘星为剑,化为剑丸。

  Heaven and Earth 为棋盘,星辰为剑丸,这手段好熟悉!

  这不就天玄daofather 传下的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

  领悟周Heavenly Sword 丸炼制手法。

  周Heavenly Sword 丸。

  三百六十一颗剑丸组建漫天大阵,能禁锢一方界域。

  不过三百六十一颗剑丸就是三百六十一颗星辰,还是那种Heavenly Dao 完整的星辰,可不是容易得到。

  陆雨舟耗费百年之力,也就化一座半Death Star 辰为道域。

  要refining 三百六十一星辰,便是daofather 都不一定有这般手段。

  还需要great opportunity 。

  这三颗剑丸倒不是一方星辰所炼,而是以方圆thousand zhang 的星辰陨石refining 而成。

  这样的剑丸比不上真正一方world 所炼,但也有成为法宝的机会,也是世间难寻的treasure 。

  这种剑丸炼制手段,来自Ninth Heavenly Layer 地的仙源world 。

  袁天Sword Venerable 的那四十八颗剑丸,所有的炼制手段,也是如此。

  怪不得最终袁天Sword Venerable 会尽弃剑丸,独自往仙源world 去。

  反正仙源world 有周Heavenly Sword 丸炼制手段在。

  说不定现在的袁天Sword Venerable 手中,已经集齐三百六十一陨石剑丸。

  Han Muye 的脑海中,不但看到剑丸炼制手段,也对这三颗剑丸的来历,还有黄一尚的inheritance 有了了解。

  这三颗剑丸乃是在一处界外古Cave Mansion 得到,还有一道化丹的method 与之相配。

  怪不得黄一尚要四处求炼制sword dao medicine pill ,其实他根本不是为了inheritance ,而是想掩人耳目,炼制出medicine pill ,然后帮助自己refining 剑丸。

  这三颗剑丸若是让黄一尚慢慢refining ,没有三百年都impossible 。

  而有了那辅助的medicine pill ,只需三十年便成。

  按照那method ,其中提到了几种主药,然后再配合其他spiritual medicine ,推衍出medicine pill 的Pill Recipe 对于Han Muye 来说并不难。

  而且,这medicine pill 还真能如黄一尚所说,能以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御使。

  因为这medicine pill 就是替代剑丸,然后慢慢同化。

  Han Muye 手掌轻动,感知到剑丸上的灵纹。

  他面上露出一丝轻笑。

  这个黄一尚也是乖觉,他自己不懂Pill Dao ,便将炼制那medicine pill 的method 复刻在剑丸上。

  可惜其中真意缺失,哪位Pill Master 也不敢出手来炼制medicine pill 。

  此时Han Muye 探查出剑丸中记忆,不但看到黄一尚的心思,还看到了这剑丸背后的机缘。

  那处古Cave Mansion 还有绝大秘密,当年黄一尚的Master 是实力不够才没有完全探索。

  黄一尚一心refining 这剑丸,就是想再次探寻古Cave Mansion 。

  能出三颗剑丸的古Cave Mansion ,Han Muye 也很有兴趣。

  与这样的古Cave Mansion 相比,三颗剑丸反而不算什么了。

  “以medicine pill 代替剑丸?”

  Han Muye 摇摇头,将wooden box 合上,递还给黄一尚。

  “你这method 残缺太多,要慢慢推衍,没有三五千万Spirit Stone 耗费,想也别想。”

  他的话让对面white haired old man nodded 。

  老者看一眼Han Muye 道:“这位小Fellow Daoist 说的不错,便是五千万Spirit Stone ,也没有谁敢说就能成就这medicine pill 。”

  听到Han Muye 的话,黄一尚有些遗憾nodded 。

  他目光再次打量下Han Muye ,转身领着身边几人走下楼去。

  周围人见没有什么热闹看,纷纷散去。

  那white-bearded old man 向着Han Muye 轻笑点一下头。

  此时,公孙木禾已经将Han Muye 所需的炼制明Sword Core spiritual medicine 都拿来。

  “叔公。”公孙木禾向那white haired old man 一躬身,然后将wooden box 递向Han Muye 。

  “这是Young Master 伱要的,三炉明Sword Core 所需medicine pill ,一共3.8 million Spirit Stone 。”

  Han Muye 伸手接过wooden box ,Divine Sense 探入。

  对面老者目中精light flashe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小友要炼制明Sword Core ?”

  Han Muye 摇摇头。

  老者面上刚露出失望之色,便听到Han Muye 道:“是我Junior Sister 出手炼制。”

  出手的是Mu Wan ,Han Muye 只在她背后出力。

  双cultivation 丹。

  老者转头looked towards Mu Wan 。

  “小友Pill Dao cultivation base 倒是不错,不过炼制明Sword Core ,恐怕还是差些火候……”

  摇摇头,老者looked towards Han Muye :“若是委托我旭和楼pill concocting ,我们可以只收成本价一百万Spirit Stone 。”

  pill concocting 一百万,三炉spiritual medicine 3.8 million 还回去,那就是4.8 million Spirit Stone 。

  倒是比单买一颗便宜了二十万Spirit Stone 。

  Han Muye 轻笑着摇摇头,抬手,一个玉盒递向公孙木禾。

  公孙木禾接过,神情一愣。

  这wooden box 中Spirit Stone 不是3.8 million ,而是neat and tidy 一千块high grade Spirit Stone ,价值千万low grade 。

  “我还要十株剑元草,三根华玉芝,八两点星金,九两鹤林根……”Han Muye 淡淡开口。

  对面老者eyes shined ,低声道:“小友要炼制那代剑丸的medicine pill ?”

  这老者也是看过剑丸上复刻的手段,对其中几种spiritual medicine 倒是看过,不过Han Muye 所说的spiritual medicine ,很多都不是那复刻讯息当中有的。

  不知这是为了混淆视听,还是真的需要。

  pill concocting 时候,投入的spiritual medicine 不能差分毫,便是Han Muye 说的spiritual medicine 都是真的,别人光凭这些spiritual medicine ,也impossible 推衍出medicine pill 炼制的Pill Recipe 和method 来。

  “seeing others do what one loves to do, one is inspired to try it again 罢了,能不能成也不知。”Han Muye 面上神色淡然。

  老者沉吟一下,抬手示意公孙木禾去将spiritual medicine 拿来,然后引着Han Muye 和Mu Wan 到一旁的静室。

  长运道人踌躇一下,立在外面,没有进去。

  “在下旭和楼坐镇Pill Master 之一,公孙门龙,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到静室,老者向着Han Muye 和Mu Wan 拱手。

  Han Muye 和Mu Wan 虽然看上去都只是寻常后辈,但Han Muye 能这么轻易便拿出千万Spirit Stone 来试验炼制那medicine pill ,定然有所依仗。

  Mu Wan 看着cultivation base 不够,Han Muye 却有信心能炼制出明Sword Core 来。

  由此可见,面前这两位,定然不是寻常人。

  “原来是公孙Grandmaster 。”听到公孙门龙介绍,Mu Wan 惊喜低呼。

  这模样完全就是那些Pill Dao 后辈Disciple 见到闻名senior 时候,情不自已的模样。

  公孙门龙本还准备自谦几句,却听到Mu Wan 压低声音凑到Han Muye 耳边:“百里执掌说公孙Grandmaster 能在百年内成Great Grandmaster 。”

  百里执掌?

  公孙门龙一愣。

  世间能称百里执掌的,唯有那位Pill Dao 半圣,执掌medicine pill 司的百里杏林。

  听这话语,能跟百里杏林随意聊到自己的Cultivation ,定然是关系颇为亲近的。

  面前这little girl ,跟那位大能有关系?

  Han Muye 面带微笑,looked towards 公孙门龙道:“久仰senior 大名,在下牧野,这是Junior Sister Mu Wan ,我们在观月里开了个小Medicine Pill Shop 子。”

  “牧野?Mu Wan ?”公孙门龙嘀咕一下,nodded 。

  他是专注pill concocting 的Pill Master ,虽然是Pill Dao Sect 师水平,却并不太关注其他。

  至于灌江口封神之事他倒是知道,可也没多想。

  那位牧野Great Grandmaster ,怎么也impossible 是面前这两位年轻后辈吧?

  不过到底可能有百里杏林的关系,公孙门龙出声说几句关于Pill Dao 的知识,有考校之意。

  Mu Wan 基本都能答出来。

  便是Mu Wan 答不出的,Han Muye 也能随意点醒几句。

  这让公孙门龙对面前这两位青年男女高看了一眼。

  这,两位看着年轻,cultivation base 根基倒是很扎实。

  公孙木禾走到静室,再将个wooden box 送上。

  Han Muye 接过,Divine Sense 探入,nodded 收起,然后跟Mu Wan 站起身。

  “Senior Gongsun ,我们就先告辞了。”

  Han Muye 抬一下手,Mu Wan 也跟上轻轻施礼。

  公孙门龙也是拱手还礼,笑着道:“两位小友在观月里开的店铺何名?”

  imperial city 中大的pill store 铺都在market ,其他地方都是小打小闹。

  公孙门龙这般问,是因为Mu Wan 似乎与百里杏林有关系,往后若是遇到百里执掌,或许能借今日相遇,多出个话头。

  至于Han Muye 他们经营的店铺如何,他倒是不怎么在意。

  反正impossible 有旭和楼生意大就是。

  Han Muye 转过身,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丹缘阁。”

  说完,他paused 道:“还请senior 代我们问候公孙述senior 。”

  丹缘阁!

  公孙门龙和公孙木禾愣在原处,直到Han Muye 和Mu Wan 离开,走下楼去,都没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丹缘阁,就是那丹缘阁化pill technique 的出处?”许久之后,公孙门龙拿出一块jade slip ,握在手中,轻声开口。

  公孙木禾茫然的nodded 。

  imperial city Pill Dao ,最近最热切的,可不就是这丹缘阁的化丹之术?

  不经过Thunder Tribulation ,直接凝成云气之丹。

  medicine pill 司已经发出任务,对所有的Grade 6 以上medicine pill 进行化丹炼制手段的试验。

  寻常Pill Master 不知为何medicine pill 司要发这样的命令,公孙门龙却是知道的。

  这等不经过Thunder Tribulation 的medicine pill ,能直接带出Heavenly Profound World ,进入other world ,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就连旭和楼的主人,永和郡王云明,都说这云丹之术,会改变天玄Pill Dao 的大势。

  公孙门龙也曾想象过,到底是何等大能,才能打破桎梏,独辟蹊径,研究出云气化丹手法。

  恐怕只有已经到返璞归真,看透世间本质的大能,才能有这样realm 吧?

  他从不曾想过,研制出丹缘阁化丹之术的,就是刚才眼前那两位青年男女。

  怪不得,Han Muye 临走时候,要自己向big brother 公孙述问好。

  能研制出丹缘阁化pill technique 的人,当然有资格。

  “今晚我去见一趟big brother ,丹缘阁,hehe 。”一整衣衫,公孙门龙走出静室。

  公孙木禾摇摇头,跟着走出。

  他完全没有想到,今日见到的,竟然是丹缘Pavilion Lord 人。

  ……

  离开旭和楼,Han Muye 和Mu Wan 向长运道人道谢,又邀请他去丹缘阁交流Pill Dao 。

  这让长运道人受宠若惊,忙胀红脸,连连拱手答应。

  这可是难得的机缘!

  他准备今晚就去寻包明成,研究怎样合适的去拜访丹缘阁。

  最近跟包明成成为朋友后,他发现,这些儒道cultivator ,一个个研究人心都是透了。

  Han Muye 和Mu Wan 离开丹坊,carriage 前行。

  忽然,车架一顿。

  Han Muye 面上神色不变,轻拍一下Mu Wan 的手背,然后走出。

  此时,车架之前,身穿black robe 的黄一尚立在那。

  “这位Young Master ,不知可能出手帮我炼制代替剑丸的medicine pill ?”

  黄一尚looked towards Han Muye ,拱手开口。

  驾着carriage 的左林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然后said solemnly :“Young Master ,这里是imperial city ,如此阻道,只需禀报防务司和巡卫营,他们没好果子吃。”

  作为imperial city 老人,左林对imperial city 中规矩了如指掌。

  Han Muye 摆摆手,looked towards 黄一尚:“你能拿出五千万Spirit Stone ?”

  别说五千万,就是一千万,黄一尚都拿不出。

  Han Muye 从那剑丸之中可是知道黄一尚的身家。

  “Young Master ,五千万容我凑一凑。”

  黄一尚抬头,然后朗声道:“若是凑不齐,我就以那三颗剑丸抵价。”

  剑丸抵价?

  你要medicine pill 是为了refining 剑丸,当真舍得将剑丸抵出去?

  Han Muye 心中冷笑,却是nodded 道:“好,那我先试试,过几日你来观月里丹缘阁来寻我。”

  imperial city 中也不怕这黄一尚闹出什么乱子,Han Muye 说完,径自回到车厢中。

  carriage 再次前行。

  “Senior Brother ,你真要帮他炼制medicine pill ?”

  Mu Wan looked towards Han Muye ,低声开口。

  这等强行买卖的事情,是Pill Master 最讨厌的。

  Pill Dao cultivator 崇尚自由,都不愿被人胁迫。

  “放心,我只是对这medicine pill 感兴趣。”

  Han Muye 轻笑一声,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深邃。

  回到丹缘阁时候,天色也已经暗下来。

  刚好左玉龙,左玉婷都来了,众人都到翠翠他们的店中去吃了一顿绍大田做的烤肉。

  Mu Wan 劝翠翠多休息,翠翠也不听,在一旁帮忙。

  晚上关上店门,回到small courtyard 时候,Mu Wan 问Han Muye 要怎么帮绍大田和翠翠。

  Han Muye 沉吟一下,说再看看。

  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以medicine pill 形式保母子平安。

  若是medicine pill 行不通,那Han Muye 会出手,先禁制bloodline 再说。

  不管怎么说,总要保住翠翠和绍大田这一对小夫妻。

  “Junior Sister ,你明日要去百里执掌那里学习吧?”

  转过头,Han Muye 面上都是笑意,低声道:“要不,今晚我们先将明Sword Core 炼制出来?”

  怎么炼?

  Mu Wan 面上透出红晕,低低nodded 。

  静室之中,火焰升腾。

  “Junior Sister ,你热不热,要不,这外衣先脱了?”

  “明Sword Core 的炼制最讲求逼出三元剑草中的sword intent ,Junior Sister 你先感受下sword intent 入体的滋味,忍住,一会就好。”

  “Junior Sister ,紧守心神,你要专心,刚才若不是我出手,这一炉丹就废了。”

  ……

  等Han Muye 将累虚脱的Mu Wan 送回厢房再走出时候,已经明月高挂。

  Han Muye 身形化为流光,飞落仙月湖,径直入水。

  仙月湖中,有淡淡的神袛水府illusory shadow 浮现。

  那是香火之气的具现。

  Han Muye 入水,有数位身穿golden armor 的illusory shadow 过来探查,施礼之后又离开。

  这是水府的巡逻兵卒,是有Heaven and Earth imperial decree 的。

  “嗡——”

  霸下Divine Beast 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Han Muye 身后,将他身躯护住。

  他双目之中透出无尽虚幻,Power of Space 乍现。

  next moment ,Western Border Nine Mysteries Mountain 上,衣衫凌乱的柳宏从Sword Pavilion 之中奔出。

  “这个Senior Brother Han ,怎么就喜欢大半夜的闹腾?”

  柳宏一边嘀咕,一边looked towards 天空。

  “这都快后半夜了,下山去夜宿,能不能打折?”

  他身后,golden light 笼罩的Sword Pavilion 闪逝。

  无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外虚空world ,黑白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轰然炸开。

  Divine Beast 霸下睁开眼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