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422

  第422章 daofather ,斗丹(12大章)

  sword light 彻寒。

  蓬头老者的手掌还未探下,就似乎要被sword light 直接冻结。

  老者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手掌换了个角度。

  可不知为何,Han Muye 的long sword sword edge 又挡在前方。

  一息之间,palm shadow 幻化千百次,却总脱不开前方的剑。

  老者面上神色化为凝重。

  原本一脸戏谑的余天明也神色变化,坐直身躯。

  周围,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落下,盯着老者手掌之前。

  Han Muye 的剑speed to the pinnacle ,任老者怎么去拍下一掌,都无法得逞。

  “好sword technique !”一位身穿azure robe ,头上带着golden 发冠的中年道人双目闪烁golden light ,低声开口。

  这还用说?

  那蓬头老者似乎已经不耐,coldly snorted ,手掌中透出一道血色的灵光,然后向着前方的sword edge 按下。

  Han Muye 面上神色不变,sword edge 丝毫不退,直直递向手掌。

  “好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整个great hall 上所有力量被冻结,老者的手掌探出却再递不过去。

  Han Muye 的剑也定在原处。

  一位身穿淡yellow robe 的老者缓步走进great hall ,看被禁锢的蓬头老者,frowned ,衣袖一挥,将其身躯扫落在several feet 外的大木椅上。

  他的目光落在Han Muye 手掌中托着的Spirit Fruit Tree 上,面上闪过一丝异色,extend the hand ,去摘果子。

  只是他手掌才探出,面上却露出惊异之色。

  不知何时,Han Muye 的long sword 挡在他的手掌之前。

  不对,Han Muye 的剑同样被禁锢,impossible 再动。

  他将手掌收回,看Han Muye 的手中剑未动。

  手掌再探出,却又有撞在sword edge 上之感。

  连续三次,长袍老者面上神色凝重缓缓收手。

  a light sound ,great hall 之上所有人恢复如初。

  但此时,所有人looked towards Han Muye 的神色都变了。

  他们虽然被禁锢,可感知并未被剥夺。

  他们都看到了yellow robe 老者手掌被挡住,三次试探都不得不退回的过程。

  “好sword technique 。”

  余天明轻声低叹。

  yellow robe 老者nodded 。

  “不敢。”Han Muye 向着yellow robe 老者微微躬身道:“daofather 面前,不敢当。”

  daofather 。

  这位老者的cultivation base ,赫然已经是超越了Heaven Stage 之上,越过因果轮回的存在。

  其虽然不是Heavenly Venerable ,已经有一丝掌控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ability 。

  刚才禁锢great hall 中一切,就是以自身之力掌控Dao of Heaven and Earth 。

  “Fellow Daoist Han ,这位就是我金明Dao Sect Sect Master 云台daofather 。”

  余天明looked towards Han Muye ,轻声说道。

  果然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Han Muye nodded ,向着云台daofather 一躬身,将手中Spirit Fruit Tree 捧着递上。

  这算是他来金明Dao Sect 的礼物了。

  云台daofather 笑一声,伸手接过Fruit Tree ,然后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世间sword cultivator 本daofather 也见过不少,有你这等sword technique 而非daofather 者,你是第一个。”云台daofather 目中闪动一丝光晕,一闪而逝。

  Han Muye 躬身道:“多thanks Senior 夸赞,Junior 要走的路还很长。”

  daofather 面前,必要的恭敬还是应该的。

  Han Muye 来金科星有自己的依仗,却也没想过要与金明Dao Sect 战一场。

  他是求Mountain Protecting Array 的。

  云台daofather 笑一声,让Han Muye 坐下,自己走到上首位置。

  其他那些到来的silhouette 也各自坐下,蓬头老者目光落在被云台daofather 托在掌中的Spirit Fruit Tree ,一脸渴望。

  “Little Friend Han ,你是要离开万合Sword Sect ,前往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才来金科星,想加固sect Formation ,对吧?”

  云台daofather 坐下,looked towards Han Muye ,轻声开口。

  Han Muye nodded 。

  他来的目的对于金明Dao Sect 来说自然清楚。

  之前的刁难不过是试探罢了。

  云台daofather 抬手,面前Spirit Fruit Tree 上的果子飞落,great hall 中众人面前都有几颗。

  其他人都是伸手接住,细细探查,蓬头老者则是迫不及待的将Spirit Fruit 塞入口中咀嚼。

  “恩,木脉力量纯粹至极,不逊于Grade 5 Pill 。”

  “咦,这金脉之力也这般浑厚……”

  一边咀嚼一边嘀咕,蓬头老者不过片刻就将自己手中的Spirit Fruit 吃完,不由抬头去看别人。

  其他人见他看过来,忙将手上的Spirit Fruit 收起,然后眼观鼻鼻观心端坐不动。

  上首的云台daofather 轻笑,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李中景,可品味出这Spirit Fruit 有何异处?”

  听到他的话,蓬头老者nodded ,又摇摇头。

  目光投向Han Muye ,蓬头老者道:“伱这手段,怕不仅是催生之道吧?”

  Han Muye nodded with a smile 。

  蓬头老者面上闪过激动,身形直接挪移到Han Muye 面前:“我就说,光是催生,怎么可能如此纯粹。”

  “说说,你是用什么手法分spirit transformation 气与medicinal power 的,我早就想从spiritual medicine 上下功夫,改变pill concocting 手段,就是一直寻不到……”

  这名叫李中景的老者已经不顾旁人,伸手要扯Han Muye 的衣袖攀谈。

  像他这样对一道痴迷,忘记foreign object 的cultivator Han Muye 遇到不少。

  path of cultivation ,就是因为更多这样一行精修的cultivator ,才有无尽大道,才越发精彩。

  Han Muye 轻笑,轻声低语一句:“我不过是在这Spirit Fruit 生长之时,以Alchemy Technique ,将其提前炼制一遍。”

  “说是果,不如说是丹。”

  Alchemy Technique !

  李中景瞪大眼睛,盯着Han Muye ,口中喃喃不知说什么,竟是痴在那里。

  上首的云台daofather 见他如此,抬手一挥,将其身形隐没,不知去何处了。

  “小友laugh ,我金明Dao Sect 这位Elder 痴迷Pill Dao ,有些忘形。”

  云台daofather 出声,其他几人也是摇头。

  李中景这般,让他们多少有点尴尬。

  “这位senior 对Pill Dao 虔诚之心,Junior 佩服。”Han Muye 拱拱手,面色真诚。

  他的态度让众人nodded 。

  云台daofather 看一眼周围,然后道:“Little Friend Han ,既然去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不如与我金明Dao Sect 搭个伴?”

  说到这,他又道:“你们sect Formation 之事,本daofather 会安排人去。”

  先说搭伴,再说Formation ,不是拿捏,却又是拿捏。

  不过对于Han Muye 来说,跟金科星上cultivator 一起去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并无不可。

  他只寻他需要的spiritual medicine ,大家各取所得就是。

  见Han Muye 答应,great hall 中气氛顿时缓和。

  云台daofather 设宴,Han Muye 与一众起码Heaven Stage Astral 的Great Cultivator 交流。

  其中还有那位被Han Muye 破了Formation 的阵道Elder 沈宗明。

  沈宗明对于Han Muye 一剑破掉金玄Dao Sect Mountain Gate ,令其extinguish sect 之事耿耿于怀。

  在宴会时候,不客气的针对Han Muye 。

  Han Muye 也懒得惯着,直接出声点出其在金玄道门布置Formation 的几处weak spot 。

  Han Muye 虽然在阵道上不算多精通,可是凭他Max-Level Comprehension ,只要去推衍,怎么也能发现weak spot 所在。

  沈宗明不服气,在宴会之外连着布置几种Formation ,都被Han Muye 出声点出weak spot 所在。

  一时间,great hall 内外哗然,沈宗明面色煞白,Dao Heart 都差点不稳。

  按照Han Muye 说,来求金明Dao Sect 布设Formation ,是因为自家缺少足够材料,又相信金明Dao Sect 实力,不代表他布置不出来。

  其实他是吹牛的。

  要布置一座Mountain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所需spirit material 不说,更是要耗费半年到一年时间,他哪有那个时间?

  再说,让他实际操作,他真不一定比得过沈宗明。

  从金明Dao Sect 回到万合Sword Sect ,Han Muye 再次闭关。

  this time ,他将自身各种杀伐手段聚合,又检点了能在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用上的item 。

  Divine Beast Avatar 有着超绝的力量,目前已经能完全掌控,展现出的战力堪称恐怖。

  Han Muye 敢直接前往金明Dao Sect 就是因为他现在对Divine Beast 之力的掌控。

  真要一言不合,直接放出Divine Beast Avatar ,不但能碾压那些Divine Transformation Great Cultivator ,便是在Divine Transformation 之上,甚至daofather 面前,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金科星的Power of Great Dao ,还压不住可以背负一界的Divine Beast 霸下。

  除了强绝的fleshy body ,Han Muye 还有几柄随身之剑。

  Spirit Treasure 万合剑匣,道Sword Mountain 岳。

  其他Magical Treasure Level 别的剑器也有不少。

  Sword Core 更是能组成周天sword array 。

  以这等强横力量聚合,只要Medicine Garden 之中不直接对上daofather 大能,他都有把握战而胜之。

  至于daofather 进入Medicine Garden ,probability 不大。

  因为Medicine Garden 中的各种布置,对于daofather 大能同样有危险。

  daofather 大能,很少会愿意置身危险之下。

  世间也没有多少daofather 会为了spiritual medicine 而踏入险途。

  各种杀伐之器带好,Han Muye 又将赶草鞭放入背后的剑匣。

  他在赶草鞭之外裹一层木属力量,将其装扮成一柄木剑。

  这是避免御使赶草鞭时候被人认出,觊觎夺取。

  保不准就有人认得这treasure 呢。

  真身cultivation base 还在Astral Peak ,不断压制只等突入Divine Transformation ,这Avatar 的灵道cultivation base 也最多展现Astral Peak 。

  这等cultivation base 在探查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的各方expert 来说,不算高,也不算低了。

  Astral Great Cultivator ,也不是谁家都有。

  1 month later ,Han Muye 飞身而走。

  至于万合Sword Sect 的十位Disciple ,早已经出发,到金科星上集合。

  Han Muye 到虚空中,金明Dao Sect 的flying boat 已经停靠等待。

  一身衣衫整肃了的李中景看Han Muye 来,长笑相迎。

  看他们两人走进船舱,其他金科星Upper Sect 之人都面上露出异色。

  金明Dao Sect 丹疯子李中景可是个狂人,能被他迎接的,到底是who ?

  船上的万合Sword Sect Disciple 虽然知道Han Muye ,却也不会跟其他人说。

  万合Sword Sect 只来十位Disciple ,还是最高不过Golden Core 的后辈,没有谁看得起,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愿。

  Han Muye 进入船舱,金明Dao Sect 来的不只是李中景,还有两位领Captain 老,一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2nd layer 的Elder golden sun 正,一位Astral seventh layer Elder 吴雪涛。

  几人相互打个招呼,golden sun 正Elder 介绍起这次有消息会进入Medicine Garden 的all influence 。

  有Heavenly Venerable 坐镇的道门大势力会有三家到来,分别是暮云星上的天幕Dao Sect ,万晨星上的万辰道门,以及齐阳星上的齐阳Sword Sect 。

  golden sun 正提到Demon Sect 势力到来时候,Han Muye 微微愣了一下。

  祖Heavenly Demon Venerable 座下四位Demon King 之中,踏Heavenly Demon King 和镇地Great Saint 会到来。

  “demonic path 狡诈凶残,若是遇到,一定好小心。”golden sun 正以为Han Muye 是被demonic path Demon King powerhouse 到来而惊到,低声开口。

  “确实,那等Demon King 级别的powerhouse ,其实战力已经不逊于daofather 。”吴雪涛也是摇头,面上露出一丝忧色。

  道门势力不会派遣peerless powerhouse 进入Medicine Garden ,可Demon Sect 不跟你讲unwritten rules 。

  Demon Sect great cultivator 也不惧生死,你能怎么办?

  直到回到自己的船舱,Han Muye 还有些茫然。

  想到可能会见到Old Six Huang ,Han Muye 不由轻笑。

  好在自己及时赶回天玄,好好纠正了黄脂虎that girl ,让她有个girl 样子。

  要不然,还真不好面对Sixth Brother 。

  Han Muye 在船舱之中几乎不出,除非是李中景来请他,与他交流Pill Dao ,不然他是绝不出去的。

  便是船上几次Pill Dao 聚会,Han Muye 也没有参加。

  Ancient God Land of the Fallen 的Pill Dao inheritance 不比古云星系差,得到木神殿的inheritance 之后,Han Muye 对于其他Pill Dao 已经不怎么看上眼。

  李中景来寻他几次之后,有些不敢来。

  毕竟李中景很是得意的一些Pill Dao 理解,在Han Muye 面前就是小儿科。

  能在其他Pill Dao cultivator 面前得到尊敬和羡慕的Pill Dao 手段,Han Muye 面前却not worth mentioning 。

  “嗡——”

  船舷之外,有flying boat 靠近。

  接近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之后,沿途已经遇到越来越多的flying boat 。

  当Han Muye Cultivation 结束时候,李中景有些忐忑的走进来。

  “那个,Fellow Daoist Han ,有一场Pill Dao 聚会……”

  见Han Muye 抬头看他,李中景挠挠头道:“是,是有几家Great Sect 聚会,我没什么把握。”

  说到这,他clenched the teeth ,拿出一个三足鼎来。

  “有两个家伙跟我算是老对头了,我想压他们一次。”将三足鼎递到Han Muye 面前,李中景咬着牙开口。

  一件low grade 法宝pill cauldron ,价值数千万Spirit Stone ,就为了压别人一场?

  Han Muye 有些玩味的looked towards 李中景。

  “舍得?”

  李中景咧嘴道:“这有什么舍不得的?”

  Han Muye raised hand and beckoned ,pill cauldron 入手,然后道:“聚会时候叫我。”

  “我假扮你后辈Disciple 去。”

  听到他的话,李中景一拂手,乐颠颠奔出船舱。

  看他模样,Han Muye 摇摇头,眼中倒是闪过羡慕之色了。

  这李中景是个Pill Dao 痴迷之人,心思倒是单纯。

  这等性子,少了多少烦恼。

  ——————

  三日之后,flying boat 停在一处虚空。

  李中景来请Han Muye 同行。

  走出船舱,可见数十艘large and small 的flying boat 连成一片。

  “来的是Three Great Dao Sects 中的万辰道门,他们的带队Pill Dao Elder 袁明杰当年与我也算是有过几次交流。”

  “这次万辰道sect master 持交流,各家sect 都会来。”

  “禾青Dao Sect 的朱光寿,明环道门的吴牙子这两个Old Guy 跟我不对付。”

  李中景一边介绍,一边怒显于色,简直就要撸起袖子去捶人。

  这丹修里,少有的火爆脾气。

  “真有这般仇怨?”Han Muye 有些好奇。

  李中景一愣,面色胀红。

  “反正,反正就是不对付。”

  ……

  到前方陨石之上,一片宽阔地域,已经有一尊尊大pill cauldron 围拢。

  不少丹修或是交流pill concocting 心得,或是直接炼制medicine pill ,气氛极为融洽。

  “朱光寿,吴牙子,you two 东西滚出来——”李中景一声高喝,让整个会场一静。

  “嘭——”

  不知何处炸炉了。

  Han Muye 转头looked towards 李中景。

  这家伙说人家跟他不对付。

  这满场的人,被他这一嗓子就得罪了九成九吧?

  “原来是金明Dao Sect 的中Senior Brother Jing 。”一位穿着white clothed ,头发束起,满脸柔光的道人上前一步,向着李中景拱手。

  “我家雨柔每每提起Senior Brother ,都说你当年对她照顾,让我好好指点你。”

  雨柔,female cultivator 的名字。

  当年照顾。

  好好指点。

  有故事啊!

  Han Muye 转头looked towards 面色铁青的李中景。

  “haha ,原来是中景big brother ,这么多年你也不来看看妹夫我。”另一边,一位穿着青白长袍,腰间扎着玉带的中年上前来。

  “big brother ,你还为当年我和小玉的婚事耿耿于怀?”

  “你Pill Dao 一直不能进步,就是这temperament 差了。”

  中年道人笑着摇头。

  李中景gnashing teeth ,双拳握紧,肩膀耸动。

  周围人看这三人,面上都是好奇。

  有知道的,已经在低声嘀咕。

  大约就是这李中景当年自家钟情的Junior Sister ,被面前这两位先后抢去,最后落得孤身一人。

  夺妻之恨?

  这能忍?

  Han Muye 目光扫过远处饶有兴趣看过来的一位white robed old man ,心中一动,上前一步,一把揪住white robed youth 的衣领。

  “嘭——”

  一拳下去,酱油铺子开张。

  没等这青年反应过来,Han Muye 抬起一脚,踢在旁边azure robe 道人跨下。

  azure robe 道人“ao ”一声,捂住身体,缓缓跌坐。

  Han Muye 举起巴掌,高呼一声:“Martial Uncle ,你不是经常说看见这两个衣冠禽兽不要客气,打过算你的吗?”

  “这当面见到了,怎么不动手了?”

  “这等仇怨难道还要忍着?”

  说完,他扯住李中景衣袖,将他拉着一个踉跄,一脚踩在蹲坐的道人大腿上。

  道人又是痛呼。

  Han Muye 转手又甩刚爬起来青年一个大嘴巴,将其甩在一旁。

  李中景抬脚又踹了道人胸口一下,将其踹到地上起不来身。

  直到此时,周围人才醒悟,慌忙来拉扯劝架。

  Han Muye 扯住李中景,力气极大,快速退出several feet 外站立,然后高声呼喊。

  “Martial Uncle ,你不是说打过了还要在Pill Dao 上碾压他们,让他们一辈子活在你的阴影之下,永远不敢抬头吗?”

  李中景哆嗦着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李中景!”

  “我要跟你斗丹——”white robed youth 怒吼。

  “李中景,今日不让你Dao Heart 破损,我朱光寿三个字倒着写!”青白袍服的道人捂住身体,咬着牙低吼。

  “斗丹就斗丹!”李中景的痴傻脾性瞬间被激发,抬手,一尊golden 的great cauldron 出现在头顶上。

  “老子今天叫你们知道什么叫there is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丹外有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