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16

  “轰——”

  Han Muye 只觉整个身体别一股大力裹住,然后Bloodline Power 被压制,重回身躯。

  等他抬头看时候,他的身体已经重新化为身穿white clothed ,背着剑匣的模样。

  只是此时满身的golden 流光缭绕,霸下Bloodline Power 交错,让他看上去完全is a Divine Beast Great Demon 化身,而不是Human Race 。

  他抬头看,前方青石上盘坐一位穿着月white 法袍的老者。

  老者白发长须,面带轻笑,头上发髻用一根木簪挽着,身上的法袍看上去不过是一件麻衣,松散披着。

  老者身前摆着个小书案,书案上放着小钟,玉磬,玉印,还有几份摊开的书卷。

  Han Muye 抬头时候,与老者的目光对视,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人都被老者清彻的目光看穿。

  这让他浑身一震,不觉低头,将目光转开。

  老者身周还有七八位身穿各色袍服的cultivator 。

  这些人此时身上气息收敛,完全看不出cultivation base 。

  但这些人气度不凡,双目之中闪现的光晕,似乎饱含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

  这些到底是who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坐。”

  上首的老者抬手,一块azure 的蒲团落在Han Muye 身前。

  这蒲团,其他人都有。

  Han Muye 还有些愣神,身侧一位面容冷峻的中年sword cultivator 不耐低喝:“仙尊让你坐你就坐,仙尊传道的机缘,你若是不要,莫要耽误我们。”

  仙尊?

  这是什么称呼?

  Han Muye 所知,Immortal World 最强的cultivation realm ,超越Golden Immortal 之上的是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

  仙尊,是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还是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之上?

  他向着前Old Fang 者一躬身,然后跨一步,坐到蒲团上。

  蒲团上传来一道清心之意,让他原本狂暴的气血微微一震,慢慢沉淀。

  身周那狂暴的力量也似乎被蒲团压制,区域平和。

  上首的老者nodded ,目光扫过all around ,然后手掌摊开前方书案上的那些书卷,抬手,指尖弹在玉磬上。

  “当——”

  声音悠扬久远,似乎是从心底震荡。

  这一声响,让Han Muye 本来翻腾的气血瞬间沉寂,心中化为清明,双目之中那一路杀戮的暴虐也被压住。

  他脑海之中的青灰long sword 不断震荡,传出只有他自己听到的剑吟声,与这声音交织。

  仅仅一声玉磬响,就是能与自己凝练的戮剑相通的力量。

  这老者的cultivation realm ,到底有多高?

  “本尊每十二万八千年讲道一次,你们当中有人听过我五次传法,有人听过三次,今日又有洪Desolate God 兽来听。”

  老者的声音平和,带着抚慰人心的安宁。

  他目光在Han Muye 也身上一扫而过,仿若流水。

  “本座讲道传法education for everyone, irrespective of background ,全看机缘,Direct Disciple 三十一位,powerhouse 已经是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距离Great Firmament Immortal Monarch 之位也不远,弱者——”

  声音paused ,Han Muye 感觉周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自家身上。

  这是一种Heaven and Earth 倾覆,无数万钧巨力碾压的力量。

  仿佛整座Heaven and Earth 瞬间撞在胸口,如果不是霸下之力,他的身躯恐怕直接崩碎成powder 。

  “hehe ,这little fellow 如果能入本尊门下,那就是其中最弱了。”

  入门,成为这位不知什么realm 的仙尊powerhouse Disciple ?

  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之上,Great Firmament Immortal Monarch 是这位powerhouse 的Disciple ?

  Han Muye 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这听道和传道的是谁。

  但他知道,这就是Heavenly Tablet 给自己带来的机缘。

  或许,这就是霸下一族一直背负的机缘。

  轻轻吸一口气,他面色淡然,盘坐不动。

  这模样,让上首老者gently nodded 。

  “百万年前,本尊讲法时候,曾演化周天,布设一座周天阵,当时有几位Disciple 学到些,如今也能纵横God World 周天了。”

  “可惜,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太强,便是整个God World 周天也无法完全布设出来。”

  “今日本尊给你们讲讲,如何以Force of Formation Dao ,引动周天力量,成就一座杀伐之阵。”

  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

  Han Muye 不知道这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与自己所研修的周天阵有没有什么关联。

  但他感觉自家所修的周天阵恐怕还没有纵横God World 周天的ability 。

  虽然他也不知这God World 周天是何处。

  “我等于God World 周天cultivation ,离不了杀伐。”

  “Great Desolate 之中强横的Divine Beast 异兽无数,虚空Heaven and Earth 中更多的是Innate Fiendgod ,我等Qi Refinement cultivation 之辈要求a glimmer of survival ,就要争,就要杀。”

  老者的声音之中透出清冷,一股cold and severe 的solemn killing aura 笼罩而来。

  one after another golden 的光线出现在众人面前,老者手上道道光晕击出。

  每一道光晕都森寒如同冻结world 。

  当光晕叠加时候,那力量之间的纠缠,让人身躯和Divine Soul 都仿佛要被扯碎,融入其中。

  这种力量,Han Muye 从不曾见识过。

  这等强大的力量,他完全不知会是什么样的powerhouse 才能掌控。

  光晕之中搅碎的丝丝空间,还有一闪而逝的流光直接破去的是时间的禁锢。

  连时间和Power of Space 都在这光阵之中被搅碎。

  如此Formation ,岂不是无敌?

  “隔绝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引动杀伐之机,此阵若成,诛仙诛神。”老者面上闪过cold and severe ,无尽的杀伐之机缭绕。

  原本平和的模样不见,化为一位full head fine black hair ,神色冰寒的三旬青年样子。

  Han Muye 不知道这种显化是什么力量,但周围那些家伙完全见怪不怪。

  周围其他人都是as if drunk and stupefied 的看着面前光阵,似乎这光阵力量能领悟一丝,就可以纵横Heaven and Earth 。

  光阵不断叠加,周围Heaven and Earth 力量已经有要被扯碎的虚幻扭曲之感。

  前方,老者所化的青年站起身,双手之上全是流光闪耀。

  一股庞大到极点的力量在汇聚,在酝酿。

  周围那些坐在蒲团上的cultivator 都站起身,身上光晕闪动,各种术法Divine Ability 护持自身。

  Han Muye 目光所及,能见三件极强的treasure ,三位道术Divine Ability 无比精湛的powerhouse ,还有两位sword dao great cultivator ,sword light body protection ,缭绕如烟尘。

  在不远处,一位穿着black robe 的老者身上竟是闪动魔光。

  真如传法的这位仙尊所说,education for everyone, irrespective of background 。

  “嗡——”

  压抑的力量震荡,仙尊面上露出一丝遗憾之色,抬头looked towards 天穹。

  天穹之上,a stream of light 闪耀冲击而下,被道道光幕挡住。

  ”hmph ,本尊若不是碍于规则,你们这些小辈,反掌可灭。”

  coldly snorted ,仙尊手中的光阵缓缓散去,澎湃的力量也渐渐消失无形。

  他的面容身躯重新化为白袍白须的老者样子,没有了之前的凌厉杀伐。

  但周围天穹之中的光幕外流光并未消散,依然激荡。

  那种力量的展现,仿佛一击就能轰碎Heaven and Earth 。

  那些站立起身的cultivator 都是抬头,目中闪动精光,有几位已经运转身上的力量,似乎是要出手。

  “你们这temperament ,竟还不如这小子。”仙尊摇摇头,抬手一挥。

  Big Dipper Turns and Stars Move ,Heaven and Earth 轮换,周围的虚空化为空荡。

  这一挥袖间,似乎就是千万里的挪移,更像是变幻Heaven and Earth 。

  从始至终,Han Muye 都是盘坐不动。

  从他来到此地,所感受的力量之强横,完全超越他自身的cultivation base 和感知。

  这是一个他所从未接触的world ,也是他无从抵御的world 。

  “God World 周天无我陶弘景的inheritance 之机,那本尊就离开周Heavenly God World 。”仙尊目光扫过面前众人,双目眯起。

  “此处world 是依附God World 所在,等你们有一日能掌控this world ,打破God World 周天的壁障,就是重归God World 之时。”

  “那时候,God World 周天也不过是trifling 泥塘。”

  仙尊开口,面上露出孤傲之色。

  looked towards 周围恭敬的众人,他indifferently said :“要与God World 周天斗法,这杀伐之阵不可少,你们掌握了几分?”

  ”Reporting back to 仙尊,Disciple 能看懂三成阵势。”前方一位花白头发,穿青灰长袍的道人抬手,指尖流光轻转,化为道道formation mark 。

  formation mark 才显,周围虚空已经震荡。

  一股透着Power of Slaughter 的光晕往周围撞开。

  众人忙用Divine Ability 护住身躯。

  只有Han Muye 盘坐在那,身上气血充盈,霸下illusory shadow 激荡闪耀。

  “能记得三成已经不错,此Behead Immortal 之力,可敌Golden Immortal ,Great Firmament 面前也能有脱身之机。”仙尊nodded ,轻声开口。

  那gray robed old man 面露喜色,收起掌中的formation mark 。

  其他几人都是出手演练,有的掌握了两成Formation ,有的从中感悟了其他大道手段。

  总的来说,各人都有收获。

  仙尊看看端坐不动的Han Muye ,轻声道:“这阵你掌握了多少?”

  听到他问,其他人都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掌握多少?

  Han Muye 微微闭眼,脑海中Shadowlight 变幻,那庞大繁复的叠加formation diagram 显现出来。

  可是阵才出,他就浑身一震,睁开眼。

  “前辈,这阵,我掌握不了。”

  如果cultivation base 足够,Han Muye 可以将这大阵完全复刻,但以他此时的力量,便是这阵的万分之一都无法复刻展现。

  如果强行展露,唯一的可能就是,Divine Soul 崩溃,身躯化为powder 。

  听到他说掌握不了,仙尊也没有说什么。

  其他人也并未在意。

  他们的cultivation base 都只能领悟那么一点,何况Han Muye 这个洪Desolate God 兽?

  “其实,这也是本尊遗憾之事。”仙尊抬头looked towards 前方,面上露出无奈之色。

  “本尊inheritance 不比任何人差,比那些道门所为的至强仙尊丝毫不输,可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太难掌握,本尊门下,竟然无人能悟透。”

  他的话让众人都是低头不语。

  诚然,仙尊实力滔天,周天阵也是绝强。

  可布设此阵耗费太大,又没有能inheritance 的Disciple ,这就很鸡肋了。

  “你等可有承本尊Legacy 的宏愿?”仙尊looked towards 众人,轻声开口。

  inheritance Legacy !

  这是怎样的机缘!

  Han Muye 转头looked towards 众人,却不见一人nodded 。

  “仙尊,实在是Disciple 愚钝……”那领悟三成周天阵的老者满脸羞愧的开口。

  其他人也是默然。

  传法Disciple 与Legacy 传人是完全不同的。

  仙尊一叹,摆摆手,indifferently said :“走吧走吧,若是有缘,十二万八千年后再见。”

  众人相互看看,都是躬身。

  “前辈,Junior 不知你为何要将inheritance 留下,也不知你why not 掌控一方Great Influence ,不过Junior 倒是就些建议。”

  就在此时,一直盘坐的Han Muye 突然出声。

  他的话让众人一愣,都转头看他。

  那仙尊也面色淡然的看他,然后道:“说说看。”

  Han Muye 站起身,拱手一礼。

  机缘在前,就要争。

  也许这位前辈的Legacy 其中涉及艰险,别人都不愿要,可Han Muye 看来,既然自己恰逢其会,如果不接这inheritance ,那就是放弃机缘。

  “前辈,传法虽好,对于诸位powerhouse great cultivator 来说,也只是借鉴,Junior 想,前辈传法无数年,真承认是前辈Disciple 的,应该不多。”

  Han Muye 抬头,轻声说道。

  这话让周围众人都是面上微微一僵。

  如Han Muye 所说,他们愿意得到一场传法机缘,却不想真的入仙尊门下。

  仙尊lightly snorted ,没有开口。

  “前辈,既然赏赐机缘,何不彻底一些?”

  “前辈若是能将蕴含inheritance 大道的各种treasure 赏赐,让世间cultivator 都能有机会得到,让听Daoist 能有treasure body protection ——”

  Han Muye 的目光投向仙尊面前那小案。

  其他众人都是eyes shined 。

  仙尊手中随便物件都是Supreme Treasure ,要是能得到赏赐,一件也是能振兴sect 的。

  仙尊目光落在Han Muye 身上,其中闪动深幽的光晕。

  “也罢,这些东西于本尊都是身foreign object 。”

  “让你们在Immortal World cultivation ,总要给你们些treasure 。”

  他抬手一挥,面前小案上的玉磬、铜钟、玉剑等物都飞散出去,落在众人面前。

  那些本打算离开的众人面上露出惊喜。

  每一件treasure ,对于他们来说,可都是世间难寻的Supreme Treasure !

  有这等treasure body protection ,他们cultivation 必然一路坦途。

  众人抬手,一人一件,将各种treasure 分光。

  仙尊转过头,看一件都没有分到的Han Muye ,indifferently said :“你cultivation base 太浅,什么谪这些treasure 无法掌控。”

  “本尊这一卷道书,你可先拿去看看。”

  “听道一场,这蒲团送你了。”

  声音落下,仙尊抬手将掌中的书卷砸在虚空。

  书卷化为golden 的十ten thousand zhang stone tablet ,fiercely 压在Han Muye 的背上。

  Han Muye 身躯化为Divine Beast 霸下模样,背上一尊giant tablet 闪动golden light 。

  做完这些,仙尊body moved ,轻轻散去。

  from start to finish ,没说收Han Muye 为Disciple ,也没说送他什么宝贝,倒是让他背负了一道十ten thousand zhang stone tablet 。

  “hehe ,这些Little Brother ,往后有机会,可来我Heavenly Jade 宫做客。”

  “Little Brother ,今日这一场机缘,田某绝不忘。”

  那几位分到treasure 的great cultivator 向着被压在stone tablet 下的Han Muye 拱手,然后飞身而去。

  Han Muye 浑身不能动弹,目光落在前方那玉色的蒲团上。

  “本尊陶弘景,号通Heavenly Immortal 尊,十一量劫之前成道,与God World 周天不睦,自成一道。”

  “今日收你为本尊Disciple ,承就Legacy ,你可愿意?”

  Han Muye 耳畔,传来仙尊的声音。

  没等他开口,仙尊声音再次响起:“这书卷Heavenly Tablet 和蒲团你都留不住,本尊真正留给你的treasure ,也不会是这点东西。”

  “本尊将周天阵刻在你的背上,什么时候你领悟掌控周天阵的方法,就能有纵横周Heavenly God World 。”

  淡淡的golden light 透入Han Muye 所化的霸下Divine Beast 背甲上,玄奥的光晕缓缓消散,最终化为无形。

  Han Muye 浑身一震,一直包裹他的golden 灵光闪耀,重新化为Transmission Great Array ,将他的身躯裹住。

  “留下书卷Heavenly Tablet 。”

  “仙尊所赐的蒲团留下再走。”

  虚空中,有声音响起。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