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17

  第517章 杀剑出鞘,不死不归(12)

  虚空震动,Han Muye 身周的golden 光晕瞬间被冻结。

  哪怕是能破开空间与Power of Time ,也被直接镇压。

  Han Muye 的霸下身形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在无尽的巨力之下,根本动弹不了分毫。

  这是绝对力量的差距,他的cultivation base 力量跟出手之人差了不知多少量级,就如同giant dragon 对蝼蚁的碾压。

  从踏入Heaven Stage 到如今,Han Muye 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对自身生死无法掌控的无助了。

  虚空之中的powerhouse 只是随意出手,就镇住了strength of Transmission ,将他的生死掌握在手中。

  Han Muye 的双目之中,迸发出强烈的灵光。

  这是一种身处绝地而unyielding 的倔强。

  “诸位,毕竟是仙尊看中的人,还是由他去吧,不过,treasure 有缘者得之。”

  虚空中,又有一道声音响起,一双虚幻大手向着Han Muye 背上那golden 的stone tablet 抓去。

  说是让Han Muye 去,却是先取stone tablet 。

  “嘭——”

  stone tablet 上满布裂纹,其中可见一张张golden 的纸页飘飞四散。

  这些蕴含异样力量的纸页散落,带着虚幻玄奥力量,仿若蝴蝶飘飞,被残破的stone tablet 镇住。

  ”hmph ,朱Fellow Daoist You ,你也是个Heavenly Immortal Realm ,就这般不要面皮?”有人coldly snorted ,同样一双虚幻giant palm 拍下。

  “嘭——”

  golden 的stone tablet 终于破碎,其中一张张纸页飞散。

  一双双大手显露,前来捞取纸页。

  Han Muye 只能瞪着眼睛,看着这些写满文字的纸卷被几双大手捞取。

  这些纸页上,都记载这mysterious 的大道之言,那一个个文字闪烁光华,似乎要从纸页上逃离。

  如果能comprehend 这些纸卷上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和记录,对于cultivation 来说,必然是能大大提升。

  说不定能靠着感悟一步成就Heavenly Venerable 之境。

  这是属于他Han Muye 的机缘,此时,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机缘被抢夺走。

  哪怕是全力盯着,这些书卷上的文字他也只能记下少许。

  这种需要不断comprehend 的大道之言,不是这样一瞥就能感悟的。

  机缘的剥夺,让Han Muye 心中愤怒。

  被压在虚幻Heavenly Tablet 下的霸下嘶吼着,想要挣脱压制。

  周围的Heaven and Earth 不断变幻,然后又破碎。

  这些人的争夺,根本没有在意Han Muye 的生死。

  两方力量的碰撞,将夹在其中的霸下身躯挤压,如同一张薄纸般搓揉。

  ”hmph ,蝼蚁而已,既然心有怨恨,那还是不要留了。”虚空中一只大手捞取一张golden 纸页后,又向着Han Muye 所化的霸下头顶按去。

  手掌按下,掌心的纸页闪耀golden light 。

  Han Muye 死死盯着这golden light 纸页,其上的文字不断扩大,不断变幻。

  那手掌如同天幕降落,向着他的头顶撞下来。

  这一刻,他的Divine Soul 与fleshy body 都似乎要被直接碾碎。

  不能坐以待毙!

  身周的力量汇聚,整个身体被压制的unable to move ,但他的Primordial Spirit 之剑可以动。

  “吼——”

  霸下仰天长嘶,一柄青灰long sword 从巨口射出,撞在头顶的手掌上。

  long sword 撞在golden 的纸页上,一个个golden 的文字扭曲,闪动。

  这些文字,Han Muye 看懂,领悟,只是无法发挥其力量。

  但此时,他只能拼尽全力一战。

  “灵风,天罗。”

  “三分,元动。”

  霸下口中低语,发出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呢喃。

  这声音似乎调动了虚空中力量,那张golden 纸页上的字迹回应着,开始震颤。

  golden 的纸页将long sword 裹住,然后化为golden 的sword edge ,将giant palm 斩开。

  虚空中,有人lightly exclaimed ,有人lowly cried 。

  还有人轻笑。

  斩开手掌的long sword 没有停,一个倒旋,向着周遭其他的手掌刺去。

  “小儿可恶。”

  “不知Heaven and Earth 高阔。”

  虚空中,有声音低语。

  那些大手展开,向着long sword 捉去。

  只是此时long sword 忽然一转,一剑劈下!

  sword edge 清寒,劈在霸下面前的蒲团上,将玉色蒲团劈成两半。

  “轰——”

  一半玉色蒲团直接炸裂,一股奇异灵动的力量瞬间弥漫,引动虚空absolutely 里空间浮动。

  另外一半蒲团化为azure light ,将Han Muye 霸下身躯裹住,带着只剩半截的Heavenly Tablet ,还有Heavenly Tablet 之中仅存的一些纸页,撞开虚空,跨越时间长河,消失而去。

  “今日之仇,他日this Han 必报!”

  虚空之中,Han Muye 的声音透着森寒的killing intent 。

  什么Heavenly Immortal Golden Immortal ,抢夺自己的机缘,视自己为蝼蚁,还要杀自己。

  这大仇,等他修成大道,必然要还回来!

  “轰——”

  霸下身躯撞shatter void 中最后的屏障,消失而去。

  “this child 狂妄——”

  “到底是仙尊看中的人,有些ability 。”

  “因果结下,就看这小子能不能真的杀回来。”

  “hehe ,容易,Great Desolate 霸下一族嘛,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就是。”

  “没用的,this child 是穿越时光长河而来,本身就透着机缘,便是斩除霸下一族,也impossible 将其除去。”

  “试试看吧,不过是小小的Divine Beast 族群,还能真的成什么事?”

  虚空之中道道声音流转,最终散去。

  ……

  当Han Muye 面前的流光消散,无数的azure 气息灌注自身,融入bloodline 之中时候,他已经重回残破的莽荒。

  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

  可这,不是梦!

  抬起头,他能看到残破的,只有hundred zhang 高的残破stone tablet ,其上纹路,就是那一张张仙尊所留的纸页。

  仙尊inheritance 书卷,只剩不足百一。

  bloodline 流转,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一张formation diagram 。

  周天formation diagram !

  以仙尊大力为引,镌刻Divine Beast 霸下的背甲之上,此formation diagram 力量激发,可斩Immortal God !

  他的体内,一股青灰气息不断交织,在meridian 中穿行,带着清凉平和。

  那是半块蒲团之中蕴藏的力量。

  这股力量的另外一半爆裂,直接破开强Great Immortal 人的禁锢。

  剩下的这蒲团力量带着Han Muye 穿行时空与空间,如今还剩下一丝。

  就这一丝蒲团中剩余力量,在Han Muye 看来,就已经是自己cultivation base 而来力量的十倍不止!

  这力量在身躯中孕养,他能感觉到bloodline 力量和one’s own cultivation realm 的交融。

  本源!

  这力量,就是那种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本源,是从God World 周天抽取的力量聚合refining 而成!

  这力量的层次,不知比Han Muye 现在one’s own cultivation 高出多少倍。

  体味着这种力量在身躯之中的穿行变化,Han Muye 面上神色越发阴沉。

  本来,自己是拥有一整个蒲团,拥有仙尊inheritance 的,可现在,inheritance 散落,蒲团也只剩一丝本源。

  都是那些家伙,将自己的机缘抢夺去!

  Han Muye 身上,浓郁的killing intent 浮现。

  这种机缘,此生都不一定会再有,就这么被抢夺走了!

  “你们等着,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会全都抢回来。”Han Muye 咬着牙,低声嘶吼。

  直到此刻,Han Muye 才明白,自己也做不到那样超然。

  Divine Emperor 宝库也好,Supreme Treasure 也罢,送出去,他都没有心疼过。

  可是this time ,他心疼了。

  如果Heavenly Tablet 中的inheritance 完好,蒲团中的本源不损耗,他要少走多少弯路!

  “嗡——”

  脑海之中,Primordial Spirit 之剑的震荡示警,让他浑身一颤。

  仿佛一盆凉水当头浇下,Han Muye 双目中的火焰瞬间散去。

  他缓缓回头,looked towards 不远处black 的虚幻silhouette 。

  “heavenly demon ?”

  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已经被heavenly demon 侵袭,差点心神失守,被愤怒和killing intent 操控。

  如果不是他的心境cultivation base 已经精深,Primordial Spirit 凝成实质,他恐怕直接就会失去自我,化为只知道杀戮的monster 。

  仙尊都说过,他守不住Heavenly Tablet inheritance 和蒲团,他能保住这么多,本来已经是无比庆幸事情。

  可刚才被那暴虐力量侵入心神,竟然产生了痴妄。

  “heavenly demon ?”前方black silhouette 缓步上前,面上带着一丝轻笑。

  这是一位穿着black robe ,面色惨白的青年。

  “或许吧,我们一族一直是被当成魔来对待的。”

  青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背后那残破的stone tablet ,眼角抽动。

  他身上闪现一丝怨恨与killing intent 。

  “就是这玩意,镇压了我百万年。”

  “那些废物,打碎了莽荒,竟然没寻到我的位置,让我白白耗损这么长的时间。”

  青年咬着牙嘶吼,双目之中的光晕化为赤红,身上,一片片鳞甲浮现,背后,一双十丈black 羽翅展开。

  Han Muye 能看到这青年身上有近似灵甲Monster Race 力量的影子,也有Demonic Cultivator 的力量。

  不止如此,这青年身上的力量,竟然与今日在听仙尊讲道时候那位demonic path powerhouse 身上的有同源之感。

  “可惜,霸下bloodline 我不喜欢。”

  展开双翅的青年body moved ,已经出现在Han Muye 头顶。

  他roared towards the sky ,一瞬间,整个莽荒旧地青灰色的力量震动。

  这是强大到能镇压莽荒的存在!

  这力量恐怕都已经超越了踏上超脱之力的无尽Heavenly Venerable !

  Han Muye 面上神色凝重至极。

  他明白为何莽荒旧地的所有生灵都神智低下了。

  就是被这位曾压在Heavenly Tablet 下的powerhouse 侵扰。

  当初莽荒完整时候,其力量无法挥洒,等莽荒崩塌,powerhouse 殆尽,Great Desolate 本源被抽取走的时候,这powerhouse 就悄然改变莽荒。

  可以说,现在的莽荒旧地,已经是这位powerhouse 的道场了!

  “轰——”

  远处,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跌落。

  不管是谛听还是Qilin ,那些Divine Beast 异兽powerhouse 全都满脸惊惧。

  从数日之前他们就感应到一种强大力量的侵袭,不得不逃遁。

  可是didn’t expect ,还会没能逃离。

  “这是,传说中的魔罗族!”Qilin 看着那展开双翅的青年,沉声开口。

  “就是背叛Great Desolate ,坠入深渊,选择Power of Darkness 的魔罗族?”Chen Qingzhi 手中长刀紧握,盯着青年身周缭绕的灰黑力量。

  这力量让他心悸。

  仿佛只要青年展翅,他们都得死。

  “too weak 。”青年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面上露出遗憾神色。

  他轻轻握拳,所有的Divine Beast 都瘫软在地,仿佛心脏被捏住。

  Han Muye 只觉自身bloodline 力量牵扯,霸下力量要被抽取出来。

  这是bloodline 力量的压制,说明对方在Bloodline Power 的cultivation 上层次太高。

  不能以Divine Beast 之力抵挡!

  Han Muye body moved ,Divine Beast 霸下之力散入身躯,然后飞身而起。

  “仓啷——”

  long sword 出鞘,sword light 汇聚,锋芒闪耀,刺向浮空而立的青年。

  “Interesting 。”青年faintly smiled ,抬起手,手指弹出。

  “当——”

  long sword 与指尖相撞,Han Muye figure stopped ,面色一红,a mouthful of blood spurted 。

  那青年也是slightly trembled ,不觉退后一步。

  青年面上露出惊异,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这等低层次的world ,还有你这样将sword dao 修至Extreme Realm 的expert 。”

  “难得。”

  paused ,他双目之中爆发寒芒:“我最恨sword cultivator 。”

  手掌探出,直接撕shatter void ,出现在Han Muye 的肩头。

  这一击,不只是快,更是破开空间的限制。

  Han Muye 完全无法避让。

  这手掌扣住,他必死无疑。

  “破。”

  long sword 抬起,Han Muye shouted in a low voice ,虚空轰然炸裂。

  一刹那,方圆十丈虚空混乱。

  那本落在Han Muye 肩头的手掌,在三尺之外拍下,将虚空拍成一道荡漾的波纹,然后消散。

  smashing void 的一击都未能得手,青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双目中闪过几分郑重。

  他背后双翅微微颤动,双手之中,一柄细长的黑羽拼接之剑浮现。

  “上一个让我出剑的,是玄灵Sword Sect 那家伙。”

  “在这破烂的地方,还有人能让我出剑,真他娘的艹蛋。”

  青年面上透着不耐,手中剑moved towards Han Muye 当头划下。

  这一剑,看上去casually 。

  可不远处的Qilin and the others 全都瞪大眼睛。

  在他们面前,Han Muye 的身躯被无数空间折叠,然后扯碎。

  但扯碎的虚空又瞬间复原。

  Time and Space 的重叠,他们看到的是万分之一息之后的景象。

  “这一剑那家伙都挡不住,要不是借了九元塔的力量,老子能扒了他的皮。”青年coldly snorted ,looked towards black sword light 下的Han Muye 。

  下一瞬,他整个人呆在那。

  Han Muye 背后,一尊ninth layer 剑塔浮现。

  ninth layer 剑塔上,淡淡的sword light 抵挡空间的折叠,并且将这力量吸纳其中。

  “艹,玄灵Sword Sect 的inheritance ——”

  “不对!”

  青年的话没说完,他已经瞪着眼睛,紧盯着Han Muye 那Primordial Spirit 之剑上闪动的golden light 。

  他整个人浑身震颤,双翅直接包裹围拢身躯,手中Black Sword 丢开,口中疾呼:“Young Master 饶命——”

  他面前,Han Muye 的Primordial Spirit 之剑Astral 。

  灰黑的剑身之上,残存的golden 纹路交错。

  这纹路是那张被long sword 刺破的golden 纸页上字迹所化。

  当初Han Muye 曾轻轻吟出这字迹。

  “灵风,天罗。”

  “三分,元动。”

  “轰——”

  漫天的Slaughter Qi 浮动,golden 的灵光炸裂,absolutely 里Heaven and Earth 全都震颤。

  这种从心底浮现的杀戮之机让青年本就惨白的面容再无半分血色。

  “murderous intention 凝剑,这inheritance ——”

  青年咬着牙,一脸悔恨:“我踏马的就是贱,杀剑出鞘,不死不归。”

  他仰天高呼:“以我魔灵,祭剑——”

  这一刻,整个莽荒旧地无数的生灵通过层层堆叠的空间,挡住Han Muye 的Primordial Spirit 之剑前。

  “刺啦——”

  青灰的戮剑刺穿了endless void ,无数生灵的blood dyed 红剑身,然后被long sword 吞噬。

  long sword 抵在青年的额头,让他浑身震颤。

  “Young Master ,伱还记得五百万年前传法于你的通Heavenly Immortal 尊吗?”

  “我们魔罗族就是仙尊麾下。”

  “我,我是来寻Young Master 执掌魔罗族,杀上周Heavenly God World ,救出被囚禁在Divine Source Heavenly Palace 的仙尊!”

  看着Han Muye 和那柄抵在眉心的剑,青年颤声低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