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19

  九元塔,九尊合一,就能成为通Heavenly Immortal 尊所赏赐的Supreme Treasure 。

  超越了Immortal Treasure 存在。

  这样的treasure ,在玄灵Sword Sect 也是属于inheritance 之宝的存在。

  Han Muye 不明白,这样一件treasure 为何会散落到此方world ,被Divine Court 收在宝库中。

  而且是四件之多。

  当初有一位Immortal World 玄灵Sword Sect powerhouse 来此方world ,因为与Divine Emperor 慕容正交情深厚,还得到了一尊九元塔。

  只是不知为何,这位从宝库中拿走九元塔的powerhouse 名姓被抹去。

  这么看,这九元塔也最好不要在外人眼前显露。

  九元塔,霸下身躯,Primordial Spirit 所化的戮剑,这些最强的力量不能展现的话,Han Muye 自身的battle strength 要折损八成以上。

  可是他又不得不如此选择。

  他是sword cultivator ,但有所求,都是手中剑从直中取。

  可sword cultivator 又不是傻子。

  他能越阶而战,却impossible 是那些五百万年前的powerhouse 之敌。

  当年这些powerhouse 就能一掌suppress and kill 他,现在,估计一根手指头就够了。

  想活得久,想夺回自己的机缘,就需要耐住性子,低调前行。

  等有一日自己能自保,能仗剑杀上God World 再说。

  看着面前的ninth layer 剑塔,Han Muye 沉吟片刻,抬手拍下。

  “嗡——”

  剑塔震荡,其中贮藏的三万long sword 化为one after another sword light 冲出。

  背后的剑匣揭开,one after another sword light 落入剑匣。

  万合剑匣也能温养剑器,还能聚合long sword 之力,只是相比剑塔的力量吗,要差不止一筹。

  毕竟万合剑匣也只是Spirit Treasure 而已,比不上Immortal Treasure 级别的九元剑塔。

  三万剑器进入剑匣,让剑匣上sword light 闪耀,似乎要有一层质变。

  只是万合剑匣本身所用的spirit material 所限,要想提升,成为Immortal Treasure ,还需要机缘。

  Han Muye 决定,往后,除非as a last resort ,不然连九元剑塔都不动用了。

  只是世间知道他手中有九元剑塔的人不少,比知道他有霸下真身的人还多。

  这点是需要考虑的。

  “Sword Pavilion 。”

  Han Muye 双目之中闪动精光,低声开口。

  九元剑塔其中牵扯的渊源与Sword Pavilion 有关,他答应齐羽daofather ,要去Sword Pavilion 一趟的。

  身上sword light 收敛,然后one after another 的golden 光晕闪烁。

  半截残破的Heavenly Tablet 出现。

  这是仙尊所送的机缘,Han Muye 自己却保不住。

  现在这Heavenly Tablet 之中,只有少量蕴含大道至言的纸页。

  Han Muye 没有去观看这些纸页,他不知道冒然将其取出,会不会引动什么变故。

  他也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力量,去观看这纸页,会不会扛不住,身躯Divine Soul 伤损。

  如今的自己cultivation base 还是太低了。

  收起Heavenly Tablet ,各种treasure 点检一遍,Han Muye 双目之中divine light flashes 。

  他不缺护道之宝。

  他对身边人也慷慨,各种treasure ,珍宝都随手送出。

  现在他最缺的反而是cultivation base 的快速提升。

  但这却又不是一时间能实现的。

  took a deep breath ,浑身气血与Spiritual Qi 流转,meridian dantian 中,还有azure 的Immortal Qi 涌动。

  此方world ,Immortal Qi 贮存恐怕没有谁能比得上Han Muye 了。

  一座座Ancient God Medicine Garden 的开启,其中积存的Immortal Qi 都被Han Muye 取走。

  这些都是Divine Court 上贡Immortal World 各种treasure ,Immortal World 所赐下的Immortal Qi 。

  Divine Court 也舍不得用,将Immortal Qi 布在Medicine Garden 里,育养更多的Immortal Medicine 。

  除了体内的Immortal Qi ,Han Muye 身上meridian 之中还有一道淡薄的Source Power ,乃是那半块蒲团中的残留的。

  有这力量在,他的cultivation base 倒是能加快提升的速度。

  检点好一切,Han Muye 站起身。

  body moved ,踏出静室的Han Muye 直接穿过several dozen li 之地,出现在云天Medicine Valley 中,Sword Pavilion Disciple 驻地。

  “是韩相!”

  “牧野Sword Ancestor !”

  Sword Ancestor 。

  Sword Dao Ancestor 。

  Han Muye 以sword dao 成祖已经不是秘密,他在演法台上成就世间第一,早有无数人猜测他making a breakthrough ,寻到自家的道。

  现在他就算身上气息收敛,展现的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对于那些sword cultivator 来说,依然仿佛明灯闪耀。

  这是一道之祖自然而然散发的力量,对于很多sword cultivator 来说,亲身观摩,都是机缘。

  “韩,Sword Ancestor 。”闻讯而知的赵宇看到Han Muye ,微微一愣本准备唤他一声“韩兄”,最终还是化为“Sword Ancestor 。”

  这是层次相差太大,那种无形而来的压力。

  “牧野Sword Ancestor 。”白玉明向着Han Muye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躬身,双目之中透出炽热。

  他手中有几块Han Muye 在演法台上sword light 纵横的留影石。

  对于他来说,Han Muye 已经不是追赶的目标,而是崇敬的存在,是sword dao 的信仰。

  他不敢奢求能有Han Muye 这样的高度。

  但Han Muye 展现的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让他看到了sword dao 的强横,sword dao 的悠远。

  选择sword dao ,能看到前路。

  Han Muye ,就是sword dao 灯塔一般的存在。

  不只是白玉明。

  如今的cultivation world 中,因为Han Muye 打破演法台,以sword dao 成就世间Number One Person 后,无数cultivator 选择修习sword dao 。

  当然,这对于Han Muye 来说,这其中也牵扯到一丝因果。

  一方world cultivation 走向的选择,因他一人而变。

  这就是,Heavenly Dao 。

  Heavenly Dao 可大可小,小到一方Small World ,大到整个cultivation 宇宙。

  Heavenly Dao 之玄,无人能解。

  “赵兄,玉明,我要去Sword Pavilion 一趟。”Han Muye 伸手拍拍赵宇的肩膀,轻声开口。

  去Sword Pavilion !

  赵宇和白玉明都是面上露出惊喜。

  Han Muye 与Sword Pavilion 之间的渊源说不清。

  执掌九heavy sword 塔,手中还有一尊seventh layer 剑塔的Han Muye ,对于Sword Pavilion 是在太重要。

  可Han Muye 一直不曾前往Sword Pavilion ,这不只是让外人猜测,连Sword Pavilion 之中的Elder Disciple ,都有些无所适从,心中忐忑。

  赵宇和白玉明在云天Medicine Valley 逗留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引Han Muye 去Sword Pavilion ?

  “Sword Ancestor ,不知何时动身?”

  白玉明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looked towards Han Muye ,朗声问道。

  若依他,便是现在就动身都好。

  可他也知道,Han Muye 身份特殊,绝impossible 如此轻易前往Sword Pavilion 。

  赵宇沉吟一下,低声道:“韩兄,你是准备御剑前往,还是直接传送过去?”

  Heavenly Cycle Formation 有通连Sword Pavilion 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

  Sword Pavilion 也请了段成子布设了Transmission Formation 。

  要从云天Medicine Valley 往Sword Pavilion 去,并不难。

  御剑过去,需要耗时数十日。

  Transmission Formation ,就算转换几处,也只需要三五日时间。

  但其中意义却不同。

  御剑而行,横穿上天域,代表着天玄韩相,牧野Sword Ancestor 亲自拜访Sword Pavilion ,代表一方Great Influence 与Sword Pavilion 的亲密关系。

  以Transmission Formation 前去的话,隐秘,迅捷,却少了些震慑。

  对于Han Muye 来说,Transmission Formation 最是便捷,对于Sword Pavilion 来说,御剑最能震动四方,彰显实力。

  其中选择,都在Han Muye 手上。

  “还是御剑前往吧。”Han Muye 的话让白玉明和赵宇眼角轻抽,连着肩膀都slightly trembled 。

  御剑前往,意味着从此以后,此方cultivation world 中,两方强大的势力正式联合。

  三日之后,Han Muye 御剑出云天Medicine Valley ,黄脂虎领三千六百sword cultivator 随行护卫。

  Sword Pavilion 驻留在云天Medicine Valley 的所有Disciple 护持左右。

  沿途所经之地,所有Sword Pavilion Disciple ,Sword Pavilion 治Lower Sect expert ,全部被征召。

  从出云天Medicine Valley 到Sword Pavilion ,一路上引来无数cultivator 随行。

  Sword Pavilion Supreme Elder 齐羽,其他三位执掌7th Layer Sword Pavilion 的Elder ,全部出sect ,门中Disciple 浩荡相迎。

  当Han Muye 入Sword Pavilion 时候,漫Heavenly Sword 吟,无尽sword light ,照彻万里Heaven and Earth 。

  这是Sword Pavilion 在彰显自家实力。

  这一幕,让上天域乃至其他all influence 都cautiously ,恐慌无比。

  虽然早对牧野Sword Ancestor 和其背后的力量了解,也知其有统御此方cultivation world 之心,可真见Han Muye 踏入Sword Pavilion ,还是各方震动。

  与云天Medicine Valley 相比,Sword Pavilion 才是真正的上天域大宗。

  绵延的宫殿,四处散落的石刻,随处都是历史。

  齐羽daofather 领着Han Muye 前行,其他Elder 在一旁陪同,各处看看景致,讲解Sword Pavilion 历史。

  他们后方,是grandiose 的sword cultivator ,既有Sword Pavilion Disciple ,也有黄脂虎and the others 。

  “这座摩崖剑刻,乃是三十万年前Sword Pavilion 之主留下。”

  “他以手中剑刻石为痕,留下这三十二道sword light 之引。”

  齐羽伸手指着一块十丈高的azure 十块,朗声开口。

  他此时穿一身azure 的衣袍,头戴金冠,满身sword intent 缭绕,身形挺直,仿若long sword 倚天。

  不只是他,其他Sword Pavilion 之人,都是昂扬挺拔。

  今日,可是他们期盼已久的好日子。

  Han Muye 抬头看去,十丈青石上,三十二道灵动的sword light ,似乎随着清风在晃动。

  这sword light 虽然黯淡,却仿佛已经刻在了这石块的最深处。

  如果是外人,或许也是这样认为。

  但Han Muye 精修Time and Space ,一眼就看出,这sword light 根本是刻在时间线上,此时所见依然是三十万年前的sword shadow 。

  “好厉害。”Han Muye lightly said ,然后转头道:“脂虎,你看看,能悟几道sword light 。”

  这种能镌刻时间之线的sword light ,只要能领悟一丝,都是机缘。

  这座石刻,在Sword Pavilion 当中,也是treasure ,要不是Han Muye 来拜访,齐羽and the others 绝对不会展示。

  今日Sword Pavilion 一路展示各种石刻遗迹,其实就是为了展现Sword Pavilion 的底蕴与inheritance ,以吸引Han Muye 。

  起码这一路走来,Han Muye 身后那些sword cultivator 都已经是满脸的崇敬。

  Sword Pavilion 上三天sword dao Holy Land 的名声,可是已经传播了数十万年。

  黄脂虎一步踏出,双目盯住前方的青石。

  她虽然未穿黑甲,但white clothed long sword ,青丝束起,看上去极为飒爽。

  Sword Pavilion 众人也悄然打量她。

  Han Muye 的Adopted Daughter ,天玄sword cultivator 大军ruler ,踏天Great Saint 的独女,自身innate talent 极强。

  黄脂虎虽然是后辈,却没有多少人真敢将其当后辈看。

  黄脂虎立在那,身上sword light 闪动,慢慢汇聚。

  周围虚空中原本游荡的sword light ,化为一缕缕剑丝在她身周缭绕盘旋。

  ten breaths 之后,黄脂虎身周出现十二道sword light 悬浮。

  十二道,这已经是极限了。

  身周的sword light 散去,黄脂虎遗憾的摇摇头,向着Han Muye 一躬身:“Adoptive Father ,我只能悟十二sword light 。”

  听到她的话,不管是齐羽daofather ,还是其他随行的Sword Pavilion Disciple ,都是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面上有丝丝的扭曲。

  只能悟十二sword light ?

  Sword Pavilion 三十万年来,一次悟透sword light 最多的是多少?

  八道。

  二十万年前,Sword Pavilion 天才人物,上一代Great Elder ,横镇上三天,将Sword Pavilion 带入Peak 的sword dao Heavenly Venerable 杜功生,就是因为一次悟透八道sword light ,引动Sword Pavilion 震动。

  “脂虎小姐的sword dao innate talent ,真是世间罕有了。”齐羽daofather 轻叹一声,面上带着丝丝期许的神色。

  他不好向Han Muye 提,让黄脂虎入Sword Pavilion 。

  黄脂虎的身份,手中执掌的力量,要是入Sword Pavilion ,那其中牵扯实在太大。

  但黄脂虎要是能成为Sword Pavilion Disciple ,那对于Sword Pavilion 来说,也是大喜之事。

  其他的Sword Pavilion 众人也是看着黄脂虎。

  他们希望黄脂虎能开口,顺理成章拜在Sword Pavilion 。

  “前辈overpraised 了,论sword dao innate talent ,世上谁能比得上我Adoptive Father ?”可惜,黄脂虎似乎没听明白齐羽话中意思,反而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语气之中透着傲然。

  世间sword dao innate talent ,没人比得上Han Muye 。

  这是真的。

  没有任何人会怀疑黄脂虎的话。

  演法台上第一,这就是证明。

  众人目光转向Han Muye ,面上都透出一丝期盼。

  演法台上事情,不是所有人都亲眼见过。

  今日,有没有机会见Han Muye 展现自身innate talent ?

  齐羽daofather 和三位Sword Pavilion Elder 相互看一眼。

  “牧野Sword Ancestor ——”齐羽话未说完,Han Muye 身周,三十二道sword light 直接缭绕而出。

  三十二道sword light 一次悟透,世间当真有这样的天才!

  azure 石刻之前,瞬间静寂无声,只有那三十二道sword light 轻荡。

  Han Muye 看着石刻,双目之中divine light 深邃,似乎看透了时光长河,与当年那位留下石刻的前辈对面相视。

  “三十万年岁月流转,sword light 不消,Junior 佩服。”Han Muye 轻声开口,然后身上sword light 闪动,轰然撞向石刻。

  “当——”

  三十二道sword light 冲入石刻之中,与石刻之中的三十二道sword light 撞在一起。

  这位牧野Sword Ancestor 竟然要以自身sword dao ,去挑战无数万年前的sword dao 大能?

  是狂妄,还是自信?

  Sword Pavilion Disciple 面色复杂,看着那三12 Pairs sword light 碰撞。

  站在Han Muye 身侧的齐羽daofather 瞪大眼睛,浑身颤抖。

  “怎么可能?这,这sword light ——”

  他盯着那缠斗的sword light ,嘴角不断哆嗦,身上的sword intent 交织,似乎整个人遇到了极为terrifying 的事情。

  “这sword light ,穿越了时间!”

  三十二道sword light 穿越三十万年时间,与当年的sword dao 前辈交锋!

  不是与当年Sword Pavilion 之主留下的sword light 交锋,而是以自身sword dao ,横越三十万年,直面当年的sword dao supreme powerhouse !

  牧野Sword Ancestor 的sword dao ,竟然已经强绝如斯!

  看着那相斗的sword light ,齐羽紧紧攥起拳头。

  横跨三十万年去挑战当年的Sword Pavilion 之主,胜负,如何?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