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20

  “嗡——”

  sword light 震荡,青石上的三12 Pairs sword light 散乱,似乎直接崩碎。

  周围的Sword Pavilion Disciple 神色复杂,张大嘴巴,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自家sect 的Supreme Treasure ,难道就这么损毁了?

  他们的cultivation base 不够,眼界不够,看不到这sword light 相碰撞的意义。

  齐羽紧盯着sword light ,心中那根弦紧绷,几乎要崩断。

  Han Muye 横越三十万年的sword light ,竟然能与前辈剑主的sword light 不相上下,两相同毁?

  “嗡——”

  sword light 震荡。

  Han Muye 双目眯起,目光穿透了时空,与一位身穿light purple 长袍的black hair 道人相对。

  “后辈Disciple ,竟有你这样的人物,我Sword Pavilion ,当兴。”道人看着Han Muye ,面上露出笑意。

  他抬起手,九十九道sword light 幻化,穿梭炸裂,如同千万的光晕闪动。

  “这一剑,如何?”道人轻声开口。

  Han Muye nodded 。

  这一剑,比之前那三十二道sword light 强过无数倍。

  这才是这位前辈的真正inheritance 。

  “本尊苏Star River ,希望他日在Immortal World 能相见。”道人笑一声,挥手,面前的所有光景全都散去。

  Han Muye 双目之前的光晕也化为虚无。

  他摇摇头,那三十二道sword light 消散,然后与青石上所存的sword light 凝成一道。

  他将自己的力量留在青石之中,让本被他的sword light 撞碎的sword light 更加凝实。

  横越三十万年,他的sword light 与那位早已踏足Immortal World 的Sword Pavilion 之主苏Senior Xinghe 交锋。

  虽然他能胜对方的三十二道sword light ,却抵不住那蕴含九十九sword light 的一剑。

  到底是前辈powerhouse ,手段确实不凡。

  青石上的sword light 还在,比之前更加凝实,这让一众Sword Pavilion Disciple 都松一口气。

  齐羽转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gently nodded ,微微躬身。

  他看到的东西比别人多。

  别人只看到了六十四道sword light ,可他看到了之后的九十九道璀璨如Star River 的Sword Art 。

  这位牧野Sword Ancestor 得到了三十万年前的剑主inheritance 。

  Sword Pavilion 已经很久没有剑主了。

  各Elder Fang 执掌Sword Pavilion 权柄。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人能力压整个Sword Pavilion ,能得到那些Ancient Era 的inheritance 。

  难道,这一位真的是天定之人?

  一路穿行,领略Sword Pavilion 底蕴与沧桑历史,齐羽daofather 领着他们来到一座班驳的great hall 之前。

  问心殿。

  遒劲沧桑的字迹,似乎每一笔都是以剑所刻。

  看着那大字,仿佛立在一片星空之下,剖析自己的内心。

  此生cultivation ,所为是何?

  “请。”齐羽抬手,示意Han Muye 登上台阶。

  跟在齐羽身后的Sword Pavilion 那些Elder Disciple ,面上都闪过激动,还有一丝担心。

  问心殿,进入此地的sword cultivator ,其中九成都加入了Sword Pavilion 。

  但也有一成人最终sword dao 崩溃,Divine Soul 失守。

  Han Muye 今日进入问心殿,是会成为Sword Pavilion 之人,还是会出意外?

  黄脂虎and the others 相互看看,却没有踏上石阶。

  这问心殿乃是Sword Pavilion 的核心之地,能有资格进入的不多。

  就算是齐羽他们这些Sword Pavilion Elder ,此生也只进great hall 一次。

  “我Sword Pavilion 秘密尽在此地,牧野Sword Ancestor ,保重。”齐羽拱手高喝。

  Han Muye 没有回头,只是站在石阶上,nodded ,一步踏出,抬手推开青铜色的十丈门庭,身形消失在great hall 前。

  所有人等在9th layer 石阶前,静静等待。

  Han Muye 踏入great hall ,入眼看到的是无尽sword light 。

  从踏入great hall 那一瞬间,他就被sword light 之海包围。

  “刺啦——”

  a sword light 凝为long sword ,向着他的脖颈斩下。

  Han Muye 身形不停,抬步前行。

  “当——”

  万合剑匣之中一柄剑飞出,将那剑挡住。

  两柄剑相撞,将周围的sword light 震开。

  这一击,似乎是导火索。

  in an instant ,无数的sword light 凝成实质,划着无数玄奥的流光,向着Han Muye 撞来。

  这每一柄剑,其上蕴含的sword intent 与力量,都能直接斩杀一位sword dao Saint 。

  问心great hall 之中,竟然藏着这般骇人的强横力量?

  Han Muye 双目之中迸发神采。

  “嗡——”

  万合剑匣中长短双剑落在手中,long sword 前挑,短剑body protection 。

  这一刻,他的身形与sword light 相合,人随剑走。

  “当——”

  一柄撞在他身前三尺的Azure Edge Sword 被long sword 挑飞,撞在后方几柄剑上,破开一条路。

  Han Muye 脚步踏出,再进一步,手中剑横斩,将从左侧刺来的long sword 斩飞,撞到半空落下的剑器上,空出一片。

  Han Muye 一步一剑,身前三尺没有一柄剑能落下。

  手中短剑body protection ,只要背后有剑来,全都被击飞。

  十步。

  百步。

  千步。

  万步。

  前行万步,虚空之中的所有long sword 都被击落。

  Han Muye 面前,sword light 如龙,azure long sword 运剑飞旋,purple 短剑横斩交错,不见首尾。

  万步之后,虚空之中的剑只有闪现,再不聚集。

  可这些闪现的long sword 已经是拥有了Power of Space ,每一次闪现位置都刁钻诡异。

  有时一柄剑在ten thousand zhang 外消失,再出现时候就是Han Muye 后心。

  有时一柄剑刚当头斩下却突然消失,再出现,竟然是Han Muye 的脚下。

  还有那闪逝不定的剑,根本无法捕捉轨迹。

  这样的剑,便是Sword Dao Ancestor cultivation realm ,也抵挡不住。

  如果是齐羽daofather 来此,恐怕早已被long sword 劈开防御,败落当场。

  此方cultivation world 能以sword dao 走到此地之人,恐怕只有Han Muye 一人了。

  Han Muye 手中双剑稳重,灵动。

  只要三尺之内有剑出现,下一瞬间就会被击飞。

  没有任何剑能在他的身周三尺驻留。

  三尺之内,I Am Invincible 。

  “轰——”

  一柄long sword 被击飞,Han Muye 忽然一步踏出,然后飞身而起,直上十丈。

  人在虚空,他背后的万合剑匣揭开,万道sword light 轰落。

  所有的long sword 汇聚成龙,moved towards 前方虚空撞去。

  “当——”

  轰鸣炸裂之声传来,Han Muye 面前,一尊ninth layer 的剑塔浮现。

  剑塔!

  ninth layer 剑塔!

  this one 剑塔,竟然是Han Muye 以为被带走的九元剑塔!

  Sword Pavilion 之中的这尊剑塔,没有被带离,而是留了下来。

  这才是Sword Pavilion 的真正后手!

  this world 之中,如果哪方势力敢来攻伐Sword Pavilion ,最终恐怕要在这尊剑塔面前头破血流!

  Han Muye 双目眯起,看着自己的剑器长龙与ninth layer 剑塔撞击轰鸣。

  那剑塔之上,sword light 汇聚,也化为长龙。

  在外人看,这是剑器的相撞。

  可只有真正的sword dao great cultivator 才知道,这里,每一柄剑都是一种sword technique ,一种sword intent 。

  万剑对万剑,万道对万道。

  Sword Pavilion 的sword dao 底蕴,竟是强到了这等地步!

  “嘭——”

  sword light 长龙相撞,Han Muye raised hand and beckoned ,所有的剑器回归。

  那剑塔之上,long sword 也重新汇聚。

  Han Muye 目光落在剑塔之前。

  那里一位身穿azure robe 的sword cultivator 。

  sword cultivator 抬头,双目之中的divine light 与Han Muye 直面相撞。

  “是你!”

  sword cultivator 看着Han Muye ,苍老的面上闪过惊异。

  Han Muye 微微躬身,拱手一礼。

  面前这位,他曾经见过。

  当年在Star Fragmentation 岛上收取六魁阁时候,曾在六魁阁的剑器记忆之中看到过,与这位直面相对。

  “此方world ,竟然有你这等天才人物,如此短时间,就成长为连本座都看不透的powerhouse 。”

  盯着Han Muye ,sword cultivator 轻声开口。

  目光打量Han Muye ,sword cultivator 忽然道:“你是慕容正的Inheritor 吧?”

  慕容正,this world God’s Court Lord 。

  Han Muye nodded 。

  他确实算是Divine Emperor 的Inheritor 。

  他的机缘,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是继承了Divine Court 。

  他手中的各种treasure ,各方汇聚的资源,都是Divine Court 的遗存。

  “哎,慕容还没放弃啊。”sword cultivator 低叹一声,再看Han Muye ,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别说,你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机会。”

  “来吧,本座玄灵Sword Sect 关东云,曾执掌玄灵Sword Sect 巡天殿,奉命追捕魔罗族叛逆,不幸陨落于this world 。”

  “通过本座考验,执掌九元剑塔,获得我玄灵Sword Sect inheritance 。”

  sword cultivator 口中低喝,身形直接消散。

  就在他消散的瞬间,Han Muye 身周one after another illusory shadow 浮现。

  azure 的illusory shadow ,透着Immortal Qi 所特有的碾压力量。

  这是对Spiritual Qi cultivation 的压制,哪怕只有一丝,都能让一位Heaven Stage powerhouse 束手。

  每一道Immortal Qi 所化的silhouette ,其所散发的力量,都是与Han Muye cultivation base 相当。

  “嗡——”

  一柄柄long sword moved towards Han Muye 当头斩下。

  那sword light 之速,快到了极点。

  sword light 撕碎虚空,将Han Muye 的身形跟着撕碎。

  但他的身躯才碎,瞬间又复原。

  “问心,这就是问心?”

  摇摇头,Han Muye 缓步前行。

  任那些long sword 刺入身躯,Immortal Qi 肆虐,他面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他的身形,被撕开又复原。

  “嘭——”

  直到十步之后,所有的azure silhouette 消散,只留下前方长案上,一块暗golden 的令牌。

  巡天殿。

  令牌上有三个golden 的字迹,还有玄奥的花纹交错。

  一切的幻境,都来自这块令牌。

  Han Muye 不知道别人在这里看到了什么,最终会遇到什么,但他是看到这块令牌。

  这座问心殿中,有sword dao 的大阵,也有inheritance ,但根基却是前辈powerhouse 留下的力量。

  当年追杀诛凌的玄灵Sword Sect powerhouse 关东云重伤陨落,留下这道考验。

  九元剑塔也好,其他inheritance 也罢,早已被Sword Pavilion 前辈取走。

  这无数万年来,能走到此地的人impossible 只有Han Muye 一人。

  至于之前的那些场景,全都是幻象罢了。

  但这幻象比真正的九元剑塔都不差。

  没有击破九元剑塔的力量,恐怕只能饮恨。

  不过对于Han Muye 来说,走到这里,得到的是一块令牌,不是剑塔,反而是好事。

  一尊九元剑塔,远比不上此时手中所握的巡天殿Palace Lord 之令。

  有了此物,他就能有玄灵Sword Sect Disciple 身份。

  以这身份踏入Immortal World ,进入玄灵Sword Sect ,然后悄悄cultivation 。

  谁能想到,God World 周天,各方Immortal World 五百万年来搜寻的那位通Heavenly Immortal 尊Disciple ,竟然是Immortal World 一家剑dao sect 中的人?

  握住golden 的令牌,Han Muye 面上露出笑意。

  沉吟片刻,他抬手,一尊九元剑塔出现。

  他手中有三座九元剑塔,分化出一座,还有两座。

  反正以后很少用到this treasure 。

  手中托着九元剑塔,Han Muye 快步走出great hall 。

  当他出现在问心殿的门前石阶上时候,所有人都紧盯着that ninth layer 的剑塔。

  “诸位Sword Pavilion Fellow Daoist ,当年this Han 蒙Sword Pavilion 前辈inheritance ,得到此剑塔。”

  “今日踏入问心殿,通过前辈考验,获得认可。”

  手中托着九元剑塔,Han Muye 目光扫过all around 。

  通过考验,获得认可!

  所有Sword Pavilion Disciple 哪怕早知道Han Muye 手中有剑塔,早知道他来此的目的,依然心神激荡。

  齐羽daofather 和身侧几人相互看一眼,吸一口气,向着石阶之上轻轻躬身。

  Han Muye 手中托着九元剑塔,抬手一抛,剑塔飞落远处,化为一尊thousand zhang ninth layer 之塔。

  这座ninth layer 剑塔曾经出现在Sword Pavilion 。

  可是如今已经数万年不曾见过。

  Sword Pavilion Elder 中有人知道,这ninth layer 剑塔当初被Great Elder 拥有,已经带去Immortal World 。

  只是想不到,这剑塔怎么会在Han Muye 手中。

  当真是Great Elder 送给Han Muye 的机缘?

  那些common disciple 没有人知道九元剑塔不在this world ,听到Han Muye 所说,看他将九元剑塔重新放在Sword Pavilion ,全都激动欢呼起来。

  有了这九元剑塔镇压,Sword Pavilion 就是世间First Great Influence ,无人能敌!

  “拜见剑主!”

  有人高呼。

  “拜见剑主——”

  无数声音汇聚。

  齐羽and the others 躬身,口中高喝:“拜见剑主!”

  Han Muye 立在问心殿之前,面色淡然,接受了这一称呼。

  天玄韩相,牧野Sword Ancestor ,在Sword Pavilion 继承剑主之位,成为Sword Pavilion 之主,牧野剑主。

  此方sword dao Number One Powerhouse ,成为此方cultivation world 中sword dao First Great Influence ruler 。

  世间cultivator 一片哗然。

  整个上天域中,无数势力观望。

  天玄Han Muye 成为Sword Pavilion 之主,那他下一步,是不是就要一统上天域?

  无数人的目光转向玉凌Dao Sect 。

  无Extreme Path Sect great hall ,数位核心Elder 围在Sect Master 初远daofather 身前。

  “Sect Master ,玉凌Dao Sect 还没有回话,上天域局势如此,我们该如何?”一位白须道人面上露出忧郁之色低声开口。

  其他人同样神色复杂到极致。

  谁都不甘心就此sect 顶上多了一座Divine Court 。

  可Han Muye 大势已成,悄然掌控Sword Pavilion ,已经是直指重建Divine Court ,威临cultivation world 。

  如果要反抗,唯有与道门玉凌Dao Sect 联合,世间其他various sects 一起阻击。

  可是到现在玉凌Dao Sect 竟然不表态,这让各方都恐慌不安。

  “this Sect Master 已经派诸悟去五羊阁,等他回来,就有消息。”初远daofather 摇摇头,轻声开口。

  诸悟道人,乃是初远daofather 的Disciple ,也是无Extreme Path Sect 二代中最powerhouse 。

  当初,诸悟道人往道争之地寻求机缘,回到上天域后,一飞冲天。

  听到初远daofather 的话,不少人松一口气。

  这cultivation world 中,唯一还能买到各方消息的,就是五羊阁了。

  只要是能拿到确切消息,觉得未来sect 走向,不管付出多少都值得。

  毕竟如今局面,一步踏出,就是sect 覆灭之危。

  “Master ,Disciple 拿到五羊阁消息了!”虚空中,一道声音传来,满身疲惫的诸悟道人踏步而入。

  现在的他,已经是诸悟道君了。

  诸悟道君手上托一个被道道灵纹封镇的玉盒,送到初远daofather 身前。

  一众无Extreme Path Sect Elder 全都屏住呼吸,看着初远daofather 揭开封镇,拿出其中一张淡薄的纸页。

  “嘶——”

  展开纸页初远daofather 吸一口凉气,浑身一颤,瞪大眼睛,满身Spiritual Qi 不受控制的涌动。

  众Elder face changed ,忍不住凑上前,只见那纸页上只有疏朗的一行字。

  “玉凌Dao Sect Supreme Great Elder ,牧野Sword Ancestor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