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21

  玉凌Dao Sect 是上天域Number One Great Sect ,是道门的Holy Land 。

  玉凌Dao Sect 执掌cultivation world 道门,起码可以推溯到百万年前。

  无数万年来,玉凌Dao Sect 威压cultivation world ,便是在Divine Court 之中,也是属于一方诸侯般的存在。

  “玉凌Dao Sect Supreme Great Elder ?怎么可能……”初远daofather 捏着那纸卷,茫然低语。

  不只是他,其他无Extreme Path Sect 的Elder 们,谁不是一脸的茫然?

  这消息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以玉凌Dao Sect 的骄傲,怎么可能让Han Muye 做他们的Great Elder ?

  当初在道争之地,Han Muye 可是亲手斩杀了玉凌Dao Sect 的邢地Heavenly Venerable 。

  如此仇怨,一直让玉凌Dao Sect 与Han Muye 和他身后势力不对付。

  就算这些年来两方算是相安无事,可也从没有真正深入的合作过。

  现在突然说Han Muye 其实是玉凌Dao Sect 那位一直隐藏不出的Great Elder ?

  “五羊阁,他们的消息,不会有假吧……”一位Elder 盯着那纸卷,又looked towards 玉盒。

  玉盒是用灵纹密封,只要提前拆开,就会损毁。

  至于说五羊阁出售的是假消息,也有可能。

  那代价是,五羊阁从此在cultivation world 中消失。

  对于五羊阁来说,这等郑重卖出的消息,绝不会故意作假。

  “Master ,诸位Elder ,其实此事在我看来,应该是真的。”诸悟道君looked towards 众人,轻声开口。

  他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其实在这great hall 中已经是Peak ,大部分的Elder 都不是他对手。

  只是因为辈份,他没有挂职Elder 。

  在无Extreme Path Sect 之中,诸悟已经是内定的下一Sect Master 。

  “诸悟,你说说看。”初远daofather 终于缓过神来,looked towards 诸悟道君,轻声开口。

  对于自己的这个Disciple ,他还是满意的。

  能踏入道争之地,寻来让整个无Extreme Path Sect 都得到巨大好处的资源,诸悟能力可见。

  一众Elder 都是抬头看着诸悟道君。

  “Master ,诸位Elder ,当初在道争之地,我曾亲眼见天玄韩相,牧野Sword Ancestor 的威势。”诸悟低声开口,双目之中涌动的是惊惧,是崇敬。

  “他若是愿走,当初就能离开。”

  确实,Han Muye 当年要是想往Immortal World 去,可以直接就走了。

  他的battle strength ,手上treasure ,都已经是this world Peak 。

  “现在,牧野Sword Ancestor 已经超越无尽Heavenly Venerable ,成为this world 之中的最powerhouse ,他要做什么,我们拦不住,玉凌Dao Sect ,也拦不住。”

  诸悟道君的话让初远daofather 双目眯起。

  cultivation world 之中从来都是以实力说话。

  Han Muye 能力压cultivation world ,就能引来无数人追随。

  只要他一句话,屠灭sect 不过是随手之事。

  这种力量汇聚,是没有道理可讲,也没有道义可言。

  这是最primordial 的powerhouse 恒强。

  “玉凌Dao Sect ,也需要低头。”诸悟道君转头,looked towards great hall 之中的Elder 们。

  玉凌Dao Sect 需要低头,他们无Extreme Path Sect 也需要低头啊……

  众人沉默着,缓缓转头looked towards 上首的初远daofather 。

  一家Great Sect 的荣耀,尊严,还有无数年来在cultivation world 中养成的骄傲,凝聚的威势,都不是一蹴而就。

  这也是力量的一种。

  想要将这些看不见却真实感受到的力量毁掉,有两个办法。

  一个,是sect 自己丢掉。

  一个,是别让将其灭掉。

  “hehe ,玉凌Dao Sect 都做出了选择,我无Extreme Path Sect 又何必坚持?”初远daofather 轻轻一笑,身上气息反而更轻松了。

  他看一眼众人,然后抬头looked towards great hall 之外,微笑开口:“until now ,牧野Sword Ancestor 和其背后力量虽然不动,却若long sword 高悬头顶。”

  “特别是牧野Sword Ancestor 此人,innate talent 无人能及,行事让人难以琢磨,又外圆内方自有主张。”

  “跟这样的人为敌,每时每刻都要cautiously 。”

  “我无Extreme Path Sect until now 虽不是牧野Sword Ancestor 的敌人,却也是与玉凌Dao Sect 一起,站在Sword Pavilion 的对面。”

  以前还罢了,Sword Pavilion 和Han Muye 虽说有渊源,也没有真的联合。

  现在不同了。

  Han Muye 成了Sword Pavilion 之主。

  那Sword Pavilion 的对立势力,就是Han Muye 的敌人了。

  great hall 中,不管是诸悟道君还是all elders ,都是神色凝重。

  “这样,诸悟你代表我去一趟云天Medicine Valley ,要大张旗鼓的去。”

  初远daofather 转头,掌中一块golden 的令牌浮现。

  这令牌上有这golden 的灵光闪动,透着属于无Extreme Path Sect 独有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力量。

  “你代表我,去与天玄联合。”

  联合,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屈服,就是投诚。

  great hall 之中有微不可查的轻舒声音。

  没有人想与Han Muye 和其身后的Sword Pavilion ,Heavenly Profound World 为敌。

  cultivation 不易,cherish what you have at the moment 。

  诸悟道君nodded ,双手接过令牌。

  他也不想与Han Muye 为敌。

  道争之地那一战,Han Muye 的实力他已经看清,在各方大能前往Immortal World 之后,此方cultivation world 中已经再无人压制。

  与Han Muye 为敌,没有好下场的。

  无Extreme Path Sect 做出选择,三艘flying boat 大张旗鼓的往云天Medicine Valley ,然后无Extreme Path Sect 投靠牧野Sword Ancestor 的消息传出。

  此时,上天域也好,Central Heavenly Region 也罢,各家得到消息的sect 已经来不及感慨,来不及惊讶了。

  一家家sect 派出代表往云天Medicine Valley ,all influence 汇聚,去的迟了,恐怕连坐的位置都没有了。

  Han Muye 在Sword Pavilion 巍然不动,cultivation world 中却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

  便是当初的古云星系all influence ,从前堤坝中的那些powerhouse ,Ancient Era 遗存的势力,也都关注上天域的changeable situation 。

  有些敏锐的,更是直接前往云天Medicine Valley 投靠。

  但很有趣的是,整个cultivation world ,表面上的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却遮盖了背地里的宁静。

  表面上看来,all influence 站队,Sword Pavilion 和道门的对立越发尖锐。

  无数的cultivator 被大势推着,做出属于自己的抉择,然后紧张等待大战的到来。

  也有许多人摩拳擦掌,想要掀起一场席卷整个cultivation world 的乱战,从而崛起。

  道门,sword cultivator ,这两方势力不断汇聚力量。

  每一天,cultivation world 中都充斥着某某sect 又投靠Sword Pavilion ,或者是道门的消息。

  每一天,各处Transmission Formation 都是忙碌的,无数人为了囤积资源而倾尽所有,往各处cultivation world 奔波。

  这过程中,又造就了更多的暴富传说。

  段成子被请着,往各处界域去布设Transmission Formation 。

  因为五羊阁的各种传言,一旦Sword Pavilion 跟道门打起来,各处Transmission Formation 肯定会被关闭。

  那些实力不错的sect ,趁着大战来临前的平静时刻,尽可能多的布设属于自家sect 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免得以后在各处交易时候被丢下。

  整个cultivation world ,无数的cultivator 都处于亢奋之中,拼命cultivation ,以期在大战之中能保命。

  这等乱战,波及整个cultivation world ,谁还能独善其身不成?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诗文还是当年牧野Sword Ancestor 在天玄锦川上所留,他早就预见会有今日。”

  “一方Great Influence 的崛起,必然伴随着无尽鲜血,腐朽的旧势力,将成为新势力踏上王座的垫脚石。”

  “谁说时间会埋葬一切?有时候,选择背水一战,孤掷一注,也可能会Nirvana Rebirth 。”

  “让rainstorm 来得更猛烈些吧……”

  ……

  cultivation world 中的纷纷扰扰,丝毫无法真正动摇决策者的判断。

  比如,此时的Han Muye ,就是坐在玉凌Dao Sect mountainside 一座小亭子里,跟玉智玉真两位Heavenly Venerable 喝茶,聊天。

  一旁,齐羽daofather ,还有五羊阁的大shopkeeper 张济阳,以及无Extreme Path Sect 的初远daofather 。

  “这茶,曾是Divine Emperor 从Immortal World 带来的品种,重在与鹊山下,五万年才长成。”

  玉真Heavenly Venerable 将一杯杯茶水送上,轻声开口。

  茶水之中透着cloud mist energy ,看上去极为让人心静。

  不管是Han Muye 还是一旁的齐羽and the others ,都是静静品茶,不发一言。

  等众人放下茶盏,玉真和玉智对视一眼,然后转头看看一旁的齐羽and the others ,最终,都是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牧野Sword Ancestor ,如今cultivation world 中局面,何去何从,还请做决断。”玉真Heavenly Venerable 和玉智Heavenly Venerable 站起身,向着Han Muye 躬身。

  “若是Sword Ancestor 想重建Divine Court ,我道门必然第一个响应。”

  重建Divine Court 。

  这是现如今cultivation world 中几乎传遍的话题。

  各方cultivator 没有谁不在猜测,几乎见面,都要聊一些关于Divine Court 的故事。

  有那些能说些当年Divine Court 各种官衔军衔安排的,都会被请到大restaurant 上高坐。

  Divine Court 什么样子。

  Divine Court 如何威压天下。

  如果重建Divine Court ,是反对还是加入。

  ……

  所有的一切,决定权都在这小亭子里。

  确切的说,是此时坐在小亭子里的Han Muye 手上。

  只要他nodded ,今日之后,Divine Court 就会重建。

  道门,sword cultivator ,堤坝中那些曾经的Divine Court 文武官员和其后代,还有古云星系当年那些镇守各方的势力,都会参与到重建Divine Court 之中来。

  不管愿不愿意。

  小亭子里,齐羽daofather ,张济阳and the others 也都身上气息收敛,看着Han Muye 。

  “为何要重建Divine Court ?”Han Muye 缓缓抬头,looked towards 众人。

  为何重建Divine Court ?

  有Divine Court 在,就能威压天下,整个cultivation world 只有一人声音。

  重建Divine Court ,就能收拢世间所有的财富和资源,执掌无数人的生死。

  只要重建了Divine Court ,cultivation world all influence 就会慢慢被消磨,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不管是齐羽daofather 还是玉真玉智and the others ,都知道无数关于重建Divine Court 的好处。

  他们和他们背后的sect 会最先融入Divine Court ,成为Divine Court 之中的实权一派。

  或许,sect 会消亡,但他们这些人,会得到更多的机缘。

  cultivation 一场,到底还不是为了机缘?为了自己的力量,为了,growing old with unfailing eyes and ears ,飞升Immortal World 。

  只是此时Han Muye 一句反问,众人都是沉默,无人回答。

  Han Muye 所问,simply 不是为了让谁来回话。

  他也不需要回话。

  这cultivation world 中,最能看透重建Divine Court 好处的,也就是Han Muye 了。

  以他身份,以他perception ,早就推算过很多很多次,也早有自己的决断。

  今日问,只是所有人要一个明确的结果罢了。

  “我若重建Divine Court ,cultivation world 中确实会有变化。”

  “可这种变化,却并不是好事。”

  Han Muye 摇摇头,轻声开口。

  他双目之中透出深邃divine light ,低声道:“上Ancient God 庭镇压世间,several millions 年里,整个cultivation world 的cultivation 力量倒退了何止十倍?”

  “这其中有powerhouse 离开的原因,更有cultivation world 趋于平和,没有纷争,cultivator 没有了cultivation 动力。”

  Han Muye 目光扫过众人:“一切机缘不是靠争,却是靠Divine Court 的赏赐。”

  “这等cultivation ,能出powerhouse 才是意外。”

  cultivation ,cultivation ,哪有不去争抢,就能得到资源,哪有不去争,就能一路坦途的?

  cultivation ,修的是一颗与Heaven and Earth 与万物相争的心,弯腰求来的赏赐,impossible 造就supreme powerhouse 。

  Han Muye 的话,仿若golden bell 震鸣,让小亭中的众人神色凝重。

  “那,不知牧野Sword Ancestor 的意思是——”玉真Heavenly Venerable 抬眼看着Han Muye 。

  “如今这道门与sword cultivator 对抗的局势我看不错。”Han Muye 轻笑一声,摇摇头。

  “若是能千年如此,整个cultivation world 中必然supreme powerhouse 辈出。”

  千年如此?

  怎么可能?

  如今世间大局已经如thunder 高悬,只要一把火,就能点燃,然后席卷整个cultivation world 。

  道门和sword cultivator 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就算想这样压制,也会有无数fish in troubled waters 的人来搅乱局面。

  真等那日,恐怕所有人都会被裹挟,不得不投身其中。

  “Sword Ancestor ,cultivation world sword cultivator 和道门的这等对抗,恐怕不能如你所愿的这般一直延续啊。”齐羽daofather 轻声说道。

  玉真玉智两人也是面色复杂。

  哪怕他们是执掌sword cultivator 和道门的大能,可也知道大势一成,他们都难以掌控。

  Han Muye 摆摆手:“sword dao 大会即将开始,sword cultivator 的压力,用此大会转移就是。”

  他转头looked towards 一旁的张济阳:“我会拿出上Ancient God 庭的几处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其中有Ancient Era 的各种珍贵典籍。”

  “这件事你们五羊阁将消息传出去,然后让道sect master 持争夺探寻,其中机缘,让道门拿大头就是。”

  sword dao 大会转移sword cultivator 的注意力,然后拿上Ancient God 庭时代的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引道门力量去。

  这样一来,各方那点燃的激情就会被引导出去。

  不管是齐羽还是玉真and the others ,都是微微一愣。

  他们本以为Han Muye 是不想重建Divine Court ,只想游走各方,如同走钢丝一般的掌控各方。

  可是didn’t expect ,Han Muye 却是又拿出机缘来。

  对于道门来说,这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确实是难得的机缘,是各方都在意的treasure 。

  “Sword Ancestor ,就算如此,等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探完,等sword dao 大会比拼完,sword cultivator 与道门的积累恩怨,还是无法疏解。”身穿purple 长袍的张济阳摇摇头,轻声开口。

  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也好,sword dao 大会也罢,都不过是缓兵之计。

  拖延大战的爆发时间,却有让各方力量集聚。

  张济阳不明白,现在的局面,只要Han Muye 承认自己是玉凌Dao Sect Great Elder ,道门与sword cultivator 势力合一,重建Divine Court ,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为何,他不愿这样做?

  是他不愿与道门纠缠太多,还是,不愿重建Divine Court 耗费自己的时间精力?

  小亭子里,众人都静静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他能拿多少资源出来?

  一次,两次,还能无数次吗?

  “sword dao 大会往后可五百年举行一次,Heaven Stage powerhouse 参加,其他各处界域,可自己进行选拔,或一两百年,或两三百年,都可以。”

  “其中奖励,我出。”

  Han Muye 朗声开口。

  “至于道门,虚空之中当年的Divine Court Medicine Garden ,随着Divine Court 崩塌掩没的宝库,我会隔上百年开启一两座。”

  sword cultivator 大会的奖励,Han Muye 出。

  稳固道门的各种机缘,Han Muye 开启。

  整个cultivation world 大势走向的决策,怎么听怎么像儿戏。

  这种事情,是光撒钱就能解决的?

  “牧野Sword Ancestor ,你如此决定,到底是为何?”齐羽daofather 皱眉,轻声问道。

  完全想不通啊!

  Han Muye 拿自己的treasure 来养整个cultivation world ?

  就算这些机缘treasure 都是当年Divine Court 遗留,可在Han Muye 手上就是他自己的。

  这些东西不管是拿来养势力还是提升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都比悄悄的供养整个cultivation world 划得来。

  “cultivation 是争来的,不重建Divine Court ,让所有人都一直保持在争的过程,这才能让cultivation world 永远鲜活。”Han Muye looked towards 前方,淡淡开口。

  一潭死水的cultivation world ,最终会走向没落。

  这是他无数次推衍的结果。

  “如此千年,cultivation world 中powerhouse 汇聚,三千年,便有各方powerhouse 争锋,那时候,就是重开Immortal Ascension Platform 之日!”

  Han Muye 一句话,让众人全都呼吸停促。

  重开Immortal Ascension Platform !

  这是他们从未想过的事情!

  “难道你们觉得,我会一直留在this world ?”Han Muye 转头,looked towards 众人。

  so that’s how it is !

  如果真的会重开Immortal Ascension Platform ,when the time comes Han Muye 离去,带领的powerhouse 越多,到Immortal World 时候,麾下实力就越强。

  他是为了培养更多的powerhouse ,才会故意让cultivation world 中对抗!

  这,就是上位者真正的plot against 吗?

  以整个cultivation world 为棋局!

  小亭之中,所有人躬身。

  Han Muye body moved ,消失而去。

  “牧野Sword Ancestor ,当真是让人看不透啊……”玉真Heavenly Venerable 摇摇头,轻声开口。

  其他几人都是面色复杂的nodded 。

  Han Muye 分明已经跳出此方cultivation world 的势力争斗之外,目光着眼Immortal World 的布局。

  可怜他们还在意此方world 的Divine Court 重建,还想着this world 中权势。

  this world 中就算权势滔天又能如何?

  能有多少是带走的?

  “haha ,走了,真didn’t expect ,Sword Ancestor 的布局已经往Immortal World 去了。”齐羽daofather 双目中迸发神采,身上有sword intent 闪耀。

  “今日之后,我必当奋进,争取踏入Heavenly Venerable 之境,他日跟随Sword Ancestor 一同入Immortal World 。”

  齐羽daofather 长笑,身上sword light 炸裂,将这小亭子轰碎。

  “haha ,道门,好一个道门——”

  sword light 与long sword 闪耀,将玉凌Dao Sect 的mountainside 万里斩碎,然后飞遁而走。

  玉真Heavenly Venerable 和玉智Heavenly Venerable 对视一眼,coldly snorted ,抬手激发道道灵光,追着过去。

  一场大战,引动道门与sword cultivator 之间近乎决裂一般的震动。

  也是这一战,引出一尊上Ancient God 庭的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遗迹,玉真玉智等道门powerhouse 占据此处,招引各方道门powerhouse 和势力来探寻。

  而展现强绝battle strength 的齐羽daofather 则是回转Sword Pavilion ,然后闭关不出。

  3 months later ,齐羽daofather 成就Heavenly Venerable 之位。

  cultivation world 中各方sword cultivator 势力摩拳擦掌,本以为新晋的齐羽Heavenly Venerable 会带领他们与道门决战,但Han Muye 的一道敕令,却打破了所有的计划。

  在cultivation world 中销声匿迹的灵甲Monster Race 再现,牧野Sword Ancestor 邀请无尽Heavenly Venerable 一同探查。

  牧野Sword Ancestor 离开期间,cultivation world 中各方不得乱战,sword cultivator 与道门谁敢掀起百万人以上大战,Sword Pavilion 和玉凌Dao Sect 一同镇压。

  此令一出,Sword Pavilion 齐羽Heavenly Venerable 立即响应,将Sword Pavilion 各处汇聚的大军分散成百万人以下。

  道门玉凌Dao Sect ,无Extreme Path Sect 也纷纷响应,各方力量削减。

  可这种削减,分明就是应对Sword Ancestor 的敕令。

  不掀起百万人的大战,那几十万人呢?

  在牧野Sword Ancestor 离开上天域三年后,上天域各方的小规模乱战四起。

  只是sword cultivator powerhouse 都在准备sword dao 大会,道门全力开启探寻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都没有在各方乱战中真正出力。

  这般一来,各处小规模的战斗,许多低阶cultivator 得到锻炼的机会,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机缘。

  cultivation world 中各方也不知道,Han Muye 离开上天域后,去了何处。

  此时,Han Muye 已经与无尽Heavenly Venerable 的化身贾五,还有身形化为white 身躯的白泽Old Ancestor 一起,站在一处封镇的壁障之前。

  他们身后,还有身背long sword 的白泽宇,穿着青甲的水玥儿。

  “这里就是通往灵甲Monster Race 的封镇通道。”

  水玥儿面上露出复杂之色,looked towards Han Muye :“牧野Sword Ancestor ,你真的要重开此处封镇,让灵甲Monster Race 重临this world ?”

  她怎么也想不到,牧野Sword Ancestor 会找到她,让她引着众人来到此地。

  灵甲Monster Race 在各方cultivation world 都是让人头疼的存在,Han Muye 也是费了大力才让this world 中的灵甲Monster Race 大多数献祭,powerhouse 往Immortal World 去,祸害Immortal World 。

  可现在,Han Muye 竟然要重开封镇,让灵甲Monster Race 再来。

  “要想cultivation world 不是一潭死水,引来外敌,是最好的选择。”

  不需要Han Muye 回答,白泽Old Ancestor 已经开口。

  Han Muye nodded ,indifferently said :“不只是灵甲Monster Race ,我已经跟Heavenly Venerable 商量好,千年之后,无尽海怨气爆发,引动地狱冤魂冲击cultivation world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