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34

  为什么要修剑?

  Han Muye 从握住剑柄时候就知道。

  剑在手,剑在心。

  手中有剑,心中不慌。

  心中有剑,管他甚么强敌当面,我就一剑斩之。

  哪怕此时下方箭阵长箭如雨,快如疾风,聚拢之力犹如破天之锥。

  哪怕疾风箭阵之名,响彻Immortal World ,横行苦immortal domain 。

  哪怕one man one sword ,独对万箭齐发。

  斩出这一剑就是!

  万道sword light 与那疾射之箭撞在一起,sword light 破开箭影,然后直直坠落。

  不是一柄剑如此。

  是万剑皆是如此!

  身为sword cultivator ,斩出的每a sword light ,若是不能控制,那还修什么剑?

  不过是万剑同斩而已,这比起当初Han Muye 那万剑万法的手段,已经是容易千百倍。

  万道sword light 将万道long sword 一劈两半,然后sword light 不停,径直斩下。

  这一剑,竟是直落箭阵之顶,要将箭阵劈碎。

  箭阵若碎,一万疾风盗定然身死。

  “御——”

  一声高喝,箭阵前方端坐战骑的黑甲蒙面统领飞身而起,手中一柄丈八大枪迎空挥舞。

  one after another 锋刃化为千条azure 长龙,挡住sword light 。

  下方箭阵变幻,所有人手中长弓抬起,弓弦虚拉,引动一层淡薄的光晕,浮空静悬。

  疾风箭阵不但能远攻,还能近御,当真不错。

  Han Muye 目光落在这令行禁止的战阵上,神色不变,只是手中剑的力道稍稍收了几分。

  “嘭——”

  万剑斩下,疾风盗统领的千道长龙破碎,sword light 与他手上long spear 相撞,激起metal collision 的震鸣。

  一剑。

  千剑。

  long spear 断裂。

  洪流一般的sword light 将这位圣Human Stage 界的powerhouse 撞落在地,然后moved towards 那箭阵上升起的光幕轰然劈下。

  “嘭——”

  光幕震碎,sword light 炸裂,那些疾风盗手中长弓也断裂崩碎。

  防御之阵,一剑,破之!

  虚空之中,Han Muye 手中持剑,面色淡然。

  “可惜,没能见识到疾风箭阵的十轮齐射。”

  他的sword edge 之上,透着森寒。

  下方,那被撞落在地的疾风盗统领缓缓起身,将面甲揭下,露出一张沧桑满是疤痕的脸。

  “我是疾风三十七阵统领常林辉,放他们走,一切罪责我担下。”

  他话音才落,背后战阵气血翻涌,一头ten thousand zhang 身躯的疾风豹illusory shadow 浮现。

  青灰身躯,满身golden 斑点,长尾长腰身,双目透着妖艳的purple divine light 。

  疾风豹illusory shadow moved towards Han Muye 低身嘶吼。

  “不要挑衅!”常林辉shouted in a low voice ,摊开手,将身上的铁甲扯开。

  “surrender to me 。”

  Han Muye 看他一眼,body moved ,消失在in midair 。

  仰头看着的常林辉舒一口气,面色先是一白,然后便是胀红,a mouthful of blood spurted ,身躯一软,跪坐在地。

  “好,好厉害的sword cultivator ……”

  他身后,一众疾风盗来搀扶,他摆摆手,摇摇头道:“你们走,我说了obediently surrender 。”

  身后人刚想来劝,常林辉暴喝一声:“还不滚,想都死在这?”

  “玄灵Sword Sect 大军就要到了,再不走都得死!”

  他身后众人相互看看,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躬身退去,然后引动箭阵裂成上百道洪流,飞奔而去。

  此刻,Han Muye 早已经回归阁楼之上。

  从他离开到回归,正好ten breaths 。

  “这就是Big Brother Han 你说的ten breaths ……”赵辰面上闪过一丝狂热,低声开口。

  他背后的楚老再看Han Muye ,神色之间除了凝重,更多了一丝恭敬。

  立在青石广场上的张振彪抬头,looked towards 重现光明的天穹。

  人与人的差距,当真这么大吗?

  他在玄灵Sword Sect 八千三百多年cultivation ,到如今sword dao 半圣之境,镇守一方,逍遥自在。

  近千年来,他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没有多少进境。

  这不算什么,sect 有的是万年,十万年的半圣。

  到这等realm ,本就是水磨的功夫。

  他以为,所有人都这样。

  今日,Han Muye 这ten breaths ,让他明白,人跟人,真的不一样。

  他身上,有丝丝fighting intent 浮现。

  “散火城,也是到了离开时候了……”低语一声,他转身缓缓离开。

  ten breaths 。

  城外那如同天倾的压迫散去。

  不管是那些奔逃出城,还是留在城中观望的immortal cultivator ,全都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一座疾风盗万人战阵就这么崩溃,ten breaths 之内!

  那耀眼的sword light 肆虐,破开箭阵,正面击败疾风盗。

  这就是玄灵Sword Sect 的true strength 吗?

  当真是sword dao 大宗,Immortal World a region’s Overlord 。

  这一剑,这ten breaths ,才是真正展现出一家大宗的手段。

  今日之后,玄灵Sword Sect 之强,将会刻在所有人心中。

  至于出剑的that powerhouse ,知道他是玄灵Sword Sect 之人就足够了。

  玄灵Sword Sect 这等Great Influence ,或许随便一位expert ,就能横扫闻名天下的疾风盗?

  “说ten breaths 就ten breaths ,真他娘的绝了!”一位背着大剑的大汉眼中全是敬佩之色,拍着手高呼。

  “服了,这才是sword cultivator 的样子!”一位满身烟火气,头发还有些蓬乱的老者看着已经没有波澜的天际,低低自语。

  满城之中,尽是感慨之声。

  one after another 无形的力量,在虚空之中飘荡,然后又被一股力量收束过去。

  这就是cultivation Divine Soul Power 最好的资粮。

  Han Muye 可不会客气。

  “轰——”

  虚空之中,有轰鸣之声传来。

  一刻钟后,数百道sword light 从半空之中降下,然后分落城中各处。

  city gate ,city wall ,几处大炼器炉,全都有sword light 镇压。

  “嗡——”

  虚空之中,道道sword light 升起,化为一尊ten thousand zhang long 剑illusory shadow 。

  sword array 成,整个散火城那些immortal cultivator 都松口气,有一种劫后重生之感。

  half a day later ,a sword light 横跨天际,带着thousand zhang illusory shadow ,直接轰在散火城的城中广场。

  sword light 落,一股沛然的力量笼罩方圆千里。

  这是一位sword dao Peak 的powerhouse ,这sword light 已经能镇压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

  一刻钟后,一道高喝响彻Heaven and Earth ,引动万里之地轰鸣:“疾风盗攻伐散火城,是对我玄灵Sword Sect 的挑衅。”

  “本尊玄灵Sword Sect 镇玄殿Elder 熊克,发布征剿令,剿灭浮廖wasteland 所有疾风盗。”

  一尊8-Layer 的剑塔浮空,其上sword light 挥洒,向着周围虚空之中震荡。

  玄灵Sword Sect 发出剿灭疾风盗的任务!

  虽然所有散火城immortal cultivator 都知道玄灵Sword Sect 必然会报复,可这般酷烈,直接征剿,也是didn’t expect 的。

  而且,一位deacon Elder ,就敢向强大的疾风盗发出征剿之令,玄灵Sword Sect 原来根本没有将疾风盗当回事。

  城中各种纷乱议论,更多人反而释然。

  玄灵Sword Sect 一位不知名姓的powerhouse 就能破万骑大阵,现在一位deacon Elder 来,当然是要与整个散落在浮廖wasteland 上的疾风盗meet force with force 。

  玄灵Sword Sect 镇守驻地,complexion pale 的张振彪躬身侍立。

  他身前,是一位身穿black robe ,背一柄azure long sword 的黑须老者。

  老者长眉如剑,双目中似乎有sword light 涌动。

  大厅两侧,数位身形挺拔,身上sword intent 交织的sword cultivator 巍然不动。

  大厅下方位置,身形委顿,浑身战栗的彭明道君跪坐于地,shiver coldly 。

  “Elder ,Senior Brother Zhang 所说的那位本门试炼Disciple ,已经从刚刚修复好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离开。”

  “就在一刻钟之前,随他一起走的,还有万申Trading Company 的左百筹和聚金Trading Company 的赵辰。”

  一位穿半身铁甲,身背三柄long sword 的中年sword cultivator 从外面大步踏入,向着上首老者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禀报。

  听到他的话,那黑须老者frowned 。

  下方的张振彪低头,目中精光一动,闪过一丝喜色。

  “张振彪。”上首老者双目如电,低声开口。

  “Elder ,Disciple 在。”张振彪躬身。

  熊克是Human Immortal Peak 的Supreme powerhouse ,是镇玄殿Elder 。

  可他张振彪出身镇荒殿,并不统属熊克麾下。

  今日恭敬,是敬他来救援,敬他Elder 身份。

  “本宗Disciple 死伤,散火城earth fire 散去,满城损失,作为镇守Disciple ,你责无旁贷。”熊克的声音之中,透出淡漠。

  张振彪并不辩解,只低着头不说话。

  要是真惩罚他,早在搜魂彭明道君时候,这位Elder 就出手了。

  到现在,Han Muye 又已经离去,便是想镇压他,也没有理由。

  果然。

  “虽然罪责难逃,但你功劳也不小。”熊克的声音之中,多出一丝温和。

  “一百翔Heavenly Tiger 卫,二十浴火九死虫,还有城内外的疾风盗,”熊克摇摇头,声音中透出感慨:“这等局面,便是old man 都想不出,你如何守住城。”

  他的话,让周围那些Sword Sect Disciple 面上都露出一丝敬佩,looked towards 张振彪。

  从他们打探的消息来看,张振彪身受重伤,几次都是拼死而战,更是有与城同归之心。

  守土职责,他是做到了。

  而且这般险峻局面,还能保住没有崩盘,这张振彪也是有ability 的。

  “Elder overpraised ,Disciple 凭的是sect 威严,是我Sword Sect 大势。”

  张振彪仰起头,面上一副大义凌然样子。

  “还有,韩兄也是我Sword Sect Disciple ,他出手,也正是我Sword Sect 兴旺,powerhouse 无数的明证。”

  话说的很漂亮。

  不管是对sect 大义的伸张,还是对Han Muye 的身份提点,都站在sect 一方。

  不愧是镇守一方的Disciple 。

  熊克nodded ,面上露出笑意:“那韩姓Disciple 还未有sect 正式身份,此事倒不如就这么将功劳放在你身上。”

  “一位疾风盗首领,数百位疾风盗,还有那些翔Heavenly Tiger 卫的功劳,足够你兑换功勋,直入sword saint 。”

  这可是大功。

  周围那几位Disciple 都是一脸羡慕。

  只要将Han Muye 的功劳抹去,一切都是张振彪的。

  张振彪双目之中也闪过一丝渴望,然后摇摇头。

  “Elder ,该是韩兄的功劳,我决不抹杀。”

  听到他的话,熊克面色一沉:“你可想清楚,没有大功,你的罪责可不小。”

  张振彪laughed ,拱拱手,朗声道:“Elder 放心,等我镇荒殿Senior Brother 来,我就卸去镇守职责,前往镇荒殿驻地领受责罚。”

  说完,他微微躬身:“Disciple 有伤在身,先去疗伤了。”

  他转过身,径直离开。

  立在那的熊克脸上神色变幻。

  几位Disciple 相互看一眼,有人将瘫软在地的彭明道君送出去。

  “Elder ,你为何要抹杀那位韩姓Disciple 的功劳?”刚才上前禀报的中年sword cultivator 看看左右,低声问道。

  其他人也是好奇。

  他们在城中已经探查过,也问过讯息。

  那位韩姓Sword Sect Disciple battle strength 强横,一剑破敌,整个散火城中都是关于其的传言。

  这样人物,也是能大大增long sword 宗声威的。

  何况,这人只要成为Official Disciple ,必然成长为门中精英。

  “你们懂什么?”熊克面上神色阴沉,低shouted :“此人与张振彪亲近,成为Official Disciple ,也会加入镇荒殿。”

  “如今我镇玄殿与镇荒殿几位Palace Lord 关系不睦,怎么能增加镇荒殿的精英powerhouse ?”

  他的话,让众人complexion stiffened 。

  熊克摆摆手,摇头道:“此事你们不用管了,这散火城的事情总会传出去,张振彪的功劳跑不掉,罪责也脱不掉。”

  “至于那韩姓Disciple ,如果,他成不了我Sword Sect Disciple 呢……”

  ……

  此时,散火城中各处念叨的Han Muye ,已经通过Transmission Formation ,悄然来到云庐城。

  他不想与那位玄灵Sword Sect powerhouse 照面,就是不想太麻烦。

  “韩兄,我去寻与我万申Trading Company 相熟的Sword Sect powerhouse ,”左百筹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向着Han Muye 低声道:“这回的乱子,我万申Trading Company 总要背上些黑锅的。”

  那紫檀石髓是左百筹带来的,不彻查就罢了,一旦彻查,万申Trading Company 说不清楚的。

  左百筹必须赶在玄灵Sword Sect 出手之前,上下打点,将自家Trading Company 摘干净。

  破财消灾,这事情,对于商道之人来说,已经习惯了。

  “韩兄,你最好也尽快将身份定下,免得夜长梦多。”左百筹向着Han Muye 轻声开口。

  Han Muye nodded ,抬手道:“好,我去试炼殿,将身份定下。”

  等左百筹离开,Han Muye 与赵辰,还有杜三振and the others 也不停留,径直往云庐城的试炼great hall 去。

  杜三振他们还是第一次来云庐城,看着周围绵延的阁楼,恢弘的各种great hall ,都是满眼golden light 。

  “这才是cultivation world 的大城样子啊!”跟在杜三振身边的一位老者轻声感慨。

  云庐城离着Azure Cloud Town 八千万里,大多数那边的immortal cultivator 都没有来过。

  浮廖wasteland 难渡,Transmission Formation ,太贵。

  青石板,金楼阁,云庐城的Central Zone ,一座座great hall stand in great numbers 。

  这些great hall ,都是玄灵Sword Sect 的产业。

  “那就是Sword Sect 的试炼殿。”伸手指向前方一座3rd-layer great hall ,赵辰面上透出一丝激动,转身向着Han Muye 一躬身。

  “赵辰恭祝Big Brother Han 一飞冲天!”

  杜三振and the others 忙躬身,lowly cried :“恭祝Young Master 一飞冲天!”

  只要Han Muye 踏入great hall ,通过试炼,他就有了玄灵Sword Sect 的Official Disciple 身份。

  有了这身份,他在Immortal World 才算是真正站住脚了。

  Han Muye 面带笑意,gently nodded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