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536

  赤炎Barbaric Ox ,以火焰为食,自身bloodline 之中全是Power of Raging Flames 。

  这是生活在异种world 的monster beast ,混身力量能化为火柱,将自己的敌人熔为灰烬。

  每一头赤炎Barbaric Ox 都有Earth Stage battle strength ,相互之间力量聚合,更是terrifying 。

  此时,冲向Han Muye 的至少是三十头Barbaric Ox 成群。

  那聚拢在一起的火焰,已经化为一道hundred zhang 的光柱。

  但这光柱与Han Muye 的sword light 相比,却黯淡如同萤火!

  一剑当空,那sword light 如同河风荡漾,搏浪前行。

  每一头Barbaric Ox 身上的火焰都被long sword sword light 裹挟,化为波涛之中的粼光。

  火焰光柱轰然崩碎!

  “河风听曲!”Han Muye 身后,一位手持long sword 的试炼Disciple 瞪大眼睛,手中剑不断颤抖。

  “这一剑,这一剑我使不出……”

  他也修过这sword technique ,可与Han Muye 施展的sword technique 相比,力量差别简直千万里。

  “好一招漫卷清波。”离着云庐城亿万里外的大城中,试炼殿里聚拢的玄灵Sword Sect Disciple 前方,须发花白的老者轻笑开口。

  他身侧,三旬左右的青年sword cultivator 双目中全都是精光:“能以清波破火柱,这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之深,难测。”

  说是难测,他身上分明是有层层的fighting intent 涌现。

  “怎么,祝勇你这Sword Sect 巡天殿的精英也会对一位试炼Disciple 感兴趣?”青年身旁,一位身高九尺的壮汉缓缓一笑,高声开口。

  花白头发的老者面带微笑,却没有说话。

  名叫祝勇的青年也不转头,只是看着光幕之中轰然炸碎的火柱,还有已经将那些Barbaric Ox 淹没的水浪sword light 。

  “我巡天殿只要精英。”

  “你战天殿不也是?”

  他的话让那壮汉大笑。

  大汉面上的神色化为傲然,看着光幕中的Han Muye :“能不能进战天殿,要看他能不能踏过百层。”

  “一时的快慢并不算什么。”

  巡天殿,战天殿。

  这两位竟然是玄灵Sword Sect 最强两殿之人。

  后方那些Sword Sect Disciple ,还有其他等待试炼的Disciple ,全都面上露出羡慕之色。

  能被巡天和战天两殿powerhouse 同时看重,那位试炼Disciple 当真是不凡。

  当然,从其一剑入second layer 的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看,他也是有这样资格的。

  外人不知道,那些曾经进过Land of Trial 的Sword Sect Disciple 可都知道,Land of Trial 对cultivation base 是有压制的。

  只有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高绝,才能在Land of Trial 超常发挥。

  Sword Sect 一个很有名的传言,一位道门大能隐藏身份,往Sword Sect Land of Trial ,结果却连outer sect 都没有进入。

  因为他的sword technique 稀烂,空有一身cultivation base ,在Land of Trial 却无法发挥出来。

  Land of Trial ,是为真正的sword dao cultivator 准备的。

  “轰——”

  Land of Trial second layer ,Han Muye 身前ten thousand zhang 空间的水光炸裂,那如同粼光的火焰也跟着熄灭。

  一头头奄奄一息的赤炎Barbaric Ox 摔倒在地。

  Han Muye 手中jade stone 上,闪烁golden light 。

  Second Layer 试炼,过。

  “一刻钟。”握住jade stone ,Han Muye 淡淡开口。

  跟随他而来的那dozens sword cultivator 已经charge ahead 。

  Han Muye 看着他们猎杀伤重的赤炎Barbaric Ox ,双目之中透出一丝晶亮。

  这赤炎Barbaric Ox 也不知从何处寻来,身上这火焰竟然让他收取的Nirvana 珠有丝丝感应。

  他吸纳一缕火焰灌注Nirvana 珠,那Nirvana 珠也毫不客气的吞噬掉。

  可惜这Barbaric Ox 的Flame Power 还是弱了,便是斩杀万头,对于Nirvana 珠来说也只是an utterly inadequate measure 。

  Han Muye 也没有兴趣在这second layer 杀牛。

  Nirvana 珠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寻常的treasure ,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让其Nirvana ,激发Divine Bird Phoenix bloodline 更好,无法Nirvana ,也对他没什么影响。

  “Second Layer 过了。”云庐城试炼殿中,赵旭双手交握,低吼一声。

  面前光幕中,Han Muye 和身后那些试炼Disciple 身形被golden light 包裹,消失在原处。

  没有到一刻钟,他们就已经完成了这一层的试炼任务。

  Third Layer 。

  azure light 缭绕,一片山林。

  满眼都是数十丈高的大树,树冠如华盖。

  Han Muye 和一众试炼Disciple 落在山林之中,身上golden light 散去,顿时引来树冠上栖息的black 巨鸟袭击。

  身长三尺,双翅展开近丈,通体black ,羽毛如箭矢透着青灰。

  长喙泛着金铁之色,长达二尺。

  那pale-yellow 的双爪前端,有着五寸长尖利的锋锐爪刺。

  “嘎——”

  刺耳的嘶鸣声传来,跟随Han Muye 而至的试炼Disciple 全都浑身一颤。

  这叫声之中竟然蕴含Divine Soul 攻击!

  Han Muye 抬头,手中long sword 一挥,sword light speed to the pinnacle ,只是一个闪烁,已经将那black 的巨鸟斩成两断。

  一蓬血红闪耀。

  气血瞬间弥漫。

  “小心!”数位试炼Disciple 疾呼。

  “这是铁棘鸟,最是记仇,气血招引同伴,就是irreconcilable !”一位试炼Disciple 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翻涌的树冠,said solemnly :“Senior Brother Han ,你先走。”

  先走。

  这铁棘鸟三两只在场之人都敢对付。

  可这鸟要是成群结队而来,谁都不敢直面。

  “哎,this child 实在有些狂妄,这铁棘鸟flight speed 快,虽然battle strength 也只是Earth Stage ,却是Earth Stage 中极难对付的。”

  一处city 的试炼殿中,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透过Han Muye 头顶那悬浮的眼睛,看到试炼地三层中情形,有些遗憾的摇头。

  此时Han Muye 头顶的眼睛已经悬浮到十三道。

  “走?”Han Muye 仗剑而起,一步踏出。

  “我怕这铁棘鸟不来!”

  口中低喝,Han Muye 身随剑走,踏上那稠密树冠,速度竟然比铁棘鸟还快几分。

  这Third Layer 空间明显是压制飞遁之力的,可Han Muye 在树冠之间飞踏,好似轻云。

  “这是sword dao 力量化为Fleshly Body Power 。”一座azure great hall 之中,一位身背azure long sword 的道人看着Han Muye 脚下,双目透光。

  “是浮云sword intent 吧,身似轻云,剑入Nine Heavens 。”道人身后一位青年轻声道:“这sword intent 掌控之纯熟,来我天云殿,恐怕能在Disciple 之中排前十。”

  他面前的道人没有说话。

  Han Muye 头顶已经那么多眼睛盯着,他们天云殿怎么可能抢到?

  “刺啦——”

  Han Muye 一剑刺出,冲入树冠,等他飞出,已经斩杀三只巨鸟。

  巨鸟身形跌落,Han Muye 身形闪动剑剑轻如浮云,人在树冠之间穿行,口中shouted in a low voice :“给你们一刻钟。”

  一刻钟!

  还是一刻钟!

  下方众人抬头看,那跌落的铁棘鸟身上的伤势虽然重,却没有毙命!

  “Senior Brother Han ……”一位试炼Disciple 面上闪过激动之色,低声道:“是我们,拖累了Senior Brother Han 。”

  其他人都是nodded 。

  “别辜负Senior Brother Han 的好意,他已经引动铁棘鸟的围杀了。”

  一位试炼Disciple 低喝,手中剑出鞘,一剑将一只跌落的巨鸟斩成两段。

  天空之中,Han Muye 身周已经有一只只black 的巨鸟扑上来。

  远处,好似black 浓云的巨鸟群冲来。

  那凝在一起的Power of Qi and Blood ,化为一只thousand zhang 巨鸟,双翅展开,向着这边fiercely 拍下。

  这一击,可以将这方圆十里的山林直接拍碎,化为糜粉!

  这一刻,Han Muye 头顶那些眼睛背后,所有人都紧紧盯着Han Muye 手中剑。

  Han Muye 既然敢独对铁棘鸟群,自然是有把握过这一关。

  只是如何应对,是漂亮过关,还是勉强过关,这中间差别可大了。

  “当初我在这Third Layer 遇到的不是铁棘鸟,是比其弱不少的百鸣鸟,就那,我也是耗费十三日,才堪堪完成任务。”云庐城试炼殿,胡节摇头,轻声开口。

  其他几位Sword Sect Disciple 面上都是心有戚戚模样。

  从Third Layer 开始,试炼难度就翻了不止十倍。

  那些个等待试炼的Disciple 已经不少人面色发白。

  他们已经看到铁棘鸟的强悍,速度快,还是群起而攻。

  对于被压制了飞遁之力的immortal cultivator 来说,应对这等飞鸟实在太难了。

  Land of Trial ,又不是不会死人。

  相反,Land of Trial 死过的人,比通过试炼的要多出百倍千倍万倍!

  “他动了!”有人低呼。

  “他的剑,他的剑飞了!”有人瞪大眼睛。

  “他,他是御剑!”那些观察Han Muye 的试炼great hall 之中,无数人高呼出声。

  Han Muye 松开手,掌心的剑飞出。

  一位sword cultivator ,放下了手中剑。

  那剑带着耀眼锋芒,moved towards 前方众鸟所化的巨鸟当头斩去。

  sword light ,凝成hundred zhang 的illusory shadow ,其上仙纹闪耀,锋锐凌厉到极点。

  一剑之下,数以百计的巨鸟被sword light 撕下。

  巨鸟之阵也被一剑劈成两半。

  这一剑,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身为sword cultivator ,不是不能修御剑之术。

  只是御剑多是在单对单时候,很少这等面对围攻之时松开手中剑。

  毕竟,对于sword cultivator 来说,手中剑,才是最大的依靠。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他已经修到这等realm 了?”一座试炼殿中,原本盘坐的老者缓缓起身。

  他身后,一众Sword Sect Disciple 全都双目放光。

  “这小子,这一剑有意思。”与巡天殿祝勇站在一起的大汉高呼一声。

  “这一剑,有我巡天殿sword technique 的影子。”祝勇盯着那飞回Han Muye 吧手中的long sword ,轻声低语。

  他的声音太小,小到只有他自己听到。

  Han Muye 收回long sword ,身形不退,直接身随剑走,撞入那碎散的鸟群中。

  一时间无法聚拢的鸟群在他的剑下只能是被屠杀。

  他的身躯好像没有重量,在鸟群之中翻飞,每动一次,就带起一蓬blood light 。

  long sword 轻轻一带,划过巨鸟的脖颈,就是一只铁棘鸟坠落。

  “好sword intent ,借鸟翅扇动之力游走,便是这铁棘鸟群被斩尽,也无一只鸟能近他的身。”一位立在试炼殿中心位置的中年sword cultivator 双目透亮。

  “此人是谁,快去查。”他loudly shouts 。

  两位Sword Sect Disciple 相互看一眼,忙一躬身,看一眼光幕中的Han Muye ,退出great hall 去。

  Land of Trial 不但要看battle strength ,更要看sword technique ,看sword intent 。

  如果说Han Muye 展现出的sword technique ,御剑一击,妙到巅毫。

  那他此时身随剑走的浮云sword intent ,在千百巨鸟之间如飘絮,才真是绝妙。

  那等在方寸之间自由转圜,好似轻云飘荡,却又带着妖艳blood light 的silhouette ,每一次闪烁,都让人心醉。

  “我辈sword cultivator ,不就是这样子吗……”一位站在Sword Sect Disciple 身后的试炼Disciple 身上透出坚毅的sword light 。

  sword cultivator 能One Sword No Regret ,也该是这样挥洒之间,自由逍遥。

  Han Muye 在这三层展现出的,完全是低阶sword dao cultivator 想象中的样子。

  “这,才是真正的Sword Immortal !”有人低呼。

  Sword Immortal !

  这个词,来形容前方在巨鸟之间如云轻荡的Han Muye 实在是再准确不过!

  “刺啦——”

  Han Muye 一剑斩出十丈sword light ,body moved ,直接坠落地上。

  他手中,jade stone 闪动golden rays of light 。

  一刻钟未到,但也快了。

  他没有等待,手中jade stone 中透出的golden light 直接将身躯包裹,消失在这一层中。

  不用再等。

  其他随他而来的那些试炼Disciple ,已经斩杀了足够的铁棘鸟。

  不能说是斩杀,他们只需要拿剑去抹了那些掉落的铁棘鸟的脖子就好。

  “轰——”

  一入Fourth Layer 试炼地,一头三丈高的巨大灰yellow 犀牛直接迎面撞向Han Muye 。

  这犀牛身上涌动的力量,已经是半步Heaven Stage 之力,气血澎湃,仿若长河。

  Han Muye 的头顶,此时已经悬浮38 颗各色眼睛,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Senior Brother Han ,你不用管我们,全力冲关!”站在Han Muye 身后的一位试炼Disciple loudly shouts ,然后身形向着后方退去。

  “Senior Brother 放心,我们定然冲过十层,成为Sword Sect inner sect disciple ,再与Senior Brother 在sect 相会。”

  一位手持long sword 的试炼Disciple 高呼,身上fighting intent 涌动,向着一侧出现的三丈犀牛迎头撞去。

  “Senior Brother Han ,Sword Sect 见!”

  “Senior Brother ,Sword Sect 见!”

  一众试炼Disciple 不愿拖累Han Muye ,全都选择退后。

  他们从云庐城随Han Muye 入Land of Trial ,本只准备有Han Muye 照应,能在试炼中稍微走远些。

  他们根本didn’t expect ,Han Muye 竟然在不到one hour 带着他们踏入Fourth Layer Land of Trial 。

  不能再拖Han Muye 的后腿。

  现在有无数人关注到Han Muye 这位精英种子身上,Han Muye 的精力也该是留在应对试炼之上,而不是带着他们。

  Han Muye 转头看一眼,nodded ,indifferently said :“好。”

  声音落下,sword light 升起。

  耀眼之光,让他头顶那38 颗眼睛都全都只能看到一片银白。

  “艹,好狠的剑!”

  祝勇身侧大汉一拍大腿,疾呼出声。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