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Level Comprehension – Sixty Years of Sword Watch Chapter 600

  第600章 掌控量Power of Tribulation ,规则!(求订阅)

  Old Six Huang 一拳将那大汉的脸打歪,然后伸手将那块azure 的jade stone 拿回。

  “Old Ancestor ,我说你这几百年没见人,原来是到Netherworld River 这来。”

  将青玄玉递给Old Ancestor Tao Ran ,Old Six Huang frowned :“你怎么快要life essence 断绝了?”

  Old Ancestor Tao Ran 现在cultivation base 不过刚入Divine Transformation ,离着Half Saint Realm 还有很远。

  听到Old Six Huang 的话,Old Ancestor Tao Ran 面上露出颓然之色,摇摇头。

  当初的Old Ancestor Tao Ran 在Nine Mysteries Mountain 上乃是一方大佬,unconsciously 已经被后辈超越。

  他本身的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就不是特别outstanding ,在半步Heaven Stage 时候又蹉跎了。

  如今两千年过去,cultivation base 难进,life essence 无几。

  “窝,次,早四——”被Old Six Huang 一拳砸倒的大汉狂吼,飞身扑上来。

  Old Six Huang 眼都没有眨一下。

  “嘭——”

  罗刃斜刺里一脚就将那家伙踹飞。

  跟着,冯毅、石原daoist 他们已经冲上前。

  来Netherworld River 还抱团?

  周围人忙散开,怕溅了一身血。

  Netherworld River 之中只能凭fleshy body 和Divine Soul Power 交战,拳头的作用比cultivation realm 好使。

  peng~ peng~ peng~ 一阵响之后,那大汉已经眼歪嘴斜的没命逃窜去了。

  再不走,脖子也得歪。

  这边Old Ancestor Tao Ran 整理一下衣衫,看着Han Muye 。

  哪怕现在带着面甲,一身衣衫透着魔意,Old Ancestor Tao Ran 眼中,他依然是那个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小子。

  “Netherworld River 是我这等没了前路希望的cultivator 来的地方,你cultivation base 稳固,来这干什么?”

  以Han Muye 的cultivation base ,怎么也不会差了life essence 吧?

  两千年前Han Muye 可是就已经成就Sword Dao Ancestor 了。

  Han Muye laughed ,摆手道:“走吧,回去说。”

  Old Ancestor Tao Ran 是两百多年前来到Netherworld River world 的。

  之前他在其他界域晃荡,听说Netherworld River 之中有重生之法,便动了心思。

  “我这一生吧,有遗憾,也有辉煌,this life 记忆舍不得就这么散了,就想还能重修一回。”

  Old Ancestor Tao Ran looked towards Han Muye 和Old Six Huang ,眼中透出一丝不舍。

  不管是当初在Nine Mysteries Mountain 最危急时候自我牺牲,离开sect ,还是后来归来时候拼死而战,Old Ancestor Tao Ran 都不曾后悔过。

  之后整个Western Border 腾飞,Nine Mysteries Sword Sect 一系更是一飞冲天,Han Muye 执掌天玄,最终成为仙源world sword cultivator 中的绝powerhouse 。

  Old Six Huang 也是成为踏天Great Saint ,cultivation base 通天。

  Old Ancestor Tao Ran 他们这些Sword Sect 长辈跟着自然沾光,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在何处都被人敬着,不敢得罪分毫,cultivation 资源也不缺。

  可有时候cultivation 真的不是有资源就行。

  Old Ancestor Tao Ran ,Tuoba Cheng ,都在Heaven Stage 之中蹉跎。

  Tuoba Cheng 好在等到仙源world 晋升Immortal World ,有Immortal Qi 帮助,cultivation progress 。

  陶然早早离开仙源world ,反而错过机缘。

  听到Han Muye 说仙源world 已经晋升Immortal World ,Old Ancestor Tao Ran 面上露出一丝茫然,然后苦笑摇头,低语时也命也。

  Han Muye 拿出些Immortal Spirit 石,还有几颗Divine Crystal 交给Old Ancestor Tao Ran 。

  在他看来,Old Ancestor Tao Ran 差的不是treasure ,而是心中那一股锐气。

  “Old Ancestor 放心,我们这一趟去Holy City ,定然能寻到机缘。”

  听到他的话,Old Ancestor Tao Ran 微笑nodded 。

  Old Six Huang 直接给Old Ancestor Tao Ran 安排在这艘Netherworld River 之舟上,以他现在名号,这事情只要打个招呼就成。

  Han Muye 没去管这些事情,直接布下Formation ,然后拿出那柄短剑。

  短剑看上去斑驳锈蚀,握住剑柄,微微用力,拔出剑鞘的剑身上也早没有了灵光。

  这种ancient sword ,基本上都是其中spirituality 断绝。

  但Han Muye 从this sword 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took a deep breath ,他握紧剑柄,Divine Repository 中的Divine Soul 之剑闪动,分化出一丝剑意,落在短剑之上。

  “嗡——”

  短剑震响,其上那些锈蚀之处有碎屑掉落,整个剑身似乎马上就要断裂。

  随着剑意灌注,Han Muye 的脑海中有one after another 画面浮现。

  Primal Chaos 。

  迷蒙。

  “轰——”

  一团golden 火焰升起。

  那是Heavenly Fire 。

  焚烧Heaven and Earth 的火焰撞击在另外一道看不见头尾的水柱上。

  水火相击,刀剑相撞,无数的恢弘力量碰撞,激起虚空world 的翻涌。

  那每一击中蕴藏的力量,都让隔着无数万年之后的Han Muye 身躯颤抖。

  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战栗,是来自对无法抵抗力量的恐惧。

  “刺啦——”

  a sword light ,一尊无数万丈高的巨大golden armor 身躯被斩断。

  那身躯轰然崩碎,化为一片片陆地。

  越来越多的powerhouse 陨落,崩碎的力量凝聚,化为一块块大地。

  “xiu—— ”

  一柄long spear 从远处的虚空之中飞出。

  那long spear 闪现,将一头巨大的血色鳄鱼钉在虚空。

  血鳄的身躯崩碎,短剑也跟着翻滚。

  在短剑中记忆消散的瞬间,Han Muye 看到了一道divine light 降落,把Heaven and Earth 笼罩。

  一颗参天的巨树轰然倒塌。

  有欢呼之声传来。

  那声音朦胧,好似是说“成了。”

  又好似在说“活了。”

  无数流光撞入那divine light 中,还有许多强大silhouette 想要将divine light 击碎。

  ”pa 。”

  Han Muye 手中的短剑彻底碎裂。

  但他却没有在意,只是双目之中闪动深邃的光晕,好似被神奇力量裹挟。

  一道腐朽的力量在他身周出现。

  那力量一出现,他身躯周围的阵道之光轰然崩碎。

  Han Muye 的身躯之中,涌动的气血不断翻涌,却抵挡不住这腐朽力量的侵蚀。

  不过瞬间,他的Divine Soul 都好似要干枯。

  “咦?”一道声音响起。

  “好大的胆子,连量Power of Tribulation 都敢窥视。”

  声音之中透着丝丝好奇,然后,Han Muye 之前refining 的那一丝Nether-River Water 所化力量在身躯中流转。

  虚空中,一股异样的力量以这一道力量牵引,在他的身躯里涌动起来。

  “小子,世间力量最强不过量劫,伱能身躯不溃已经难得,往后千万别沾染这力量了。”

  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便消散了。

  Han Muye 缓缓起身,拱手道:“many thanks Netherworld River 仙尊senior 。”

  Netherworld River 仙尊。

  也只有这位大能出手,才能将身躯与Divine Soul 腐朽的Han Muye 救回来。

  那腐朽力量就是量Power of Tribulation 。

  量劫,时间不定,但大约要千万年才会有一次。

  那是席卷world 的力量,让所有的cultivation 力量崩溃,再建新的秩序。

  Han Muye 之前就是沾染了上一个量劫的力量,才会引动量Power of Tribulation ,然后被追上之后,差点Divine Soul 俱灭。

  took a deep breath ,直起腰身的Han Muye 心中震荡。

  那是怎样强大的力量,便是仙尊powerhouse 在这量劫之前都如同trivial ant 。

  唯有那些巨型golden armor 身躯,才能抵挡量劫。

  但这些powerhouse 之间也需要吞噬别人的力量,完成一个量劫的积累与过度。

  抬起手,Han Muye 指尖有两道气息缠绕。

  一道是青灰色,好似草木World Strength 。

  另一道,有着腐朽的力量。

  腐朽之力,就是量Power of Tribulation !

  Han Muye 之前竟然截留了一道量Power of Tribulation 在身,并且将其掌控。

  这要是被外人知道,恐怕要吓破胆。

  量劫,乃是至少千万年才有一次的Heaven and Earth 大劫,是世间无解的力量。

  无数powerhouse 陨落,仙尊都要千方百计保命。

  这等绝强的力量怎么可能被生灵掌控?

  可那一道腐朽的力量,分明就是量劫!

  而另外一道,则是上一个量劫之中力量。

  “通天木……”

  上一个量劫中最powerhouse ,最终陨落,力量演化Heaven and Earth ,铸就了新的world 。

  这一丝力量,就是通天木的Source Power 。

  Source Power 还比不上量劫的力量,但相互纠缠之间,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规则?”

  一座New World ,就有新规则。

  Rule Power 才是world 力量的根本。

  通天木的Source Power 与量劫力量融合,就化为了一道新的规则。

  当初如果给通天木多一点时间,让自身本源与量劫融合成功,他就会成为新Ji Yuan 的Sovereign 。

  可惜,他失败了。

  “上一个量劫中有多少人活下来了?”

  那些活过一个量劫或者几个量劫的人,会有多强?

  通Heavenly Immortal 尊当初说他渡过数个量劫,那他自身有没有掌控规则?

  这一刻,Han Muye 心中明了,规则,才是仙尊追求的力量。

  掌控规则的人,才能安然渡过量劫。

  否则,想渡过量劫就只能依靠运气了。

  “通Heavenly Immortal 尊,到底在筹划什么……”

  Han Muye 双目之中有精光闪动。

  通Heavenly Immortal 尊的手段之强,绝impossible 那么容易被Divine Race 囚禁。

  现在他甘愿被囚在God World ,是为了布置什么?

  Han Muye 知道自己终究会去见通Heavenly Immortal 尊,但他绝不会毫无把握就去。

  看着指尖慢慢消散的两道气息,Han Muye 面上露出笑意。

  这或许就是因祸得福。

  这Rule Power 竟然被他得到并且掌控。

  分开是本源与量劫,合起来就是规则。

  缓步走出船舱,Han Muye 能感觉到一丝不同。

  再看Heaven and Earth ,他能将这world 中力量看的更通透。

  比如,此时的Netherworld River 之上飘荡的Power of Qi and Blood 。

  bloodline 之中,一道淡淡力量震荡,便似乎是在与这力量感应。

  Netherworld River 仙尊出手,引动Netherworld River 之力加持自己身躯,现在自己跟这Netherworld River 多了一丝联系。

  就如同,那隐在Netherworld River 之中的冥兽。

  冥兽与Netherworld River 之间的关系,是寄生,又是养育。

  Netherworld River 养育了冥兽,却被冥兽窃取其中力量,化为自身之力。

  Netherworld River 之中的冥兽越多,Netherworld River 的力量越被分散。

  Netherworld River 摆渡人就是帮Netherworld River 清理冥兽,保证Netherworld River 畅通,力量纯粹的inheritance 存在。

  四下无人,Han Muye raised hand and beckoned ,一团血色的Netherworld River 水落在掌心。

  这一幕如果被外人看到,恐怕会startled to fall the chin 。

  Netherworld River 之上力量禁锢,除了Divine Soul 与fleshly body strength ,其他万法不存,万物不浮。

  什么力量能将Nether-River Water 招引起来?

  不止如此,此时Netherworld River 对于Han Muye cultivation base 的禁锢已经消失。

  也就是说,他可以使用身体中的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也能以自身immortal dao cultivation base 施展术法。

  Netherworld River 之上施展术法,谁敢相信?

  掌心的血色河水化为red 云雾直接消散。

  这些河水已经被Han Muye refining 。

  之前refining 一滴河水都需要许久,现在这一团河水不过瞬间就已经融入身躯。

  没有再去试验这力量变化,他缓步走向甲板之上。

  船上人很少,大多数还在Profound Abyss 岛上没有归来。

  Old Six Huang 他们也不在。

  “韩兄,Sixth Brother 与人打擂,你怎不去助威?”不远处,一位穿着青灰daoist robe ,身上缭绕一丝black 魔光的老者看到Han Muye ,低声说道。

  打擂?

  Han Muye 面上闪过一丝愕然。

  Sixth Brother 还有这闲心?

  “据说是昨日Sixth Brother 伤了某艘Netherworld River 之舟上的人,那边人气不过,挑战Sixth Brother ,结果被揍回去了,然后事情越闹越大,便摆下擂台。”

  老者将事情原因告诉Han Muye ,便乘了小舟往Profound Abyss 岛上去。

  只是他才乘了小骨舟行出hundred zhang ,忽然感觉背后有风声响起。

  回过头,他顿时瞪大眼睛。

  一身azure robe 的Han Muye 身背long sword ,踏浪而行,不过几步,就已经飞落在Profound Abyss 岛上。

  Netherworld River 之中,踏浪running ?

  这,可能吗?

  老者瞪大眼,知道Han Muye 身形消失,都没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Han Muye 奔上Profound Abyss 岛,疾步前行,不过一会到那小石城中一座广场。

  此时的广场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中间一座三丈高several feet 方圆的stone platform 上,two figures 正在动手。

  拳拳到肉的撞击声响,好似捶鼓。

  Old Six Huang 一身black 魔甲,一拳一脚都带着罡风,对面的大汉毫不示弱,与他拳脚来回,分明不落下风。

  Old Six Huang 所修的拳脚功夫不差,在Demon Realm 厮杀时候,更是将一身杀伐手段磨砺精纯。

  Han Muye 看片刻就明白,Old Six Huang 没有下死手。

  Old Six Huang 的demonic path cultivation base 强横,一身battle strength 便是压制了demonic energy ,也极为不凡。

  如果不是留手,他能十个照面将对方解决。

  不过对方实力确实不差,cultivation base 定然已经是Heavenly Venerable Peak ,甚至逆天cultivation ,将一身气血凝聚,才有能挡Old Six Huang 的力量。

  这等纯粹力量的凝聚与施展,很难得。

  同阶之中堪称无敌。

  “嘭——”

  Old Six Huang 一拳砸在对方的肩头,将其震退三步。

  那大汉不但不怒,反而是长笑一声,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Sixth Brother 威武,唐金佩服。”

  说着,他往后退一步,朗声道:“往后唐金在Netherworld River world 就追随Sixth Brother 了。”

  他这般说,下方顿时传来轰然叫好。

  擂台周围不少人都是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高呼,要追随Sixth Brother 。

  Han Muye 大概听出来了,Old Six Huang 连着胜了不少场,上来比试拳脚的都被他大败。

  这些人越发敬佩他手段cultivation base ,这擂台打下来,又是收服了一些脾气相投的。

  Han Muye 觉得,这Old Six Huang 还是得六嫂那样的管着,别放出来。

  之后又有几个冲上擂台的demonic cultivator ,在Old Six Huang 面前走不过几个回合就败退下来。

  等到所有Netherworld River 之舟聚拢,准备横越乱杀礁时候,Old Six Huang 身边已经聚了数百cultivation base 不错的demonic cultivator 。

  他们都是从自己船上搬来,随着Old Six Huang 在这船上吃喝。

  Han Muye 懒得搭理,索性将Old Six Huang 踢出船舱去。

  这让本来同一船舱的冯毅和石原daoist 有些愕然。

  “哎,Brother Han ,你与Sixth Brother 虽是同来的,可你也不该这般看淡情分。”

  “Sixth Brother 聚拢一方力量,在Holy City 是有好处的。”

  冯毅有些失落的低声开口。

  石原daoist 更干脆,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去追随Old Six Huang 去了。

  倒是Old Ancestor Tao Ran 搬到Han Muye 的静室来,与他聊起Fire Element 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还有Alchemy Technique 。

  冯毅竟然也是懂得pill concocting 的,与Old Ancestor Tao Ran 说起各种Pill Dao ,颇为心心相惜。

  “哎,Pill Dao 广博,我入Grandmaster Realm 后就再难寸进。”Old Ancestor Tao Ran 摇摇头,looked towards Han Muye :“Mu Wan that girl 至少已经凭Pill Dao 入圣Human Stage 了吧?”

  Nine Mysteries Mountain 上Mu Wan 的Pill Dao cultivation base 最是精深。

  不对,真正Pill Dao cultivation base 强绝的,该是面前这小子。

  见Han Muye 轻笑nodded ,Old Ancestor Tao Ran 嘀咕一声:“you brat 估计已经弃了Pill Dao 了……”

  Han Muye 当初研习Pill Dao ,想法跟他一样,都是为了以Pill Dao 补sword dao 。

  Pill Dao 换取的Spirit Stone 和treasure 用来供养cultivation 。

  现如今Han Muye cultivation base 横绝,背后势力也庞大,根本不需要自己来炼制各种medicine pill 。

  何况还有Mu Wan 这Dao Companion ,一心为他pill concocting 。

  “Little Friend Han ,”冯毅looked towards Han Muye ,手中一块jade slip 拿出来道:“这是我毕生修的Pill Dao ,你可以瞧瞧。”

  将jade slip 放在桌面,他叹一声道:“往Holy City 去,也不知能不能寻到机会,这Pill Dao inheritance ,总不能断绝了。”

  他口中虽然没说,意思却明白,是将自己的Pill Dao inheritance 交给Han Muye 。

  Han Muye 不管是自己修,还是送别人,都起码能保证这inheritance 没有消失。

  将jade slip 拿在手中,Divine Sense 探入,Han Muye 有些意外。

  这冯毅的Pill Dao inheritance 还颇有可取之处。

  不管是spiritual medicine 配伍的选择,还是多种低阶spiritual medicine 混合之后的力量升华,都有其独到的手段。

  果然世间cultivation 总有其道。

  他Divine Sense 通阅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就将这jade slip 中的所有讯息观阅过。

  看他不语,似乎是在深思,冯毅摇摇头,遗憾道:“可惜此地无法施展cultivation base 力量,否则old man 倒是可以亲手施展pill concocting 手段,让你细看。”

  他是以为Han Muye 被jade slip 中那些很是profound 的pill concocting 手段难住了。

  听到他的话,Han Muye 笑一声,忽然抬手。

  一道golden 的光罩将静室笼罩。

  当光罩笼罩的刹那,不管是冯毅还是Old Ancestor Tao Ran ,都感觉浑身一颤。

  他们身上,有一丝Spiritual Qi 涌动。

  “这,这——”冯毅嘴角哆嗦,却speechless 。

  在Netherworld River 之上,有Spiritual Qi 出现,这怎么可能?

  但他此时已经感知到身上Spiritual Qi 力量的涌现。

  Old Ancestor Tao Ran 面色复杂的摇摇头。

  “我就知道。”

  “在你身上发生什么稀奇事情都不奇怪。”

  他从当初Han Muye 在Sword Pavilion 做swordwatch 时候就已经无数次被震惊。

  Han Muye 带给他的震惊事情实在太多,见怪不怪了。

  “现在可以pill concocting 了。”Han Muye said with a smile 。

  冯毅和陶然laughed ,各自挥手将一个pill cauldron 拿出来。

  Han Muye 没有pill concocting ,只是在一旁看。

  他的双目之中闪动一丝晶亮divine light 。

  掌握了规则的他,看到了一丝不同的东西。

  Old Ancestor Tao Ran 和冯毅身上,有一种沉寂的力量在萌芽。

  这力量充满生机。

  如果任这力量成长,他们就有获得新生的机会。

  但这力量太弱。

  只要有一丝外力压制,这力量就会如同火烛被吹灭。

  “Great Dao of Heaven and Earth ,Life and Death Rule 。”Han Muye 心头一动。

  这就是Life and Death Rule 。

  Netherworld River 仙尊comprehend 的就是Life and Death Rule ,才能让人转换生死。

  那么,能让人转换生死的Netherworld River 仙尊impossible 陨落。

  当年大战之中,他最多重伤。

  所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死寂之力,力量外泄,化为Netherworld River 。

  unconsciously 中,Han Muye 的感悟越发清晰。

  Old Ancestor Tao Ran 和冯毅不断出手炼制各种medicine pill ,两人cultivation base 差不多,见识差不多,交流起来越发顺畅。

  数日之后,当两人将pill furnace 收起,一个个small jade bottle 摆在桌面上。

  Han Muye 抬手,将笼罩的光幕散去。

  光幕散去的刹那,垂垂老矣的冯毅和Old Ancestor Tao Ran 身上有淡淡的气血泛起。

  他们的面容也从之前的苍老,慢慢恢复。

  两人惊讶的看着彼此从白发苍苍,化为满头花白头发,五旬模样。

  陶然惊异的looked towards Han Muye 。

  “生死在心,心若不死,Heaven and Earth 难灭。”Han Muye 轻声说道。

  心不死,命便不绝。

  这一刻,Old Ancestor Tao Ran 听懂了Han Muye 的意思。

  “Netherworld River ,hehe ,这才是Netherworld River 的真正力量。”感慨一声,Old Ancestor Tao Ran 站起身来。

  “等离开此地,我就行走All Heavens and Myriad Realms 。”

  “world 之大,当真精彩。”

  “haha ,同去,同去。”冯毅也将自己衣冠整理下,站起身来。

  光幕散去,船舱之外传来轰鸣之声。

  将各种jade bottle 收起,三人走出船舱。

  甲板上,已经满是cultivator 。

  手持long spear ,背后demonic path 圣像凝聚的Old Six Huang 立在船头,前方风浪迭起,浪头中有不少冥兽和水中异兽浮现。

  “杀!”

  他一声喝,便有数位cultivator 飞身跳出,落在那些浮出水面的异兽身上,手中刀剑劈砍而下。

  后方位置,十多艘Netherworld River 之舟劈开浪涛,在血色长河之中逶迤前行。

  “haha ,我还当brother 你闭关不出来了呢。”见Han Muye 走出,Old Six Huang laughed ,手中long spear 轰然threw away 。

  “嘭——”

  万丈之外的浪头上,一头三十丈长的惊魂兽被一枪洞穿。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