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a and Knife Chapter 555

  埃森Academician 有些慌。

  他另辟蹊径的制造了一种名为情绪催生装置的设备,并让把他抓起来的mysterious 组织,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进行关于气的获取实验。

  其中主要的资源,在于参与实验的人。

  人并不能算是一种消耗品,但当参与实验的三百五十九人,全都因为实验中的核辐射而死的时候,埃森Academician 真的慌了。

  “为什么?所有的情绪我都试验过,喜、怒、哀、惧,四种基本情绪,还有融合了不同基本情绪的特殊情绪,为什么都不能让他们吸收核辐射的力量?

  这不对,这不应该。”

  埃森Academician 又一次申请联络所罗门王,给出了多次失败的解释时,提出了他要进一步实验的申请。

  “那位先生当时练成了罡劲,我觉得,这是我们想要完成实验的必要因素,所以,我需要练成了罡劲的实验者,至少也应该是练成了丹劲的实验者。”

  面对他的这个提议,星月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否决了。

  “你之前说过,获取气这种力量的三要素之中,最重要的就是核辐射和Spiritual Will 这两个要素,第三个关于丹劲、罡劲这种功夫劲界的要素,并不重要,因为并没有证据表明,帝国懂得怎么练成丹劲或罡劲。

  反而是有证据表明,第一只得到气和恩赐力量的猩猩,即Martial Emperor 一世,原本只是一只很普通的猩猩,它甚至连明劲都没能掌握。最重要的是,练成了丹劲和罡劲的人,我找不来。”

  在Ji Xinghe 离开异星的时候,全联邦只有七个人练成了罡劲,其中还包括了Ji Xinghe 、Li Yuanba these two people ,韩力、杰克森练成的是丹劲而非罡劲。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因为Ji Xinghe 的原因,也因为气的原因,联邦在这方面投入了很多资源。

  可练成了罡劲的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十二人,among which is included 了韩力、杰克森两人。

  丹劲expert 倒是多了不少,但总量也只有七十一个人,其中还包括了凯迪林、罗维奇、秦佟、哈里斯这样的王牌mecha warrior 。

  别说是才成立两年时间的英灵议会了,就算是塔顶组织,也很难找到练成了丹劲、罡劲的人参与这种风险极大的实验。

  “我之前是这样认为的,第三要素并不重要,但直到现在我都没能找到第四要素,所以,如果我们想要成功的话,那就必须要把第三要素重视起来。”

  埃森Academician 说道:“如果你们找不到我需要的人,我想,我可能会说一声抱歉,因为我不想再看到没有任何意义的死亡了。”

  能够漠视三百多个参与实验的人死亡,是因为他觉得有意义,有希望,可当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他身为人类所拥有的善良天性开始发挥作用。

  “哦,那你就不用看了。”

  星月的回答,让埃森Academician 真正惊恐了起来。…

  难道,自己要死了吗?

  可通讯已经被挂断了,埃森Academician 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是没有说出来,于是只能在他的实验室里安静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是巴尔来杀我吗?

  最好是巴尔。

  在埃森Academician 看来,以七十二柱Demon God 为名的那些人之中,也就是巴尔相对有一些人性,其他人全都是无情的机器。

  埃森Academician 想着,如果不是巴尔来的话,那他就申请让巴尔来动手,自己应该还有这个面子吧?

  在埃森Academician 等待死亡的时候,星月正在陪同Ji Xinghe 做实验。

  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因为获取气的实验而死亡的人,其实不止三百五十九人,那只是死在埃森Academician 手里的人。

  还有一些人是见过了Ji Xinghe 之后,又没能从Ji Xinghe 身上得到气的力量,所以被星月给杀死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距离Ji Xinghe 公开宣称他获得了气的力量,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可全联邦却依然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获得气的力量。

  所以,那些接受Ji Xinghe 传气的人,自然而然就能够确定给他们传气的人是Ji Xinghe 。

  星月认为,必须要灭口。

  Ji Xinghe 选择了默许。

  付出了上千条人命都没能成功的实验,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其实并不算失败,联邦也没有因此而产生损失,因为总有一些人是该死的。

  如果同样的实验,放在了联邦某些官方机构,那因此而死亡的人就不一定都是该死的,甚至会有一些练成了丹劲的身死。

  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牺牲。

  就像是Li Yuanba 在得知了Ji Xinghe 之所以能够得到气的力量,是因为承受了一次核爆baptism 之后,非常肯定的说他会等Ji Xinghe 三年的时间,也给他自己三年的时间。

  三年之期一到,如果他没能获得气的力量,他就会选择去承受核辐射。

  以Li Yuanba 的性格而言,他选择的一定不是相对温和的核辐射,而是直接尝试进入刚刚发生核爆区域,甚至是直接模拟当时Ji Xinghe 的遭遇,驾驶着使用钨钢合金打造的mecha ,在同等距离下承受同等当量的核爆baptism 。

  Ji Xinghe 都差点死了,他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联邦从来不缺乏像是Li Yuanba 这样,甘愿牺牲自己的人,所以Ji Xinghe 不愿意公开他是因为核爆baptism 而得到了气的力量。

  可联邦需要气的力量。

  在这种前提条件下,Ji Xinghe 承受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他着急过,他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他听到了很多遗言,他看到了很多人的牺牲,他的情绪变的越来越复杂,斩心刀也斩不干净。

  于是,骥荣欣月在靠近悲伤的他时,哭了出来。

  于是,有了this time 特殊的实验。

  “坐吧。”

  Ji Xinghe 轻声说着的时候,营地里的几名教官,就纷纷盘坐在了Ji Xinghe 的专属训练室内。…

  这是他们第一次进来,所以expressions all 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Ji Xinghe 并没有对他们提出更多的要求,和他们一样盘坐在了训练室内,他坐在六个教官之间,而后闭上了双眼。

  提前就有所准备的星月,开始播放遗言,同时开始记录着她能够记录的,这间专属训练室内的一切变化。

  安德烈的声音,在Ji Xinghe 的耳边响起。

  他是在Ji Xinghe 离开异星之后,独立团牺牲的第一个王牌mecha warrior ,也是目前为止,联邦第一个击破过公爵甲之后牺牲的mecha warrior 。

  有一段时间里,他和另外九个击破过帝国公爵甲的mecha warrior ,被称之为联邦十大最强mecha warrior 。

  另外九个人按照击破公爵甲的先后顺序,分别是:Li Yuanba 、Ji Xinghe 、韩力、杰克森、凯迪林、罗维奇、余仁、秦佟、哈里斯。

  几个月之前,Ji Xinghe 就听过他的遗言,现在,Ji Xinghe 又要听一次。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啊,不过呢,这是惯例,我还是说两句吧。

  Old Ji ,说实话,我真的不服您啊,因为您的Spear Art 实在是太烂了,我用脚瞄准打的都比您准。一天天的就知道拿着刀去砍,火力为王您到底懂不懂啊?”

  安德烈说他不服Ji Xinghe ,但他却用了您这个称呼,这还是在他加入Star River squad 之后学到的。

  这让他不服气的一些话,听起来有些怪异。

  “您看看我,当时驾驶的还不是将军级的mecha ,对了,那个时候还没有将军级的称呼。speaking of which ,欣欣取名字的水平很高啊,望山、breaking the formation 、斩山、将军、国士,这五个等级名字取的真的很好,我也想成为将军,成为国士啊。

  我当时驾驶着斩山甲,成为了咱们独立团除了您之外,第二个击破了公爵甲的mecha warrior ,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有最凶猛的火力啊。

  要是比较起来,当时您驾驶着斩山甲和贝尔罗西四世单挑的时候,打的还没有我那一次干净利落呢。所以,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道理呢?

  火力为王啊。

  Old Ji ,在蔚蓝星您就多练练Spear Art ,别练什么Blade Technique 了啊。您砍十刀也顶不上我开一炮,而且您年纪也大了,以后不要总是冲在最前面,让沈木把您的mecha 改造改造,增加和我一样的火力输出system ,在后面掩护brothers 冲杀就行了……”

  录制遗言的安德烈,说他不服Ji Xinghe ,不过是为了最后的这一段话而已。

  在整个独立团之中,以火力武器为主的安德烈,无疑是每一次作战中最安全的那一个。而始终冲杀在最前面,多次以自身为诱饵引走大量帝国mecha 的Ji Xinghe ,无疑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安德烈不想让Ji Xinghe 用那么危险的方式战斗了。

  提前录制的遗言,并不是安德烈遗言的全部,在他火力耗尽却选择断后来掩护战友们撤退时。…

  他说了两句话,都算是他的遗言。

  他说。

  “Old Ji ,虽然this time 我死定了,但我他妈就是不服,不是火力不行,是我的火力不行。”

  “以Star River 之名,战无不胜!”

  最后声嘶力竭的呼喊中,安德烈牺牲了。

  闭着双眼听这一段遗言的Ji Xinghe ,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就像是因为悲伤、愤怒而无法自控了一样,这对于他来说有些不可思议。

  同时失控的,还有他体内的气。

  在主动失控的情况下,已经可以用磅礴来形容的气,顺着他的身体就逸散了出去,就像是之前接受了他传气的那些人,无法保留体内的气一样。

  这让他的身体,颤抖的更加明显了。

  如此异常的一幕,围坐在Ji Xinghe 身边的六个教官,却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一样。

  盘坐在地的他们,看着Ji Xinghe 的双眼已经朦胧了起来,那是模糊的泪光。

  他们听不到Ji Xinghe 此时能够听到的声音,但他们却感觉到了很久都未曾体验过的悲伤情绪,还有愤怒的情绪。

  被泪光模糊的双眼,变的通红。

  有教官握紧了拳头,青筋显露。有教官的身体颤抖,无法自控的低下了头。有教官猛然起身,情绪得以恢复了部分,于是站在那有些错愕,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主公,可以了。”

  播放的遗言中断,耳边响起了星月的声音,Ji Xinghe 才恢复了对外界的真正感知,刚才那种特殊状态的他,没法察觉到六名距离他很近的教官有什么样的举动。

  此时睁眼一看众人的表现,他也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又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因为他恢复了正常,所以六名教官也都恢复了正常,并对自己刚才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悲伤和愤怒而表示尴尬和不解。

  “骥将军,我刚才是……”

  “是因为我。”Ji Xinghe 起身,站的笔直,对六个教官说道:“我用了气的力量,影响了你们的情绪。”

  “啊?还可以这样的嘛。”

  他们不知道那个关于气的善意谎言,也不知道通过气的外放,让他们感觉到悲伤和愤怒等情绪的Ji Xinghe ,刚才经历了怎样的悲伤和愤怒。

  更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于Ji Xinghe ,对于包括他们在内的全人类,有着怎样的意义。

  所以,他们只是觉得新奇。

  “嗯,以前不可以,现在可以了,谢谢你们。”

  “啊,不用谢不用谢。”

  “我们什么都没做啊,骥将军您言重了。”

  “对对对,我们什么都没做,如果您有breakthrough ,那是您自己的努力,千万别说谢谢。”

  “骥将军,恭喜恭喜。”

  六名教官面对Ji Xinghe 的感谢,有些诚惶诚恐的意思,实在是因为他们自认为跟Ji Xinghe 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那不是我的努力,是他们用生命赋予我的力量。”…

  Ji Xinghe 说出了他终于找到的真相,却让六个教官都有些不明所以。

  “今天先这样吧,有需要我再找你们帮忙。”

  “好的,骥将军您千万别跟我我们客气,为您做任何事,都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谢谢。”

  随着六名教官的离开,Ji Xinghe took a deep breath 。这口气很长,连同呼气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他的状态彻底平复。

  “星月。”

  “主公,我在。”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得到气的力量吗?”

  “为什么呢?”星月其实已经猜到了,她听到了刚才Ji Xinghe 说的那句话,也全程参与了埃森Academician 的那些实验,还有Ji Xinghe 之前的一些实验。

  可她还是问了出来,因为她知道现在的Ji Xinghe 需要倾诉。

  “是他们用生命,赋予我的力量。”

  Ji Xinghe 再次重复了这句话,然后语气平静的说:“从李教官开始。”

  星月知道Ji Xinghe 所说的李教官是谁,六号基地的李教官,因为让Ji Xinghe 在尘暴中穿甲作战,被调离了六号基地。

  他在前线作战时牺牲了,给Ji Xinghe 发来了他的遗言,让Ji Xinghe 不要责怪把他调走的那些人,还给Ji Xinghe 唱了一首歌。

  那是Ji Xinghe 听到的第二个遗言,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Ji Xinghe 不断的听到了更多的遗言。

  他知道他从中得到了一些力量,但之前从未想到过,他到底从中得到了什么样的力量。

  现在,他明白了。

  “主公,他们的英灵,会因此而感到欣慰的。”

  英灵?

  听到这个词Ji Xinghe 突然觉得星月之前取的组织名英灵议会,实在是太符合他得到气这种力量的原因了。

  以英灵之名,于是有了英灵们赋予的力量。Ji Xinghe 得到的英spiritual power 量,不是来自于始皇帝,而是来自于万千英雄,是来自于英Spiritual Mountain 上的百万英灵。

  Ji Xinghe 又took a deep breath ,说道:“准备一下,我要再试一试。”

  明白了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他想再做一些之前那样的尝试。

  星月this time 却没有配合Ji Xinghe ,她说道:“其实,不需要我准备了,主公,我相信,this time 您一定会成功。”

  Ji Xinghe 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已经接近七十岁的他,脸上却没有半点皱纹。

  “是啊,this time ,我一定会成功。星月,告诉他们,我要回异星。”

  “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