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a and Knife Chapter 557

  接受帝国猩猩的传气之后,会在短暂的时间里拥有气的力量。

  a waterside pavilion gets the moonlight first 。

  龙洲星空军事大学因为Ji Xinghe 的原因,对于气的力量其实并不陌生,两年多的时间里,有超过两百名优秀学生,用过一到三次名为卡泽曼的充气宝。

  这是Ji Xinghe 的有意为之,除了让这些优秀的youngster 更早一些感受气的力量之外,也是为了避免一些麻烦。

  蔚蓝星上,只有卡泽曼这一只猩猩拥有气的力量,其它的全都在South Heaven Gate 空间站。

  而气能够治病疗伤、延年益寿的功效,对于公众来说暂时是个秘密,可对于某一小撮人来说,却是他们需要甚至是渴求的。

  如果让卡泽曼从一个充气宝,变成一个近乎于全能的医疗猩,那无异于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对于一小撮人来说,卡泽曼这一只猩猩很明显是不够用的,闸门一旦被开启,那就意味着他们会想要把其它猩猩也运送到蔚蓝星,从而成为联邦的医疗猩。

  索性,都别用!

  拥有气的猩猩,只能是充气宝,只能用来研究气的秘密。

  这也是塔顶组织会比之前更为急切,又一次和艾达康取得联系的原因之一。

  而在使用卡泽曼牌的充气宝时,两百多名优秀的军校生,自然会进行system 性的测试,来确定充气之后给他们带来的提升。

  不得不说,卡泽曼虽然不弱,但卡泽曼牌的充气宝却有些弱了,它能够给人们带来的力量增幅,时间短暂是一方面,效果也非常的弱。

  方望之前就充过三次气,是充气次数最多的学生之一。

  但他从未有过现在这种强大的感觉。

  平时打起来拳头都有些痛,需要带护具的沙袋被他一拳给打爆了,而之前充气的时候,他做不到这一点。

  更让他惊喜的是,他体内的力量却没有像是之前一样,在剧烈运动之后会快速消失。

  “教官给我的气,比之前充气的时候多了很多。”

  他这样呼喊着,又来到了另一个沙袋的旁边,同样是一人多高使用了真皮制造。

  和之前兴冲冲的一拳不同的是,this time ,他在挥拳时沉腰策马,尽可能的控制着全身的劲力,而后借着之前充气时得到的一些经验,催动着体内的气。

  轰的一声爆响。

  沙子漫天飞溅,让不远处的Ji Xinghe 仿佛看到了异星上的尘暴。

  惊呼声终于响起了,人们像是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又像是刚刚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一样,让整个训练室都变的喧哗了起来。

  “我身体里的气还在,还在啊。”

  方望激动的对着周围的人们呼喊着,他走向第三个沙袋的时候,用激昂的语气诉说着他现在的状态、感受。

  “比之前多了很多,而且,我能够感觉到它的消耗速度比之前慢。”

  “我感觉到它在恢复,它在被我消耗之后,在恢复。”

  强大的心理素质,in this brief moment 得到展现,方望并没有被突然得到的强大力量给冲昏头脑,他的破坏行为并非源自于他有了破坏的欲望,而是源自于他想要搞清楚、掌握自身力量的Spiritual Will 。

  他没有忘了他的责任和义务。

  作为联邦第二个得到了气这种超凡力量的人类,他肩负的,又何止是成为一名像Ji Xinghe 一样的mecha warrior 们?

  他很清楚,他impossible 像是Ji Xinghe 一样强大,但他坚信他可以向着那座名为‘Ji Xinghe ’的山,不断的攀登。

  而在攀登的同时,他要解决掉Ji Xinghe 不应该承担的一些麻烦。

  是的,身为成年人的他,很清楚从这一刻开始,Ji Xinghe 会有一些麻烦。

  他要spare no effort 的去帮助Ji Xinghe ,就像是Ji Xinghe 帮了他一样。

  不,不是帮了他,而是改变了他的命运,改变了全人类的命运。

  不能被辜负啊。

  没有人知道方望强大的内心正在想些什么,人们羡慕的看着他,却不知道他的内心正在变的更加强大。

  他得到的,不仅仅是气的力量,还有责任和义务。

  “是的,我拥有了气的力量,我真正拥有了气的力量。”

  方望站在第三个沙袋面前,再一次挥拳。

  但this time ,他并没有和之前一样打爆沙袋,砰的一声闷响,很重的沙袋摇摆了起来,但外层的真皮却没有破碎。

  this fist ,他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没有使用气的力量。

  而后他再次挥拳。

  于是,轰的一声爆响,仿佛是沙袋中被人提前塞入了一枚手雷,并在方望挥拳的时候被引爆了一样。

  沙尘飞扬,短暂的淹没了方望的身体,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所有看着他的人,都觉得他像是在发光一样。

  在沙尘落地时,保持挥拳姿势的方望收拳,而后took a deep breath ,再缓缓吐出,他的情绪比之前更平静了。

  这一刻的他,恢复了龙洲星空军事大学mecha 驾驶专业第二名的状态。

  “我的身体力量,被提升了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水平。”

  方望继续高声呼喊着,说明着他的感受。

  但这一句话却让很多人皱起了眉头,只是百分之三十的增幅而已,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方望随后说出了答桉。

  “真正的destructive power 量,来自于我体内的气,我暂时不确定我能够打出多少次这样的攻击,但从我的感受来看,我体内的气,只消耗了……”

  方望短暂沉吟,还闭上了双眼,摆出了一个骥家拳的站桩姿势,十秒钟之后,他才恢复了立正的姿势,并睁开双眼。

  开口说道:“我还能打出六拳。”

  三拳加六拳,那就是九拳,这样的数学问题,就算秦王战都能够轻易的算出来。

  可惜的是,秦王战已经离开这里很长时间了。

  如果他能够坚持留下来的话,现在或许会想要成为一名mecha warrior 吧。

  又或许,他会继续坚持他所热爱的。

  还能够打出六拳的方望,并没有走向第四个沙袋,这间训练室的面积很大,但沙袋的数量其实并不多。

  他可能是想要给其他志愿者留几个。

  也有可能是……

  “教官,我想立即进行更全面的测试。”

  方望looked towards 了Ji Xinghe ,眼神之中的狂热,让观众们以及其他志愿者们,都感觉到有些刺目。

  人们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Ji Xinghe 现在让方望去死,方望甚至可能连遗言will not 说。

  只是因为Ji Xinghe 掌握了恩赐的力量,并选择第一个恩赐方望?

  不,还有过去的两年时间里,Ji Xinghe 对方望这些龙洲星空军事大学mecha 专业的学生们,不遗余力的教导。

  那一声声的教官,全都是出自肺腑。

  喊的是教官,却比教官这个词本身更重。

  于是,人们又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个想法:已经折损了三个squad ,一百三十九名Special Level mecha warrior ,四位王牌mecha warrior 的独立团,后继有人。

  但这些想法都和今天的实验无关,消息已经随着Ji Xinghe 结束了对方望的恩赐,且方望并没有展现出气的力量时,从这里传向了全world 。

  因为他是Ji Xinghe 。

  因为他刚才说:试一试,用你的气,来治愈你的身体。

  用你的气!

  “先治伤。”

  Ji Xinghe 看着方望的右肩,轻声的说了一句之后,人们这才回想起来,刚才Ji Xinghe 说方望受伤了,而方望刚才的四次挥拳,全都是用了左手。

  方望不是左撇子,他的right hand 更强。

  “是!”

  this time ,方望没有任何犹豫的应声,就像是听到了命令一样。

  他已经证明了Ji Xinghe 没有说谎,虽然这一点并不需要他来证明。

  焦急的医护人员们,immediately 冲向了方望,并得出了方望右肩骨折的结论。

  治疗手段随之用上,用来检测的各种设备仪器,也全都就位,开始监测方望用气的力量来治愈他的身体。

  从这一刻开始,气能够治病疗伤的功效,将不再是秘密,也不应该再是秘密了。

  人类,真正掌握了气的力量……不,是Ji Xinghe ,掌握了恩赐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在今天之前,只有帝国的皇帝拥有。

  帝国无数猩猩和猴子,用了两百多年的时间,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代价,却始终没能勘破其中的秘密。

  如果这个时候Ji Xinghe 去了帝国,那帝国的反抗军会不会立即奉Ji Xinghe 为领袖?帝国的反抗军,会不会因此而获得更多的支持?

  Ji Xinghe 可以成为帝国的另一个皇帝啊,他会比Martial Emperor 三世更强大,因为他还有联邦的支持啊。

  或许Ji Xinghe 并不会去帝国,帝国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还是有些危险的。但留在联邦的Ji Xinghe ,是不是有可能,依仗自己掌握了恩赐的力量,然后成为联邦的皇帝呢?

  即便是无冕之王,也有些……

  人们的想法,逐渐变的奇怪起来。

  但实验还是要继续的,一次成功可以说是偶然,两次三次……当偶然变成必然的时候,人们奇怪的想法,或许会开始左右人们对待Ji Xinghe 的态度。

  第二名志愿者,在Ji Xinghe looked towards 他的时候,在全场几乎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了他的时候,状态却出人意料的平静。

  因为他是龙洲星空军事大学,这一期mecha 专业的第一名,临近毕业的他,完全可以说是全校第一强。

  而龙洲星空军事大学上一个全校第一强,已经成为了拥有五十三颗金星的Special Level mecha warrior ,上上个全校第一,在拿到第九颗金星的时候牺牲了。上上上个全校第一,在拿到十七颗金星的时候牺牲了……

  但这无损龙洲星空军事大学全校第一的real value ,因为这所学校的mecha 专业,曾经有一个全校第一,已经成为了联邦王牌mecha warrior ,且多次击破了帝国公爵甲,还是联邦第二个击破了帝国Great General 甲。

  他现在拥有已经不是金星了,而是红星。

  才拿到第三十二颗红星的韩力,还有一个更让人羡慕的称号——Ji Xinghe 座下首席eldest disciple 。

  最强,所以是首席eldest disciple 。

  “教官!”

  姜礼的语气和他的状态一样平静。

  现在的Ji Xinghe ,同样非常平静,他已经明白了恩赐的秘密,并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这种秘密。

  能够从‘好像懂了’,到‘真正明白’,再到现在的‘部分掌握’,Ji Xinghe 觉得他应该感谢星月。

  如果没有星月的提醒,他不会选择用这种会给他极大压力的实验,也不会有像是方望、姜礼这样的优秀youngster ,来用最坚定的信念来配合他完成实验。

  指望那些十恶不赦的罪犯,如何能够成功呢?

  从这一点来看,星月对于人类的信任,对于方望、姜礼这样的youngster 类的信任,其实比Ji Xinghe 更纯粹。

  “想一想,你为什么要得到气的力量。”

  Ji Xinghe 回想着刚才感受到的方望的一些变化,出声提醒了一句之后,伸手按在了姜礼的右肩上。

  气的力量再次涌出。

  状态依然平静的姜礼,用心思考着Ji Xinghe 刚刚问出来的问题,用心感受着体内的气。

  他的姿势变成了骥家拳的站桩,已经练成了Strength Transformation 的他,比方望更强大,也能够更清楚的感受和尝试掌控Ji Xinghe 传给他的气。

  一分钟之后,Ji Xinghe 松手。

  和刚才的传气过程相比,他this time 并没有任何变化,在周围的人们看来,他就是随意的把手按在姜礼的肩膀上,然后静静的看了姜礼一分钟的时间。

  给人一种轻松写意的感觉,但……能成吗?

  人们的目光聚焦在了姜礼的身上,站桩姿态的姜礼慢慢睁开了双眼,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肩,然后轻声说道:“教官,我的肩膀没骨折。”

  人们错愕,而后愤怒。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恩。”

  Ji Xinghe 应声的时候nodded ,然后说道:“我刚才没控制好,现在,我控制好了。”

  所以,成了?

  当Ji Xinghe 这样说的时候,姜礼再说什么will not 有人关心了,人们对于Ji Xinghe 的信任,早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而现在又一次的攀升。

  如果说之前的Ji Xinghe ,像是蔚蓝星上的最高峰一样,那现在的Ji Xinghe ,就是异星上的最高峰——众神山。

  它不仅是异星上的最高峰,也是整个星系之中的最高峰。

  “那我去测试了。”

  姜礼的表现,相比于方望实在是平静太多了,或许是因为他并不是第一个得到Ji Xinghe 恩赐的人,也或许是因为,第一名给了他更强大的内心。

  再或许,只有足够强大,才能够成为第一名。

  姜礼的测试并没有方望那么暴力,但却补足了方望之前没做的那些测试,趁着方望正在治疗肩膀的骨折时,他开始在相关人员的配合下,进行最为全面的测试。

  关于气。

  这让方望非常的羡慕,而羡慕别人的人,往往正在被人羡慕。

  人们羡慕姜礼,更羡慕方望,第一个获得恩赐的人,注定会青史留名。

  但最应该青史留名的人,注定会是Ji Xinghe 。

  Ji Xinghe 准备开始第三次实验,第三个志愿者并不是龙洲星空军事大学的学生,而是一名回蔚蓝星休整的mecha warrior 。

  虽然异星的战事,出现了对于联邦而言不利的变化,可人毕竟不是钢铁机器。

  就像是之前的韩力,已经拿到了七十三颗金星的他,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王牌mecha warrior ,却被强制调回了蔚蓝星进行短暂的休整。

  因为韩力的mecha squad 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个人,这样的打击真的有那么容易承受吗?

  如果他的心理出现了问题,那下一次出战就是他的死期。

  韩力的表现很好,通过给Ji Xinghe 求情的事情,让屠远认为他不需要休整了,所以他和Ji Xinghe 坐上了同一艘宇宙spaceship 。

  “兵团长!”

  mecha warrior 的声音非常洪亮,立正敬礼的他,状态介于方望和姜礼之间,并非是Special Level mecha warrior 的心理素质不如还没正式毕业的军校生,而是因为,只有在异星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mecha warrior ,才能够明白帝国mecha 的强大,才能够明白……

  Ji Xinghe 的强大!

  他的激动情绪,只是因为他站在Ji Xinghe 的面前。

  “辛苦了。”

  Ji Xinghe nodded 的同时,正要伸手却被人给打断了。

  “等一等!”

  是一个有些清脆的童声。

  “马二狗!”

  第二声清脆的童声响起,带有明显的怒气。

  骥荣欣月在出声的同时,已经追向了狂奔起来的马二狗,她怎么也didn’t expect ,她最信任的兵,竟然敢at this time 捣乱。

  可骥荣欣月却没能追上冲向Ji Xinghe 的马二狗,因为林殊拦住了她。

  又是一个她最信任的兵。

  都是她最好的朋友。

  “你们!”

  child 们的声音和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没人去拦,因为Ji Xinghe 在场,因为这些child ,都是Ji Xinghe 的兵。

  “兵团长!”

  马二狗无视了骥荣欣月要揍死他的目光,冲到了Ji Xinghe 的身前,立正,敬礼。

  和那名从异星上回来的mecha warrior 一样,喊出了这个称呼。

  他目光坚定的说。

  “让我先来。”

  这child 怎么回事?一点都不懂事……

  成年人们刚刚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就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另一个child 。

  于是成年人们的目光变的复杂了起来。

  这child ,太懂事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