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a and Knife Chapter 562

  有了李安邦这个超级大牌的卧底,还有屠远这个隐藏了牌面的卧底,Ji Xinghe 早已不关心塔顶组织的事情了。

  专业的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就是这么让人放心。

  龙洲星空军事大学的一角。

  因为Ji Xinghe 开始恩赐的原因,这里的安保级别再次被提升,且不止一个级别。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些安保力量,或许并不止是用来保护Ji Xinghe 的,还是在限制他。

  毕竟Ji Xinghe 曾经有过‘偷’单兵星舰的事迹,在他再一次表现出要去异星的态度之后,龙洲星空军事大学的单兵星舰,全都被人给开走了,让相关专业的学生都有些难过。

  但真的speaking of which ,这些安保力量却有明显的漏洞,因为所有人都知道,Ji Xinghe 在给骥荣欣月进行恩赐,并确定骥荣欣月的身体恢复正常之前,绝对不会离开蔚蓝星。

  要走,也会把骥荣欣月一起带走。

  这也是Ji Xinghe 没有在immediately ,给骥荣欣月进行恩赐的原因之一,另外两个原因分别是,他的经验并不够,以及他还不够强。

  而现在,可以了。

  “兵团长,请让我先来。”

  “骥爷爷,让我先来吧。”

  马二狗和林殊这两个child ,再次争抢了起来,其他和骥荣欣月一起回来的child 们,也都纷纷争抢了起来。

  距离他们回到蔚蓝星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心智都要比之前成长了很多,从学业方面来看,平均年龄只有十一岁的他们,全都已经开始了初中的课业。

  就算是年龄相对小一些的,也因为努力和懂事的原因,提前结束了小学的课程。

  这让他们此时的争抢,显得更加珍贵。

  “都给我闭嘴。”

  “没事的。”

  爷孙俩同时开口,让child 们都安静了下来。

  但只是沉默了几秒钟的时间,马二狗和林殊两人就同时开口:“真的没事吗?”

  “……”

  Ji Xinghe 无奈之下,只能让其他child 们先离开。

  他们太担心了,有可能会影响到骥荣欣月的Spiritual Will ,虽然以Ji Xinghe 的了解来看,骥荣欣月强大的内心,impossible 受到这种影响。

  但万无一失最好。

  只剩下爷孙俩的时候,Ji Xinghe 却没有立即开始。

  已经快十一岁的骥荣欣月,很清楚Ji Xinghe 为什么会犹豫,现在的她,看起来其实并不像是一个child 了。

  她已经长到了一米五六,而在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平均身高,只有一米四七。

  但她其实并不算高,独立团青训squad 的child 之中,出生在蔚蓝星的个个都可以用家世优越来形容,他们的营养水平以及normally 里的训练,都能够让他们的身高超过peers ,属于拉高了平均身高的一小部分人。

  有的girl ,在十一周岁的时候已经长到了一米七,最高的一个甚至有一米八二,不看面孔的话,看起来已经和成年人没什么区别了。

  恩,这个girl 的爹是Ji Xinghe 之前从未当面见过的罗维奇,熊州的凶悍bloodline ,前联邦最强三大mecha warrior 之一的bloodline ,在所有人看来都被这个girl 给继承了。

  可惜的是,这child 其实并不喜欢驾驶mecha ,她更喜欢小提琴。

  或许,并不可惜。

  在青训squad 休息的时间里,最受人欢迎的节目之一,就是听她演奏小提琴,child 们不懂小提琴的技法,也不知道那些曲目的难度高地,他们只是由衷的认为,真的很好听。

  而和骥荣欣月一样在异星出生,而后回到蔚蓝星的child 们,除了骥荣欣月、马二狗、林殊等几个child 之外,其他的身高都普遍低于peers ,属于拉低了平均身高的一小部分人。

  蔚蓝星和异星的重力环境不同,让他们的身体受到了明显的影响,就像是成长过程中一直背负着重担一样,基因inheritance 中的身高相关,对于child 们来说,太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了。

  骥荣欣月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成长的并不只是身高。

  她的语气非常平静的问道:“爷爷,您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很努力吗?”

  Ji Xinghe 知道答桉,但他不想说。

  骥荣欣月也不需要他说出答桉,继续说了起来:“因为我不想成为您的负担,所以,请不要让我成为您的负担。”

  Ji Xinghe took a deep breath ,然后缓缓nodded 。

  骥荣欣月立即做出了站桩的姿态,她闭上了双眼,不想让任何外界因素影响到她。

  Ji Xinghe 的手,按在了骥荣欣月的肩膀上。

  气的力量缓缓流出,而后涌入了骥荣欣月的身体之中,时至今日,Ji Xinghe 依然没能感受到meridian 的存在,这种特殊的力量,确实是直接在细胞之间流动,和一些小说中形容的inner Qi 、True Qi 有极大的不同。

  但在某些方面,又非常的相似,特别是治病疗伤这方面,效果远超inner Qi ,就算是和小说中immortal cultivator 的True Qi 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在相关的测试结果中显示,气,连人类至今都没能真正攻破的癌症都可以治愈,其它已知的疾病也几乎都能够完全治愈。

  从这一点来看,气更像是一种医疗手段,因为它对于人体的battle strength 增幅在相比之下,看起来就弱了很多。

  别说flying through the skies or escaping through the ground 、move mountain, collapsing sea 了,普遍情况下,连mecha 都打不过。

  如果允许使用武器的话,普遍情况下,拥有了气的人类,在常规枪械面前也就是移动速度快一些的移动靶而已。

  当然,以上都是普遍情况。

  Ji Xinghe 并不能算在其中。

  经过了第四次核爆baptism ,他体内所拥有的气,量级上已经完全不弱于艾达康所展现出来的那些,一拳在钨钢合金打造的mecha 上留下明显的拳印,以前Ji Xinghe 做不到,但现在他已经可以做到了。

  换而言之,联邦目前所拥有的Energy Shield 技术,因为防御等级跟钨钢合金一样,所以在理论上,也挡不住Ji Xinghe 如今的拳头。

  battle strength 上的增幅,对于Ji Xinghe 来说其实不重要,他去异星征战真正依靠的还是mecha 。

  徒手拆mecha 这种事情,就算是他能够做到他也不会做,因为战场上需要面对的,远远不止一架帝国mecha 。

  真正的增幅,在于他能够给骥荣欣月的恩赐,相比于之前有了本质的提升。

  事实上,他之前说谎了,他不止可以进行count 级的恩赐,还能够进行侯爵级的恩赐,即first stage 境和second stage 境。

  但之前的他,如果给人进行second stage 境的恩赐,那他一天就只能恩赐两人,速度上实在是太慢了,如果不给联邦留下足够的种子,他就算是有英灵组织在手,也只能打出蔚蓝星。

  那对这场战争而言,非常的不利。

  而现在,他一天时间内,勉强只能给一个人进行公爵级的恩赐,这样的好事情,自然要优先给自己的孙女。

  Ji Xinghe 是人,不是Saint 。

  至于安全问题,Ji Xinghe 也完全不担心,他如今对于气的掌控已经远超之前,真正的核心原因在于,他曾经用数百人的命,来尝试‘失败’的传气。

  不会有事的。

  心里这样想着,但Ji Xinghe 的内心还是有些紧张,有些担心,有些害怕。

  但这些情绪并没有对他正在进行的恩赐,产生什么负面影响,反而是契合了他之前的一些关于恩赐的猜测……

  骥荣欣月对于他来说,就是全world 最珍贵的珍宝,他的强大有复仇的意志支持,有千万人的牺牲留下来的意志支持,更有守护骥荣欣月的意志支持。

  怎么可能不成功?

  骥荣欣月的身躯已经颤抖了起来,她相对脆弱的身体,似乎有些难以承受更为磅礴的力量。

  讲道理,Ji Xinghe 完全可以先给骥荣欣月first stage 境的恩赐,而后再step by step ,可Ji Xinghe 却没有选择这样做。

  骥荣欣月也没有拒绝,且非常支持。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sword edge 从磨砺出。

  内心同样紧张和担心的骥荣欣月,其实并不担心她自己的安危,她担心的是:

  “如果我出事了,爷爷会有多么伤心难过啊。”

  “如果我不够强大,爷爷又怎么能毫无负担的去异星给father 报仇?还有mother 的仇,mother 也是因为这场战争才去了异星……”

  “我现在还不能给father mother 报仇,但我绝不应该阻止爷爷去给father mother 报仇。”

  “我必须要更加强大,像爷爷一样强大,比爷爷更加强大,才能够亲手给father mother 报仇,才能让爷爷不用再冒着mortal danger 去报仇。”

  要说关于复仇的意志,骥荣欣月并不比Ji Xinghe 差,因为她在某种程度上,比Ji Xinghe 受到的损失更大。

  Ji Xinghe 至少能够和骥辰星一起生活十八年的时间,之后骥辰星来到这所学校上学的时候,寒暑假也能够出现在Ji Xinghe 身边。

  就算是骥辰星到达了异星,平均每周也能够传回一封视频家书。

  可她,从未见过她的father 骥辰星。

  就连家书也没有收到过。

  她完全有理由去怨恨骥辰星这个father ,但她并没有,反而是有着非常浓烈的爱,因为她的mother 。

  她的mother 本应该陪着她成长,可从她记事算起来,又有几年时间呢?如果她没有那么懂事,没有那么聪慧,她现在甚至会忘了她mother 的样子,忘了她mother 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话。

  “凭什么?”

  “你们,凭什么杀死我从未见过的father ?凭什么害死我来不及爱护的mother ?”

  身体开始颤抖的骥荣欣月,勐然睁开了双眼,通红的眼眶之中满是愤怒。

  但这愤怒并没有影响她的Spiritual Will ,因为她同样有着关于守护的意志。

  “我要保护爷爷,就像是爷爷保护我一样,就像是爷爷保护很多很多人一样。”

  “我要保护马二狗、林殊他们,就像是他们保护我一样。”

  “如果我失败了,他们就没法健康的成长,他们甚至会死,我也会死。”

  “他们,凭什么死?”

  “我们,凭什么死?”

  已经快十一岁的骥荣欣月,对于生死已经有了和成年人一样的理解,她不会再相信童话里所说的,人死之后是去了天堂的说法。

  “只要我足够强大,米拉就不用上战场,她可以在全world 最盛大的演奏厅里,给全world 带来最动听的曲目。”

  “只要我足够强大,秦王战就不用哭着鼻子打造mecha ,更不用在未来的某一天,以机修师的身份驾驶mecha 作战,他可以制造他最喜欢的手工模型。虽然很丑,做的很慢,但他真的很认真,很喜欢。”

  “只要我足够强大……”

  短短的时间里,骥荣欣月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她所认识的人,以及那些人的梦想。

  那些人,原本应有的人生。

  “没有这场战争的人间,才是他们的天堂。”

  “我要结束这场战争!”

  骥荣欣月坚定的意志,终于压制住了她身体的颤抖,通红的眼眶逐渐恢复,像是deep water 一样平静,又倒映着夜空中的月亮,看似微小,实则磅礴无边。

  而此时,Ji Xinghe 的恩赐尚未结束。

  他在想。

  “如果有一天我会牺牲,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我的一切,全都交给我的孙女。”

  这个念头,对Ji Xinghe 的气产生了一些影响,而这些被影响到了的气,又传入了骥荣欣月的身体之中。

  短时间内看不出来任何异常,但却注定是不同的。

  就像是两人与众不同的关系一样,那不止是身份上的差别,还有bloodline 上的差别。

  这世间,只有骥荣欣月拥有Ji Xinghe 的bloodline ,拥有着,inheritance bloodline 的基因。

  恩赐完成。

  连续给十多人恩赐之后,都不见任何疲惫的Ji Xinghe ,此时却给人一种senile 的感觉。

  他安静的站在骥荣欣月身前,完全看不出来联邦first Star River 级mecha warrior 的风采,也没有什么联邦中将,Star River 勋章唯一获得者/铸造者,联邦个人martial power 最高的那座山的风采。

  他只是一个慈祥的爷爷,为了他的孙女,他可以付出一切。

  而就在刚刚,他付出了他体内所有的气,半点都不剩下。

  可他并没有就此而变的弱小,干涸的身体内部,因为强大的Spiritual Will 变的更加强大,就像是突然出现了无数spring 一样,涌出了大江大河一样的气。

  经历了第四次核爆baptism 之后,再一次出现的bottleneck ,就这样被打破了。

  他可以向着seventh stage 境再次前行。

  那是,帝国四方王的realm ,是Martial Emperor 一世在真正建立帝国之后,再拥有了磅礴无比的气之后,生下来的几个小儿子,而后历经百年以上的时间,才cultivation 得到的气。

  如果李征帆能够看到这些,知道这些,他就会真正的明白,Martial Emperor 三世为什么会害怕。

  就像是在Ji Xinghe 之前,所有mecha warrior 的目标都是成为王牌一样,在Ji Xinghe 之后,所有mecha warrior 的梦想,都是成为Star River 级mecha warrior 。

  还有Star River 勋章,Ji Xinghe 仅有,但联邦千万军人都渴求的那枚army medal 。

  开创者和successor 、追赶者之间的差距,何止望山之高、见水之长。

  “爷爷。”

  骥荣欣月此时的状态非常平静,不像是方望被想要破坏什么的暴力冲动所影响,也不像是姜礼那样,用强大的Spiritual Will 强行压制住了内心的躁动。

  她真的很平静,就像是从未得到过恩赐一样。

  但她却看着Ji Xinghe ,目光闪亮犹如十六的月亮,而后摆出了骥家拳的gesture style 。

  “骥家拳,骥荣欣月,请指教。”

  senile 的Ji Xinghe ,腰背突然挺直,他再一次成为了联邦个人martial power 最高的那座山。

  面对这个与众不同的登山者,他也认真的摆出了骥家拳的gesture style 。

  “骥家拳,Ji Xinghe ,请指教。”

  这一刻,他们不像是爷孙俩,像是一对master and disciple 。

  人们常说薪尽火传,但上古之时,人类的火种开始遍布全world 的时候,薪,从未尽。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