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anical Flesh Chapter 第三百七十二章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等到离歌离开之后,余迁和乾坤商量了一阵后续的事宜,然后各自离开。

    很快,Black Steel Shelter 内的新人类,紧急行动起来。

    虽然屠夫和Ling You and the others 已经被重创,但监牢门口还守着一个Duanmu Long Xiang ,想要进去解决屠夫,必须要有人能够牵制甚至压制住Duanmu Long Xiang 。

    另外,屠夫实力恐怖,就算他已经被重创,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动手之人必然也要是高阶。

    就在新人类一方的高阶battle strength 暗流涌动之时,另外一件幽闭的房间内,两个气息深沉的老人正相对而坐,他们分别裹着一身black robe 和一身白袍,正在凌空对弈。

    两人之间虽然没有棋盘,但one after another red 的阴影凭空交错,构建出了完整的楚河汉界。

    阴影棋盘之上,纯粹以能量凝聚的黑白两色象棋犬牙交错。

    两人都没有动手,一枚枚能量凝聚的棋子,自己在棋盘之上厮杀,没过多久,双方棋子都被杀到一片凋零。

    就在此时,一抹阴影在房间内流动起来,一个头戴兜帽,面容隐没在阴影之中的silhouette 出现在房间内。

    “事情做得怎么样?”black clothed 老人眯着眼睛问道。

    “事情很顺利。”夏归说道。

    “若是不出意外,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进入监牢,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我们只需要坐壁上观,等待他们双方杀出一个结果,然后就可以sit back and become the fisherman who sweeps the benefits !”

    “不错!”black clothed 老人点了nodded 。

    “this time 是余迁他们自作聪明,想将我们拖下水,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夏归说道。

    “屠夫的实力非常terrifying ,this time 无论谁胜谁负,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只是你千万要注意,把自己要摘干净,不要引火烧身。”

    “放心。”夏归轻笑一声。

    “我已经将自己从那件事中彻底了抹除,除非他们有人breakthrough 到eighth rank ,否则他们会彻底将我遗忘!”

    “谨慎是对的。”black robe 老人说道。

    “为了对付屠夫,

他们this time 唤醒了离歌,这件事我们是否需要利用一下?”夏归轻声说道。

    “不用。”black robe 老人shook the head ,否决了夏归的提议。

    “这是那些阁下之间的恩怨,我们绝对不能插手,否则只会惹祸上身。”

    “诅咒之眼阁下依然在活跃,并没有沉睡,离歌被唤醒一定瞒不过他,如果诅咒之眼阁下想杀他,根本不需要我们做任何事情,离歌也难逃一死。如果诅咒之眼阁下选择turn a blind eye ,我们就算将这件事宣扬到well known ,诅咒之眼阁下也不会杀他,甚至有可能迁怒于我们。”

    “不要低估那些阁下,他们不是我们可以操纵的存在,甚至不要轻易揣测他们的意图,these all are 很危险的行为。”

    夏归轻轻nodded ,放弃了利用这件事的打算。

    “this time 顺水推舟虽然很成功,但还是有一些可惜的地方。”夏归说道。

    “你在可惜什么?”black robe 老人said with a smile 。

    “你是可惜余迁给你的那些星能精粹吗?你放心,新能精粹虽然珍贵,但我们也不会吝啬,余迁能给你的,我们自然也可以。”

    “我不是在可惜星能精粹。”夏归shook the head 。

    “我是在可惜屠夫,我们原本用来对付新人类的这把刀,this time 之后,或许就要被清理了!”

    夏归话音未落,虚空之中criss-crossed 的棋盘轻轻荡漾了一下,这句话显然扰动了他们的思绪。

    white 方最后一粒过河的悍卒,趁机向前一步,将black 方的马击溃。

    black robe 老人expression congeals ,重新稳定心神,继续在棋盘之上厮杀。

    “屠夫的结局,是他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当初为了磨炼他这把刀,我们付出了那么多资源,可最后,他却为了一个女人,坏了我们的计划,这些年能够让他们还活着,就已经是一种恩赐,this time 事件之后,他这把刀也该扔进垃圾桶了。”

    夏归微微lifts the head 。

    “屠夫这把刀的锋利程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万一新人类this time 没有能将他折断,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别担心。”black robe 老人说道。

    “我们既然留着屠夫,自然有制衡他的办法,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超出我们的预判,但事情依然在我们的掌控之中,this time 就算他活了下来,也别想摆脱我们的掌控!”

    “Duanmu Long Xiang 现在还守着监牢的入口,我们该如何处理?”夏归问道。

    “不用管他。”black robe 老人coldly snorted 。

    “他从Mechanical King Court 手中拿到了全新的能量核心技术,不但没有告知我们,还故意邀请其他人过来拍卖,简直胆大包天,this time 正好让他吃一点苦头,让他知道,没有我们的支持,他什么也做不了!”

    “另外,Qi Yuan 那边也要注意一下,我虽然不想在这种时候得罪Maureen ,但他既然自己卷入了其中,那就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屠夫战死,新人类肯定不会放过他,等Qi Yuan 死后,记得将那个能量lifeform 夺过来,这个东西不能落入新人类的手中!”

    “我已经在监牢外安排了人手,随时准备出手。”夏归说道。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一起看好戏,我也想知道,屠夫疯了这么多年,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是他的刀更锋利,还是新人类的手段更狠!”

    “另外还有一件事。”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袍老人忽然开口说道。

    “我让你追查Doomsday Saint 徒的事,有没有线索?”

    夏归hearing this ,兜帽之下蠕动的阴影也凝固了一瞬。

    “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不过这件事涉及到董事会,我也不敢妄动。”

    “是不是他?”

    白袍老人说着, 棋盘之上残存的一颗棋子忽然变幻开来,在虚空之中变成了一个人名。

    夏归看了那个名字一眼,轻轻nodded 。

    白袍老人叹息一声。

    “Doomsday Holy Court 的手段,果然terrifying !这位old friend ,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Doomsday Holy Court 所侵袭。”

    “能不能确认,是哪一位Doomsday Saint 徒的手段?”black robe 老人问道。

    “我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但我怀疑是心之圣徒,除了那一位最mysterious 的眼之圣徒外,只有这一位才能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侵蚀一位高阶powerhouse !”夏归说道。

    “我们现在不宜和Doomsday Holy Court 正面冲突,你找机会警告一下那一位隐藏在背后的Doomsday Saint 徒,让他不要在Black Steel Shelter 肆意妄为!”

    夏归nodded ,如果换成其他人,他早就锁定了目标,可末日庇护之下的Doomsday Saint 徒,让他难以动用mysterious 域手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