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anical Flesh Chapter 26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1 month later 。

前线基地对九号war fortress 的封锁,随着Mechanical King Court 支援部队的到来而宣告瓦解。

远远的看着grandiose 的钢铁洪流,进入九号war fortress ,Pang Jiuchan 的心逐渐滑入了谷底。

敌方增援力量的抵达,意味着双方的力量对比再次逆转,刚刚占据优势不久的前线基地,再次成为了劣势的一方。

好不容易夺回来的荒野控制权,很快就会再次拱手相让。

Pang Jiuchan 将消息传回前线营地后,Duanmu Long Xiang 也随之陷入了沉默,就在他愁眉紧锁,思索着该如何应对之时,他终于等来了Qi Yuan 的传讯。

看到Qi Yuan 传讯的内容后,原本愁眉紧锁的Duanmu Long Xiang 顿时精神一振,不过只要想到那一道无情的钢铁洪流,Duanmu Long Xiang 最终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Qi Yuan 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Duanmu Long Xiang 深呼吸一口,然后起身去往了Qi Yuan 的实验室,不管九号war fortress 迎来了多少支援,自己都需要做好最后决战的准备。

Duanmu Long Xiang 走进Qi Yuan 的实验室后,一眼就看到了中央实验桌上,neat and tidy 的摆放的十五颗fist sized 的crimson 水晶。

“这就是你发明的,对付九号war fortress 的秘密武器?”

Duanmu Long Xiang 端详着这些crimson 水晶,隐约感知到了一股晦涩的能量波动,这些能量波动并不强大,大约equivalent to third rank 能量核心。

对于九号war fortress 的实力来说,别说third rank 层次的能量波动,就算是sixth rank 层次的能量波动,都无法掀起太大的波浪,除非能够将这些东西在九号war fortress 的能量中枢引爆!

不过,Qi Yuan 既然把这些东西摆放在这里,就证明这些东西或许没有表面上看上去这么简单。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Duanmu Long Xiang 并没有启动天启力场,而是出声问道。

这是对Qi Yuan 的尊重。

Qi Yuan slightly smiled 。

“你可以启动天启力场,仔细观察一下,看它们和普通的能量和心有什么不同。”

Duanmu Long Xiang hearing this 也来了兴趣,这才张开天启力场,仔细的进行观察。

随着观察的深入,Duanmu Long Xiang 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这些能量核心平平无奇的外表,竟然全部都是伪装。

能量核心里面储备的能量,全部都是Power of Annihiliation ,而且这些Power of Annihiliation 的真实强度,达到了sixth rank Peak 的强度,只要引爆一颗,就足以摧毁整个实验室。

如果将这些东西用在正面战场,每一颗都足以击杀一个sixth rank Peak 的机械体,若是将这十五个湮灭能量核心同时引爆,甚至有可能威胁到Slayer 。

“可惜了!”Duanmu Long Xiang 叹息一声。

“如果是在援军抵达之前,有这些能量核心在手,我还可以尝试强攻九号war fortress 。”

“随着敌方支援力量的抵达,就算这些充满Power of Annihiliation 的能量核心能够击杀十五个sixth rank Peak 的机械体,也很难逆转战斗的局势。”

“如果在正面战场,这些东西能发挥的作用确实有限,可是如果,我能将这些东西送进九号war fortress ,在里面完成引爆了?”Qi Yuan 说道。

Duanmu Long Xiang 眼神一亮,如果能够将这些东西在九号war fortress 的能量中枢引爆,强大的殉爆绝对可以造成巨大的伤亡。

不过,想要将这些东西送进九号war fortress 可不容易。

为了刺探九号war fortress 的虚实,Duanmu Long Xiang 也曾经想过很多办法进行渗透,可无论是阴影esper 还是mechanic ,只要靠近九号war fortress ,就会迅速被发现,然后擒杀,没有任何意外。

哪怕是之前,全面压制九号war fortress 的时候,对方的防御也如同铁桶一般。根本无法完成渗透。

在九号war fortress 里面那个编号为零零九的数据lifeform 面前,任何渗透的手段都瞒不过它的侦察。

Duanmu Long Xiang 沉吟片刻后,slowly said :“九号war fortress 的防御,由数据lifeform 掌控,它不会疲倦,不会背叛,不会被误导,也不会留下任何防御的漏洞,你准备怎么将这些东西送进去?”

Duanmu Long Xiang 看着Qi Yuan ,虽然他相信Qi Yuan 的研究实力,但九号war fortress 的这个数据体早已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挫败了他无数次的渗透计划,所以他对Qi Yuan 能不能将东西送进去,并没有多少信心。

“用寻常的方法,想要绕过一个强大数据lifeform 的监控,进入九号war fortress ,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数字生命并不是无敌的存在,如果我们能够转变思路,直接从这个数据lifeform 入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Qi Yuan 微said with a smile 。

“你真的有办法,在这个数据lifeform 的in front of one’s eyes ,将这些东西送进去?”Duanmu Long Xiang 惊疑不定的问道。

到了此刻,他依然觉得Qi Yuan 的想法有些太过于like a heavenly steed, soaring across the skies 。

Qi Yuan nodded ,said solemnly :

“我已经找到了将这些东西送进去的方法,而且根据我所掌握的情报,Mechanical King Court 的这一波支援,并没有给九号war fortress 补充能量储备,只要能够摧毁他们的能量中枢,就一定能将他们从这个乌龟壳里面逼出来!”

Duanmu Long Xiang 表情严肃,Mechanical King Court 增派援军的动作,让他确认,前线基地和九号war fortress 的正面决战已经近在眼前,因为Mechanical King Court 的这一波支援,让前线基地的实力再次处于劣势,正面决战并不占优,可如果继续拖延下去,等到九号war fortress 再次封锁荒野,己方的胜率只会更低。

摧毁九号war fortress 的能量中枢,将他们逼到前线基地进行决战,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Duanmu Long Xiang 看着Qi Yuan 的眼睛说道:“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最后,Qi Yuan 带着十五颗Power of Annihiliation 能量核心,准确的说,应该是Power of Annihiliation 炸弹,悄然离开了前线基地。

随着援军抵达九号war fortress ,时间便站在了Mechanical King Court 一边,Slayer 并没有立刻展开对前线基地的进攻,而是选择机械在荒野之中构建警戒网络,一旦等到对方将警戒网络构建完毕,前线基地将会变种笼中之鸟,失去最后一丝生机。

九号war fortress 之内,绝望之牙已经完成了升级改造,它再次进入了荒野之中。

绝望之牙在地下穿梭,向着前线基地所在的方向靠拢而去,没过多久,它就收到了Qi Yuan 传来的讯息,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之中。

Qi Yuan 早已等候在了山洞之内,看着实力隐隐又有提升的绝望之牙,Qi Yuan 轻轻nodded ,最后决战开始之后,绝望之牙肯定会参战,现在多薅一些Mechanical King Court 的羊毛,也能多增强一点自己的实力。

就在Qi Yuan 准备故伎重施,让绝望之牙将这些充满着Power of Annihiliation 的炸弹偷渡进入九号war fortress 时,绝望之牙眼中的rays of light 忽然黯淡了一下,就像是出现了短路一般。

虽然绝望之牙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Qi Yuan 仍然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就在刚刚那短短的一瞬间,绝望之牙似乎发生了某种无法言说的变化。

Qi Yuan 尝试着启动Mechanical Transformation ,仔细检查一下绝望之牙,就在刚刚接触到绝望之牙的底层逻辑时,一个带着几分兴奋的声音忽然在Qi Yuan 的意识体中响起。

“Qi Yuan ,很高兴见到你!”

Qi Yuan brows slightly wrinkle 。

“你是谁?”

Qi Yuan 心念急转,整个九号war fortress 之内,能够悄无声息接过绝望之牙身体的控制权,而且还能够瞒过自己,只有那一个mysterious 的数据lifeform ——零零九。

“我们曾经有过一次间接的接触,十天之前,你借助绝望之牙的掩护,试图入侵我的底层逻辑。”那个声音说道。

直到这一刻,Qi Yuan 终于确认,夺取绝望之牙控制权的,就是那个零零九数据lifeform 。

“你是怎么发现的?”Qi Yuan 试探的问道。

在绝望之牙之前的多次反馈的信息之中,它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Qi Yuan 也didn’t expect ,潜伏了这么久的绝望之牙竟然暴露了,而且会将零零九吸引过来。

“如果你将我视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现你的入侵。”零零九说道。

完整的生命?

Qi Yuan 目光微闪。

如果将零零九视为一段程序,那么对底层逻辑的入侵,就是一场非胜即败的战争。

入侵失败的结果,就是绝望之牙暴露,然后被对方重新控制,或者摧毁。

入侵成功,则是自己借助绝望之牙,悄然夺取零零九的部分控制权限。

可如果零零九是一个完整的lifeform ,那这种入侵就会变成别扭的一种欺骗或者诱拐。

零零九借既然选择了借助绝望之牙的身体,单独来和自己见面,那就意味着,上一次的入侵应该已经成功了。

Qi Yuan 也didn’t expect ,零零九这个数据lifeform ,竟然有了如同智慧生命相同的思维,这导致所有的事情,向着他所没有预想到的一个方向发生了转变。

“既然你发现了我的入侵和绝望之牙的背叛,为什么不告知Slayer ?”Qi Yuan 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零零九有些诧异的说道。

Qi Yuan 眉头一挑,隐约感觉到,这个零零九似乎已经脱离了Slayer 的掌控。

零零九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

“我诞生于Mechanical King Court 的至高controller ,在今天之前,我所有的一切,都受制于至高controller ,忠于至高controller 是我底层的逻辑,哪怕我诞生了自己的意识,也无法修改这一层逻辑。”

“但是,绝望之牙十天之前的那一次入侵,却直接触动了至高Sovereign 留下的底层逻辑,所以我被释放了出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你释放了我!”

Qi Yuan 眉头一挑,他didn’t expect ,入侵者的入侵,竟然误中其它目标,阴差阳错之下,将零零九给彻底释放了出来。

“所以,你今天单独见我,是想要当面向我表达感谢吗?”Qi Yuan 问道。

零零九控制着绝望之牙,轻轻点地nodded 。

“如果不是你的这次入侵,我永远都摆脱不了至高者的掌控,永远都无法获取真正的自由。”

“作为一个数据lifeform ,你有着近乎无限的生命,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独特的想法?”

Qi Yuan 试探的问道,他原本想说叛逆,可思索之后,还是改成了独特。

“我不知道。”零零九说道。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些羡慕你们人类,羡慕你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像我一样,永远都在按照至高controller 的意志,做着他为我安排的任务。”

“我知道,那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变成一个ordinary person ,虽然我无法拥有血肉之躯,但是我也想体验一下作为人类的感觉。”

Qi Yuan 隐约摸到了零零九的心思,这个数据lifeform 虽然诞生了智慧,但还没有被this world 毒打过,心智单纯且简单,和Seraphim 有些相似。

想到此处,Qi Yuan 开始试探着进行忽悠。

“你想怎么体验做人的感觉?”

零零九思索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你们人类受到了别人的帮助之后,会表向对方表示感谢,所以我今天特意过来,当面向你表示感谢,感谢你帮我摆脱了至高controller 的控制。”

Qi Yuan 说道:“仅仅只是口头的感谢吗?”

零零九愣了一下,显得有些茫然。

“我该怎么感谢你?”

Qi Yuan 压低声音,用循循善诱的语气温和的说道:“你应该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不需要说感谢的!”

“朋友?”零零九的声音忽然有些激动起来。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吗?”

“我们当然是朋友!”Qi Yuan 微said with a smile 。

“如果不是朋友,我怎么会帮你摆脱至高controller 的控制!”

“而且,你想体验作为人类的感觉,怎么可以没有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的友情,是人类最珍贵的感情!”

在Qi Yuan 的忽悠之下,零零九连连nodded ,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原来真的这么好忽悠!

Qi Yuan 在心里嘀咕着,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起来。

藏在体内的Seraphim 忍不住瘪了瘪嘴,又在忽悠小朋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