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姑娘你不对劲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等Cheng Jinyang 洗完澡出来,客厅里的众人便齐齐转头看他。

“你们怎么了?”他奇怪地看着众人,“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洗澡的时间有点长呀。”崔小娘促狭said with a smile 。

“毕竟要算入总时长的,不洗久一点怎么行?”Qingqing 也挤眉弄眼地道。

Cheng Jinyang :?

他unfathomable mystery 地在椅子上坐下,便听见Big Sister Xiaopei gentle 说道:

“Jinyang ,没事的。”

“什么没事?”他纳闷问道。

“就是……”Zheng Qiupei 欲言又止。

“也不是越久越好。”卢卿云faintly said 。

“真要持久也能做到,只是没有意义。”李轻纨附和说道。

“我觉得你们可能是皮痒了。”见远处坐在餐桌边上的Big Sister Princess 和小姨子,吃吃吃地笑了起来,Cheng Jinyang 便猜到了她们在影射什么,said with a smile ,“稍等片刻,且叫Little Li 来帮我执行家法。”

姑娘们顿时慌作一团,撒娇的撒娇,讨饶的讨饶,将他围住各种贴贴黏黏起来。

Cheng Jinyang 心里暗喜:果然,不威严不足以治家,不强硬不足以开后宫!

对面的餐桌上,庐陵又有些吃味了,跟姐姐低声说道:

“姐,他倒是establish prestige 了,爽了,可是你呢?”

“再这样下去,他便越发肆无忌惮,日后怕是真的不会立正妻了!”

“有什么关系呢?”Big Sister Princess 悠悠说道,“只要没有正妻压在我头上,就是他永远不立正妻又有何妨?”

“可是我觉得……”庐陵支支吾吾地,whispered ,“我觉得姐姐为他付出that many ,完全有资格拿一个正妻的位置。”

Big Sister Princess 笑而不语。

事实上,她心里清楚的是,oneself 身为Sima Family Princess Zhang 的身份,恐怕会成为oneself 问鼎正妻之位的最大劣势。

原因无他:一旦Jinyang 要称帝,Sima Clan 这边便要禅让。

禅让,当然不能无罪禅让。皇帝无罪却退位,那继任者不是成了篡逆之贼?

所以对Sima Clan 的污名化,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因此,Princess Zhang 的位置并不能给oneself 带来任何优势,实际情况却是反过来的。

Sima Family 必须要依赖oneself 和Cheng Jinyang 的亲密关系,确保家族能在这权力交接的过程中存活下来,不被那些饥渴的从龙之臣给撕碎!

耐心安抚了younger sister 几句,Big Sister Princess 便继续喝酒。

别人不好说,但Jinyang 却不是薄情的人。

她相信Jinyang 。

姑娘们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劝了好久,Cheng Jinyang 这边才堪堪息怒。

然后大家便去睡觉升级。

回到卧室,姑娘们轮流去卫生间漱洗,换上睡衣。

Qingqing 和A’Zhi 在房间角落小声嘀咕,不知道在交流些什么。

崔小娘也抢先上床,将头枕在丈夫的大腿上,举着手机在那里玩。

Old Li 师也跟着上床,睡在Cheng Jinyang 的right hand 边,将身体蜷成一团。

居然提早睡下去了。

Qingqing 和A’Zhi 最近才睡过Jinyang ,因此自觉躺到床的外围。

云云和Big Sister Xiaopei 最后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Cheng Jinyang 两边的位置都被占据,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稍微来晚一些,居然就没有位置了。

杨望舒还是睡在own 小床上,毕竟是未成年少女,不好和那些成年女性去争抢。Young Lady Wang 也懒得争,随便睡哪里。

至于Big Sister Princess 和Demon 组,都是能自由连接上网的,倒是不需要非得同处一室。

等大家都躺下来后,杨望舒便关了房间的灯。

睡觉!

不知为什么,却有些睡不着。

她莫名想起今天下午,趴在Cheng Jinyang 的怀里玩游戏。

对方body 的气味有些好闻,并不是什么沐浴露或者洗发水的味道,但却让她情不自禁地感到安心和暖意。

这样想着,Xiao Wangshu 忽然便理解了,为什么大家都要争着睡在Jinyang 的身边了。

呜,其实我也有点想睡他……

幽幽sighed ,她决定还是不要轻易涉入dragon’s pool and tiger’s den ,去和那些如狼似虎的姐姐们打架。

等Cheng Jinyang 什么时候落单再说。

杨望舒转了个身,闭上眼睛,心里幻想着大家全都走掉,oneself 趁机抓住Jinyang 。

要骑大马,要趴窝抱对,还要……

想着想着,身体就开始发热,于是越发睡不着了。

梦境之中,姑娘们已经开始集合。

Cheng Jinyang 清点了一遍。嗯?

Xiao Wangshu 在哪里?

“兴许是还没有睡着。”Xing Yuanzhi 奇怪地道,“再等等吧。”

又等了二十来分钟,对方依然没有进Entering Dream 。

“我出去喊她。”Big Sister Princess 提议说道,便直接离开了梦境。

在现实里清醒过来,她随便披了一件衣服,然后便匆匆走向Jinyang 那边的住处。

刚推门进去,就看见杨望舒闻声撑起半个身子,在床上看了过来。

“你怎么了?”Big Sister Princess 关切问道,“大家都在梦境里等你呢。”

“我睡不着。”Xiao Wangshu 有些羞惭和难以启齿,低声说道。

“怎么了?”Big Sister Princess 是何等经验丰富,当下便猜到了什么原因,但还是装作不解的样子,继续问道。

她这边谆谆善诱,很快就将Xiao Wangshu 的那点秘密,全部淘得thoroughly 。

“so that’s how it is 。”Big Sister Princess said with a smile ,“我明白了:你是想要去争,却又不知道oneself 是否有资格去争。”

“是的。”杨望舒如小鸡啄米般nodded ,心想殿下真不愧是殿下,一下子就能将困扰我的问题,完美地概括出来。

“那么,你oneself 是怎么想的呢?”Big Sister Princess 点拨她道。

“我……我不知道。”杨望舒嗫嚅说道。

“其实不知道,也是一种回答。”Big Sister Princess said with a smile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建议。”

“你现在还没有成年,所以大家不会将你视为竞争对手。因为整个社会的刻板印象,就是未成年人的爱情就好像夏季的雷阵雨,是随时都能出现又随时都能消散的。”

“但你可以将其转化为你的优势,明白吗?”

“我好像明白了……”杨望舒喃喃说道。

她毕竟玩过that many 游戏,脑子自然是不木讷的。

既然大家都不把我当做竞争对手,那么我随便对Jinyang 做些什么亲密的动作,她们也没法以此来指责我吧。

毕竟就算是那个轮班表,我的名字可也不在上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