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姑娘你不对劲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梦境之中。

蔡昭琴eyes slowly opened ,便看见Wang Wanrou 正站在她的面前。

“你们不是应该在那边练级吗?”蔡昭琴问道。

“看来senior 对梦境world 里的事情了若指掌。”Wang Wanrou 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Wu Chang 发生的事情,senior 在建康居然也能知道。”

“给this World 打工久了,自然会拥有一些方便的权能。”蔡昭琴casually 地说道。

“我只是问一些问题。”Wang Wanrou 低声说道,“并没有想要让senior 在现实里出手。”

“en. ”蔡昭琴颔首说道,“这毕竟是你们的家务事。”

“我怎么感觉你们在对空交流?”旁边的叶茹unfathomable mystery 地道。

千里迢迢将Young Lady Wang 送过来,结果就听两人互相打机锋,各种答非所问,让她稍微有些烦躁。

Wang Wanrou 没有理会她,只是继续问道:

“Xie Guyan 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可以oneself 问她。”蔡昭琴replied 。

“她言之不尽。”Wang Wanrou 说。

“那便是计策了。”蔡昭琴nodded 说道。

“无视性别与aptitude ,将人类批量转化为Demon ,真的可行?”Wang Wanrou solemnly asked 。

“已有实例,why not 可行?”蔡昭琴反问说道。

Young Lady Wang 沉默下来,心知她说的实例便是Cheng Jinyang 。

Xie Guyan 原本为Demon ,利用空想物质将oneself 改造成了人类——确切地说,是某种介入人类和Demon 之间的暧昧状态。

然后她与Cheng Qinghe 生下Cheng Jinyang ,后者也处于这种非人非妖的状态。

既具备一部分人类的特点(身体形态和日常思维),又具备一部分Demon 的特点(Entering Dream 、掠夺和连接状态),且同时可以和两个种族进行繁衍。

而这种状态可以通过繁衍来遗传给子代,所以Xie Guyan 最开始便是这么说的:

让Jinyang 多去繁衍子嗣。由于子嗣后代遵循一滴血原则(父母一方有半妖,子嗣必然是半妖),从而便能慢慢将两个种族fuse together 。

实际上,这却是一个典型的“误导言论”。

因为Xie Guyan 其实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如果Jinyang 真的去大量繁衍子嗣了,那么Xie Guyan 便可以拥有足够的样本,去制作她所需要的药剂。

如此看来,Xie Guyan 最擅长的就是提供大量真实的论据,然后诱导对方根据这些论据,最终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

那么问题来了:

她第二次的说法,声称“通过收集子嗣的样本血液,可以制造出能将人类大规模转化为Demon 的药剂”。

这种说法,就一定是真实的吗?

由于双方掌握的信息量严重不对等,导致Xie Guyan 这边可以with no difficulty 地从海量的信息里面,挑选出特定的那些信息,去诱导Jinyang 这边得出“她精心设计的结论”。

只要这种信息差不能被打破,大家就永远会被Xie Guyan 牵着鼻子走。

而唯一能打破这个信息差的切入点,便在蔡昭琴的body !

“Xie Guyan 为何执意要将人类转化为Demon ?”Wang Wanrou 再次问道。

“她没有和你们说过?”蔡昭琴诧异问道。

“她说Human World 过于腐朽。”Wang Wanrou 回答说道,“与其改良,不如推翻。”

“倒是符合她性情的说法。”蔡昭琴nodded 。

符合她性情……也就是说,蔡昭琴也不确定Xie Guyan 的真实想法。

Wang Wanrou 心思微动,继续说道:“另外,Xie Guyan 似乎在研究某种空想物质的应用,使得Demon 也能使用人类的科技能力。”

“如果Demon 掌握了科技,人类的优势还能维持多久?”蔡昭琴悠悠问道。

“impossible 会有变化。”Wang Wanrou coldly said ,“高阶Demon 的人口不够,远远不及研发产业的门槛线。仅仅依靠Xie Guyan 的智力支持,不可持久。”

“Demon 社会实力至上,提升bloodline 等级比研发科技,对高阶Demon 的实力增长要efficiency 得多。在这种社会环境的定向选择压力下,不会有高阶Demon 去主动研究科技。”

“你能想到这些,Xie Guyan 想不到吗?”蔡昭琴意味深长地道,“所以她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Wang Wanrou 皱眉沉思。

“明明可以拿来做底牌之一,却又让陵光神君展示给你们看了,这又是为了什么?”蔡昭琴再次问道。

“so that’s how it is 。”Wang Wanrou 终于clear comprehension ,nodded 说道,“她倒是好plot against 。”

“像我们这种年纪比较大的人,一般不会喜欢玩一些过于复杂的花招。”蔡昭琴最后说道,“我们表达意思,大多是含蓄的,委婉的,点到为止。”

“如果后辈读懂了,便让人欣慰;如果读不懂,也没关系,不碍最终大局。”

“en. ”Wang Wanrou nodded ,又少见地躬身说道,“many thanks 。”

“不客气。”蔡昭琴摆手说道,示意她可以走了。

Young Lady Wang 转过身来,跟满脸迷惑的叶茹说道:

“走吧,我们回去。”

“回哪里去?”叶茹还没反应过来。

“回Jinyang 那边。”

“该问的……都问清楚了?”叶茹再次确认问道。

“问清楚了。”

“可是我完全没听懂。”叶茹touched the chin 说道,“所以你们真的交流了很多东西?”

“那是自然。”Wang Wanrou slightly smiled ,“你没听懂,那是因为……”

“……我们比较含蓄。”

江汉平原,某处Yellow Springs Road 上。

反物质爆炸的余波还在向外扩散,原地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坑洞,原本位于此处的Demon God 全都skeleton doesn’t exist ,空气中弥漫着极其浓稠的blood aura 。

众人一边吸收blood aura ,一边继续练习Diverting Attention to do Two Operations 。远处,Su Lili 和姜酒处理完了猎杀者,正在往回赶来的路上。

突然叶茹带着Young Lady Wang ,从in the sky 闪现出来。

“你那边都问好了?”Cheng Jinyang 便走上前来,问道。

“都问好了。”Young Lady Wang 淡定说道。

“那么,问出什么结果了?”Cheng Jinyang 皱眉说道。

“怎样都行。”Wang Wanrou 说,“都一样。”

Cheng Jinyang :?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你跟Husband 玩这套谜语游戏,believing or not 我家法伺候?”Cheng Jinyang 故意吓他。

“你要不怕我用Thought Sealing ,将你变成我的狗,你就来吧。”Wang Wanrou 冷笑说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