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女儿家的房间,多精致秀美。

即使向来为人豪爽、常做男儿打扮的的姬冰燕,也不例外。

一进屋,一股淡淡的香气就飘入鼻窍。

Mo Qiu 眼眉微挑,目露沉思。

这股香气,不同于屋内的灵香,而是来自于姬冰燕的体内。

其他人即使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怕也闻不到,唯有fleshy body 比肩Golden Core 的他能闻到。

而这香气代表着……

情*欲!

cultivator 百窍俱通,fleshy body 无暇,不会有恶臭,体味也与众不同。

每一种体味,都代表着不同的情绪。

这,也是Mo Qiu 在Five Sacred Mountains Suppressing Hell 真身再次突破后,才发现的秘密。

房间里没有外人。

秦元香、司徒诩,和已经熟睡的姬冰燕,就连秦明榭也走了出去。

“Great Master Mo 。”

秦元香慢声开口:

“冰燕自去年就显出不舒服,这一年多来,日日饱受煎熬。”

“我们试了很多办法,尽皆无用。”

“现今不求Great Master Mo 能治好她,只要能减缓痛楚,已是大善。”

这一年多来,遭罪的不止姬冰燕。

Ji Changong 、秦元香同样如此。

夜不能寐,无心cultivation ,Divine Soul 时时受悲痛煎熬,实力不进反退。

曾经elegant and poised 、气质脱俗的Island Lord 夫人秦元香,眉眼也多了不少皱纹。

“en. ”Mo Qiu nodded ,迈步行至床榻之前,拉来一个小圆凳坐下。

五指轻搭姬冰燕脉搏,他的眼神就是一变。

“嗯……”

即使处在睡梦中,姬冰燕对外界的反应也极其敏锐,brows tightly knit ,闷哼出声。

不过。

这声音似痛楚、似呻吟,甜腻入骨,让人不自禁心生一股燥火。

难怪不让旁人入内。

若传出去,就算姬冰燕病情恢复,以后怕也没什么好名声。

司徒诩面颊一红,双手subconsciously 捏动衣角。

倒是秦元香,虽然面上略有尴尬,却始终注视着Mo Qiu 面色的变化。

虽然对此不抱希望,她终究还是想能缓解一下女儿的痛楚。

“好厉害的毒!”

Mo Qiu 收回手掌,音带赞叹:

“this Mo 接触医道足有二百多年,也算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却是首次见到这等奇毒。”

“竟能异化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委实了得!”

他身为医者,看的远比常人要多。

这等毒既然能异化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若是加以改善,岂不是能强化?

用在cultivation 上,对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也大有裨益。

毒、医,自古不分家。

“Poison?”

不曾想,他话音一落,秦元香却是一脸茫然,面露不解道:

“Great Master Mo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说……”

“我家冰燕,中了毒?”

不知想到什么,她的面色突然变得煞白,就连声音都带出颤抖。

“不错。”Mo Qiu 愕然,转首道:

“夫人已经入手了解药,is it possible that 还不知道……Little Island Lord 中了毒?”

话音落下,他的面色也是一变。

两人对视,都是心中一沉。

…………

房间内。

一片死寂。

秦元香双眼含泪,看着头上多出几缕白发的Ji Changong ,欲言又止。

她有很多话要问,却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唯有低头默默垂泪。

Mo Qiu 自不会多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都是Ji Family 自己人的事,与他无关。

唯有Ji Changong 。

面泛激动,极其艰难才维持住自己的情绪不变,涩声开口:

“Great Master Mo ,您看出小女中了毒?”

“en. ”Mo Qiu nodded :

“此毒了得,实乃this Mo 平生仅见。”

“Great Master Mo !”Ji Changong hearing this ,猛然上前一步,双目亮起希冀之光:

“此毒,你能不能解?”

他请了无数名医,乃至Golden Core Grandmaster ,奈何莫说医治,就连说明病理之人,也无一人。

直至今日!

直至此时。

心情自是激动万分。

“这……”Mo Qiu 面泛迟疑。

“Great Master Mo ,但说无妨。”秦元香在一旁柔声开口:

“这一年多来,我们夫妇已经绝望过不知多少次,已经看开。”

说着,惨然一笑。

说是看开,但他们两人眼中深藏的希冀,却瞒不过Mo Qiu 的感知。

“此毒深入Primordial Spirit ,异化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极其了得。”Mo Qiu 略作沉吟,道:

“但,也不是不能解。”

“Master !”Ji Changong 再次举步上前,双目泛起血丝,said solemnly :

“若是Master 能解此毒,救我女儿,姬某愿以这身家性命奉上!”

“若有所需,请尽管开口,藤immortal island 上上下下,定然全力以赴。”

“why did it come to this ?”Mo Qiu 愕然,急忙摇头:

“姬Island Lord 言重了,无需如此,只不过解救之法,有些……有些不便。”

他却是想不到,这位姬Island Lord ,为了救女儿,竟能做到这等地步。

他没有后人,更无儿女,自也理解不了Ji Changong 夫妻两人的心情。

“如何不便?”秦元香上前一步,道:

“Great Master Mo 但说无妨,若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去做。”

“唔……”Mo Qiu 想了想,道:

“Little Island Lord 魂魄mutation ,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彼此颠倒,本应主掌spiritual wisdom 的天冲化为英魄,与Heaven and Earth 相合的天魂成了力魄,如此变化反应在外面,就是fleshy body 不协,难以为继。”

“解救之法,一共有三。”

不待两人询问,他继续道:

“其一,自是寻得重塑魂魄的秘宝,如七叶仙莲这等传说中的spiritual object 。”

Ji Changong 、秦元香眼神一暗。

这等奇物,莫说他们,就算是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也impossible 有,Nascent Soul daoist 也要慎之又慎。

“其二,则是以精通Divine Soul secret technique 之人,强行拨正Little Island Lord 的魂魄。”

“这点,this Mo 倒是勉强可以做到。”

两人双眼一亮。

“两位莫急。”Mo Qiu 抬手,制止他们的话头,道:

“此法虽然可行,但耗时良久,怕是需要数十年才可功成圆满。”

“先不说在下没有那么长时间,就算有,两位怕也不放心把女儿的魂魄交由我处置吧?”

两人一愣,随即looked thoughtful 。

魂魄,人之根本。

如若随意摆弄,篡改记忆、扭曲spiritual wisdom ,乃至更换人格也是with no difficulty 。

several decades !

那时候的姬冰燕,还是不是他们的女儿,除了Mo Qiu 怕无人知晓。

“Third Type 哪?”秦元香试探着开口。

“第三。”Mo Qiu 皱眉,道:

“魂魄毕竟属于自身,他人动手终究有诸多不便,若能自己调整,自是最好。”

“this Mo 这里倒是有一method ……”

“但。”

他欲言又止。

论及魂魄,经由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百年经历,他的积累远超同阶。

也是因此,才能察觉姬冰燕魂魄有异,更能看出根源是毒。

但若说哪种method 最能深入魂魄。

Celestial Grotto 数Ten Thousand Law Sect ,却唯有那来历不可知的十大限,最为mysterious 。

而此功,已是他的一大底牌,自然不能轻授。

“Great Master Mo !”Ji Changong 面色一肃,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道:

“姬某活了二百多年,唯有冰燕这么一个女儿,视之为pearl in the palm 。”

“夫人虽多有娇惯,好在冰燕自幼懂事,从来不让我多费心,品性、忠孝有目共睹。”

“可惜!”

他轻叹一声,道:

“我们夫妇所修method ,与冰燕不合,家传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难攀高峰。”

“不知,Great Master Mo 有没有意收这么一个disciple ?”

Mo Qiu 挑眉,looked thoughtful looked towards 对方。

“Great Master Mo ……,不,莫兄。”Ji Changong 爽朗一笑,挥手间重复Island Lord 风采:

“你若收冰燕为徒,我等就非外人,姬某不说送上拜师厚礼,他日但有所需,也尽管开口,只要姬某做到,就绝无二话!”

“不错。”秦元香也nodded 附和,道:

“我们husband and wife two people 在Nine Rivers 盟也算有些分量,Fellow Daoist 若想再进一步,当需Core Formation spiritual object 吧?”

“府上有一粒九转heavenly ascension 丸,现今就可取来,算是小女的拜师礼。”

“两位客气了。”Mo Qiu 心念转动,缓缓摇头,道:

“九转登Heavenly Pill 就不必了,Little Island Lord 的心性,this Mo 也早有耳闻。”

“既如此。”

“我先把她唤醒,其他事以后再说。”

藤immortal island 作为紧靠混乱域的一处节点,单单是每日进出的物资,就是海量。

若能与Ji Changong 结交,以后做事,也有诸多方便。

至于九转登Heavenly Pill ,乃是Core Formation 之时强化Primordial Spirit 的spiritual medicine ,与他无用。

阎罗心经已至Seventh Layer 的他,Divine Soul Power 无需借助medicine pill ,也足够Core Formation 。

even more how ……

十大限,也不必尽数传授,可以先授一二,其他事以后再说。

说着,Mo Qiu 双眼闭合,陡然屈指一点,正中姬冰燕额头正中。

“分神化念,敕!”

“shua!”

一缕分神,悄然没入姬冰燕Sea of Consciousness 。

…………

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

诡异粉腻之气飘飞。

各种奢靡**之声不时传来。

无数床榻出现在这里,其上silhouette 晃动,欲念起伏,惹人遐思。

如玉肌肤,玲珑身段、faintly discernible ……

诸多情丝缠绕,让人越陷越深,直至化作欲望奴仆,不复曾经。

最深处。

姬冰燕身着薄纱,俏面通红,双手抱膝蜷缩着身躯,不时颤抖。

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周围,但一双眼眸,也已渐渐变的迷离。

欲望的侵蚀,无时无刻不再。

只要稍微有所松懈,就会侵入Primordial Spirit ,一点点覆盖原有的神智。

何必阻拦?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至乐就在眼前,只要放开心扉,就可拥抱所有一切。

届时。

不会有煎熬,不会有折磨。

一切都是极致的快乐。

何必这么痛苦,承受如此折磨,明明只要稍作放松,就可投入其中,你也知道其间之乐,让人沉迷,流连忘返。

“呜……”

Divine Soul 悲鸣,在无尽**之声中,发出不甘却越来越微弱的挣扎。

“小娘子!”

“Little Island Lord ……”

“美人儿!”

各种呼唤,充满着Human World 的极致快乐的诱惑,不时冲击着心神。

无数健壮、俊美,乃至丑陋不堪的男子,嬉笑着步步靠近。

“Don’t!”

“不要过来!”

姬冰燕疯狂挥手,惊声大叫,想要从噩梦中醒来,却始终身陷其中,且越陷越深。

直至。

“姬冰燕!”

一个清冷之声响起,好似一盆冷水,猛的浇在迷离的意识上。

她Divine Soul 轻颤,突兀转醒。

意念随即就如受到某种力道的迁移,脱离底层欲念,直入九霄。

渺渺白云之上,一人盘膝端坐。

“道可道,非长道!”

Mo Qiu 抬眼望天,口诵一声道号,单手轻挥,云层悄然洞开:

“Primordial Spirit 一物,最是mysterious ,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可迷人心智,却也是超脱之道。”

“Heaven and Earth 为炉,造化为功。”

“世事如棋,人心做炭,唯有经历世间种种,方可堪破人心,触碰True Spiritual Root 本。”

“三魂曰Heaven, Earth and Mortal ……”

“天魂渺渺之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归于Heaven and Earth 、散于轮回。”

“地魂厚重,秉承血脉而来,死后徘徊与坟茔之间,经久不散。”

“人魂深藏躯壳,与生俱来,血肉之根,承接因果,地府所著……”

“七魂曰,命、力、气、英、中枢、天冲、灵慧……”

浩大之音,在Sea of Consciousness 响起,震荡四方,也于瞬间扫平心头欲念。

姬冰燕心泛恍然,自然而然屈膝下跪:

“dísciple 姬冰燕,叩见Master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