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待Mo Qiu 再次回到Cave Mansion ,已是1 month later 。

重明Fire Python 沉入地底Fire Vein 牵引上来的lava 之中,闻声头颅微动。

“主上。”

它大口张开,声音虚弱,却不忘谄媚开口:

“您回来了。”

“en. ”Mo Qiu nodded :

“你准备一下,过几日我会再取一次blood essence 。”

“Ah!” 重明Fire Python 身躯一僵,就连身上的火焰,都显得暗淡许多:

“主上,能否缓一缓?”

它音带苦涩,道:

“小妖现今气血还未恢复,这般抽取blood essence ,无异于杀鸡取卵。”

“非是小妖不愿,就是能不能暂缓一些时日,待我恢复些许?”

“你放心,死不了。”Mo Qiu 表情不变:

“这次取用的数量,不如上次that many 。”

“Ah!”

重明Fire Python 大口张开,明明是个Flood Dragon 之首,却能露出凄苦之意。

“另外。”Mo Qiu 眼神闪动,道:

“你可记得自己前一位主人姓甚名谁,最后在哪里遇害的?”

“这个……”重明Fire Python 身躯微缩,道:

“小妖那时候spiritual wisdom 初开,对外界不甚了了,并不知前主人姓名。”

“至于在哪遇害?”

“小妖当时并不在主人身边,也幸亏如此,小妖才逃过一劫。”

“是吗?”Mo Qiu indifferent expression :

“据我所知,地藏本愿刀这门divine ability ,在Buddhism 可谓是renowned ,甚少inheritance 。”

“你一个Spirit Beast ,竟然也能得传此divine ability ?”

他此前对Buddhism divine ability 了解不多,但经由与悟元Master 的一番交谈,却知晓这地藏本愿刀,不只是formidable power 强,还事涉Buddhism 隐秘。

甚至就连现今诸大Buddhism inheritance 派系中,都极少有此divine ability 流传。

这就有些奇怪了!

一介loose cultivator ,怎么会有Buddhism 最为Peak 的inheritance divine ability ?

“这……”重明Fire Python 眼神闪动,道:

“也许是前主人看小妖天资聪颖,与佛有缘,特意传下也无不可。”

“有可能!”Mo Qiu nodded ,又道:

“但以你的实力,又是如何让一位Golden Core Grandmaster ,苦守数年也要擒拿的?”

“小妖不知。”重明Fire Python 摇头,直接不予理会。

Mo Qiu looked thoughtful 。

这条重明Fire Python ,身上定然藏着什么秘密,而且此妖极其cunning 。

想要问出什么,怕也不易。

“既如此,你好好cultivation ,七日后我来抽取blood essence 。”

最终,他留下一句,没有理会对方的苦苦哀求,拂袖回了静室。

打开Formation ,Mo Qiu 取出两瓶medicine pill 。

Vast Essence Pill !

涤灵divine liquid !

其中,Vast Essence Pill 乃以High Rank Monster Beast 的inner core 炼制而成,可助长cultivation base ,功效强悍。

涤灵divine liquid ,这是Nine Rivers 盟栾海分坛特产,以某株Spirit Tree 汁液炼就。

功效:名目提神。

听上去似乎普普通通,但只是一滴,就可帮ordinary person 打Opening Heaven Eye 。

可观Heaven and Earth 气机运转之妙。

于Mo Qiu 而言,用在Spiritual Dharma Eye 上,更能增加法眼堪破万法的威能。

这些。

都是姬冰燕的拜师礼。

也是life-saving grace 的回馈。

此外,Ji Changong 专门朝分坛去了信,询问能否入手Top Grade 阴雪膏。

如有,他会代Mo Qiu 出手拿下。

“不亏!”

摸了摸面前的medicine pill ,Mo Qiu 面露淡笑。

结交藤immortal island Island Lord ,好处多多,even more how 姬冰燕本人也心性不差。

收个便宜disciple ,不算吃亏。

相较于此前或真或假收的dísciple ,姬冰燕的心性,应该算是最佳。

当然。

二百多年来,后辈之中,真正让Mo Qiu 看中的,却是Celestial Grotto 里的一位。

叶全真!

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修道种子。

可惜。

shook the head ,他取出一粒Vast Essence Pill ,仰头吞入肚腹,运功refining 。

七日后。

medicine pill 精元尽数化作浓郁magic power ,节省数年苦工。

该抽血了!

…………

城南small courtyard 。

沈溪手持折扇,轻轻摆动,任由三位妙龄女为自己修揉捏肩头。

“嗯……”

他微眯双眼,惬意享受:

“前两日的那批货物,可曾运走?”

“回Young Master 。”一位old woman 立于不远处,闻声replied :

“原本应该要运走的,不过听说最近会有小型兽潮,所以耽搁了几日。”

“若不然,老身去催催Ji Changong ?”

“不急!”沈溪摆手:

“surnamed Ji 的现在还不能逼太紧,若不然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对我们没有好处。”

“是!”old woman 应是:

“此外,有几个属于我们的dao soldier 突然失踪,目前还没什么线索。”

“trifling 几个dao soldier ……”沈溪不屑撇嘴,随意道:

“expert 蓝护法,让他去查一查,实在不行,就找Ji Changong 要人。”

“是!”

“对了,姬冰燕怎么样了?”

“回Young Master 。”old woman 开口:

“这段时间,Island Lord 府严防死守,我们的人很难传讯,不过应该已经沉迷。”

“上人的锁心毒,还有Young Master secret technique ,that girl 定然已沉沦*海之中。”

说到此处,old woman coldly smiled 。

她见过太多female cultivator 中招,Young Master 的合欢secret technique ,非是普通的evil art 。

能一点点蚕食神志,就算是贞洁烈女,一旦沾染,也难以剔除。

“那就好。”沈溪nodded ,双眼又微微眯起:

“还有Situ Family 的那个女娃,她倒是挺能躲,一直在Island Lord 府不出来。”

“Young Master 。”old woman 适时开口:

“Ji Changong 遣人传了话,说您做的太过了,也不打算交出Situ Family 的女娃。”

“呵……”沈溪冷笑:

“他自身尚且难保,还想顾及其他。”

“唔……”

“Ji Changong ,有多久没有与我们联系了?”

“将近半月。”

“en? ”沈溪hearing this brows slightly wrinkle ,挥手让身边的女子推开,起身坐起:

“奇怪。”

他非愚笨之人。

相反,极其聪慧。

若不然,也不会受此重任,带着that many 人还敢潜入藤immortal island 。

“上人那边怎么说?”

“half a month 前,Island Lord 府有人去取解药,一切如常,未发现异状。”

“是吗?”沈溪垂首,looked thoughtful ,随即道:

“这段时间,让岛上的人小心些,外面的人,尽量不要再进来。”

“联系一下Island Lord 府里我们的暗子,就算暴露身份,也要打听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放心,有我在,就算暴露,Ji Changong 不敢做的太过分。”

“Young Master 。”old woman 一愣:

“您是担心?”

“no! ”沈溪轻笑:

“不论担不担心,事情都要有备无患,这是我一向做事的准则。”

“pa ……啪……”

陡然。

掌声自院外响起,一个声音幽幽传来:

“不愧是墨Senior Yun 的后人,行事缜密,果真了得,倒是我小觑了你。”

“Ji Changong !”沈溪face changed ,身上灵光闪动,却发现一股无穷威压已经笼罩四方。

Formation !

“姬Island Lord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打算救你女儿了吗?”

“恶贼!”陡然,一个cold and severe 之声响起:

“原来是你害的我!”

“姬冰燕!”沈溪双眼一缩:

“怎么可能?”

“Not good !”

话音未落,偌大院落就已被一股无穷giant strength 撕碎,狂暴thunder 轰然落下。

“Ah!”

惨叫声中,那Dao Foundation 中期cultivation base 的old woman ,瞬间就被thunder 轰成焦炭。

“Bang… ”

灵光如潮,瞬间遍铺四方。

庄园外。

Ji Changong 面容冰冷,音含肃杀:

“不要放过任何一人。”

“是!”

…………

Inn 。

天色已暗,后院犹有烛光点燃。

几位cultivator 、dao soldier 聚在一起,小声商议着什么。

“明日,我们走这边,把货物经由南门出去,行水路运往连环坞。”

“en. ”

“recently ,府兵越来越散漫,我们可以多运些东西出去。”

“如此,换得的spiritual object ,足够refining magic power ,乃至更进一步!”

“不错。”

“crash-bang ……”

陡然。

外面传来一连串的兵甲碰撞之声。

“冲进去,拿下!”

“喏!”

next moment ,宣化四起,厮杀声让数个长街brightly lit ,不多时,就有府兵敲锣打鼓安抚众人,告知一切无恙。

…………

孙正一脚踹开Cave Mansion stone gate ,满面冷笑行入一处十余人Converging Ground 。

“姓韦的,你们的事发了,跟我走一趟吧,Island Lord 要见你们!”

场中十余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陡然。

“逃!”

一人大吼,身化流光朝后飞遁,几个闪烁,就已洞穿stone wall 。

其他人也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四散而逃。

“逃得了吗?”

孙正冷笑,大手一挥,早已在外候着的巨网瞬间笼罩四方。

“嗡……”

就如同捞鱼一般,十余stream of light 被大网一收,尽皆捆缚其中。

…………

“这impossible !”

五毒上人满脸鲜血,被三人围在正中,手持蛇杖,咬牙怒吼:

“我的锁心毒,impossible 被人解开!”

“呵……”一人冷笑:

“能与不能,与你已经无关。”

“上人,this Liu 对你如此信任,你却要陷我们Liu Family 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说到此处,他不由面泛怒容。

五毒上人是因为他,才入了藤immortal island ,也是因此结识了Island Lord and the others 。

而今……

若非Ji Changong 大度,让他戴罪立功,若不然整个Liu Family 就要完了

“去死!”

怒吼声中,各色灵光当空绽放。

不多时。

“彭!”

一具fleshy body 当空爆开,无数细如丝线的灵光更是斩灭所有生机。

某处墙角。

“彭!”

一块硬砖炸开,几十头poison insect 从中爬出,震动双翅,潜入城中。

“是谁?”

Remnant Soul 在poison insect 体内咆哮:

“是谁坏我好事,解了锁心毒?old man 就算是死,也绝不会放过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