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自服用血丹,逐步壮大自己体内的控火血脉innate talent ,渐成伪Innate Dao Body 。

Mo Qiu 也终于明白,innate talent 出众之辈的超然地位,底气到底为何。

这and the others ,简直就是为了cultivation 而生。

一呼一吸、一举一动,无需其他,都能吸引World’s Essence Qi 相随。

有了cultivation method ,更是like a tiger that has grown wings 。

他人cultivation 十日,乃至月余的成就,Innate Dao Body cultivation 一两日即可达到。

关卡、窒碍……

如同虚设!

就如现今的他。

呼吸间,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游离的Fire Element 元气自发而动,随cultivation technique 运转没入体内。

even more how 。

他现今又入手了六粒Vast Essence Pill ,one after another 服用,足可节省十余年之功。

接下来的一年里,如无必要,他从不踏出Cave Mansion 。

潜心cultivation 。

“万刃诀共有三千六百余种变化,每一种变化都对应一种攻势。”

“而诸多变化归一,就是一字明心斩!”

静室内,Mo Qiu 盘坐蒲团之上,身周灵光涌动,演化诸多幻境。

姬冰燕,跌坐对面。

她双目紧闭,brows tightly frowns ,时而跳动几下,divine sense 尽数沉于地狱图演化的幻境之中。

幻境内。

是一片喊杀震天、延绵several dozen li 的战场。

姬冰燕手持一柄奇异长刀,身化流光,在百万军之中来回冲杀。

更有一个声音,不知从何而起,没入脑海。

“虽然十大限能开魂魄,助长智慧,但有损life essence ,不可贪图一时的方便,就妄自开启,以此cultivation Blade Technique 。”

“Master 。”姬冰燕hearing this ,动作一停,长刀绕身旋转,blade light 横扫出一个平面,周遭兵丁被其扫过,当即化作袅袅青烟散去:

“我若苦修Blade Technique ,同样要消耗life essence ,干嘛不借助十大限提高perception cultivation ?”

“说不定,如此以来,消耗的life essence 反而更少。”

“哒!”

一个石子不知从何而来,无视blade light 闪烁,径自砸在她的头上。

“哎呦!”

虽然是幻境,疼痛却是丝毫不假,姬冰燕不由悲叫一声捂住额头。

“Master 的话,听着就是。”Mo Qiu 的声音响起,不过,还是做了解释:

“你cultivation base 太低,强开十大限对fleshy body 有害无益,而且一旦尝试过,会对此功越来越依赖,这段时间,你应该没少开启吧?”

姬冰燕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面露讪讪。

“你如若能掌控自如,自无需在乎为师所言。”Mo Qiu 继续开口:

“但你心性未定,陡然获得远超自是realm 的实力,难免会掌控不住。”

“切记。”

“十大限,只是foreign object ,如无必要切莫动用,自身的cultivation base 才是根本,莫要忘了。”

“是!”

姬冰燕nodded 应是,手中长刀轻颤,无数blade dao light 自她掌心绽放。

blade light flashed ,直冲百丈。

所过之处,数百兵丁齐齐化作青烟,缓缓散去。

“八合印,此法不仅能统御自身力道,更能贴合魂魄spirituality 。”

Mo Qiu 再次开口:

“此功变化,不再用力之强,而在内里变化之妙,你用力过猛了。”

“是!”

“神行步即是步法,也是遁法,千万不可以为只是单纯的movement method 。”

“我传授你的这几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乃是武、法合一而成,你对spell 了然于心,却缺乏对martial skill 的掌控,回去后,多练几门凡人martial skill 。”

“是!”

“Martial Dao 、术法、divine ability ,彼此之间有其common ground ,就如this style 七煞冲天……”

幻境中的时间,与外界有着很大不同。

每次姬冰Yan Capital City 以为过去了很久,出了幻境,却发现时间并不长。

今日,同样如此。

待她筋疲力尽走出静室,司徒诩才刚刚品完一壶茶,还未续杯。

见她出来,急急起身:

“结束了?”

“结束了!”

姬冰燕有气无力的nodded :

“总算结束了,可把我累坏了,幸亏一个月只来这里一次。”

“你知足吧!”司徒诩rolled the eyes :

“我听姬伯伯说,Senior Mo 的inheritance 极其不凡,似乎是来自某个十分久远的Sect ,甚至不亚Nine Rivers 盟,他人想学都学不到。”

“这点,倒是不假。”姬冰燕beautiful eyes 微亮,nodded, said :

“真是奇怪,Master 明明以pill concocting 著称,医术却比Golden Core Grandmaster 还要厉害。”

“如此也就罢了,martial skill 、spell 、divine ability 、Formation ……,他似乎没有不懂的。”

“跟着学了那么久,我还看不到Master 的深浅。”

“是吗?”hearing this ,司徒诩侧了侧脑袋,对此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她这位好友,虽然年纪不大,但自幼跟随父母见过诸多expert 。

加上活泼好动,cultivation road 也许不精,却绝对广博。

现今。

竟还不知Mo Qiu 的底?

“我倒是更佩服Senior Mo 的心性。”她跟着好友,迈步行出Cave Mansion ,道:

“这么长时间,Senior Mo 不是cultivation ,就是pill concocting ,若不然就是在翻阅典籍。”

“没有朋友,没有玩伴,更不去寻找乐子,就是一位追寻大道的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

“en. ”姬冰燕nodded :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懂that many ,而且还样样都有专研吧。”

“走!”

“今日乏了,我们去找蔡逸仙。”

“你又要出去玩?”

“不是玩,是有事!”

“hmph! ”

Cave Mansion 内。

Mo Qiu 的divine sense 扫过两女,轻轻摇头,把视线落在自己手中一物。

这是姬冰燕带来的medicine pill 。

不得不说,Ji Changong 很会做事,每次女儿来,都会带来medicine pill 。

当然,这等medicine pill 的medicinal power ,自然远不及Vast Essence Pill ,但聊胜于无。

仰头。

一口吞下。

继续cultivation 。

现如今,他距离Dao Foundation 圆满,已然不远。

…………

混乱域,距离藤immortal island 千li or so 开外,一处被浓郁瘴气包裹的岛屿上。

“Ah!”

“啊……”

mournful scream 声,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不知过了多久。

“bang! ”

气爆声自岛内传来,粘稠如墨的瘴气,也随之泛起层层涟漪。

内里。

沈溪从满是剧毒的谭水里缓步走出,他身无片缕,赤足踏地。

现如今的他。

早已不复当年那等俊美潇洒模样,面目阴狠,相貌狰狞诡异。

左半身,满是焦红一般的色泽,右半身,却与女子身形无异。

单看右半身,玲珑曲线,傲然身姿,让人心动。

整个人,就好似拼凑而成一般,透着股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怪异。

实则。

他的身躯确实是拼凑而来。

当年在藤immortal island 突遭围杀,虽然依仗其父留下的手段,侥幸逃过一劫。

但fleshy body 却已损毁。

无奈,唯有施展一门secret technique ,夺了几位心爱侍妾的fleshy body 才算稳住伤势。

不错!

他的半边身子,不是来自一人,而是数位女子最好的身段融合而出。

虽然如此保住了性命,但fleshy body 相融之后的不协,依旧严重损伤了他的Divine Soul 。

每月都有数日,要饱受折磨,痛不欲生。

“查到了没有!”

嘶哑、甜腻、轻颤、古怪的声音自他口中发出,不男不女。

唯有深入骨髓的仇恨,难以磨灭:

“当初,到底是谁坏了我的计划!”

“回Young Master 。”远处阴影晃动,一人显出True Form ,one-knee kneels 地,肃声道:

“从调查的情况看,有人给姬冰燕解了毒,让Ji Changong 脱离控制,奈何那人的身份目前仍是秘密。”

“不过……”

“说!”

“据探子回报,姬冰燕这段时间似乎偷偷拜了师,那人是岛上的Alchemist Mo Qiu 。”

“Mo Qiu ?”沈溪双眼一缩:

“我记得他。”

“Mo Qiu 以pill concocting 闻名,但无人知晓他的医术如何。”silhouette 再次开口:

“现今,还没有证据证明,Mo Qiu 就是给姬冰燕解毒的那人。”

“这件事Ji Changong 藏的很严实,就连他的身边人,都无人知道。但凡知道缘由的,都守口如瓶,显然是怕我们的报复。”

“不是他,还能有谁?”沈溪coldly smiled ,声音突兀一沉:

“就算不是他,我也要他死!”

“是!”silhouette 垂首:

“小人这就去办!”

…………

“呼啦……呼啦……”

四翼黄苍震动翅膀,拖拽着一个灵光闪烁的车厢,落于地面。

韩业掀开车帘,缓步行下。

不远处,一人负手而立,似是远眺,又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Brother Fang 。”韩业上前一步,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你有事找我。”

“en. ”Brother Fang nodded ,垂首看来:

“最近岛上生意如何?”

“哎!”韩业hearing this 轻叹,道:

“Brother Fang 应该知道,前段时间姬Island Lord 数次清理岛内奸细,杀人盈野,人人自危。”

“更是封岛月余,府兵、巡察来回扫荡,哪一家的生意都不好做。”

“现在。”

他shook the head ,道: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不少商队都已有了顾忌,不会再上岛,生意自然大受影响。”

韩业并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让姬Island Lord 如此恼怒,大动干戈。

更是several decades 来,首次封岛。

杀人之多,同样让人心惊,就算没事的人,也无不心生畏惧。

“这样……”Brother Fang 似乎只是随口一问,nodded, said :

“我前几日得到消息,下面入手了一份Top Grade 阴雪膏,Great Master Mo 不是需要吗?”

“劳烦你给传个话,约个地方,我们见一面,谈谈交易的事。”

“哦!”韩业眼眉微挑:

“阴雪膏已是难得,Top Grade 阴雪膏更是may come by with luck, but not by searching for it ,Brother Fang 竟然入手了?”

“唔……”Brother Fang 面色一沉:

“韩兄,你这话什么意思?”

“Brother Fang 莫要见怪。”韩业sighed ,道:

“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草药商人,没什么能耐,也不想掺和其他麻烦。”

“咱们做生意,没问题。”

“其他……”

他shook the head :

“委实抱歉,this Han 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是吗?”Brother Fang 轻笑,突然轻拍双手:

“可惜,有些事,总是由不得你。”

“把人带出来吧!”

“是!”

远处silhouette 晃动,一个五花大绑的youngster ,就被人拉了出来。

“魁儿!”

“爹,救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