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没……没有吧?”

韩丘山结结巴巴开口:

“不过若是senior 与天禽山的几位Fellow Daoist 达成交易,Junior 也有荣幸。”

“想到此,心情也难免激动。”

“是吗?”

“当然!”

韩丘山solemnly vowed 。

“也许是我感应错了。”Mo Qiu 轻笑,状似无意道:

“不知为何,似乎距离这里越近,你身上的killing intent 也越来越浓。”

“即使你身上有treasure 能够压制气息波动,依旧是显露出来。”

“Ah!”

韩丘山一愣。

“所以……”Mo Qiu 猛然侧首,目泛幽幽光晕:

“岛上有多少人要对付我?”

“十几个。”

韩丘山subconsciously 开口,瞬即察觉到不对,面色陡然变的煞白。

他不清楚自己为何突然不受控制的开口。

却知道,Young Master 沈溪留在自己身上的手段,定然已经失了效。

“饶……”

“shua!”

blade light flashed 而逝。

韩丘山身躯一僵,一道裂缝自额头朝下蔓延,把身体divided into two 。

一刀中分。

分毫不差!

in the sky ,silhouette 微微晃动,flowing light flashed 而逝,转瞬已至里许开外。

Mo Qiu 已然逃了!

岛内。

原本众人已经蓄势待发,不曾想,到嘴的食竟然也能飞走。

“废物!”

沈溪怒吼,大手猛拍,giant strength 奔涌,身侧的一处山崖轰然倒塌。

他紧咬牙关,looked towards 天禽山五人:

“几位,看你们的了!”

“放心。”鹰眼勾鼻的男子咧嘴一笑,双臂轻展,整个人已是遁入高空。

另外四人同时怪笑连连,身躯或震或蹲,接连腾飞,唯有袅袅之音传来:

“Young Master Shen 放心,我们五brother 既然接了这趟差事,定然给您办的漂漂亮亮。”

“去也!”

天禽飞纵法也许并不如传闻中的那么神奇,却也绝对不凡。

尤其是,此法可以合力施为。

五人依序腾空,化作五stream of light ,成一字型笔直朝远处飞遁。

他们好似背生羽翼,轻轻舒展双臂,World’s Essence Qi 就被裹挟至肋下。

“shua!”

疾风呼啸,虚空被其洞穿,一层层naked eye 可见的波纹覆盖五人。

速度之快,宛如电闪。

“唔……”

Mo Qiu 身transform to nothingness ,无声无息遁飞百里,身后的动静,让他subconsciously 回首,目露讶异:

“天禽飞纵,果真了得。”

“Great Master Mo ,既然来了,何必这么着急走,传出去倒是让人觉得我们siblings 五个怠慢了贵客。”

万老大roared towards the sky ,音入闷雷,更是引得四方风云突然变换。

风起、云涌。

“呼……”

狂风如刀,瞬息间席卷一方。

威势之凶猛,凡俗朝廷的万人军队,被其扫过,怕是瞬间就会被屠戮一空。

“Great Master Mo ,还please hold your steps !”

音未落,风刀已经覆盖一方。

奈何。

疾风、利刃狂掠,却触碰不到Mo Qiu 分毫,就如洞穿了虚无,触碰不到半点实体。

“en? ”

万老大双眼一缩:

“好手段!”

他这门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术,虽然名字平平无奇,却是一门极为了得的divine ability 。

几有the mouth holds the Heaven’s Decree 之能。

曾经多次施为,屡建奇功,今日还是首次没能起到丝毫效果。

“go! ”

口中低喝,一双金属羽翼瞬间自他背后展开,直斩远方的Mo Qiu 。

天翼wyvern 斩!

this treasure 乃前人遗留,与天禽飞纵术一起放于天禽山,留待有缘。

其后被万老大所得,更凭此闯下偌大名号。

treasure 形似羽翼,实则是由无数柄Flying Sword 汇聚而成,能分能合、能聚能散,formidable power 无穷。

“斩!”

随着secret art 一催,天翼wyvern 斩瞬间散开,化作漫天Flying Sword 猛扑而下。

飞sword flickered 熠熠光辉,诸多Flying Sword 看似分散,实则按一定之规施为,更隐隐成一门sword array 。

sword light 罩落,即使Mo Qiu 藏身虚无之中,竟也感觉周遭虚空艰涩。

就如落入泥潭,遁速陡然大减。

“shua!”

“shua!”

万千sword light 汇成江海之势,横扫一方,来回贯穿,往复不绝。

而内里的那道silhouette ,却像不在人间一般,every sword 明明都已命中,却如斩入虚空。

“这是什么遁法?”

天禽山五人见状一愣,面露惊容,Third Sister 更是道:

“身处无间,万法不沾,我怎么不记得,世间有这等遁法?”

“hmph! ”

万老大coldly snorted ,双眼收缩:

“管他什么遁法,既然已经陷入sword array 之中,今日他就有来无回。”

“一起动手!”

“是!”

几人nodded ,面色俱都一肃,身形散开,各自祭起Magical Artifact 朝内里轰去。

“呵……”Mo Qiu 被sword light 包裹,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却是了如指掌。

见状轻轻摇头,心头murderous intention 上涌。

既然尔等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那就莫怪自己辣手无情了。

…………

荒岛。

沈溪盘坐山石之上,面色阴沉,一声不吭。

“Young Master 。”一位old woman 缓声开口:

“您放心,天禽山五siblings 既然已经应下,定然不会让那Mo Qiu 逃了。”

“hmph! ”

沈溪coldly snorted ,面色不见丝毫好转。

他要的,不只是Mo Qiu 死。

还有其他!

为此,他几乎耗费了百多年来所有的积累,在此立下Formation 。

就是想着把Mo Qiu 、天禽山五siblings 一网打尽,借机凝结外丹。

虽然如此一来,道途彻底无望。

但成就外丹,自身实力在一定情况下,可以比肩Golden Core Grandmaster 。

在自己father in mind 的地位,也会得到提高,兴许会有其他转机。

为此。

他不仅需要Mo Qiu 、天禽山五siblings ,就连自己的亲信也不打算放过。

不如此,secret technique 难成。

现今少了一个Mo Qiu ,万一天禽山五brother 再有损失,难保还能成功。

“这么久了,为何还没回来?”

等了片刻,沈溪渐渐压制不住心头泛起的焦躁,皱着眉挥手:

“过去几个人,去看看!”

“是。”

old woman 应是,招了招手,带上几位好手,化作道道阴风冲上高空。

as for here 。

她知道Young Master 立下了mysterious Formation ,就算来了对手,也无需操心。

…………

千li or so 开外。

一片水域之中,无数道接天连地的水柱疯狂卷动,剿杀着十几头异兽。

水柱如有spirituality ,盘旋飞舞,strikes 不绝,一点点消磨异兽的体力。

齐元化盘坐不远,手持一根旗幡,不时甩动几下,操控Formation 围住欲要逃脱的异兽。

陡然。

“咦?”

他眼眉一挑,目泛诧异,侧首moved towards 远方看去:

“this aura ……”

“是他!”

音落。

场中已无silhouette ,那困住异兽的水柱,也one after another 轰然坍塌。

一时间,倒是让这群异兽兴奋尖叫,以为自己打退了敌人。

千里水域,对于常人而言,极其遥远,越过需经漫长时日。

而在Golden Core Grandmaster 眼中,虽然不近,全力飞遁,却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多时。

遥遥可见,一股熟悉的黑烟笼罩四方,些许silhouette 尖叫着逃窜。

奈何。

这些人在Dao Foundation realm ,殊为不弱,其中还有几位是Dao Foundation 后期cultivator 。

但与操控黑烟的那人相比,却差了太多。

只见流光闪烁,刀芒横掠虚空,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接连失去生机。

这是一面倒的屠杀!

其中,人群中有一女子身材火辣,身着大红长袍,飞遁之际犹如展翅神鹰,正面露惊恐moved towards 齐元化所在方向拼命逃窜。

Mo Qiu 身裹浓烟,好似自地府行来的Ghost God ,无声无息收割着生命。

漆黑长刀每一次划过,都有一人从半空跌落。

不过转眼功夫,天禽山五siblings ,现如今仅剩一人。

“hmph! ”

目视逃遁的silhouette ,他鼻间轻哼,身化一道illusory shadow 直冲女子而去。

“住手!”

齐元化赶到之际,恰好见到此幕,来不及多想,口中急急shouted 。

身上气息更是随之暴涨,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之威尽显。

同时屈指一点,法宝碧海分水叉tore the void ,直刺Mo Qiu 所在。

有了上一次的交手,this time 他不再试探,一出手就took out 法宝。

“senior 救命!”逃窜的女子原本已经绝望,此即不由心生狂喜,尖叫一声,拼尽全力催动体内magic power ,moved towards 齐元化方向猛冲。

“是你!”Mo Qiu 闷哼,前冲之际身形一晃,无尽thunder 自背后涌现。

Heavenly Thunder Sword !

“Bang… ”

两件法宝对撞,虚空好似都朝内凹陷,随即恐怖的气浪席卷四方。

下方的水面,瞬间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凹陷,震耳欲聋的轰鸣迟了少许,才传入耳中。

Mo Qiu 的身形只是微微受阻,就再次前冲,长刀爆斩千百刀芒。

“果真是邪道妖人,滥杀无辜,辣手无情,就连后辈女人也不放过。”

齐元化大怒:

“我叫你住手!”

吼声中,分水叉当空一点,一道水柱好似乌龙盘旋,缠向Mo Qiu 。

“敕!”

口中低喝,虚空陡显十八团jade green 水团。

水团宝相明辉,朗如星月,内里电光流走,当空撕扯出道道水光。

水thunder technique !

水雷爆开,轰然席卷several dozen li ,也让Mo Qiu 前冲的身形猛然一滞。

“senior 。”乌Third Young Lady 见状大喜,急急躲在齐元化身后,颠倒黑白道:

“多thanks Senior 出手相助。”

“这人是邪道cultivator ,我几位brother 尽皆死于他之手,还请senior 施法降服,为我几位brother 报仇!”

说到最后,想起五siblings 往昔在一起的日子,声音已has several points of 哽咽。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原本一件本应很容易的差事,竟会遭此大难。

那Mo Qiu 。

明明以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成名,此番显露出獠牙,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五人联手,结成Formation ,不过坚持了几个呼吸,就轰然裂开。

万老大被其一掌拍死。

Old Fifth 被一刀斩杀。

老二……

唯有她,勉强坚持到现在。

齐元化hearing this ,面色remain unmoved ,道:“你离远些,此人不好对付!”

“en? ”乌Third Young Lady 一愣:

“Ah!”

面前这位senior ,可是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他竟然说Mo Qiu 不容易对方?

他们认识?

念头还未落下,前方弥漫的lightning 之中,已是浮现一抹blade light 。

blade light 暗淡,毫unremarkable 。

带着股淡淡的禅意,无视一切阻拦,掠过十里之地,落在乌Third Young Lady 身上。

地藏本愿刀!

“no! ”

乌Third Young Lady 张口,眼中尽是绝望。

明明自己身边有一位Golden Core Grandmaster 护着,为何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Mo Qiu !

竟有着直面Golden Core 的实力?

Amitabha 。

耳边,似有悠长的佛诵,Human World 的因果,悄然从身上剥离。

一切。

尽transform to nothingness 。

“Monster Dao ,courting death !”

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女子被杀,齐元化不由怒吼,大手一张,天、海好似in this brief moment 合拢,朝正中fiercely 一拍。

“彭!”

虚空巨颤,一道illusory shadow 已然朝后远遁。

“又逃?”

齐元化眼眶跳动,目泛恼怒:

“今日,你休想逃走!”

音未落,覆海惊涛诀运转,整个人瞬间消融与漫天水气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