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有了上一次出手做铺垫,this time ,齐元化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法宝碧海分水叉携煌煌divine might 破空而出,极地万年珊瑚所铸本体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好似水晶,在光晕照耀下,闪烁着熠熠光辉。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却也有倾尽Heaven and Earth 、涤荡众生之浩瀚威能。

此即碧海分水叉卷动无尽水流,成浩荡蓬勃之势,几不可挡。

Mo Qiu 驱使Heavenly Thunder Sword 尝试了几次,尽皆无功而返,反到大耗magic power 。

干脆不再尝试,一心逃遁。

与一位Golden Core Grandmaster 相比,他虽然手段不弱,但终究差了根基。

莫说其他。

怕是就连近身,都做不到!

齐元化所在里许之地,水流湍急,罡劲起伏,无穷水雷覆盖。

一靠近,就是漫heavenly thunder 霆strikes 。

这等以力压人的法子,他就算临敌反应再快,也是满脸无奈。

even more how 。

Golden Core Grandmaster 同样触摸了魂魄之妙。

念动转动,瞬息间千百复杂思绪掠过,就如时时刻刻开启天冲魄。

同一时间,操控几十乃至上百门spell 运转,也是with no difficulty 。

打?

根本毫无胜算!

Mo Qiu 一路逃窜,满心无奈,却不知,齐元化同样也不好受。

这人竟然如此难缠?

他作为栾海江分坛八大巡察Golden Core 之一,实力在Golden Core Realm 也非弱者。

覆海惊涛诀!

碧海分水叉!

水神咒!

净明thunder technique !

身上的每一门inheritance ,都极其不凡,此番竟然没能彻底占据上风。

虽然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没能扩大,但稍有疏忽,对方就有可能逃走。

“Fellow Daoist 。”Mo Qiu 遥遥开口:

“何必死缠着在下不放,那几人也非善类,我杀之也是他们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

“hmph! ”

齐元化coldly snorted ,遁速不变。

Mo Qiu 眼神闪动,虽然对方没有回答,他心中也隐隐有了答案。

对方之所以hopelessly muddled ,怕不只是为了cut down Monsters, eliminate Demons ,还有其他。

重明Fire Python !

眼神闪动,他的身形当空一折,朝另一个方向遁去。

…………

孤岛。

时间越来越久。

沈溪面上的焦躁已经尽数化为阴狠,一股癫狂killing intent 在身上涌现。

周遭几人无不面色发白,惴惴不安。

怎么还没有回来?

“来了!”

陡然,一人高呼,抬手pointed finger towards 天际两道遁光,音带cheering excitedly 。

等了这么久,总会回来了,接下来就算Young Master 有气,也不必朝他们宣泄。

下一瞬。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

怎么回事?

去了that many 人,为什么只有两人回来,而且速度也太快了。

还有that aura ……

Golden Core !

“Young Master 小心!”

一人睁眼,猛然大吼。

吼声还未落下,一抹带着股淡淡慈悲禅意的blade light ,已然落下。

Mo Qiu 单手持刀,眼放Buddha’s radiance ,Person and Blade Unity 而至。

地藏本愿刀!

十大限!

幻辰大法!

“Amitabha !”

悠扬的佛诵之声,无视Formation 阻隔,悄无声息没入沈溪Sea of Consciousness 。

“噼啪……”

各色灵光绽放,层层铺开,却在blade light 之下,如玻璃般接连碎裂。

沈溪双目圆睁,Formation 自发而动,身形所在悄然隐于array core 。

一旦全力运转Formation ,他之所在,将无处可寻,也难以触碰。

但这,需要一定时间!

如有其他人在场,拖延一二自是with no difficulty 。

现今却不然。

剩下的人犹在惊慌之中,根本未曾反应过来,就被Mo Qiu 逼至近前。

“哒……”

漆黑长刀轻点虚空。

时间,似乎也变的缓慢起来,唯有一层层涟漪,自刀尖浮现。

“pu! ”

长刀突破最后一层防御,斩出一道illusory shadow ,悄然没入沈溪额头。

幻辰大法!

沈溪也是Dao Foundation 后期cultivator ,Divine Soul 意念犹如磐石。

奈何。

遭Ji Changong 带人围杀,又cultivation 邪法续命,Divine Soul 已然有了极大weak spot 。

瞬间,就被Mo Qiu 攻破,并种上某个念头。

“en! ”

他身躯后仰,眼前一片空白,唯有Sea of Consciousness 中被blade light 激起的无穷怒火。

那怒火如有实质,不止焚烧着他的Primordial Spirit ,也让fleshy body 瞬间通红。

“Ah!”

愤怒、不甘、癫狂的咆哮,自他口中而出。

而沈溪,已然彻底陷入疯狂,双眼通红,抬手全力驱动Formation 。

不顾一切,发动攻击。

“嗡……”

灵光如潮,自孤岛而生,眨眼间覆盖several dozen li 之遥。

上方齐元化所化遁光自也被其包裹,并fiercely 拉扯入Formation 之中。

“亟Heavenly Art !”

“给我灭!”

沈溪仰天怒吼,屈指一点,一道粗大光柱瞬间轰向齐元化。

更有道道如同蛛网一般的丝线,自四方而起,朝内里卷去。

首当其冲的,是沈溪的下属。

那丝线沾染到身上,当即显出恐怖的吞噬力,疯狂抽取他们体内的精元。

“Young Master !”

“你做什么?”

“Not good !”

这几人都是沈溪身边忠心耿耿的下属,无人想到沈溪会对自己下手。

待到想要反抗,已然迟了。

Formation 全力而动,不过眨眼功夫,一干人就尽数化作具具枯骨,浑身精元被其掠夺。

而Formation 之威,也随之暴涨。

无穷灵光结成锁天Fiefdom 的阵势,把齐元化牢牢捆缚,不停strikes 。

至于Mo Qiu ……

此时的他,已然出了Formation 笼罩范围,目floating spirit 光,遥遥看来。

此地大阵的威能,让他也为之心惊肉跳。

幸亏。

幸亏提前逃了!

若不然,就算不死,经此一遭,怕也要脱层皮。

大formation’s prestige 虽然惊人,但真正让人绝望的,依旧还是内里那人。

齐元化面色冰冷,头顶一枚宝珠,宝珠垂下道道丝绦灵光。

灵光罩落,如有万法不侵之能。

任凭大阵如何驱动,疯狂strikes ,竟也不能靠近他三丈之内。

“这Formation ……”齐元化双眼收缩,心中一股无名火渐渐升起:

“black liquid lineage 的人,courting death !”

说着,分水叉在他掌中轻轻一抖,卷起Endless Sea 浪,moved towards 此地轰然压来。

远方。

Mo Qiu 目视此景,轻轻摇头,waved the long sleeve ,整个人在原地disappeared 。

现如今的他,距离Golden Core Grandmaster ,还有一段距离。

“bang! ”

后方。

震耳欲聋的rumbling sound 响起。

不多时。

一座岛屿已然消失在混乱域,诸多山石化作泥沙被水流卷走。

…………

“怎么回事?”

Mo Qiu 出现在Qingsang Pharmacy 之前,brows frowned ,扫眼熙熙攘攘的人群。

喧哗声,不时入耳。

有埋怨、有不甘,更多的却是悲愤不平。

“莫兄。”Deputy Commander 孙正也在,朝他nodded 示意:

“有几个人过来捣乱,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帮你搞定。”

作为姬冰燕的Master ,更是解决岛上危机的关键人物,孙正很清楚应该帮谁

“大人。”一人跪在地上,悲哭道:

“我等非是来故意捣乱的,实是我徒自服用了Qingsang Pharmacy 的medicine pill ,就变成这般模样。”

“就是,就是!”

“店大欺客,你们也太不讲理了吧?”

“我们也是服了药房的medicine pill ,才出现问题,难道还没地方说理了吗?”

不少人接连大叫,一时间群情激动,众人纷纷上涌,大有挤塌药房的架势。

Qingsang Pharmacy 的medicine pill ,只供Dao Foundation cultivator 所用,能买得起的自非常人。

“住口!”孙正声音一提,一股无形之力瞬间笼罩全场,镇住所有人。

他自没有这等能力。

但岛上Formation 有。

“Great Master Mo 的medicine pill 、医术,有目共睹,他又岂会用劣质medicine pill 骗尔等?”

“我看,你们就是在找事!”

“大人!”一人满脸脓疮,咬牙低吼:

“Great Master Mo 的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了得,我们也承认,但我等现今这般模样也是自找的吗?”

“this Yuan 人自服下Qingsang Pharmacy 的medicine pill ,cultivation base 不进反退,现今更是五毒俱全……”

“大人包庇Qingsang Pharmacy ,难道就不怕引起众怒吗?”

“不错!”

“就是!”

“我Ouyang Family 也非没有跟脚,今日如若没有个说法,就莫怪我等不客气!”

“诸位!”Mo Qiu 皱眉,抬手道:

“诸位先不要着急,尔等身上的异常,具体是何缘由,现在还未清楚。”

“如若真是药房的medicine pill 导致,this Mo 绝无二话,责任尽数承担。”

随即朝屋内瑟瑟发抖的两女示意:

“沛文,取一瓶medicine pill 出来。”

“是。”

“各位先别急。”孙正此时也明白过来,不能强行压制,缓声开口:

“相信各位之所以选择Qingsang Pharmacy ,就是因为Great Master Mo 的pill technique 了得。”

“他没有道理平白无故给你们下毒,这不是坏自己的名声?”

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面色各异,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倒也没有继续逼催。

Mo Qiu 接过一瓶medicine pill ,伸手打开,鼻间轻轻一嗅,眉头就已皱起。

他扫眼周遭,面色越发阴沉。

此番来的人,有不少身形有异。

面生脓疮,头发脱落,气息不稳,乃至奄奄一息者尽皆有之。

可以说,几乎no 正常人,也难怪他们如此恼怒,群情激奋。

“莫兄。”孙正上前一步,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

“medicine pill ,应该没问题吧?”

“不。”Mo Qiu 眼神阴沉,轻轻摇头:

“确实是medicine pill 的问题。”

“什么!”

“姓莫的,你自己也承认了!”

“你到底是何居心?”

“诸位。”Mo Qiu 抬手,声音高高提起:

“medicine pill 出问题,却非this Mo 为之,我可以保证,medicine pill 出炉之际绝无问题!”

“莫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孙正面色变换:

“is it possible that ,有人在你这medicine pill 里做了手脚?”

“应该是。”Mo Qiu nodded ,随即disdainful smile :

“不过,这人的手段差劲的很,手法更是不堪,估计是哪个rateless 的人物做的。”

他话音落下,双眼猛然一缩,闪身出现在后方的沛文面前。

此时。

沛文的眼中,那股恼怒之意犹未散去。

“我说那人手法不堪,你,恼什么?”Mo Qiu 审视面前的‘沛文’,慢声开口。

Leave a Reply